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彩世界平台九阿哥也忙起身说道,见胤祯这么说

原标题:彩世界平台九阿哥也忙起身说道,见胤祯这么说

浏览次数:190 时间:2019-09-05

林非凡的这些话,也并非没有道理,皇上乃一国之君,万金之体,病了有专门的太医,抓药、熬药这些事情都是太医亲自完成,事情虽然繁琐,可事关重大根本不会让第二个人插手做这些事情。 见洛晴川不明白来这些便来给皇上治病,林非凡脸色焦急道:“晴川,不要胡闹了好不好。”“你知道吗?” 洛晴川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见太阳已经到了正中间了,忙制止道:“非凡,我们能不能先不说这些。” 见晴川听不进去自己的话,林非凡无奈的叹了口气回道:“行,那你答应我,不要给皇上……” 、“不行,我到这里来就是给皇上看病的。” “晴川。”林非凡摸了摸她的额头不解的说道:“你知道皇上得的什么病吗?”见她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不知道怎么给皇上治病?”说道后面时声音有点大。 洛晴川忙一把捂住林非凡的嘴低声说道:“我虽然不知他的是什么病,可我有救他的药。” “真的?”林非凡拉开洛晴川的手有点不相信的问。 “恩,我见到丁从云了。” “什么?”林非凡一脸惊色道:“你见到他了?” “恩。”洛晴川点了点头:“这药就是他给我的。”说着拿出揣在袖中的注射器给林非凡看了看低声说道:“好了,我要去给他吃药去了。” “等等。”林非凡忙一把拉住洛晴川一脸紧张的说道:“你真的相信那老头儿话?” 洛晴川坚毅的点了点头。 “那好,那你快点。”林非凡看了看时间嘱咐道:“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有太医院的张老太医来给皇上诊脉,那你快点。”“要让她他看见的话,这事儿可就麻烦了!” “恩。”洛晴川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周威。”林非凡向刚才拦住洛晴川问话的那个侍卫喊道。 “林头儿。”周威今年二十五,长相虽然普普通通可此人功夫了得,一手太极掌打的出神入化,外加上会神奇的点穴功夫,年纪轻轻便成胤禛身边的带刀侍卫。 “去外面看着点。”周威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见过去半个小时了,还没见洛晴川从里面出来,林非凡有点心急。可是他又不能进去。这时,见门外的周威向自己使了个眼色,又隐隐约约听到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心知张太医肯定来了。 正要转身向里面看看晴川究竟在里面怎么回事,这时只听太监李德全的说话声从外面传来,林非凡心中顿时一惊:“这李德全要是一进来,那晴川岂不。” 想到这,刚一转身,就见李德全和张太医二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可这时,洛晴川还是没出来,林非凡这心中那叫一个急的。 “哎呦,林头领。”李德全见林非凡一脸焦急,以为皇上的病情又严重了,心中一阵暗自得意。 “李公公好。” “看你急的,是不是想上茅厕啊?”李德全一阵得意道。 张太医见林非凡摇了摇头,心中忽然一凉,大惊道:“难道皇上的病又严重了?”说着忙向里面走去。 李德全一见,心中暗自欢喜,脸上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悲痛之色,紧跟着走了进去。 “大胆宫女,你在做什么?” 洛晴川刚刚把最后一片药塞进了胤禛的口中,正要喂他水,让含在口中的药片化丢时却见张太医走了进来大喊道。 这突如其来的一喊,惊的洛晴川手中的杯子“哗啦!”一下子丢在了胤禛的脖子处,而杯中的水也流的到处都是。洛晴川慌忙用袖子去擦。站在一旁的张太医见状,脸色大惊,慌忙走了过来怒喝道:“大胆宫女。”说着一把抓住洛晴川的手使劲的一拉,怒喝道:“你究竟对皇上做了什么?” 被张太医这猛的一拉,顿时一阵疼痛传来,洛晴川忙扭头说道:“我什么都没做。” “还敢护胡言,刚刚我明明看见你,,,”张太医刚说到这,一见那宫女竟然是廉亲王的福晋,顿时楞在了那里。 紧跟着进来的李德全听到张太医的喊叫,也一脸惊色。这皇上要是出了什么事儿的话,那自己的这个脑袋还能保得住吗?想到这走了过来一看见闯进来的那个宫女竟然是八福晋,惊得嘴唇不停的发抖,脑袋中不停的在问,这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洛晴川见他们都站在那里发愣,慌忙拿起桌上的东西往外跑去,却不知无意中把戴在手上的那串手链遗落在了胤禛的床上。 “哎呀!”林非凡见洛晴川走了出来,正想要责问,可又不忍心,见四周的人都是自己的好兄弟,也没别的什么人忙对洛晴川说道:“快走,赶快离开这里!” “那你那?”张太医和李德全的突然出现,洛晴川一下子慌了神。 “你快走,不要管我。” “不,你留在这里肯定……”洛晴川刚说到这,突然被周威猛的拍了一下,点中昏穴昏迷了过去。林非凡忙说道:“好兄弟,帮我把她送出宫去。” “恩。”周威点了点头抱着洛晴川便转身离去。 周威一路抱着洛晴川向西华门走去,因为只有那里的守卫最少。可是当快走到了武英殿的时候。突然一阵怒喝声传来:“站住!” 周威忙扭头望去,只见喊住自己的竟然是十四爷胤祯,不由打了个冷战。 “那个宫女怎么了?”十四阿哥胤祯一边向这里走,一边问。 “我,,,这,,,她……” 胤祯见周威说话吞吞吐吐,更是心疑,迈的步子也不由加快了一些。走过来一看见那宫女竟然是晴川,心中又惊又怒,抬手就向周威狠狠的抽了一把巴掌,怒喝道:“说,这是怎么回事。”说着把洛晴川搂了过来。 周威又不敢说实话,但见十四阿哥逼问,又不能不说。 就在这时,怡亲王突然从不远处的咸安宫走了出来,扭头一看前面的十四阿哥胤祯正怒斥一个小小的侍卫于是忙喊了一声:“十四弟。” 听到喊声,胤祯忙扭头一看,见胤祥站在咸安宫门前向这里张望,心中暗道:“他怎么会来这儿?”又看了一眼怀中的洛晴川不由暗道:“难道和八嫂有关?”想到这忙用袖子挡住了洛晴川的脸避免让胤祥看到,想了想回道:“什么事儿?”为了不让胤祥过来,十四阿哥特意语气傲慢的回道。 见胤祯这么说道,胤祥苦笑了一下回道:“没什么事儿,就是想劝一下兄弟,他们在宫中当差也不容易,还请十四弟不要为了一些小事情就耍小孩子脾气。” 一听这话,胤祯不悦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谁耍小孩子脾气了?”说着狠狠踢了一脚站在一旁发呆的周威骂道:“狗奴才,我耍小孩子脾气了吗?”“我耍小孩子脾气了吗?”说着又连连踢了周威几脚,扭头一脸挑衅的望向了胤祥。 “好了!”胤祥摇着头苦笑了笑叹息道:“看来,十四弟的怨气还是没消啊!”说着转身又返回了咸安宫内。 见胤祥走后,十四阿哥胤祯缓缓松了口气,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洛晴川向周威怒喝道:“说,你把他怎么了?” “回爷的话,小的见到她时她已经晕倒了。” “她在那晕倒的?” “就在前面拐角处。”周威想,反正被点了昏穴的人没一会儿便会醒过来,倒是自己怎么骗过眼前这位爷那才是正经事。 “真的?”胤祯眯着眼睛有点怀疑道。 “小的句句说的都是实言,求爷看在小的救这位姑娘的份上,求爷饶过小的。” “就相信你这一次。”胤祯说着丢个了他一小锭银子道:“今天的事儿不许和别人说。” “哎呦,小的什么都不好就是一点——嘴严。”说完向胤祯打了个千秋儿,慌忙离去。 “娘娘不好了。” “出什么事儿了?”见翡翠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德妃问道。 “娘娘,皇上,皇上……”翡翠喘着气说道。 “皇上,不老四怎么了?”德妃脸色大惊问道。 “皇上,娘娘还是亲自去养心殿一趟吧。” “皇上不行了吗?” “嗯。”翡翠哭腔的点了点头。 “老四!”德妃突然喊了一声,起身向养心殿走去。 养心殿外大臣早就聚在了外面。 原来自从晴川离开养心殿之后,张太医就再也没敢离开养心殿半步。虽然不知洛晴川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但作为一名太医的他深知一点,就是如果皇上今天出了事儿的话,那自己和家人们全都要被杀头的。 而李德全也因为洛晴川的突然出现心中一阵后悔,他以为这是九阿哥给自己设的圈套。别看九阿哥表面上对皇帝这个宝座不感兴趣其实那都是装出来的,,其实他的心里早就对这个皇位垂涎已久。如今不仅利用了晴川还利用了自己,而且还借手要让自己跟着胤禛去陪葬,心中不由一阵后悔。 看了看摆在桌上的西洋钟见指针已经指到了下午3点,心中又不由怀疑起洛晴川来这里的用意,又想起了前些天洛晴川在阿尔松阿的客厅中说的那些话,顿时大惊道:“哎呦,难道她是来给胤禛看病的?”对于洛晴川这个人,李德全一直认为她的身份就是一个谜。 就在这时,只见张太医突然惊叫道:“李公公,皇上,,皇上……” 这一惊叫声,顿时把李德全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不能轻点说话?”李德全有点闹雄城怒道:“惊扰了皇上,你我的脑袋全都保不住!” “哎呦喂。”张太医苦着脸,急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道:“李公公,你快看看皇上吧。”

吃过早饭,九阿哥正在后花园里和阿尔松阿正商讨一些事情。只见管家老徐慌慌张张的走了过来说道:“老爷,九爷。” “什么事儿?”阿尔送啊扭了一下头问道。 “这是梦仙居送来的信。” 阿尔松阿起身接过来一看,见上面写着“九弟亲启”忙把信递给九阿哥:“九爷的信。” “还有什么事儿?”见老徐还站在那儿,阿尔松阿背着手问道。 “老爷,宫里的李公公来了。” 这话一出,九阿哥和阿尔松阿全都愣住,阿尔松阿最先反应过来问道:“不好好的伺候皇上,他来这里干什么?”说着看向了九阿哥。 “现在人在那里?”九阿哥问道。 “在客厅侯着。” 老徐的话刚说完,九阿哥撩了一下袍子大步向客厅方向走去。阿尔松阿一见忙说道:“九爷,叫老徐打发走就是了!” “此人虽然两面三刀,但是好歹也跟过我们一段时间,看一眼又少不了什么。” “好好好,九爷您心胸宽广,我心胸狭窄……”阿尔松阿叹了口气,起身跟了上去。 来到客厅外面,九阿哥先看了一会儿,见李德全脸色焦急的在大厅中来回踱来踱去,不停的发出阵阵叹息声。九阿哥咳嗽了一声,满脸微笑的走了进去抱拳说道:“李公公。” “九,,,九爷。”李德全一看见是九阿哥,有点出乎意料。 “哎呦,李公公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九阿哥见李德全显然没有料到自己会亲自来见他,见他一脸惊色忙打趣道。 “是吗?”李德全闻言忙摸了摸脸颊,见九阿哥一脸得意的样子,忽然醒悟道这是人家在捉弄自己。满脸堆笑道:“我的九爷,还是别在捉弄老奴了。”说罢,脸色黯淡的叹了口气,整个人无精打彩的往旁边的椅子上坐去。 “哎呦!”阿尔松阿进来接口说道:“这李总管是怎么了?”“怎么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李德全抬头看了一眼阿尔松阿,拱了拱手,低头又开始叹起气来。 阿尔松阿见李德全光叹气不说话,这明摆着肯定有事情有求于自己或是九阿哥,不然他不会费这么大的功夫往这里跑想到这,向九阿哥丢了个眼色,见九阿哥微笑的点了点头。阿尔松阿又望向坐在椅子上叹气的李德全,见桌子上没有茶,转身向门外的老徐喊道:“快,给李总管上茶!”说罢忙向李德全歉意的说道:“这些奴才越来越放肆,等总管走后,我在好好教训他们一番。” 奴才,这阿尔松阿骂人可真是有一套。我们的李大总管李德全哪能听不出来,不过,他今天确实来这里有事儿,如果没事的话,他来这里做什么,平时和阿尔松阿又没有什么交情。 李德全眼中闪过一丝愤怒,苦笑着摇了摇头叹息道:“大人客气了,洒家今日来这里是有要事儿和大人还有九爷商量,如果大人觉得洒家来这里是热脸硬贴冷屁股的话,那洒家就此告辞!”说着起身向九阿哥拱手说道:“洒家斗胆恳请九爷到飘香楼一聚!”“望九爷赏脸!” 见李德全真的生气了,九阿哥忙满脸笑着劝道:“李公公这是怎么了?”“刚才还说的好好的,怎么就生气了?”说着看了一眼阿尔松阿又继续说道:“阿大人爱开玩笑,李公公请见谅。” 这时,阿尔松阿也觉得自己刚才有点莽撞了,见下人端着茶走了进来,顿时计上心来,忙接过下人茶盘中热茶一脸笑着向李德全走过去,道:“来来,李总管!”一脸呵呵笑道:“刚才开个玩笑,那里伤到了李公公还请李公公加倍责罚在下,来公公请喝茶!” 哎呦,这阿尔松阿变脸真是变的快,刚才还冷嘲热讽的喊人家“李总管”,就这么端茶的功夫,便亲切的改称“李公公”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见阿尔松阿一副嬉皮笑脸的,李德全心中就算再有气,也只能憋回去了。 “哎呦,谢谢大人的好意!”李德全接过茶,忙又双手朝九阿哥送去,一边说道:“洒家不口渴,这杯热茶,洒家还是给九爷吧!” “这李德全怎么突然一下子变的这么客气起来?”想到这,九阿哥也不推辞,双手接过来谢道:“李公公真是客气了,请坐。” 李德全点了点头却没有坐下,而是看了一眼窗外,见估摸着快要到巳:sì(上午9点到上午11点)忙道:“九爷客气了,洒家今天来找九爷和阿大人,是想告诉二位,风向要变,各位留意着点!”说到这,起身告辞。 李德全刚走了几步,却听身后的阿尔松阿冷笑了一声道:“李公公的话,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还请李公公坐下来,细细详说一番!”阿尔松阿说这话,其实有两个目的,一是想从李德全口中探听一下宫中皇上的病况如何,二是,看看李德全这人是什么来意,如果能把李德全拉到自己这边和自己跟着九爷一起共谋大事的话,那再好不过。 这时,见李德全由于之际时,九阿哥也忙起身说道:“公公的话,老九爷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恳请公公坐下,详谈!”说到这后面“详谈”两个字时,语气非常重。 李德全背对着众人突然仰头长叹了一声:“也罢!”转身大步走来到众人面前向九阿哥和阿尔松阿抱拳道:“洒家今日就明说,,,来意吧!”说着轻轻咳嗽了一下继续道:“算算洒家过了这个年也就甲子之岁,可惜,自从皇上驾崩后,洒家的日子就从来都没安稳过,也从来都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如今,洒家来只想求九阿哥看在过去的份儿上,能给洒家一个安稳觉就行了,今后的事情洒家也累了,也不想折腾了!”说罢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听到这,阿尔松阿心中一阵暗喜,对于李德全的这番再明显不过了,这明明是在暗示,只要能用得着,他必鞠躬尽瘁。 可是,九阿哥会这么想吗?听完李德全的这番后,九阿哥想了很多,对于皇帝这个位置,他从来都没想过,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一块当皇帝的料,不过人总有一死,不管谁当皇帝都和他没有直接的关系,可是间接关系却不少。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看遍整个兄弟间,能当皇帝且对皇帝这个位置感兴趣的人也就只要那么几个,这些人莫不过于“四哥胤禛、八哥胤禩、十三弟胤祥、对了,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权臣和德妃娘娘。不过这些人中,自己最恨的人就是四哥胤禛,最亲的人就是八哥胤禩,十三弟这个人嘛,感觉平平常常还说的过去。如果没有什么事儿,他也不会去招惹这个人。 所以,后来这么一比较,自己便全力和十弟一起支持八哥胤禩登上皇帝宝座。可惜,不管怎么努力最终还是失败了,以至于到最后,和八哥还有十弟关进宗人府,这还不算,被胤禛改了名字,革去黄带子,除宗籍…… 这些事情九阿哥到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可如今这胤禛离死不远了,还想这些有什么用那?”九阿哥想到这看了一眼李德全心中又暗暗心道:可是如今这些人究竟能靠得住吗?想到这,九阿哥也决定不再和李德全拐弯抹角了,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以李公公看,这胤禛还能活多久?” 这胤禛可是雍正皇帝的名讳,这九阿哥竟然敢直接称呼其名讳,足矣证明早就对这个皇帝有所不满了。 见九阿哥如此直接的问话,足矣证明了其诚意,于是,李德全也豁出去。只见他脸上严肃的思索了一下说道:“洒家如果没看错的话,这皇上估摸着断气的日子也就十几天左右!”说到看了一眼九阿哥和阿尔松阿继续说道:“老天留给咱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听到这,九阿哥想了想突然打断道:“李公公有八哥的消息吗?” 一听这话,李德全不由一愣,随后便醒悟过来接道:“洒家只听说,八王爷被老十三从宗人府带走的,他们把八王爷关在了那里,洒家也不知道啊!” 听到这,九阿哥想了想说道:“公公,宫里的情形现今如何?” “德妃娘娘那倒是有了动静,这年羹尧和老十三可能穿的是一条裤子,不过他们现在被德妃娘娘只派着查宗人府的事和午门的事情,腾不出手来的。”说到这李德全顿了顿微微一笑问道:“敢问九爷,这宗人府的事情和午门发生的行刺是不是咱们的杰作?”见九阿哥摇了摇头,李德全脸色突然大变脱口说道:“不是我们人做的?”“那,,,难道是德妃娘娘策划……的?”说罢抬头望向了九阿哥,见九阿哥一脸沉思,也不敢惊扰忙住口,回头看了一眼阿尔松阿。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九阿哥突然猛拍了一下桌子起身说道:“李公公,宫里的事情你留心着点。” “嗻!” “阿大人,限你在五天之内查清午门遇刺和宗人府这两件事情。” 阿尔松阿犹豫了一下,忙躬身抱拳领命道:“遵命!”

“这,,,这是哪里?”洛晴川醒来一看,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这是怡亲王府。”洛晴川扭头一看只见昏黄的油灯下坐着一个老妈。“姑娘你醒了。”老妈子一脸慈祥的说道。手中不停的忙碌着缝补一件衣服。 怡亲王,这不是十三弟胤祥的府邸吗?我怎么会到这里?想到这洛晴川忙问:“我怎么会在这儿?” 听到这话,那老妈子放下手中的活儿,起身走了过来说道:“你是被我家福晋救回来的。” “你家福晋?”洛晴川想了想忙问道:“是凝香格格?” “哎呦!”那老妈子突然说道:“看我这记性。”说着就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姑娘喝水的话,桌上有,我去叫我家福晋。” 这个老妈子是个汉人,年纪五十多岁,府中的人都叫她“冯妈”。话说,那日,洛晴川被马车撞到之后,马车的主人竟然是凝香,一见撞倒的人是晴川,凝香正心都乱了,不是说晴川失踪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听车夫老王说晴川只是被撞晕了过去,没有什么大碍,凝香这才放心。 凝香正在屋里哄小儿子绶恩(雍正三年乙巳九月初七日丑时生为十三阿哥第八子)睡觉时,见冯妈走了进来说道:“福晋,那姑娘醒了。” “恩,知道了。”凝香说着把儿子交给了奶妈跟着冯妈向晴川住的房间走去。、 由于,凝香深知晴川和皇上还有八阿哥他们之间复杂的事情,所以,洛晴川住在这里的事情也只有老王和冯妈知道,不过这些人却不知洛晴川叫什么,并且还特意嘱咐过他们对于洛晴川的事情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凝香来到门外,见晴川坐在桌子旁喝着热水,望着桌上的油灯出神。转身对身后的冯妈轻声说道:“好了冯妈,夜深了快休息去吧!” “好的福晋。” “吱呀!”一声开门声。洛晴川忙扭头一看,见已经是福晋的凝香走了进来,洛晴川只是微微的一笑,便又喝起杯中的热水。 见晴川对自己如此冷淡,凝香暗自叹息了一声,来到桌旁坐了下来,摸了摸桌上的茶壶,见里面的水已经不怎么热了忙端起茶壶微笑道:“你坐一下,我去换壶热茶来。” “不用了。”洛晴川淡淡的说道:“我现在就走。”说着起身站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凝香问。 “要去救一个人。” “救人?”一听这话,凝香立马想到了八阿哥:“好,这个忙我帮你。”“不过,你先在这里安心住下,你救的那个人是急不得的。”因为她也听说了十三阿哥领人去了宗人府把八阿哥带走的事情。 “不。”洛晴川断然说道:“那个人不能等。” “不,不能等?”听到这凝香心里一阵疑惑:什么不,难道她说的人不是八哥?想到这又问道:“晴川,你说救的人是什么人啊?”想了想还是觉得问清楚。 听到这话,洛晴川缓缓抬起头望向凝香,只见她整个人有点发福外,其他的地方一点都没变。“可是,这些事情能不能告诉告诉她那?”一想起凝香和十三阿哥胤祥的关系,到了嘴边的话又停了下来。 “晴川,你连我都不相信了吗?”见晴川欲言又止像是有什么事情不好说出口,凝香忙说道。 “不,,,我……” “怎么了晴川?’凝香见晴川说话吞吞吐吐觉得肯定有什么事儿需要帮忙,于是忙道:“如果觉得还能信任凝香,有事儿的话说出来,凝香愿和你一起承担。” “好,”见凝香这么说,这进宫的事儿,洛晴川觉得自己一个人根本就进不去,而且一时间她也找不到能帮助自己的人,想了想便说道:“凝香我想进宫救一个人。”“你,,,你能帮我这个,忙,,忙吗?”洛晴川望着凝香胆怯的说道,心中又同时害怕拒绝。 凝香微微一笑,略思索了一下道:“进宫不难,这个我能帮你,恩,,,”说着搬起指头数了起来说道:“后天是进宫看弘晓的日子,我们后天可以进宫的,到时候你装扮一下就能跟我进去。”说道这高兴的向晴川问道:“恩,晴川,进宫救什么人啊,是男的还是女的?”“是要救出来吗?”“如果是的话,我叫下人明天备一顶大轿子。” 见凝香没有明白自己的话,不过没关系,能进宫很不错了。想到这洛晴川开口说道:“凝香,我进宫……”刚说到这,就听门外的冯妈喊道:“福晋,王爷回来了。” “哎呀!”凝香一脸惊色道:“我得走了。”“晴川,你到这里安心住着,明天我在来看你。”“最好不要乱走,就待到这里,不要让府中的人看见。”一边嘱咐着一边向门外走去。 凝香一走,屋里顿时又安静了下来。洛晴川住的这间屋子地方僻静,这里很少有府中的人来。 这时,冯妈走了进来,向洛晴川嘱咐道:“夜深了,早点睡吧。”说着点燃了小半截蜡烛,把桌上的油灯吹灭说道:“姑娘早点睡吧!”说着拿起油灯和桌子上的那些阵线活儿出了门。 望着桌上的那小半截蜡烛,洛晴川深深吸了一口气。 “王爷回来了。”凝香进门说道。 “恩,这么晚了还出去。”十三阿哥看了看桌上的西洋钟见已经十点半了,问道。 “吃饭了吗?”凝香却问道。 “在年羹尧府上吃过了。”说着拉过来凝香搂在了怀里。 “那今晚还出去吗?”凝香紧紧贴着他的胸膛问道。 “唉,”胤祥叹了口气道:“如今皇上身患重疾,朝中的很多奏章没人管,一会儿还得去书房继续看。” “议政大臣又不是你一个人,不是还有九哥和十哥吗?”凝香有点心疼道:“自从当了这个议政大臣,你每天晚上都要去书房熬夜,这还不算,白天还要在外面忙一整天,,,我真担心如此下去,你会,要不我们不如辞了这个职位怎么样?” “不许胡说。”胤祥心里明白凝香这是在关心自己,可是一想起朝中的局势,心中又忍不住烦躁起来…… “咚咚咚咚……!”桌上的西洋钟缓缓响起了响声。 胤祥这才想起自己还要去书房里面看折子,忙向怀中的凝香轻轻说道:“不早了,休息去吧!” “不……”凝香摇了摇头说道:“我今晚到书房陪着你。” 对于凝香的好意十三阿哥心里很是高兴,可他又怎么能忍心让爱自己的人和自己最爱的人跟着自己一起熬夜受苦那?只见他微笑着摇头道:“好了,好好休息吧,身体要紧。” “不,你只关心我,而你的身体那?”凝香反问道:“你的身体就不重要了吗?”“我想不明白,就算九哥和十哥和我们有点隔阂,可张大人和蒋大人还要舅舅,他们难道也和我们……” “好了。”胤祥打断道:“朝廷中的事情,你不明白,还是早点睡吧。”说罢大步向门外走去。 “王爷,王爷……”见胤祥走了出去,凝香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她真的很担心他,自从当上这个议政大臣之后,每天他都在书房熬到深夜,每次跟他说起这个事儿时,他都推说,朝廷中的事儿,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要么就是让自己早点休息……难道自己真的看不清楚朝中如今的局势吗?…… 胤祥走了出了房间抬头看了一眼今夜的夜色,望着天上的繁星,不由想起了今日在街上听到一个江湖道士说的那句话,心中暗暗心道:“主星,天上这么多的星星,到底是那颗才是主星那?”一边想着一边向书房走去。 自从皇上在养心殿不倒之后,早朝也有很多人没去上了。因为那些议政大臣都每天忙里忙外的根本就没有时间去上什么早朝。张廷玉、马齐、蒋廷锡、十阿哥这些人每天都得泡在宗人府查案子,不管结果如何,这没有圣上的旨意谁也不敢不去。 而隆科多和年羹尧也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更没有空去上什么早朝了。 这些人没事那是人家都有事儿忙活。那九阿哥和阿尔松阿可有吧! 呵呵,这两个人倒是有时间,每天早上也准时在乾清宫报到,可是那只不过装装样子,主要就是与众位朝臣亲近亲近走动走动,政事那是一概不问,理都不理。 可是这边关的军情和各个地方上来的折子可是不断。于是,这些奏章便直接落到了怡亲王胤祥的肩上。可怜我们十三爷不仅每日到宫中查看一切外,剩余的时间还要和众位朝臣联系联系,并且还要抽出时间去见八阿哥这颗定时大炸弹,晚上还得继续到书房里看奏折办理政务,可谓忙里忙外,重任一肩挑…… 如今批阅了大半夜得折子还没来及的睡一觉的胤祥见上早朝的时候又要到了,起身揉了揉干涩的双眼,洗了一把脸,感觉没有那么困了,这才让人准备轿子往午门走去。 十三阿哥一上轿子便在里面睡了起来,也只有这点时间才能休息,而跟在他身边的管家也看的心疼,一路上尽量让抬轿的人放慢一些脚步,可是还是没一会儿便到了午门前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彩世界平台九阿哥也忙起身说道,见胤祯这么说

关键词:

上一篇:进宫救皇上得事情能不能和凝香说那,九阿哥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