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九阿哥接着说道,伯伯说的历史已经发生改变究

原标题:九阿哥接着说道,伯伯说的历史已经发生改变究

浏览次数:137 时间:2019-09-05

“我们,,,我们不去报官,还请这位大爷放过我们,放过里面的那个姑娘吧!”九姨娘说着忙把刚才给自己的那些金元宝和身上的所有碎银子全都拿了出来道:“这些钱都给你们,求求你们放过里面哪位姑娘吧,我们这里比她漂亮十倍的姑娘,遍地都是,求这位大爷行行好,高抬贵手,让里面的那两位大爷饶过哪位姑娘吧!”说着低声哭泣了起来。 “你胡说什么那?”吴群说道:“我恩公是那种人吗?”“实话告诉你,里面哪位姑娘我们认识,恩公找她只是有点事情,你们站在这儿,哪里也不许去!” 九姨娘和紫烟吃惊的对视了一眼,哭泣的声音也小了很多。心中默默的乞求着老天爷保佑晴川没事,度过一切所有的坎坷…… “老板他好像感冒了?”一见洛晴川满脸病容迈克想了想说道。 “拿出药来。”丁从云也看出来了,一把接过迈克手中的药,来到洛晴川跟前,微微一笑道:“侄女,哪里不舒服吗?”说着摸了一下洛晴川的额头,吃惊道:“这么烫!”说着向迈克说道:“拿支柴胡!” 迈克依言拿下背后的背包,打开取出来一支柴胡口服液递给了丁从云。 “来。”丁从云拿出吸管说道。 “不用了。”洛晴川拒绝道。 “哈哈哈,侄女,像这种药,虽然是有限,可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侄女就这么去了吧。”丁从云说着坐到椅子上,伸手就要替洛晴川把脉,见洛晴川把手缩了回去,丁从云微微笑了笑:“侄女,还是让伯父给你把把脉吧!” “谢谢。”洛晴川表情冷淡的说道。 “呵呵。”丁从云见洛晴川决绝,苦笑了一下,说道:“侄女,伯父也是为了你好,来,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 洛晴川冷笑了一下,谢绝道:“对我好?”“伯父要是对晴川好的话,就不会把晴川和我妈还有我那些亲人,,,带到这里来吧!”说道后面时,语气有点激动。 “咳咳咳!”丁从云干咳了几声,一脸尴尬道:“晴川,伯父也是无奈,伯父……”刚说到这便被洛晴川打断道:“无奈,难道先前伯父所作的一切全都是被人逼迫的吗?”“那好,如今我们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被什么人所迫,伯父现在可以说了吧!”“晴川也想知道,谁有那么大的本事逼着丁伯伯做事?” 对于,洛晴川的话。丁从云深深吸了口气,笑了笑道:“这些事情能不能以后再说。” “为什么要等到以后那?”洛晴川紧追不放的问道。 “好了。”丁从云终于有点忍不住,愤怒的说道:“侄女这药还是吃了吧,想要和你妈重聚,最好先把身体养好。”说着把手中的柴胡往桌子上一放。 “妈。”洛晴川一把拿过桌上的柴胡喝了起来,心里暗道:“为了妈,为了八阿哥,必须好起来。” 见洛晴川把药喝完,丁从云微笑着点着头说道:“这不就对了。”“来,伯父给你看看……”见洛晴川主动伸出了胳膊,丁从云微微一笑坐了下来给洛晴川把起脉来。 良久,丁从云起身问道:“头是不是很痛?”见洛晴川点了点头,转身向迈克又道:“取出几片止痛药来!”迈克出去一板来,每一排四片,一共十六片。 “先服下两片,止了头痛再说。”丁从云扣出两片又倒了一杯了热水说道。 洛晴川接过来,服下后,说道:“伯伯找晴川来,不是专门给晴川来治病这么简单吧!”说着咳嗽了几下,继续问道:“如果晴川没猜错的话,昨夜宗人府的事情就是伯伯的杰作吧!” “侄女,我们能不能先不说这些。”丁从云苦笑了一下。 “难道伯伯还有别的阴谋?”洛晴川嘲讽道:“可是,晴川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害人的事情不会做,杀人的事情绝不会做。”说到这顿了顿继续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晴川累了,各位慢走。” 丁从云哈哈一笑,道:“侄女,伯父在你的眼中难道就是这么一个人吗?”说到这叹了口气道:“伯伯今天来这里,是有别的事情要请侄女帮忙。”“不过可不是侄女所想象的那些事情,伯伯是一个非常有爱心,非常有理智得人,伯伯从来都不会乱杀无辜的。”说到这向迈克摆了摆手,只见迈克从背包里面取出了一支装有黄色液体的试管递给了丁从云。 丁从云接过试管一脸平静的说道:“侄女,有句话,伯父必须的说明一下。”“那就是我们既然穿越了时空,就说明很多科学家说的事情都是真的,我们既然穿越了时空,穿越了历史,同时也意味着历史将要发生改变,一切都将要发生改变。” “伯伯这是在暗示,还是如果不按照伯伯的指示走,就会杀了晴川或者拿晴川身边的人来威胁晴川啊?”洛晴川冷嘲热讽道。 对于,洛晴川的冷嘲热讽丁从云却恼怒,而是连连苦笑着不停的咬着头说道:“侄女错了,侄女真的猜错了。”说着指了指手中的那支试管说道:“好了,我们也不要拐弯抹角了。”“伯伯刚才说的话那是真的,如果侄女不相信的话,可以好好想想,历史上的爱新觉罗胤禩为什么能好好的突然穿越到未来那?”“难道这不意味着什么?”“有些事情自己虽然不敢相信,其实那是自己不愿意去相信而已。”见洛晴川陷入了一片沉思,丁从云停了下来拿了一个杯子往里面倒了一杯水然后向身后的迈克说道:“口渴吗?”见迈克摇了摇头,丁从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小包茶叶,往杯中放了一点,微微吹了吹,叹息道:“可惜这水已经不怎么热了!”说着啜了一口又道:“不过,茶香还是有的。”说罢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时,见洛晴川回过神来,忙开口说道:“口渴吗?”说着给洛晴川倒了一杯水继续说道:“生病了,多喝点热水,这样对身体有好处的。” 洛晴川点了点头接过水默默的喝了起来。良久才说道:“丁伯伯的话,晴川刚才想了一下,只是还是有点不明白,伯伯说的历史已经发生改变究竟是什么意思?” “哎!”丁从云沉重的叹了口气道:“其实,伯父来这里就是因为时空被你和你那郭阿姨打乱了,这才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修复历史,改变一切的!” 刚说到这,就见洛晴川呵呵呵大笑了一起来,不过这笑声听起来有点像是讥讽。 “伯伯的谎言说的是不是有点太小儿科了?”洛晴川强忍住笑意说道:“来这里就是因为修复历史,改变一切,呵呵,来着里改变就能随便杀人吗?” “我没有!”丁从云终于忍不住大声喝道:“那些人不是我杀的。” “那不是你,总应该是你的那些手下吧!” “你,,,你,,,”一句话堵的丁从云哑口无言。“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丁从云突然说道:“我们继续说刚才的话题。” “好。” “你知道这个试管里面是什么吗?”丁从云指了指试管说道:“想必侄女应该听说过当今皇上身患重病的消息吧!” “知道一点。”洛晴川道。 “别装了侄女,你的所有事情,伯父都知道。”丁从云一脸得意的说道:“不过,可千万不要问伯父是怎么知道的就行。”“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你而起,不过,假如时机成熟的话,伯伯会把这一切告诉侄女的。” 关于,丁从云究竟是怎么知道那棵老树能穿越时空那?究竟自己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那?对于这些问题,洛晴川刚要想问,却见丁从云这么一说,心知如果现在问他肯定不会说的。于是就问道:“那好吧,请伯伯继续说下去。” 丁从云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说道:“还记得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吗?”“我们既然穿越了,就意味着历史已经开始发生改变。”“就说爱新觉罗胤禟和爱新觉罗胤禩,这二人如今还存在,这不证明着历史已经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改变吗?”说到这又指了一下那支试管继续说道:“还有当今雍正皇帝,却是重病缠身,要是没估计错的话,最多半个月,便会一命呜呼。” “不会的,不会的。”洛晴川不相信的说道:“这才雍正四年,四阿哥怎么会死去那?” 见洛晴川一脸不信的样子,丁从云淡淡的一笑,说道:“侄女,正因为历史发生了改变,所以才造成雍正皇帝提前早死的事实。” “这不可能,这绝不对不可能。”洛晴川不相信的说道:“即使历史发生改变,也绝不会改变的这么大,我不信,我绝不会相信的。” “对。”丁从云接口说道:“我也不相信,所以我才来找侄女的。”说着看了一眼手中的试管继续说道:“这里面是雍正的尿液,经过我的化验之后,才知道雍正皇帝确实得了重病。” “那,,,那有什么药能治好他的病吗?”洛晴川忙问道。 “这,,,”丁从云脸色为难的迟疑了一下。

德妃连连喊了好几声都没见一个奴才进来,气的只好向门外走去。可是当来到殿外才发现,十三阿哥挡在殿门中间,年羹尧仗剑站在一旁,看到这,德妃脸色吃惊道:“老十三,你,,,你想干什么?”以为十三阿哥会趁胤禛昏迷不醒时,和年羹尧连手逼宫篡位。德妃忙问道。 就在这时,只见是十三阿哥和年羹尧还有在台阶上发愣的李德全突然跪在德妃跟前嚎啕大哭起来,德妃看到这突然一愣,心知这里面肯定有蹊跷,望了一眼站在四周的太监、宫女,忙向翡翠丢了个眼色。 翡翠会意的点了点头,向四周的宫女太监们吩咐道:“你们全都跟我来。” 站在四周的众人只好点了点头跟着翡翠离去。 德妃见周围再也没有什么可疑人,脸色一变,冷声向李德全喝问道:“李公公,你是宫中的老人了!”“也曾是服侍过先帝康熙皇帝的近臣!”“皇上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如果不据实回答,休怪本宫不讲情面!” 李德全浑身哆嗦了一下,连连叩头回道:“回禀太后,先前张太医临走时,吩咐过奴才,皇上醒来后千万不可动怒,如果再昏厥过去的话,连他也没有办法让皇上醒来的法子。”说道到这李德全忍不住又大哭了起来。 紧接着十三阿哥哭着说道:“求求额娘救救皇上,救救四哥吧!”说着连连磕起头来。 而德妃一听这个消息,心里也慌了。虽然她至今都不愿意让老四胤禛当皇帝,甚至在老四胤禛病的时候,暗中联系权臣实施“趁你病,要你命”的计划。可是胤禛始终都是她的孩子,都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儿肉,其实德妃也不想要老四的命,她想,只要老四下诏退位,把皇位让给自己的儿子十四就行,她绝对保证不让任何人伤害老四,可是如今,老四却真的病入膏肓,她心中也是一阵阵的难受…… “哎!”德妃满脸忧伤的看了一眼十三阿哥,叹息道:“各位都起来吧!”说着把十三阿哥从地上扶了起来。 “额娘想想办法救救皇上吧!”十三阿哥满脸留着泪水道。 “十三,连张太医都没办法,额娘能有什么办法?’德妃忧伤无奈的说道。 十三阿哥听到这,忙擦了擦脸上泪水,哽咽道:“额娘没有办法,儿臣有办法。” 一听这话,在场的人全都不由一愣的脱口问道:“什么办法?” “请额娘下旨,把皇上的病情公布天下,十三相信,我泱泱大清,人才济济,绝对有善于歧黄之术的高人隐于世间,请额娘恩准。”说着十三阿哥忙跪在地上磕头道。 站在十三阿哥身后的小春和李德全一听这话,也慌忙跪在地上磕头恳请德妃下诏。 听到老十三的话,德妃心里也是一阵激动,可是又细细一想十三阿哥的话,突然犹豫了起来,心想:“假如真的有神医出现把老四的病治好怎么办?”“那本宫岂不是又要大费心机和老四斗?”“可是,老四毕竟是本宫的儿子,如果就这么死去的话,肯定会招来非议,即使十四当了皇帝,那些朝臣,能不能镇压的住,这些都还是未知。”“阿尔松阿可是一个危险人物,假如老四退位,十四登基,朝纲肯定不稳,,,本宫究竟接下来该怎么做那?” 十三阿哥见德妃一脸深思,也不敢打扰,见这时德妃嘴中不知在说些什么,忙轻声喊道:“额娘,额娘?”、 “好了十三。”德妃一脸凝重的说道:“**不得干政,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何况,你还是议政大臣,和十四、老九还有老十替皇上打理朝政,这些事情你不如去和他们商量一下,好了的话,告知本宫一声就行。”说到这又向李德全和年羹尧吩咐道:“从即日起,养心殿没有本宫的同意,任何人不得入内。”“年将军,午门外竟然能发生遇刺之事,你这个担任皇宫安危的位置,本宫看来可真的要该换一换了。” 众人一听德妃这话,心中不由一紧。特别是十三阿哥急的满头大汗,可是又不敢吱声。这年羹尧的职位要是一换了的话,整个守卫皇宫的军队调遣权可就都落到德妃手中了。对于德妃的事情,十三阿哥甚至整个朝廷上下的大小官员谁都知道,这个女人从来都没放弃过。 “如今,看来德妃这是要先动手了。”十三阿哥刚想到这,却又听德妃继续说道:“不过,如今正缺人手,此事本宫暂且替你记下,等皇上身体康复之后,再治你的罪。”说到这德妃顿了顿继续说道:“年将军是个聪明人,相信肯定会趁这个机会力查凶手,如果真的在皇上康复以前,此事查得水落石出的话,本宫也替你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 “多谢太后!”听到这里,小春又惊又喜慌忙磕头说道。 “好了,快去吧!”德妃说到这又向李德全吩咐道:“听说守卫在火场的那些护卫调遣的令牌在你这里?” 李德全迟疑了一下,连连点头称是。而十三阿哥心里也在暗暗心惊。紧接着就听德妃继续说道:“把火场的那些守卫调到养心殿来,保护皇上!” “这……这……”李德全一脸为难,可又不敢说半个“不”字,只能跪在地上装傻充愣。 “怎么,难道有什么难处?”德妃问道。 “回太后,皇上先前曾不止一次交代奴才,火场守卫不得随意调动。”李德全说到这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皇上醒来的话,知道此事,定为震怒,老奴……”“老奴恳请太后下旨,可否调“神机营到养心殿?” “不可!”不等李德全的话说完,德妃喝止道:“神机营里有不少老九旧部,何况,如今调遣神机营的令牌还在老九手中,调神机营来这里不怕不妥吧!” “儿臣也觉的是。”十三阿哥忙说道:“李公公,不如把守卫在火场的守卫调一小半来养心殿,由小顺子监管怎么样?” 李德全想了想点了点头回道:“王爷的话说的没错,老奴觉的可行。”说到这抱拳向德妃道:“太后觉得如何?” “恩,本宫觉得也行。”德妃赞同道:“不过,小顺子还有乾清宫的事儿,每天还要照顾你们这些个大臣上朝,恐怕忙不过来吧!”说到这咳嗽了几下几下说道:“不如,就让本宫选一个人吧!”“你们看怎么样?” 听到这话,李德全和十三阿哥不由的一愣,心中也都各自揣摩了一下,点了点头齐声说道:“谨遵太后懿旨!” “那好,下午本宫就让那人来和你们见见。”说完德妃离去。 只留下在养心殿外的十三阿哥和李德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中各自庆幸德妃娘娘的离去。良久,十三阿哥缓过神来,一脸无奈的向李德全抱拳说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公公费心了。” “王爷请放心,皇上一有情况洒家第一个就通知王爷。” “那就多谢公公了。”十三阿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继续说道:“宗人府的事情也不知怎么处理,本王就先告辞了。” “恭送王爷!”李德全躬身抱了抱拳道。 “公公请留步。” -------------------- 阿尔松阿府上。管家老徐又接到了一封来自梦仙居的请柬,忙向九阿哥的住处走去。自从阿尔松阿听到十阿哥说九阿哥在午门外突然遇刺慌忙向午门赶去。 走到半路上见九阿哥被宫中的侍卫用马车送来,慌忙看了看九阿哥的伤势,见九阿哥只受了点内伤这才送了口气。 “老爷,老爷。” “什么事儿?”阿尔松阿问道。 “梦仙居又来请柬了。”老徐递了过去。 “好了下去吧。”阿尔松阿接过来,眉头不由的一皱,感觉这次得这个请柬怎么比先前的那个要重很多呐?而且见请柬被封着,心中顿时明白,里面肯定放着什么东西,要么,那个请柬会封住口? “九爷。”阿尔松阿拿着请柬来到九阿哥身前躬身说道:“梦仙居来的请柬。” 九阿哥躺在床上皱了皱眉,望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十阿哥,微微一笑,说道:“十弟,你是不是昨夜又在梦仙居里留情了?”说着接过阿尔松阿手中的请柬继续笑道:“看,人家都给你送请柬了。”说着来回晃了晃手中的请柬继续说道:“要不要?”“不要九哥可就要看了?”九阿哥也是见十阿哥脸色愁容,而且见阿尔松阿也是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本想把屋中的气氛搞轻松一点。却见十阿哥低头说道:“九哥,对不起。”“昨夜,十弟根本就没去那个叫‘梦仙居’的地方。” “什么?”九阿哥听到这,想了想这时也发现手中的请柬有点怪异,忙拆开一看,(因为那请柬是用胶水粘着的)只见从里面掉出了一个快玉佩,正好滑落到了九阿哥的手里。 九阿哥一看那块玉佩,脸色顿时大变,因为那块玉佩正是八阿哥带在腰间的那块(关于这块玉佩大家可以看前面几章,是不是都忘了,,,好了废话不说了,剧情继续),这九阿哥和八阿哥关系最好,难能不认识这个块玉佩? 九阿哥看到这里,忙又低头去看那封请柬,只见上面写的内容也和上回的不一样了,只见上面写道:“故人相见,速速来梦仙居,九弟,希望你一个人来。” 当看到“九弟”两个字时,九阿哥心中更是一阵激动,慌忙把手中的请柬和玉佩往怀里一放,刚要下床,忽然一阵剧痛从胸口处传来。九阿哥的脸色瞬间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剧痛,痛的脸色涨红了起来。只见他咬着牙强忍住从胸前传来的剧痛,一步一步向门外走去。 阿尔松阿和十阿哥一见,慌忙制止道:“九哥,有什么事儿,十弟替就九哥办就是。” 阿尔松阿正要来搀扶,却被九阿哥一把推开,说道:“阿尔松阿、十弟,这事你们谁也办不了的。”说罢往外摇摇晃晃的走去。 “九哥!”十阿哥忙喊了一句。 却见九阿哥头也没回的嘱咐道:“阿尔松阿,十弟就劳你费心了,对了,不要派任何人跟着我,我没事的!”说完走了出去。 “九哥!”十阿哥正要跟上去。却被阿尔松阿一把拉住劝道:“十爷,十爷,冷静一下吗?” “九哥连我都不相信了,大人你让我怎么冷静?”十阿哥心痛的说道。 阿尔松阿望了一眼十阿哥,暗自叹了口气心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闯货,九爷能变成现在这样吗?”“害的老夫也跟着你遭殃,现在还不知悔改,!”想到这阿尔松阿忙说道:“十爷不要乱想,好好的坐在屋里,静等十爷……” 听到这话,十阿哥仰头叹了口气,往身后椅子上坐了下去。见十阿哥终于安静了下来,阿尔松阿也松了口气。就在这时,只见管家老徐突然敲了敲门喊道:“老爷,十四爷拜访!” 一听这话,阿尔松阿忙起身来到门外低声问道:“在哪里?” “在客厅等候。” “他怎么会来那?”阿尔松阿摸着胡须,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十阿哥,眼角突然一亮忙向管家老徐吩咐道:“快,把他请到这里来。” “是。” “十爷,十爷。”阿尔松阿见十阿哥在椅子上坐着出神,忙说道:“十四爷来了。” “在那里?’十阿哥回过神来问道。 “老徐已经去请了,待会就过来。” -------------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由于胸前不断传来疼痛,九阿哥终于累的靠在了一处墙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时,正逢中午,可是街道上还是人烟稀少,由于最近抓乱党、查禁书,街上的人本来就少,如今突然出了“宗人府一事”和“九阿哥和隆科多在午门遇刺一事”街上的行人更是稀少,而且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一队官兵路过,这些人不是顺天府的,就是五城兵马司的。 九阿哥歇了一会儿,觉得胸口只是火辣辣的外,一点痛楚也没有,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刚走了几步,忽然感觉浑身突然轻飘飘的,慌忙一把托住旁边的墙,身子这才稳了下来。 就在这时,只见一身灰色马褂的年轻人看了自己一眼,便朝这边走了过来,并问道:“你好,这位先生,需要帮忙吗?”那年轻人的话虽然奇怪,可九阿哥也能听得出那人是想帮助自己。想到这,九阿哥深吸了一口气道:“谢谢,请把我扶到前面不远处的梦仙居。” “梦仙居?”那人突然脱口说道:“不好意思,那地方我不认识。” “呵呵!”九阿哥冷笑了一下,说道:“没关系的,去了你就会知道的。” 那年轻人点了点头,一把搀着九阿哥向梦仙居走去。 二人来到梦仙居外,九阿哥一脸笑着向那年轻人说道:“现在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吧!” 只见那年轻人呵呵一笑。九阿哥接着说道:“好了,就到这。”说着从袖中掏出一锭足有三两的银子说道“来,这个是赏给你的!” 那年轻人的脸本来是微笑着得,但是一见九阿哥手中的银子,脸上的笑容顿时不见,这时,又听到九阿哥的话,一脸不悦的回道:“这位先生,如果你认为,我帮你是为了你的钱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这钱虽然是好东西,但是也是坏东西。”说到这向九阿哥抱了抱拳一脸严肃的说道:“还请先生收回去,在下告辞!” 听到这儿,九阿哥心中一动忙问道:“这位兄弟高姓大名!” 那年轻人停下了脚步微微一笑道:“在下,林非凡。”说完转身离去。 “林非凡?”九阿哥望着林非凡远去的身影,嘴中喃喃了一句,转身向身后的梦仙居里走去。 刚一来到大厅就见梦仙居的老鸨——九姨娘像是特意在等候自己似的。想到这,九阿哥忙从袖中掏出一锭足有十两重的银子丢给了迎面走来的九姨娘,低声问道:“八爷在那里?” “八爷?”一听这话,九姨娘不由一愣,随后恍然大悟道:“噢,,,不过这里没有什么八爷。”说着来到九阿哥身前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不过这里有个和八爷有关的人。”“这位爷见还是不见啊?”九姨娘一脸娇笑着,双手缓缓套住了九阿哥脖子撒娇的说道。 “呵呵。”九阿哥微微一笑,说道:“九姨娘,还不快去请来。”说着又递给了她一锭银子。 九姨娘爱钱的性格那是狗改不了吃屎,一辈子的样儿。看了一眼手中的银子足有三十两之多,心中一阵暗喜,慌忙往袖中一放,一脸笑着说道:“来,这边请。” 九阿哥望了望眼前的楼梯,定了定神,咬了一下牙,扶着楼梯旁的护栏跟着九姨娘走了上去。一边走一边心里暗暗心道:“八哥应该是在宗人府的呀?”“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难道昨夜我走之后还有一帮人来找八哥?”“难道就走八哥的那些人和这家青楼有关?”“可是不对啊,这家青楼我来过也不止来过一次,这里面都有些什么人……”九阿哥刚想到这忽听老鸨九姨娘站在一间客房前停了下来说道:“九爷,那人就在这里面。” 九阿哥点了点头,心里一边思索着,一边推开了门。当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洛晴川时,九阿哥整个人一下子愣在了哪里,良久才回过神,满脸吃惊的喊道:“八,,,八嫂。” “九弟。”洛晴川脸色平静的喊道:“快进来坐吧!” 看到洛晴川竟然在这,九阿哥瞬间也明白了过来,那封请柬上的“九弟”原来是这么一个含义,想到这,九阿哥忙把门关上。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洛晴川身亲,忙躬身施礼道:“老九见过八嫂!” “咳咳咳!”洛晴川咳嗽了一下,说道:“九弟请坐。”说着指了指一旁的椅子道。 “谢八嫂。”九阿哥坐了下来,紧接着问道:“八嫂,不是……”九阿哥见洛晴川突然出现在,心中又惊又喜,同时有很多很多的问题要问洛晴川。 可是,九阿哥的话刚说到这,便洛晴川打断了,只见洛晴川说道:“九弟,今天把你找来,有要事儿于九弟商量。” 听到这,九阿哥点了点头回道:“八嫂请讲,只要九弟做的到的,就是刀山火海老九也不皱眉一下!” 洛晴川松了口气,可是头一下子却突然痛了起来,九阿哥一见忙担心道:“八嫂怎么了?”“用不用请个大夫?” 洛晴川摇了摇头说道:“九弟费心了。”说到这,咳嗽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八哥在宗人府的事情,想必九弟多少有所耳闻吧!”如今历史已经发生改变,洛晴川也不知眼前的这个九阿哥究竟会不会帮自己的忙,只能说一半,留一半,然后再看看九阿哥会不会答应帮自己这个忙。 “八嫂这是什么话?”九阿哥说道:“八哥和老九情同手足,八哥在宗人府的事情老九早就知道,而且老九也在想办法把八哥救出宗人府!” 说到这一激动,胸口立时痛了起来,没一会儿脸色便变的惨白。洛晴川这时才发现九阿哥有点不对,忙问道:“九弟,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九阿哥强忍住痛意,说道:“就是被人一脚踢中胸口。”说到这,九阿哥顿时感觉右胸一阵火辣辣的,可是自己又不懂医术,只知道肯定是先前在午门外和那名侍卫打斗时被那人一脚踢中胸前——肯定伤了肺。想到这九阿哥接着说道:“八嫂,有什么吩咐请说。” 见九阿哥脸色惨白,胸前不住的起伏,忙说道:“九弟,八嫂听说你八哥被皇上抓起来了究竟怎么一回事儿?”

“丁伯伯,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见丁从云脸露难色,洛晴川忙说道。 “哎,法有倒是有一个,只是,,,”丁从云说到这却没有往下说,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纸包,还有一支注射器和一瓶液体药说道:“这些东西,虽然能治好雍正的病,可惜我们不能露面。”“伯伯想来想去,也只有侄女最适合了。”说罢把手中的药往桌子上一放,起身说道:“好了,该说的已经说完了,该做的事情却还没做。”丁从云摸了摸鼻子说道:“宗人府的那些人真的不是我杀的。”说罢向迈克招了个手势拉门离去。 “晴川姑娘?”迈克笑着从背包里又拿出一板药来继续道:“这是抗菌药。”说着又拿出了五支柴胡口服液放在桌上,叮嘱道:“喂,这些药十分珍贵,最好是在万不得已的时候,用一点点,数量有限,拜拜!” “晴川,晴川!”迈克刚出去,九姨娘大喊着跑了进来,见洛晴川没事,九姨娘松了口气,捂着胸口喘着气道:“晴川,那些人真的是你的朋友吗?”眼睛一瞟,只见桌子上放着很多稀奇过怪的玩样儿,正要伸手去摸,却被洛晴川挡住说道:“妈妈,这些东西不能碰的。” 九姨娘不由一愣,随后神情尴尬的微微一笑说道:“不能碰,就不碰。”说着缩回了手问:“晴川,那些人没有为难你吧!” 洛晴川淡淡的一笑把桌子上的那些药品全都装在了一个丝袋里面,道:“夜深了,妈妈早点休息吧!” “好。”见洛晴川不想说话,九姨娘也就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好好休息。” 来到外面只见紫烟站在门外,九姨娘脸色一沉问道:“紫烟怎么不休息?” “妈妈,紫烟睡不着。” “这是什么毛病。”九姨娘白了一眼紫烟。 “我想找晴川说会话。”紫烟说道。 “晴川休息了,有话明天再说吧。”九姨娘说罢往楼下走去,一边一边又道:“对了,今晚的事情,不许和别人说。以后晴川的房间,没事也就不要去,免得将来出了什么事儿……” 后面的话,九姨娘虽然没有出说来,不过说出来和没说出来,紫烟心知肚明,这是九姨娘在劝告自己,以后没事还是不要和晴川走的太近…… 睡了一夜,洛晴川不仅烧退了,头也不痛了。早上起来,竟然吃了一碗粥。听到这个消息后,九姨娘忙闻声赶来,见洛晴川脸色红润,一点病态都没有。九姨娘看到这,忙让香草去把昨天那个大夫再请来给晴川再看看。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只见昨天给晴川看病的那个大夫走了进来。迎面一见洛晴川气色这么好,忙把身后的药箱往地上一放,脸色吃惊的说道:“姑娘。” 见那大夫拿出平时诊脉用的微型枕头放在了桌子上,心知那大夫要把脉,微微一笑吧手放在了上去。 “奇怪!”那大夫摇了摇头,满脸惊色的看了一眼洛晴川,拿起桌上的诊金背上药箱离去。 “难道昨天夜里那几个人是来给洛晴川看病的?”想到这九姨娘说道:”晴川,如果别的事儿,妈妈去忙了。”说完向站在一旁的紫烟丢了个眼色走了出去。 “晴川,我还有点事儿。”紫烟微笑着说道:“有什么需要的喊香草就是了。”说完也走了出去。 见她们走后,洛晴川拿出昨夜丁从云留下的那些药,心想,这些药能不能治好雍正的病那?就在这时,只听从外面传来香草的声音,紧接着就见香草推门走了进来说道:“晴川姐,有客人找。” “客人?”一听这话洛晴川心中喃喃道:“会是谁那?” “多日不见,八福晋可好?”只见蒋廷锡大步走了进来。 “蒋大人请坐。”洛晴川起身相迎。 见香草走了出去,蒋廷锡忙低声说道:“八福晋,八王爷被十三王爷秘密关了起来。” 听到这个消息,洛晴川没有感到一丝惊讶,因为昨天夜里,丁从云的到访,她早已经联想到了这件事儿。想到这洛晴川却问道:“蒋大人,听说皇上得了重病?” 一听这话,蒋廷锡不由一愣,随后点了点头说道:“正是。” “那皇上现在怎么样了?”一听四阿哥真的得了重病,洛晴川忙问道。 “这个不好说。”蒋廷锡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关于皇上的病情,我也是昨天黄昏时分才得到的消息。”“据说皇上在养心殿召见年羹尧和十三王爷时,突然旧疾复发的。” “那皇上现在怎么样了?’ 一听这话,蒋廷锡迟疑了一下,一脸奇怪的看了一眼洛晴川,像是在说,你不问你丈夫的事情,竟然一直问起皇上得事情。不过这种表情在蒋廷锡的脸上一闪而过。只见他略想了想回道:“好像很严重。”“听说,十三王爷已经得了太后的懿旨重金赏赐能治好皇上病的郎中。”说到这见洛晴川陷入了一片深思,心中暗自叹息道:这个晴川可真是厉害,不仅迷得二爷神魂颠倒,如今就连皇上也对…… “嘘嘘!”见香草端着一壶热茶走了进来,蒋廷锡轻声走了过去接过盘中的热茶对着香草连连摆手道:“去吧,去吧。” 见他们好像有要紧事要商量,香草善解人意的来到门外又把门轻轻的合上离去。 “蒋大人。”洛晴川突然说道:“我要进宫。” “什么?”一听洛晴川要进宫,蒋廷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忙又问道:“八福晋,你说你要,,,进宫?”蒋廷锡吃惊的看着洛晴川。 “是的,蒋大人。”洛晴川脸色凝重的的点了点头。 “这可不行,你要是进宫的话,那不全都要乱了?”蒋廷锡想到这望了一眼洛晴川低头又暗自心道:“何况,如今皇上昏迷不醒,你去了能有什么用?”想到这,蒋廷锡忙说道:“八福晋好好的为什么要进宫?” “蒋大人,我要去救人。” “救人?”听到这蒋廷锡皱着眉头继续问道:“八福晋要救什么人?”说到这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八福晋进宫是要救人的话,这事不用八福晋出面,只要八福晋说出那人的名字和长相,这事就由在下去办!” “多谢蒋大人好意。”洛晴川神色黯淡的回道:“那个人,只有我能救。” 蒋廷锡还以为洛晴川在和自己客套,笑了笑打趣的说道:“哎呦,那人是何方神圣?”“还有我等救不了的?”说到这呵呵的又道:“八福晋真会说笑。”见洛晴川神色并不像是在和自己说笑,心中不由暗道:“我救不了的人,除非得罪了皇上或者是那隆科多,同时能有幸得罪这两个人的人只有,,,难道晴川姑娘救的人会是会八王爷?”想到这,蒋廷锡忙说道:“八福晋。” “蒋大人。”洛晴川打断蒋廷锡的话说道:“我要进宫,还请蒋大人帮忙。” 一听这话,蒋廷锡忙说道:“八福晋,这宫里的规矩,您是知道的,没有皇上的召见,任何人是不许进宫的,除非……”说到这蒋廷锡望了一眼洛晴川继续说道:“除非,早朝的时候我才能进宫、””可是早朝的时候,那么多的朝中大员……这……这也不妥吧!”蒋廷锡为难的说道。 “那这样。”洛晴川想了想说道:“劳烦大人替晴川跑一趟阿尔松阿府上,请九弟来这里一下。” 蒋廷锡说的那些话本意是想劝洛晴川知难而退,不要再想进宫的办法。可是,这时听她竟然说要让自己去把九爷找来。心中顿时一阵不解心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只好告辞。” “蒋大人?”洛晴川轻声喊道。 “哦。”蒋廷锡怔了怔应道:“对了,刚刚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八福晋告辞。” “蒋大人。”洛晴川见蒋廷锡停了下来,忙道:“蒋大人难道也问问,晴川进宫救的是什么人吗?” “你能救谁?除了你丈夫外,还有谁?”蒋廷锡刚想到这,却听洛晴川说道:“不瞒大人,皇上如今得了绝症,如果再不医治的话,就会有危险。”“我想请大人帮我进宫为皇上治病。” 听到这话,蒋廷锡顿时感到很荒谬,可是又不能得罪洛晴川,只好讥讽,希望这样能让洛晴川清醒过来道:“你是说,进宫是为了给皇上治病?”“可是八福晋你觉得你说出的这些话,有多少人会相信吗?”说到这冷哼一声,本想讥讽嘲笑一番洛晴川可是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希望自己说的这些能让八福晋清醒一些。 “没有,晴川也没想过让那么多人来相信晴川的话。” 见洛晴川如此执迷不悟,蒋廷锡气的重重冷哼了一声,拂袖离去。 蒋廷锡离去之后,洛晴川越想越觉得自己有愧,如果不是自己再一次穿越的话,四阿哥也不会因为这身患重病,如果再要延迟的话,真的就如昨夜丁从云所说的那样,‘药虽然能治病,但不能错过最佳时机。’ 想到这,洛晴川忙写了一封书信交给香草吩咐送到九阿哥手中。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九阿哥接着说道,伯伯说的历史已经发生改变究

关键词:

上一篇:李德全一见胤禛突然大发雷霆慌忙也跪在了地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