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进宫救皇上得事情能不能和凝香说那,九阿哥这

原标题:进宫救皇上得事情能不能和凝香说那,九阿哥这

浏览次数:120 时间:2019-09-05

就在九阿哥把一切事情吩咐妥当后,忽然见管家老徐走了进来,报道:“老爷,门外有位全身黑衣装扮的客人说要见九爷。” “黑衣人?”九阿哥思索了一下暗道:‘难道是在午门外的那个黑衣人?” 这时,阿尔松阿正准备让老徐把那位黑衣人打发走。九阿哥见状忙喊道:“不,让那人进来,到这里见我。” “爷的意思是?”听到这阿尔松阿见老徐还愣在那,怒喝道:“楞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见老徐慌忙离去,李德全微微一笑抱拳说道:“九爷、阿大人洒家告辞。” “不用!”九阿哥伸手制止道:“李公公坐下安心喝茶。” 李德全微微一笑,坐了下来,刚抿了一口茶,就见老徐已经领着那黑衣人走了进来。抬头看了一眼,根本不是什么黑衣人只是那人穿着一身黑色宽大的袍子而已,并不是自己所想的一身夜行衣装束。不过当那那人看到自己时,竟然浑身抖了一下,不由心道:“那人为什么看到我会发抖那?”“难道这人认识我,或者我认识那人?”想到这放下手中的茶杯举目望去,由于那那人整个脸遮在衣袍内根本就看不见长的什么样,想了想拿起桌上的热茶继续喝了起来。 “这位朋友。”见那人走了进来,九阿哥起身抱拳道:“为何不以真面目见人那?”见那人不说话,静静的站在原地不动,不悦道:“这位朋友,如果连真面目不都让我们见一见的话,这也未免太有失诚意了吧!” “对!”阿尔松阿接口说道,见那人站在那里还不是不言不语也不动,心中不由一阵恼怒,不过那人是九阿哥请进来的,所以阿尔松阿发怒也只能在心里发。 就在九阿哥正要再次要求那人揭下头上的衣帽时,忽听那人喊了一声‘九弟’。九阿哥这才明白过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八嫂——洛晴川。“八嫂怎么会突然来这那?”就在九阿哥思索洛晴川为什么会来这里时,坐在椅子上的李德全听到这喊声也不由一愣,暗道:“这,,,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见洛晴川一身黑色宽大的袍子着身,而且五官也被遮在其衣袍内,心想肯定是不想让别人见到,她才这么装扮的。想到这九阿哥忙笑道:“八嫂,这里全都是自己人,八嫂不用担心。” 八嫂?听到这,李德全立马醒悟了过来,忙起身来到洛晴川跟前躬身施礼道:“李德全给八福晋请安。” 洛晴川一身的装扮本就是为了避免被认识自己的人所看见,如今见李德全已经认出了自己,也没有在装下去的意义了。于是把遮在头上的衣帽,解了下来,向李德全说道:“李公公客气了。” 李德全抬头一看,见真的是洛晴川,心中一阵惊喜。 “八嫂有什么事儿吗?”九阿哥问道。 “九弟,我要进宫。”洛晴川想都没想的说道。 “什么?”九阿哥吃惊道:“八嫂,你说你要进宫?”本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这时见洛晴川点了点头,心中顿时一阵不解,忙问道:“为什么?” 洛晴川见九阿哥的表情和说的话竟然和蒋廷锡一摸一样,心中更是下定了进宫把胤禛救活的决心。“不为什么,只为了去救一个人。” “救一个人?”九阿哥紧接着问道:“是八哥吗?” “不是。” “那是谁?” “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 “不能说就是不能说。”洛晴川见九阿哥追根问底,只好脸一板,冷声问道:“九弟,别问为什么,问,我也不会说的,我只想问一下九弟,能否帮八嫂这个忙。” 站在一旁的李德全一听洛晴川要进宫而且进宫是为了救人才要进宫的,心中不由暗暗思索道:“她进宫,进宫里会救谁那?”刚想到这就听九阿哥说道:“八嫂,你不能进宫。”“八嫂想过吗?”“一旦进宫的话,有多少人会看见你?”“如果要是让皇上和八哥知道你还活着的话,后果……”九阿哥说到这突然往地上一跪抱拳恳求道:“九弟恳请八嫂三思!” “谢谢九弟的好意。“洛晴川脸色平静的转身离去。 出了阿尔松阿府上,洛晴川心里一阵失落。让她想不明白的是,九阿哥为什么会拒绝自己这个要求那?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往大街上走去。突然,一辆马车疾驰了过来,照着洛晴川撞了过去。 洛晴川连一点危险的预兆都没感觉到,只感觉自己浑身一轻,那些烦恼的事情仿佛一下子全都不见了,同时一阵困意袭来,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别的事情什么都不想…… 马车上的车夫一见撞到了人,慌忙停住了马车。 “出什么事儿了?”车厢中传来妇人的问声。 “福,,,福晋。” “怎么了老王。” “我们撞到人了。”车夫老王胆怯的说道。 “什么?”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看看人怎么了?” 老王慌忙来到洛晴川身旁,摸了摸见洛晴川还有气,忙说道:“福晋,人还有气。” “那好,快把人扶上来,,,小玲你去帮帮老王。” “是福晋。” 、、、、、、 李德全离开阿尔松阿府时,已经快是午时(上午11点到下午1点)。来到午门,只见这里的守卫竟然又全都换了,看到这,暗自叹了口气向养心殿走去。 自从皇上昏迷不醒后,这养心殿便被从火场调过来的一小部分护卫守护,不过这里的护卫头领却是德妃从老十四那里推荐来的人叫——林非凡。 来到养心殿外,李德全见林非凡站在那里,暗自好笑,这个人真是太笨了,像这些琐碎事情应该由哪些身份低微的护卫值班就是了,你一个堂堂护卫头领,在这里傻不愣登的做什么。想到这走了过去打招呼道:“林头领真是尽职啊!” 李德全本想拿这话挤兑他一下,不想却听林非凡说道:“公公言重了,能在这里守卫皇上这是林非凡的荣幸。” 唉,这个傻帽!见林非凡这么说道,李德全暗暗冷笑了一声,说道:“那林头领请便,洒家进去看看皇上。” 宗人府,众位大人奉命在这里查案,可是查来查去,却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查到。哦,除了在每位护卫尸身里面找的那些异物除外。如今,皇上命悬一线,朝中局势眼看着又要风波四起,可是,皇上和皇太后已经下旨,这里的事情不查明,决不罢休。 这里的案子明摆着就是一桩无头案,除非凶手自己投案,不然根本就查不下,而且也没有查下去的必要。这些事情在场的几位大人全都心里明白,可是谁也不敢说出口就这么在里耗着,直到太阳落山之后这才缓缓离去。 话说,十阿哥这一天整整在二阿哥那里泡了一整天,可把个二阿哥高兴死了,要知道二阿哥这里有个说话的人很难,能有个陪自己说一整天话的人更难…… 见天色黑了下来,十阿哥也不好意思再在这里呆着了,于是告辞了二阿哥来到了宗人府大门前,这才发现所有人都走光了,不过见马齐在门外站着,笑了笑走了过去道:“马大人,怎么还没走啊!” “哦,刚刚想起来还有一些事情要去阿大人那里,想是顺道便在这里等候一下十爷,一起走。”马齐一脸笑道。 “真的是这样吗?”十阿哥有点怀疑道:“马大人,是不是又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了?”说到这呵呵一笑继续道:“我和九哥可是比亲兄弟还要亲,马大人你可不能背着我隐藏什么啊!” “十爷可真会说笑。”马齐呵呵笑了笑伸手说道:“好了,天色不早了,十爷,请!” 就这样,二人步行者一路往阿尔松阿府上走去。 “九哥,九哥!”十阿哥进门就喊九阿哥的名字。 “十弟可真会来,有什么事儿先吃完饭再说。”九阿哥正和阿尔松阿往饭厅走去见十阿哥走了过来,九阿哥接口说道。 “九哥,再添一双碗筷。”十阿哥一脸笑道。 “怎么,十弟请朋友来了?”九阿哥的话刚说到这,就听马齐的笑声传了过来:“九爷,在下深夜拜访,是不是出乎意料啊!” 一听这话,九阿哥和阿尔松阿不由一愣,随后九阿哥一脸笑着爽快的说道:“马大人那里话,快快进来,一同吃饭。” “多谢。”马齐一脸笑呵呵走了过来。 客套完了,众人呵呵一笑向饭厅走去。 西华门咸安宫中。 十三阿哥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转过身向盘坐在土炕上的八阿哥看了一眼,叹息道:“八哥,为什么,为什么四哥都当了皇上这么久了,你还是要暗中推翻四哥的皇位,这些都是为什么,为什么?”见八阿哥闭目不言像老僧一样坐定在土炕上,十三阿哥继续说道:“八哥,你就不能罢手吗?”“请八哥好好想想,如果你和四哥再一次掀起皇位之争的话,那遭殃的是整个天下的黎民百姓。”说到这冷哼一声继续道:“好了八哥,夜深了,明天十三弟再来看八哥。”说罢开门离去。

午门外,早就聚满了众位朝臣,这些人中大多数都是些没有权势或者真正有要事儿的大臣。这时,众人一见怡亲王从轿子里下来,忙拱了拱手打招呼。 站在一旁的九阿哥见胤祥一脸困色,又见一双眼珠子通红通红的,料想肯定一夜没睡。想到这扭头和阿尔松阿对视了一眼,心中一阵得意。来到乾清宫。十三阿哥收完折子,和几位大臣在角落里商议了一会儿便自行离去。这主角一走,其他的大员们也相续离去。前后还不到半个时辰,这早朝就算了事儿。 九阿哥和阿尔松阿刚出了乾清门就见李德全走了过来,一脸神秘的低声道:“九爷。”说着向一处墙角处走去。 “你到这里等一下。”九阿哥向阿尔松阿嘱咐了一句便跟了上去。 “怎么了?”九阿哥问道。 “九爷。”李德全说着从袖中取出了一张纸条说道:“请看看这个。” 九阿哥接过来一看,只见这张纸条上面道“欲救八王爷,速到咸安宫。”看到这一脸惊讶的向李德全问道:“这是哪里来的?” “唉,一个黑衣人留下的。”李德全缓缓说道。 “黑衣人?” “恩。”李德全点着又继续说道:“洒家一看纸条上的字,见那人也是给我们通风来的,所以洒家也就没有惊动宫中侍卫,让那人自去了。” “皇上怎么样?”九阿哥问道。 “昏迷不醒。” “太医没来看过?” “太医院的那些太医,也就只有张老太医医术精湛了,连他老人家都说没得治,谁能治得了皇上得病?”李德全说到这,神秘的一笑,低声说道:“怎么,九爷我们用不用。”说着用手在自己脖子处用力抹了一下。 “不可!”九阿哥大惊失色道:“这可是弑君的大罪,何况八哥还没救出来,这要是杀了他的话,那岂不便宜了德妃。”“再说,能进养心殿的人也就只有你李公公和十三弟,其他人必须到德妃那里领了手谕才能进殿。” “这皇上要是突然死了的话或者出了一点别的什么事儿的话,李公公你这责任可就大了去了!” 见胤禛这些天来,一直昏迷不醒,而太医院的那些太医每天只按时来诊脉,诊脉完不是哀声就是叹息,也不敢下药方,这不是明摆着等着胤禛断气吗? 李德全本想和九阿哥合计合计,这时一听九阿哥说的这些话。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顿时一想,忙道:“多谢九爷,老奴这就去养心殿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守着。” “九爷。”九阿哥正望着李德全远去的背影出神,忽听背后阿尔松阿喊了一声。忙转身把手中的纸条递了过去:“看看这个。” 阿尔松阿接过来一看,惊讶道:“这,,,这是……” “这是一个黑衣人交给李德全的。”说着九阿哥又从袖中拿出一封信道:“在看看这个。” “黑衣人?”阿尔松阿喃喃了一句,接过那封信一看,竟然是前些日子送来的那封匿名信,这时只听九阿哥继续说道:“发现了吗?”“这封信和这张字条是出于同一个人手笔。” 阿尔松阿不是没有看出来而是一时没有想起来。略扫了一眼那封信,问道:“九爷,那我们……” “劳烦大人去宗人府里把十弟还有马大人尽快到书房,有要事儿和诸位商量。” 阿尔松阿点了点头忙转身离去。 九阿哥的说的这书房当然是阿尔松阿府上的那间专门用来开秘密会议的地方。 “晴川,晴川。” 洛晴川正坐在桌子上查看丁从云留给自己的那些药,这时见凝香走了进来。忙回道:“怎么了?” 凝香一看桌上摆的那些药,好奇的问道:“晴川,这,这些是什么东西呀?” “哦,这些事救人用的药。”洛晴川回道。 “药?”凝香拿起包在纸包里的那些五颜六色的药片,奇怪的问道:“这,,,这些东西真的能救人?”说到突然又问道:“晴川,你进宫不是救人吗?”“我已经让下人备好了一顶大轿子。”说着拉起晴川的手说:“走,我们出去看看。” “什么,你备那么大的轿子干什么?”洛晴川问道却没有起身。 听到这话,凝香不由楞了一下,见晴川没有起身的意思,于是放开了手回道:“你不是说要救人吗?”“到时候,我用轿子好把你救的人藏进轿子里,出了宫门不就把人救出来了吗?” “呵呵。”洛晴川无奈的苦笑道:“凝香,我是说了进宫去救人的,可我没有说把人救出宫来的话啊!” “什么?”凝香恍然大悟道:“你为什么不说清楚啊!”说到这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要早知道的话,就不用这么麻烦了,而且今天我救能把你带进宫。”说到这看了看窗外见快要到午时了,于是说道:“时间已经过了我们还是等到明天吧。”说着坐了下来突然问道:“晴川,和你朋友真的是我凝香上辈子修来的好福气!” 洛晴川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摆弄着桌上的那些药。 “对了晴川,你进宫救的是什么人啊?”凝香突然问道。 一听这话,洛晴川不由一愣,心想,进宫救皇上得事情能不能和凝香说那?可是又一想,这皇上是在养心殿养病,而去养心殿必须经过很多地方,也不知凝香进宫能不能把自己送到养心殿,即使送不到,到了乾清门或者隆宗门也可以的。可是,这些地方是内廷与外朝西路及西苑的重要通路,是紧靠皇帝住所的一处重要禁门,非奏事待旨及宣召,即使王公大臣也不许私入。 如今皇上病重,我又没有圣旨,根本进不去。想了想还是得在凝香身上想办法,于是答道:“凝香,我进宫救的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皇上。” “什么?”凝香一脸吃惊道:“晴川,我没听错吧!”“你要救的那个人是皇上?” “对。” 凝香想了想说道:“晴川,我可以把你送进宫,可皇上是在养心殿,你,,,你能进的去吗?” 是啊,我能进的去吗?洛晴川暗暗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些药,丁从云走时留下的那些话突然又在耳边响起。想到这她抬起了头向凝香说道:“只要把我送到乾清门,剩下的路我自己走。” 看着洛晴川一脸坚定的样,凝香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话说,马齐和十阿哥得到消息后,二话没说直接向阿尔松阿府上赶去。来到书房,由管家老徐领进书房内。 马齐环视了一圈,见眼前那几个人竟然是负责午门和西华门的官员忙走了过去打了声招呼,心中一阵疑惑:这九阿哥把这些人叫来做什么?难道他们要逼宫?可是细细一想,逼宫的话,光找这些人哪能够? 马齐刚想到这,只见屏风后走来九阿哥,只见他脸色凝重的拿着一张地图来到了桌前,把地图往桌上一放说道:“各位不用看了,这是一幅皇宫详细路线图。” 众人一听这话,脸上无不闪过一丝惊骇。 难道,他真的要逼宫?马齐摸着下巴思索道。 “咸安宫,王大人最熟悉吧。”王景崇掌管西华门的官员,对于西华门内的咸安宫,闭着眼睛也能找到。见九阿哥提到了自己的名字忙起身抱拳道:“九爷就不要在这里卖关子了,只要九爷一声令下,我的那些兄弟全都愿意为九爷当马前卒!” “好,王大人的心意,老九记在心里。”九阿哥郑重的说道:“我也不卖什么关子,今天把大家找来,是想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廉亲王被怡亲王竟然秘密软禁在了咸安宫,想请大家想想办法。” 听到这,马齐暗自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不是逼宫。可是刚想到这,却见那守卫西华门的王景崇突然起身说道:“九爷,这事在下实在是不知,还请九爷责罚。” 看到这,马齐不由暗暗心道:“这王景崇可是一个忠厚老实之人,他怎么会背着皇上做下这大逆不道的事情那?难道,,,? “王大人严重了,十三弟向来做事严密谨慎,八王爷软禁在咸安宫的事儿,我也是刚刚得知,这些事情不怪你。” “谢九爷。” “各位,如今皇上已是弥留之际,西边青海战火不止,北方沙俄又虎视眈眈,南方前明乱党暗中涌动,如果朝中再发生什么动乱的话,我大清可真要……”说到这九阿哥满脸悲愤的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以示心中的激愤。 众人一听这话,心中跟明镜似的。九阿哥说的话没错,当今皇上可以说正处于弥留之际,确实应该做出点什么来,可是先前他们也暗中示意过九阿哥,由九阿哥带人进宫逼德妃替老四写退位诏书,可是这个提议,马齐刚说到一半,九阿哥便愤怒的否决了,如今见九阿哥又说起此事,众人心中不由一阵迷糊,这九阿哥到底对皇位有没有兴趣,如果说没的话,那把我们这些人召集到一块是为了何意?可是要说有的话,那先前马大人提出的那个建议,他为什么又会那么果断的否决了那? 对于,九阿哥心中再想些什么,在坐的众人却糊里糊涂,然而心里清楚的人也就只有阿尔松阿和马齐两个人,心知九阿哥心中所想的。

“晴川,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乾清门外,凝香对着一身宫女打扮的洛晴川嘱咐道:“听说,养心殿周围有大批侍卫守护,如果实在是进不去的话,就返回午门,我在那儿会等你一个时辰的。” “恩、”洛晴川感激的点了点头向隆宗门走去。 来到隆宗门便被守卫赶了回来。回头见凝香还站在原地不动,又见这里走不通,洛晴川想,只好先进乾清门,然后穿西边的月华门,走养心殿的正门遵义门入养心殿。 “没进去吗?”见晴川走了过来,凝香开口问道。 “恩。”洛晴川点了点头回道:“他们要太后德妃的手谕,我哪有德妃的什么手谕。” “那现在怎么办?” “好了,凝香,养心殿我现在进不去,我晚上在想办法。”为了不让凝香在为自己的事儿费神,洛晴川只能这么说。 “好吧,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凝香握住洛晴川的双手深情道:“那你小心点,如果不行的话,明天午门我等你。” “恩。” “那我走了。” 目送着凝香远去,洛晴川这才转身向身后的乾清门走去,进了乾清门,往西走便是月华门了,见两边站有侍卫把守,洛晴川犹豫了一下低着头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守在两边的侍卫一见过来了一个宫女,看也懒的看便让她走了进去。 见这么容易便过了月华门,洛晴川一阵暗喜,可是抬头一看前面的遵义门只见门前竟然站着四名侍卫,心中一沉,抬起手默默向老天祈祷了一下,鼓足勇气走了过去。 “站住!” 洛晴川刚走到门前便被一名侍卫拦住问道:“请出示令牌!” “令牌?”洛晴川吃惊道。 “对,进养心殿的宫女必须出示令牌。”那侍卫道。 “我没有。”洛晴川摇了摇头问道。”没有?“那侍卫也愣了一下,随后缓过神来,又问道:“你真的是这里的宫女?” “嗯嗯呃。” 那名侍卫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好吧,你去领了令牌再来吧。” 洛晴川正要开口问那人,令牌去哪里领,这时,却听那侍卫接着说道:“你既然是养心殿的宫女,应该知道这令牌哪里领吧。” 一听这话,洛晴川死的心都有了。就在这时,只见李德全从养心门出来,洛晴川忙喊道:“李总管。李总管。” 那侍卫一听,脸色大变,扭头一看见李德全停了下来,忙扭头低声对洛晴川道:“姑娘原来认识李公公啊!” “是啊,我们是老熟人。”洛晴川忙说道。 “哎呦!”那人一脸惊慌道:“刚才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请姑娘见谅,请。”说着忙让开了路。 “你不是要令牌吗?”洛晴川笑道。 “哎呦,姑娘可别这么说,”站在一旁的另一个侍卫接口说道:“我们兄弟看这个差事也苦啊。” “不就是在这里站一站吗?” “哎呦,姑娘您有所不知,要是光在这里站着的话,那也没什么的,我们早就练出来这“站功”。”说着叹了口气接着道:“可如今这里的口令从三天一次换成了一天三次,这不刚刚又换过了一次口令,上头说,进这里的人不管是什么人必须的弄清身份,如果放进一个身份不明的人,那我们的脑袋可就要搬家了。” “这么严重?” “是啊。”见四名侍卫苦着脸,齐声道。 “那我可没令牌,我不是进不去了吗?” “哎呦,姑娘快别这么说,您认识李总管,那还用得着什么令牌啊!”说着伸手做了请的动作微笑道:“姑娘你快进去吧,还是别再斗我们哥儿几个玩了。” 见洛晴川走远了,这几个侍卫才松了口气 “今天这是第几个了?” “我也忘了,反正有十多个了。” “哎呀,大哥,那些人可都没有令牌啊!” “没有令牌,就算有令牌你敢搜人家的身吗?”“笨蛋!”…… “刚才怎么该觉有人在叫我名字?”李德全看了一眼身后,只见身后除了几名侍卫和一个宫女外,也没别的什么人。于是咳嗽了几声便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洛晴川见李德全走远后,这才从树后走了出来。才向前面的乾清门走去。 守在养心门两边的侍卫看了一眼洛晴川便把头往一边撇去。洛晴川见状更是如鱼得水,又一次轻松穿越了一道关卡。可当她来到大殿前,只见四周全都站满了带刀的侍卫,不由停了下来。 因为她发现自己除了提着一个包裹外,根本就没有拿着别的东西,要知道身为一个宫女,而且还往皇帝住的地方走,你两手空空的皇帝又没有唤你,你进去干嘛? 就在洛晴川犹豫时,忽然就见一个带刀侍卫走了过来向洛晴川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我,我是来给皇上看病的。”好不用意来到这,也不能就这么走啊?洛晴川硬着头皮说道。 “你,,,你也是来给皇上看病的?”那名带刀侍卫上下打量了一番洛晴川,一听给自己主子看病,忙又问道:“你一没有背药箱,二又是一身宫女打扮,你是来给皇上看病的吗?”说到这音调猛然一变,冷喝道:“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真的是来给皇上看病的。”说着洛晴川指了指手中的包裹忙说道:“药箱那么重,我根本背不动。” “那你怎么行医的?”那侍卫冷哼道。 “我的行医工具全都在这里面。”洛晴川忙指了指手中的包裹。 这些天,虽然有很多穿着怪异的人来这里给皇上看病,可那些人不是被李总管领着,就是被小顺子公公领着,要么就是十三王爷或者十四爷领着进来给皇上看病,可眼前这个人,一身宫女打扮,又没有什么人领着,她究竟是不是来给皇上看病的那?那侍卫看着洛晴川也不知该怎么办好,如果人家真是给自己主子看病的,把人家赶走的话,那这罪过可吃罪不起。可要是刺客什么的,放了进去,那自己更是死罪一条。 就在这时,忽然见自己的上司走了过来,那侍卫忙喊道:“头儿,头儿!” 洛晴川见眼前的那个侍卫忽然朝自己背后喊,忙转身一看,只见林非凡一身正三品一等侍卫服饰走了过来,忙走了过去。向他使眼色。 林非凡一见眼前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日日夜夜担心的洛晴川,心里既兴奋又激动。正要开口说话,见她连连向自己使眼色,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于是脸一板,向那名侍卫问道:“怎么了?” 见林非凡脸色暗了下来,忙一脸恭敬,回道:“这里有位姑娘自称是来给皇上看病的,请大人定夺。” “好了,下去吧。” “是。” “你,你怎么这种打扮?”林非凡惊讶道。 “你不是也打扮很奇怪吗?”洛晴川高兴的说道。 “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先让人把你带到我休息的地方,。”林非凡说道:“待会我安排好这里的事情再和你聊。”“对了,我有太多的话要和你说,有太多的问题要向你问。”林非凡兴奋的说道。 “非凡,我……” “怎么了?”见洛晴川欲言又止忙问道:“有什么话,你说就是了,还跟我遮遮掩掩啊!” “不是。” “不是什么,如果不想说的话,那就别说,呵呵呵。”林非凡高兴的说道:“一会儿我再聊,你先到我那里去休息一下。” 林非凡性格开朗,带人和善,在这里人员非常好,从德妃那里得来的赏银经常和周围的这些侍卫一起买点好吃的好喝的,一起分享着,所以这里的侍卫们对林非凡也很言听计从。这时见林非凡和那个宫女有说有笑的以为两人是想好的,于是全都把脸扭向了一边。 “非凡,我真的是来给皇上看病的。”洛晴川见林非凡向一个侍卫招了招手,见那侍卫正要走过来忙拉了拉他的衣袖说道。 那侍卫也挺有眼力劲,见洛晴川拉了一下林非凡的衣角忙停了下来,生怕过去打扰他们。 “什么?”林非凡惊讶道:“我,,,我没听说错吧!”这时见周围的那些侍卫一听这话忙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林非凡怒瞪了他们一眼,那些侍卫慌忙低下头的低下头,望天空的望天空。 “晴川,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林非凡低声问道。 “我说的是真的。” “这,,,这怎么可能那?”林非凡难以相信道:“你又不会……” “是,我不会看病,可我有救皇上得药啊!”洛晴川高兴的说道。 “药?”林非凡惊讶道:“那来的药?”“晴川,你知道吗?”“皇上用的药可都是经过人试过之后才用的啊,再说,你那药管用吗?”“这里天天有太医来给皇上诊脉,可他们那个敢给皇上下药方?”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进宫救皇上得事情能不能和凝香说那,九阿哥这

关键词:

上一篇:九阿哥接着说道,伯伯说的历史已经发生改变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