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低声向隆科多说道,德妃一听皇上竟然醒过来了

原标题:低声向隆科多说道,德妃一听皇上竟然醒过来了

浏览次数:58 时间:2019-09-05

“还有什么事儿吗?”胤祥微笑的伸出头来问道。 “请王爷下车接受审查!”王景鸣脸色一变冰冷的说道。因为他发现胤祥一直往车棚里面回头。而且车棚里面也隐隐约约传出冷笑声和叹息声、“大胆!”胤祥一听勃然大怒道:“本王的车子也是你们随便想查就能查的吗?” “来人!”胤祥的一声怒喝,跟在后面的十六名亲卫突然抽出腰刀进入了警戒状态。 站在王景鸣身后的那几名侍卫见状也慌忙亮出了家伙,王景鸣一见忙喊道:“你们干什么?”“不可对王爷无礼!”说着转身向坐在马车上的胤祥,恭恭敬敬的打了千秋儿,起身说道:“王爷,小的请王爷下车,并没它意,只是最近宫中一直突现黑衣人,小的们也是奉命行事!”说着微微抬头望了一眼车上正怒视自己的怡亲王,心中冷笑了一下,忙继续说道:“还请王爷见谅!” “见谅个屁!”只见护在车前的一名亲卫忙向马车上的胤祥回道:“王爷,这大胆的狗奴就交给在下处置,请王爷速速离去。” 一听这话,胤祥正要开口劝住,却见为时已晚,只见那名亲卫话刚说到一半便已经拔出腰刀向王景鸣冲去。紧接着站在王景鸣身后的众守卫见状也都向王景鸣身前护去。 眼开着怡亲王和西华门的守卫就要发起冲突。可就在这时,只听一声: “全都给我住手!” 一听这话胤祥心中不由一震,抬头望去,只见说话的那人一身武官,骑着一匹黑马。虽然面貌看不清楚,但是凭声音,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掌管西华门的——王景崇。 “怎么来的这么快?”十三阿哥胤祥刚想到这儿,就听身后传来一阵低微的嘲笑声。本来一身怒火的他,听到这阵嘲笑声,却反而一下子冷静了下来,而心中的怒火也随着那声嘲笑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景崇下了马大步来到王景鸣身前,拍的先给了一个光,紧接着就对身旁的那些守卫怒喝道:“放肆,还不赶紧收起来!”“竟敢对怡亲王无礼,你们长了几个脑袋?” 见哥哥来了,王景鸣,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说真的,对于刚才的事情,他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到现在一想1起都还有点后怕。毕竟人家是皇上得左膀右臂,而且还是怡亲王,这要是一旦有什么闪失的话,即使成了大事,那自己的这条小命也的搭进去。 “可是王大人?” 一听这话,王景崇慌忙向坐在马车上的胤祥抱拳施礼回道:“回王爷的话,卑职正是西华门的王景崇,刚才让王爷受惊了!”“还请王爷赎罪。” “好了,好了,本王还有要事儿,这件事情大人就看着办吧,本王要走了!”胤祥一脸不悦的看了一眼,一脸赔笑的王景崇,心中不由暗道:麻烦这才真正来了。 “且慢!”王景崇脸色一变,一把按住了正要转动的车轮。 “怎么,你也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一见王景崇竟然敢按住了自己马车的车轮,胤祥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杀机。 “不敢!”王景崇慌忙缩回了按在车轮处的手,抱拳脸色恭敬的回道。 “哼!”胤祥冷哼一声,冷声回道:“那就让开!” “王爷!”王景崇脸色突变退后了一步,抱拳一脸严肃的问道:“王爷深夜出宫可有皇上或者太后的手谕吗?” 听到这话,胤祥冷笑了一声,反问道:“大人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爷误会了。”王景崇舔了舔嘴说道:“最近宫里常有黑衣人出现,在下也是奉命行事。” “大胆王景崇,你敢诬陷本王?”胤祥伸手一指王景崇,怒道。 “小的不敢。”王景崇慌忙往地上跪去继续说道:“王爷,小的也是奉命行事,如果有什么地方冒犯了王爷,还请王爷息怒。”说到这看了看天色见已经过了丑时心想再过两个时辰便是早朝的时间了,只要九爷和众大臣在乾清宫商议好请太后下了赦免廉亲王的圣旨后,他便会立刻带人搜查眼前的马车和不远处得咸安宫。 不过,见现在还不到时候。心想,只要让眼前的这位爷安静下来,就算到这儿和他一起耗着也值。想到这,王景崇微微一笑,语气也不像刚才那样的生硬,向坐在马车上正怒视自己的胤祥赔笑道:“王爷,不如这样……” 王景崇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见远处突然有几个挑着灯笼的太监向这边小跑了过来。 “前面可是王大人?” 听到这话,王景崇心中不由一凉,因为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德全。忙回道:“正是在下,总管大人有什么事儿吗?” “怡亲王从这里走过吗?”李德全话刚说完。就见坐在马车上的胤祥接口回道:“本王在此,公公有什么事儿?”对于李德全和九阿哥的之间的关系他早就看在了眼里,要不是今晚他的马车中坐着一位特殊的人,对于李德全的话,他理都不会理的。 “哎呦!”李德全忙小跑到马车前向坐在马车中的胤祥施了一礼,喘着气说道:“王爷让小的找的好辛苦啊!” “什么事儿,快说,本王要出城那!”胤祥语气不悦的说道。 “什么?”李德全忙装作没有听清楚,问道:“王爷要出宫?” “是。” “哦。” 见李德全走了过来不说来意,只说一些废话,胤祥有点不耐烦的打断道:“要是没有别的什么事儿的话,本王就告辞了。” “哎呦!”李德全拍了一下额头忙道:“王爷,皇上醒了,正要老奴来唤王爷。”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全都不由的浑身一震,王景崇只觉两耳嗡嗡直响,心里一阵苦闷,而站在他身后的弟弟王景鸣,两腿发软,心中不由暗道:这怎么可能那?这怎么可能那?皇上醒过来了,那我怎么办,我怎么办?怡亲王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胤禛一听这话,突然从车上跳了下来,一把抓去李德全问道:“你再说一遍?” “皇上醒过来了。”李德全忙回道、 “胡说!” “哎呦,王爷,小的有几个脑袋,敢开这种玩笑?”李德全苦着脸说道:“张太医医术高明把皇上从鬼门关给拉回来了。” 听到这,胤祥一阵高兴,深深吸了口气抬头向天上大喊道:“老天爷,你真的开眼了!”直到心中的那股兴奋劲儿落下去之后,这才转身对身后的亲卫说道:“你们回咸安宫,本王要去见皇上。”说道最后两个字时,语气明显的加重了不少。 对于,胤祥的这句话。王景崇当然明白这是在警告自己,不过他现在可没有心思去理这事儿。见胤祥和他的亲卫还有马车走远之后,一把拉过站在一旁的李德全,咬着牙狠狠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会儿事儿?”“说不清楚的话,我和你同归于尽!”说着一把抽出身后弟弟身上的腰刀横在了李德全的脖子处。 “王大人,王大人!”见王景崇像发了疯似的,李德全慌忙说道:“请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冷静?”王景崇气的大笑道:“你让我怎么冷静,皇上竟然活过来的事儿为何这时才来告知我!”“怡亲王可是皇上的左膀右臂,如今我们的罪了他,你让我和我的兄弟们怎么活?”说着握在手中的刀不由加重了几分力道,李德全的脖间渐渐流出了鲜血。 只见李德全叹了口气,仰天悲愤的大喊道:“老天爷,你怎么这么不长眼睛!” “什么人在喧哗!” 就在这时,只见一对兵卫走了过来,那领头的一见是李德全慌忙走了过去低声道:“李公公,王大人。” 王景崇和李德全慌忙看去,只见那人竟然是隆科多的人。只见那人脸色焦急的说道:“王大人,李公公,大事不好,皇上被张太医救活了。” “隆大人让小的来这里向王大人说一声,所有行动暂且停止。” “啊!”听到这,王景崇气的大吼一声,手中的腰刀狠狠向一旁一颗大树砍去。 那领头的守卫一见不由一愣,忙向李德全低声说道:“公公,王大人他……” “好了,王大人他没事儿。”李德全打断道。 “那好,小的马上去乾清宫报信儿。”说完那守卫忙转身离去。 “王大人?”见王景崇心中的火气泄了个差不多,李德全微微一笑,上前说道:“大人稍安勿躁,今日之事,大人且可不要放在心上。” “哼,事儿不在公公身上,当然不用着急了。”王景崇回道、 听到这话,李德全反而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人只要以宫中的黑衣人为由死咬住不放,就算那怡亲王告到了皇上那里能有什么用?” 一听这话,王景崇顿时眼前一亮,不由拍掌叫好道:“对啊。”说到这忙满脸歉意的向李德全说道:“刚才……” 王景崇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李德全打断道:“咱们都是为九爷办事,都是自己人,自己人有难,洒家不帮那不是天理不容吗?”说到这呵呵一笑,继续说道:“好了,洒家还要趁着午门未开前把皇上醒来的事儿告知给各位前来早朝的大人!” 听到这,王景崇忙一脸紧张道:“对对,公公说的对,那公公赶快去吧。”

“我又不会看病。”李德全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走了过去,突然一股臭味迎面扑来,忙一把捂住鼻子问道:“这,,,这臭味那里的来的?” 张太医焦急的回道:“皇上突然大便,这可能是……”刚说到这,就见李德全打断道:“住口,慌什么慌!”说完想了想继续道:“今天八福晋来这里的事儿,你不说,我不说,就不会传出去的!” “那些侍卫……”张太医不放心道。 “哎呦喂,我的老太医,你是不是看病看糊涂了?”李德全道:“那些侍卫更不敢乱说了。” 一听这话,张太医也恍然大悟过来道:“也对啊,皇上出了事儿,他们更得负责啊。”说着忙一脸赔笑道:“多谢李公公。” “好了,好了。”李德全不耐烦的说道:“洒家叫几个人来,给皇上换身衣服再说。”说着不等张太医绘画便走了出去。 估摸着又等了一个时辰,张太医还是有点不放心,进去一瞧发现皇上浑身滚烫外,浑身上下不停的发汗,顿时慌了神儿,忙跑了出来就和李德全商量。 一听这事,李德全也慌了神儿,想了想于是一边让人通知怡亲王胤祥还有九阿哥胤禟、张廷玉等几位朝中重臣,一边又让人去通知德妃娘娘和年贵妃。 恰好,胤祥正和九阿哥等几位议政大臣在乾清宫里商量着西边青海战事儿,众人一听这个消息慌忙往养心殿赶去。 德妃来到养心殿外时,已经见众位大臣在那等候多时了。走了过去向张太医问道:“皇上怎么样了?” “皇,皇上恐怕。”张太医跪在地上脸色恐慌道。 “恐怕什么?”德妃追问道:“说出来,哀家赐你无罪。” 张太医慌忙磕头哽咽道:“皇上恐怕难熬过今晚。” 一听这话,德妃的心突然一痛,那种感觉仿佛像是被蝎子给蛰了一样的疼痛,良久紧闭的双眼中缓缓流出了泪水。 “额娘。”素言取下手帕递了过去。 德妃接过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叹了口气,扭头环视了一圈众人,见里面竟然没有十四阿哥,忙向李德全问道:“见到老十四了吗?” “回太后,十四爷还没有到。” 德妃点了点头向里面走去。 “我,,这是什么地方?” 晴川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忙扭头一看见窗边站着一个人,细细看了一眼,发现那人的背景非常熟悉。就在她正努力想眼前那人是谁时,突然就见那人转过身来,一脸笑道:“八嫂。” “十四弟?”洛晴川抬头一看见那人竟然是十四阿哥胤祯,忙问道:“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哦,有个侍卫说八嫂昏倒在了武英殿旁,刚好被我遇见。”十四阿哥胤祯回道。 我明明是在养心殿的,怎么会跑到了武英殿?而且还竟然昏倒了?洛晴川想到这,抬起头向十四阿哥胤祯谢道:“多谢十四弟。” “八嫂客气了。”胤祯说着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接着问道:“八嫂,你这些日子难道一直都在宫里吗?” “什么?”洛晴川装糊涂回道。 “八嫂,你真被四哥……”胤祯说到这一脸气愤的摇了摇头自语道:“不会的,我才不会相信那些人的话,我绝对不会相信的!” “爷。”只见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走了进来说道。 “说!” “宫里传来来紧急消息,说,,,皇上不行了!” “你说什么?”一听这话,十四阿哥胤祯慌忙向门外跑去。 皇上怎么会不行那?我不是已经给他吃过那些药了吗?难道,难道丁从云欺骗了我?想到这,洛晴川忙向那老人问道:“老伯,是真的吗?”那老人点了点头叹息道:“姑娘,太后德妃的宫女传来的消息,应该不会有假吧!”说着走了出去。 “怎么会那,丁从云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我,呜呜呜。”洛晴川伤心的大哭起来:“皇上,是晴川害了你,呜呜呜……” “四哥,四哥!” 十阿哥一见十四阿哥慌慌张张的泡了过了进来,忙迎了上去安慰道:“十四弟。” “让开!”胤祯一把推开十阿哥向里面走去。 “额娘!”一进门,见德妃坐在床边流着眼泪伤心的望着躺在床上的胤禛。十四阿哥悲痛的喊了一声跪在了地上喊道:“四哥,我的四哥,怎么会成这样那,额娘!” “十四,起来吧。”德妃起身来到十四阿哥跟前,把跪在地上的十四阿哥扶起来道:“去看你兄长最后一面吧!”说着向外面走去。 站在外面的众人一见德妃走了出来,隆科多走了上去抱拳朗声道:“臣隆科多,参见太后!” “免礼!”德妃脸色平静的回道。 “太后,皇上。”隆科多的话刚说到一半,德妃打断道:“大人,关于皇上的事,大家都看见了。”“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们办吧!” “隆大人。”马齐见德妃走远了,这才隆科多身旁低声询问道:“太后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隆科多怒视了一眼马齐转身向一边走去。 阿尔松阿见马齐碰了钉子,想了想于是向身旁的张廷玉低声说道:“张大人,太医的话已经说的很明了了,你看是不是和隆大人商量一下?” “唉!”张廷玉重重叹了口气道:“阿大人的话,我也明白。”“可皇上生前又没有立过太子,这事难啊,难!” “大人的难处,我也明白,可当下怎么办?”阿尔松阿紧接着道:“还请大人您和隆大人商量一下才是。” “好,那我过去就和隆大人商量商量?”张廷玉点了点头向隆科多走了过去。 “怎么样?”走了过来问道。 “九爷放心,他已经去和隆科多商议去了。”阿尔松阿低声回道。 “九爷,八王爷的事儿安排好了吗?” “只要皇上今晚一死,明天我们就在乾清宫一起联合众大臣向德妃请旨把八哥和二哥一同救出来。” “好,我待会就和众大臣商议这事。”阿尔松阿低声答道。 “隆大人。”张廷玉拱了拱手叹息道:“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隆大人给个明示!” “唉,张大人太高看小弟了。”隆科多看了一眼张廷玉回道:“皇上又没立过太子,这国不可一日无君话虽然说的没错,可新皇我也不知该在众位阿哥中选谁好。” “隆大人您是说,新皇要在众位阿哥中选吗?”张廷玉不由一愣,问道。 “张大人,不在众位阿哥中选,依张大人的意思要在那里选啊?”隆科多微微一笑,问道。 “我,,,”说到这,张廷玉暗骂隆科多阴险狡诈,想了想计上心来,微微一笑,答道::“既然隆大人要在众位阿哥中选,那依大人看,这新皇是哪位阿哥那?”说到这,张廷玉心中不由一阵得意道:“众阿哥中也只有,弘历和弘时可担当重任,可惜眼下这二人全都不在京中,看你怎么办。”想到这张廷玉一脸的得意望向满脸愁容的隆科多。 对于,这点隆科多也早就想到了,他这么问其实,是想试探一下张廷玉这只老狐狸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如今见他也没有想在众位阿哥中选新皇的意思,不由暗自称赞他真是一只名副其实的老狐狸。 “哈哈哈。”隆科多大笑道:“张大人,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这新皇能不能在众位阿哥中选,这里面的道理你比谁都清楚。”“假如我们在阿哥中选了一位,那新皇能号令的动满朝文武的元老们吗?”说着呵呵的笑了起来。 “那依大人的意思?” “我觉得廉亲王不仅有治国之能而且还有帝王之气,张大人您看那?”隆科多突然说道。 “这个……”张廷玉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回道:“隆大人话虽说的没错,可如今廉亲王可被皇上定重罪的人,我看满朝文武不服吧?” “哈哈哈。”隆科多哈哈大笑道:“当初先皇驾崩的时候,你们不是也反对过吗?” 一句话把个张廷玉堵的哑口无言。 “怎么样?”隆科多问道:“张大人意下如何?” “不妥,不妥。”张廷玉连连摇头道:“我觉得还是怡亲王能够但此重任!” 听到这话,隆科多也不由的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些日子,朝中的所有政务全都由怡亲王一人办理,可他却没有帝王的才能啊!” “唉!”听到隆科多的话,张廷玉也不得不承认。 就在这时,只见十四阿哥突然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 一见十四阿哥胤祯走了出来,张廷玉眼前不由一亮,低声向隆科多说道:“隆大人,您看这位爷怎么样?” “张大人的话什么意思?” “老十四不但为人宽厚,而且在边疆又有经验,不仅是大将之才,而且还是皇上的同胞弟弟,,,”张廷玉的话还没说尽就见隆科多连忙说道:“不行不行不行,如果要是让老十四登位的话,你我还有在朝中的地位吗?”“假如德妃一旦得了权势,你我,还有众位王爷,必是她首先对付的。” 听到这,张廷玉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想了想越的这事儿越麻烦,于是不耐烦的向隆科多说道:“隆大人,国不可一日无君,您看怎么办?” “就选廉亲王八王爷胤禩!”隆科多一字一字的说道。

午门外,上早朝的众官员早就聚在了这里。 吱吱!!!随着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厚重的宫门缓缓的移动了起来。 “轰,咚!”一声宫门被守卫固定好之后。众官员这才鱼贯而入。 “九哥。怎么没见隆科多?”十阿哥看了看四周低声向九阿哥问道。 “舅舅昨夜子时便进到了乾清宫。”九阿哥看了看四周的官员只见他们全都时不时的扭头看自己一眼。看到这,他也心中一阵紧张。毕竟新皇死后继位的应该是皇帝的儿子们,可如今九阿哥却要联合众大员们联名向太后请赦免廉亲王和废太子胤礽的旨意,心中能不有点紧张吗?况且他们的这些所作所为,能瞒得了众人以及天下人吗? 李德全告别西华门的王景崇后,直接向东面的熙和门赶去,出了熙和门便是金水桥,再走几步便是午门了。只见午门的宫门正缓缓开启,李德全脚下的步子也快了许多。 “九哥,快看!”十阿哥一见李德全向这里走来,忙碰了一下九阿哥的胳膊肘。 正和阿尔松阿低声商讨着的九阿哥一听这话忙忙抬头看去,只见李德全走了过来,忙抱拳迎了上去道,正要开口,却见李德全脸色焦急的一把拉住九阿哥的手慌忙向一旁的宫墙走去,一边一边低声说道:“哎呦,我的九爷,出大事了!”李德全满脸焦急的说道。 “呵呵。”听到这话,九阿哥微微的一笑,轻轻拍了拍李德全的肩膀,安慰道:“李公公,能出什么大事?”“如今天下马上就是我八哥的了,同样也是我们的天下,,,就算出了大事儿,怕什么?”说到这,看了一眼一脸紧张又焦急的李德全开玩笑道:“出了大事,哈哈哈,能出什么大事?”说到这顿了继续道“公公啊,告诉你,就算今天老天塌了,泰山倒了,长江、黄河一起发大水灾,我们也不怕,只要八哥登基以后,这些事情我们大不了把天补好,泰山再给它竖起来。”说到这见李德全满脸愁容带焦急,并没有被刚才所说的话而露出一丝笑容,不由脸一板,不悦道:“李公公,这能出什么大事?”“天下马上就要是我们的了,来笑笑嘛。”九阿哥说着正要斗斗李德全让他笑一笑时。 忽然,就见李德全苦着脸缓缓说道:“皇上他醒过来了。”话中充满了极不情愿的语气。 “什么?”一听这话,九阿哥顿时楞在了那儿。 李德全见状,忙喊道:“九爷,九爷?” “快,马上通知西华门的王景崇!”九阿哥脸色大变道:“告诉他,只要盯着咸安宫,就算是八哥从里走了出来也不要拦着,快去!”说罢慌忙转身向金水桥奔去。 一见九阿哥这么说道,李德全顿时感觉事情有点不妙,虽然西华门的王景崇已经嘱咐过了,但还是有点不放心,慌忙转身向西华门走去。 “九哥,九哥!”站在原地的九阿哥和阿尔松阿一见九阿哥并没有来找他们而是向快速跑了金水桥直接向乾清宫跑去,见状十阿哥忙喊道。 见九阿哥竟然连停下说话的功夫都没有,不由一惊,忙低声向身后的马齐还有缓缓走着的的众官员吩咐道:“事情可能有变,大家到了乾清宫要小心行事!”说罢大步向前行去。 十阿哥一见九阿哥没有理自己,紧接着听到阿尔松阿的提醒,忙向九阿哥追去。 养心殿内,四阿哥胤禛一身龙袍威严的坐在软榻前,一脸沉思着,刚刚母亲对他说的那些话。 原来,胤禛醒过来不久,便让张太医把自己醒过来的消息去告诉在永和宫的母亲——太后德妃。而藏太医虽然对治病救人有一套,可对政治、权利他却一窍不通。得到皇上得圣谕便高高兴兴的向永和宫走去。 德妃一听皇上竟然醒过来了,十分震惊。只批一件披风便向养心殿赶来。而对于德妃的紧张和震惊,张太医却认为了是焦虑、担心。当他跟着德妃来到养心殿后,才发现自己想错了,而且错的那么离谱。 一见皇上胤禛躺在软榻上,满脸的憔悴,一身的病象。张太医不由一愣,一脑的雾水。他很是不解,刚才走的时候,皇上还好好的,可现在却为什么突然又病倒了那?难道是装病?就在张太医正要给躺在床上的胤禛把脉时,却听德妃说道:“张太医,下去吧!” “嗻!” 张太医刚刚出去。德妃忙让身后的翡翠也出去了。对于,躺在软榻前得胤禛,德妃根本不知道他是在装病,要是知道的话,接下来的那些话,她绝不会说出来的。 “老四啊!”望着软榻上的胤禛,德妃不由叹了口气,停留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终于溢了出来。“额娘是有点偏心。”说到这德妃轻声哭泣了起来:“可你也是额娘身上掉下的肉啊,看着你病成了这样,额娘心里也难受!”德妃泪流满满的哽咽着,小声哭泣了起来。 良久,叹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说道:“儿啊,你就安心的去吧,你的弟弟登基之后,我……” 德妃刚说到这,突然就见胤禛坐了起来。一见胤禛一脸失望的看着自己,浑身不由一凉,顿时醒悟过来自己中了他的圈套。想到这,德妃又惭愧又气愤,气的浑身发抖,抬起右手指着坐在软榻上的胤禛,怒道:“老,,,老,,,老四。” “额娘,想骂儿子什么就骂什么吧!”胤禛脸色失望,悲痛的说道:“不过有一件事要让额娘失望了,儿子现在。” “你给我住口!”德妃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气愤的大喊了一声,随后悲愤的大笑起来,道:“你可真是额娘养的好儿子啊!”说到后面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够了!”这笑声就像化作了一把尖刀深深的,狠狠的插进了胤禛的心里,终于,胤禛再也忍受不住,大声怒喝道:“额娘,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胤禛痛苦的大喊道。 “亲生的?”德妃悲愤的大笑道:“亲生的儿子能这样,,,能这样对自己的额娘吗?”“我可是你额娘,,,啊,你让额娘,,,你让额娘!” 就在这时,德妃突然感觉一阵眩晕,坐在软榻上的胤禛见状慌忙喊了一声:“额娘!”紧接着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德妃面前一把扶住就要倒下的德妃,担心道:“额娘,你怎么了?” “拍!” 就见德妃突然狠狠打了胤禛一个耳光,流着眼泪,猛的推开扶住她的胤禛大怒道:“让开!”“你竟敢以装病欺骗额娘,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就当我从来都没有你这个儿子!” “额娘!” 就在德妃推开胤禛的那一刻,突然就见一个人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一听这话,德妃身体猛地一震,满脸惊色的抬头向那人望去,只见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现在最怕见到最不想见到,平时日夜思想,日夜最想见到的小儿子——爱新觉罗·胤祯。 “你,,,你,,,”德妃气的浑身发抖,又向胤禛脸上狠狠打去:“你,你的,,,心,竟然这么歹毒,你,,,你,,,” “好了!”十四阿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失望道:“一个是我的额娘,一个是我的哥哥,你,,,你们,竟然为了皇位,斗的竟然连亲情都不顾了吗?”“你,,你们,,,我恨你们!”十四阿哥悲愤又失望的大喊了一声夺门离去。 “十四,十四……!!!”德妃望着远去的儿子,痛苦绝望的哭喊着,希望他能听到自己的喊声能停下脚步,可直到他出了门,脚步声远去,直到消失,也没有停下脚步转过身。 随着十四阿哥的突然出现,又突然的离去。德妃感觉自己先前所做的一切仿佛都随着十四阿哥的远去而去,心中空荡荡的,脑中一片空白。感觉自己浑身很累,很累…… “额娘?”见德妃神色失落,两眼空洞洞得不知望向何处,胤禛担心的忙轻轻喊了一声。 “拍!”只见胤禛的话刚喊完,又被德妃重重扇了一下,悲愤的大笑道:“人世间有太多烦恼,有太多的烦恼需要把它忘掉!”说着摇摇晃晃的向外面走去。 养心殿里的动静,站在门外的张太医和翡翠听得那是一清二楚。听着里面的声音,张太医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这时,见德妃走了出来,张太医慌忙往地上一跪,脑袋低的紧贴着地面。直到翡翠扶着德妃远去之后,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又是一阵后悔和害怕。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胤禛的喊声从里面传来,张太医这才心惊胆颤的走了进去。 来到里面一看,只见胤禛一身龙袍端着坐在软榻前,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看到这,张太医慌忙往地上一跪朗声道:“参见皇上!” “跟朕去乾清宫!”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低声向隆科多说道,德妃一听皇上竟然醒过来了

关键词:

上一篇:彩世界平台九阿哥也忙起身说道,见胤祯这么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