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李德全一见胤禛突然大发雷霆慌忙也跪在了地上

原标题:李德全一见胤禛突然大发雷霆慌忙也跪在了地上

浏览次数:81 时间:2019-09-05

“这个……”九阿哥思索着摇了摇头道:“关于八哥的事情,九弟也很糊涂。”于是把昨晚夜探宗人府的事情与洛晴川细细说了一遍。让洛晴川没想到的事是,八阿哥穿越时空后,落的地方竟然是宗人府!这难道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所造成的?不过,听到八阿哥在宗人府府里一切都好,洛晴川心里安心了很多。想到这,洛晴川又不由想起了她的妈妈还有林非凡和良妃,八阿哥竟然能落在了宗人府,那这些人那?他们又会在哪? “八嫂。”九阿哥突然问道:“九弟有件事情很是想不明白。”“还请八嫂名言相告。”见洛晴川点了点头,九阿哥忙说道:“八哥不是被一团光吸走了吗?”“怎么会又突然出现在宗人府那?” “什么怪光?”洛晴川一听这话,知道九阿哥问的是八阿哥穿越时空时的那瞬间的光,如今九阿哥问起,自己只能装糊涂了。想到这洛晴川反问道:“怪光?”“九弟,什么怪光,难道你八哥有什么危险?” “难道,八嫂她不知道?”见洛晴川满脸迷惑,九阿哥想了想忙改口道:“八嫂……”虽然有很多的疑问,可是九阿哥也不知从何说起。这时,洛晴川突然感觉头一阵剧痛,而先前来的大夫已经看过了,说中了风寒不能下床走动,最好是躺在床上静养。可是,为了弄清八阿哥的事情,只好违背大夫的忠告让香草拿着八阿哥交给自己的那块玉佩向阿尔松阿府上交给九阿哥。 洛晴川本以为,自己是21世纪的人,身体各方面的抵抗能力都很强,不就是小小的伤风吗?如今听九阿哥说到这,忽然感觉后脑一阵疼痛,扭了扭脖子也发现不灵活,而且浑身忽然一阵热一阵冷。 “八嫂?”九阿哥见洛晴川脸色困倦,而且右手摸着额头,忙问道:“怎么了?” “没事。”洛晴川强忍着痛楚说道:“就是受了点风寒,头有点胀痛!” “风寒?”九阿哥一脸吃惊道:“八嫂,我去叫大夫。” “不用了,大夫已经看过了。”洛晴川忙制止道:“九弟还有什么事儿吗?”洛晴川现在确实感觉浑身不舒服,可是又不能让九阿哥为自己担心,她想,九阿哥为了自己夫君的事情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如果再让老九知道自己身体不舒服的话,肯定办事会分心的。 “哦,没有事情了。”九阿哥回道。 “那好,请九弟发誓,在你八哥没出宗人府前,关于我的事情不许跟他说,还有就是,我住在这里,这件事情不许告诉任何一个人。”说到这洛晴川连连咳嗽了几声继续说道:“请九弟发誓吧!” 听到这些话,九阿哥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整个脑袋一片混乱,可是,又细细的想了想一想,这才明白过来洛晴川说的这些话的用意,忙抱拳发誓道:“爱新觉罗胤禟向天起誓,在八哥没有出宗人府以前,八嫂的一切的行踪,绝不泄露给第二个人,否则天打雷劈!”说到这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说出来,于是九阿哥又道:“八嫂,宗人府的事情如今是还是一个谜,不管是别人布得局,还是巧合,老九也不敢决定,不过,老九保证绝对把八哥救出宗人府。”说罢转身离去。 听到这,洛晴川心里也在暗想,究竟昨天夜里,九阿哥走后,谁还去了宗人府?难道,这一切真的又是四阿哥设的一个圈套?想到这,洛晴川忽然一阵头痛,一不小心“哗啦!”一下子把摆在桌上的茶碗突然碰掉在了地上。 在门外的香草慌忙推门一看,忙喊道:“晴川姐,怎么了?” “我的头好痛!” 小春忙把洛晴川扶到床上向门外喊道:“妈妈,姐姐你们快来。” “出什么事儿了?”九姨娘刚刚把九阿哥送出门外听到喊声忙赶了上去。来到屋中一看,见洛晴川躺在床上,慌忙向紫烟问道:“晴川怎么了?” “妈妈,你来看看吧。”紫烟一脸焦急道。 “哎呀,怎么这么烫!”九姨娘摸了一下晴川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忙吩咐香草去找大夫。然后,又拿了一条湿毛巾盖在了晴川的头上。 当香草请来大夫后。那大夫四十左右。一见洛晴川躺在床上昏迷的说起胡话来,微微摇了摇头。 九姨娘忙让大夫给晴川把脉,可是却见,那大夫只看了一眼,便叹气的摇了摇头说道:“先前我已经吩咐过,这位姑娘得的是风寒,可如今看样子,,,这病我也治不了。”说完转身便要走。 紫烟一见,忙焦急道:“你是大夫,怎么能治不了那?” “对不起,我真的尽力了。”那大夫说着往门外走去。 “妈妈,这可怎么办?”紫烟脸色慌张道:“如今城中的大夫全都被招进宫去了。”“我们该怎么办好啊!” 就在这时,只见那大夫突然停了下来,叹了口气转身说道:“拿纸笔。”说着来到桌前。 九姨娘忙让香草拿过纸笔,只见那大夫写了一个药方说道:“先吃一副看看,如果烧退了的话,那就在吃一副!”说完起身离去。 “妈妈。”紫烟拿着药方说道:“我去抓药。” 九姨娘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我去吧!” 话说,隆科多告别九阿哥之后便往宗人府走去。来到宗人府只见四周全都是早上刚刚调过来的守卫。一见张廷玉和马齐,隆科多脸上笑了笑便走了过去打了一声招呼道:“两位大人查出什么来了吗?” 如今朝中政务全都由议政大臣办理,而隆科多也相当于半个议政大臣(别忘了人家可是权臣),何况宗人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个责任他必须的负责。所以,张廷玉和马齐一见隆科多突然出现,也没有感到惊愕,见人家向自己打招呼,马齐和张廷玉忙一脸笑着拱了拱手回礼。 隆科多砸了一下嘴,突然问道:“这蒋大人那?” “这……”马齐一听这话忙看了一眼张廷玉。只见张廷玉微微一笑,拱手回答道:“回禀隆大人,蒋大人去见二爷去了,” “是吗?”隆科多脸色一变,冷笑道:“宗人府的案子查清楚了吗?”“不查案子竟然去见二爷!”说到这顿了顿指了一下马齐命令道:“去,把他给我叫出来!” “这。,。”马齐一脸为难的望向张廷玉。 “回禀隆大人。”张廷玉说道:“蒋大人去二爷哪里并不是为了私交,而是去查案子!” “哈哈哈!”只见隆科多皮笑容不笑的看了一眼张廷玉,接口说道:“照这么说,这蒋大人去二爷哪里还有理由了?”说到这冷哼一声大步向二阿哥的住处走去。 刚来到二阿哥住的那间小院,隆科多就见这里的护卫头领陈景生,而陈景生这时也看到了刚刚走进来的隆科多,脸色大变,慌忙跪在地上说道:“陈景生给隆大人口头。” 一看到这人,隆科多就来气。见陈景生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隆科多本来想过去狠狠踹他几脚的欲望也突然灭了:“呦,这不是陈头领吗?” 隆科多脸带微笑的说道:“跪在地上干什么,本官可受不起如此大的礼啊!”说着竟然弯下腰就要去扶跪在地上的陈景生。 陈景生一听这话,死的心一下子都有了。这时见隆科多弯下腰来,吓的慌忙连连向后退了一大步,不停的磕头求饶道:“小的该死,小的该死,请隆大人饶过小的这条贱命吧!” “陈头领这话从何说起?”隆科多直起腰来,脸一板,突然说道:“你我之间又没有什么过节。”说到这,隆科多一脸笑嘻嘻的又弯下腰去扶跪在地上的陈景生。 而陈景生一见隆科多又来装腔作势的来扶自己,忙又往后退了一下,哭腔着道:“隆大人,求您饶过小的这条贱命吧!”“小的知错了,以后再也不管胡作非为,再也不敢……” “不敢什么?”隆科多脸色一变,看似去扶陈景生的双手,突然一把抓住了陈景生的两个肩膀,咬着牙狠狠道:“不敢背着我做事?”“还是不敢背着我向皇上说一些事情啊?” “啪!”的一声,隆科多狠狠扇了一下陈景生一个耳光。 而陈景生被隆科多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也几乎吓傻了,只见他浑身不停的颤抖,两只眼睛也恐慌的望着隆科多,嘴中不停说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看到这,隆科多更是大怒,抬起脚正要向陈景生脸部踹去。 突然,一声冷哼传来“住手!” 隆科多不由一愣,扭头一看见是蒋廷锡,心中更是火大,抬在半空中的那只脚,狠狠的向陈景生脸部踹去。 跪在地上的陈景生见说话的竟然是蒋廷锡,心中顿时一阵后悔,可是就在这时,隆科多的突然踹来的一脚,顿时把个陈景生踹倒在了地上,连打了三个滚,才止住。而陈景生也被这突然踹了的一脚,脖子也歪了,鼻子和眼睛也都流血的流血,红肿红肿的。 “隆大人,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蒋廷锡气呼呼的走了过来对隆科多质问道。

一听这话,胤禛不由楞道:“这话从何说起?” 十三阿哥抱拳解释道:“回皇上,依臣弟看,今天在午门行刺九哥和舅舅时,的那个黑衣人绝对和昨夜的宗人府一事有关。” “说下去!”胤禛命令道。 “如果臣弟的消息没有误的话,是不是还有两名御前侍卫也被那黑衣人当场所击毙?”十三阿哥说道这抬头望向胤禛问道。 “不错!”胤禛点了点头说道:“他们是朕的殿前侍卫,虽然是四品,但是他们也跟了朕多年。”“所以,此事朕一定要查得水落石出!” “那皇上,他们的武功如何?” “在你我之上,众侍卫之中顶尖!” “能得到胤禛这么高的评价,那死去两名殿前侍卫肯定是江湖上的高手了。”小春听到这里暗暗心道:“那黑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小春刚想到这,就听十三阿哥继续说道:“最近听闻,有一伙人自称是“未来”的神秘人,在京城一带出现。”“据说他们武功很厉害,其中一个长相非常怪异,卷头发,蓝眼睛像是西方传教士,可是说话却又说的是我们大清朝的话,施的是我们大清的礼仪!”说到这,十三阿哥叩了一下头,抱拳奏道:“启禀皇上,依臣弟看来,这伙神秘人的突然出现,肯定和宗人府之事和今天在午门外九哥和舅舅遇刺案有关!”“臣弟恳请皇上下旨,发下海文全国搜捕这群神秘人。” 胤禛点了点头道:“这使就由十三弟去办了。” “皇上英明!”十三阿哥和小春齐声喊道。 “好了!”胤禛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十三弟,有什么证据认为今天午门外的那个黑衣人和昨夜在宗人府里杀死那些侍卫有联系那?” 十三阿哥微微一笑,接口说道:“皇上请看。”说着从袖中要出一只白色手帕,轻轻打开,只见里面包着一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胤禛也没见过。 “这是何物?”胤禛皱了皱眉突然问道。 “启禀皇上,此物是臣弟今天在宗人府里那些死去的侍卫尸身里找到的。”十三阿哥慢慢的把东西拿在了手里继续说道:“此物大小,形状如手指,材质由铜铸成。”“而且,每个侍卫尸身里面全都找到了此物。” 胤禛低头细细的看了一遍十三阿哥手中的那东西,突然问道:“这些东西军器局能造否?” “这……这……”十三阿哥想了想忙回道:“此物工艺精湛,恐怕咱们大清国难找出这样的锻造高人。” “哼!”胤禛突然冷哼了一声,指着十三阿哥手中的那个东西斥责道:“那这东西是从哪来的?”“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成?”“查!”“给朕狠狠的查!” “嗻!”十三阿哥也没办法,只好答应道。 就在这时,只见李德全忽然走了进来,躬身禀报道:“启禀皇上,今天在午门的那两名侍卫的尸身已经被查看过了,里面发现了一些东西!” 听到这话,胤禛忙说道:“拿起来!” “嗻!” 只见李德全走了出去,捧着一个盘子又走了进来。胤禛一看,走了过去,只见盘子里面发着的那两个东西和刚才十三阿哥拿的那个东西竟然是一模一样,看到这里,胤禛气的抬手一把抓住李德全手中的盘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大发雷霆道:“查,狠狠的给朕查!”“不管是什么人,宁可错杀一百也不可放过一人!” 李德全一见胤禛突然大发雷霆慌忙也跪在了地上,嘴中不住的说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就在这时,胤禛只觉脑袋一阵晕晕乎乎,忙一把托住了一把椅子,可是突然又感觉一阵胸闷,一个前仰,“噗通!”一声跌倒在了地上。 跪在地上的众人一时没有注意到,只顾着磕头望胤禛息怒,直到胤禛倒在地上,小春这才发现忙喊了一声:“皇上昏倒了!”起身忙向胤禛扑来过去。 听到这声音,李德全和十三阿哥忙抬头一看,见胤禛倒在地上,脸色大惊,慌忙起身来到胤禛身前。三人手忙脚乱的把胤禛从地上扶起来扶到了软榻上。李德全慌忙向门外大喊着:“来人,宣太医,快,,,快宣太医。” 正在御花园里闲逛的素言一听皇上晕倒在了养心殿,慌忙向养心殿赶来。来到养心殿外,只见德妃竟然也在殿外等候。佟素言思索了一下忙上前向德妃请安道:“参见额娘。” “起来了吧!”德妃望了一眼素言道。 “额娘,皇上怎么样了?”佟素言小心的问道。 “张太医刚刚进去!”德妃接口说道:“我们还是在外面等等吧!”说到这看了一眼素言继续道:“皇上身体最近很不好,以后晚上不要太让他操劳了。” “额娘,皇上已经好久没到过我哪了!”佟素言惨然一笑淡淡的回道。 德妃不由一愣,随后叹了口气,抬头望向了养心殿内。这时,只见张太医和三位太医院的御医先后走了出来。抬头一见德妃和佟素言,慌忙行礼道:“臣叩见太后,贵妃娘娘!” “免礼!”德妃说道:“皇上的病怎么样了?” 张太医略迟疑了一下说道:“回娘娘话,皇上,,,皇上的病,老臣也,,,也治不好!”说罢恐慌的又跪在了地上,身后的三位太医也慌忙跪了下来齐声道:“臣等资质有限,恳请太后娘娘饶恕臣等。” “什么?”一听这个消息,佟素言顿时昏倒了过去。幸亏身后的侍从一把扶住。德妃一见慌忙向张太医吩咐道:“快,看年妃怎么了?” 张太医慌忙起身给佟素言诊脉,只见张太医,送了口气回道:“启禀太后,贵妃娘娘只是昏过去了,没有大碍!” “那就好。”德妃听到这个消息后,一脸放心道:“快把年妃扶回去,” “是。”身后的佟素言那些侍从忙扶着佟素言离去。 见周围没有什么人,德妃突然向张太医说道:“张太医,借一步说话。” 张太医会意的点了点头跟着德妃来到一处僻静地。只听德妃突然问道:“张太医,皇上的病,究竟怎么样了?” 一听这话,张太医慌忙跪在地上,磕头说道:“太后,皇上的病情真的很严重。” “胡说!”德妃脸色阴沉的说道:“皇上今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会病倒?” “回太后,老臣确实说的是实话。”张太医脸色焦急的说道:“皇上因思念八福晋,又加上勤政爱民,操劳国事,自从上次在乾清宫喷血之后,臣就提醒过皇上,千万要静养,可是……” “够了!”德妃摆了摆手,一脸忧伤的说道:“下去吧!” “多谢太后,多谢太后!” “哎,老四,你就这么恨额娘吗?”德妃喃喃自语道:“为了防额娘,你就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听到这张太医说道这,德妃才明白过来是怎么一会儿事儿。 原来,胤禛确实身患重病,可是这事只有少数人知道,其他人根本就不知胤禛的病有多严重。然而胤禛,为了稳住众人的心情,同时也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稳住自己的江山,让百姓得到一片安宁。 却不想,宗人府的事情和午门外的事情,让胤禛大怒,以至于又一次昏倒在了养心殿。而刚才张太医说的那番话,也确实是真的。胤禛的病情如今要治好除非在世华佗…… “咳咳咳!”守在养心殿中的李德全、小春、十三阿哥,见胤禛苏醒了过来,慌忙来到软榻前低声哭泣着。 “你,,,们,好好的哭什么!”胤禛脸色惨白,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众人无力的说道:“还不快给朕停下来。”说到最后,又连连咳嗽了起来。 听到这话,众人慌忙止住了哭泣,擦干了眼泪,李德全忙轻轻为胤禛捶打着背,轻声道:“皇上!” 胤禛望了一眼十三阿哥,命令道:“十三弟,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管去给朕查案!”说完又向小春继续说道:“年将军,还不快去查案!”说着眼睛一闭,又昏了过去。这下众人可真慌了,因为刚才张太医出去的时候,曾吩咐过:如果皇上在昏过去的话,只能静静的等候着,如果皇上一连三天再不醒过来的话,那就只能准备后事了。 这时,见胤禛再次昏了过去。在场的三人,一声也不敢哭,也不敢叫,也不敢出声,就这么跪在地上。静静的愣在那里。直到德妃走了进来一见胤禛躺在床上还以为睡着了,忙轻轻向李德全喊了一下。 这三人才回过神来,默默的站起身,向外走了出去。 而站在一旁的德妃见他们眼圈发红,一言不发,整个人就像丢了魂儿似的走了出去,忙来到软榻前,给胤禛把了把脉,这才发现,胤禛没有睡着而是昏了过去。慌忙向门外大喊:“来人,快来人!”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进来,只见殿外,李德全脸色暗淡坐到了台阶上,小春抽出佩剑横在宫门。守在殿外的翡翠听到德妃在里面喊“来人”正要进去,却见十三阿哥冷声说道:“任何人不许入内,违者必死!” 听到这话,翡翠只好退了回来。

彩世界平台,自从胤禛当上皇帝之后,隆科多便以功臣自居,对朝中的任何大小官员更是想骂什么就骂什么,看谁不顺眼就排挤谁。那可是从来都没有别人敢站出来对自己说一声“住手”的。 特别是,一见是蒋廷锡喊住了自己,隆科多这心里顿时生出一团怒火,本想把眼前的陈景生一脚弄死,让蒋廷锡的脑子清醒清醒,好也知道自己的厉害。不想那蒋廷锡今天像是吃错了药,竟然敢怒斥自己。想到这,隆科多恨不得冲上去一把把蒋廷锡的脑袋给拧下来。 不过,想归想,恨归恨。如今朝中形势对他很不利,想了想,隆科多心中的这股愤怒渐渐平息了下来。只见他微微一笑,向蒋廷锡问道:“蒋大人,不就是一个奴才嘛!”“说不上过分不过分的。”“倒是你我的交情可不能因为这个奴才而伤了!!”“大人说我说的对不对啊?”说罢哈哈大笑起来。 “隆大人说的很对。”蒋廷锡抱拳说道:“可是,陈头领也是和咱们一样,吃大清粮,为皇上办事的人,还望隆大人高抬贵手。” “诶!”隆科多打断打断道:“蒋大人这话从何说起?”“我和陈头领没仇没怨的,这高抬贵手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跪在地上的陈景生一听这话,忙磕头回道:“隆大人说的是,隆大人说的是。” “我且问你!”蒋廷锡见陈景生竟然是个欺软怕硬的人,心中不由一阵恼怒,向陈景生喝问道:“刚才隆大人为何要……” 一听这话,陈景生不等蒋廷锡的话说完便答道:“刚才隆大人是问小的八王爷怎么不在宗人府关着,问小的八王爷被什么人带走了,小的一时愚钝,不会说话,才惹得隆大人雷霆震怒的!”说完两只眼睛恐慌的望了一眼隆科多,见隆科多微微笑一下,陈景生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好了。”隆科多笑着拍了一下陈景生的肩膀,抬头向蒋廷锡说道:“宗人府的事情就靠蒋大人费心了。”说罢转身离去。 这隆科多一走,躲在一旁的二阿哥忽然走到了蒋廷锡身前低声索道:“蒋大人。” “二爷,你怎么出来了?”蒋廷锡吃惊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发愣的陈景生有点担心的说道。 “蒋大人,八弟出事了?”二阿哥一脸吃惊的问道。 蒋廷锡微微点了点头向站在一旁的陈景生突然大喝道:“陈头领,昨夜你真的一点打斗声都没听见?” 陈景生哆嗦了一下,慌忙回道:“回禀大人,小的真的一点声音也没听到。”“当小的起来上茅厕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一看院中那些兄弟突然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小的当时也吓傻了!” “好了!”蒋廷锡喝止道:“刚才你和隆大人的事情,本官那是听的一清二楚,看的是真真切切,你不解释一下吗?”说着冷哼了一声紧接着说道:“一个小小的宗人府头领,竟敢背着皇上与朝中大员私通——这可是欺君大罪!”说到这声调一变,冷声怒喝道:“陈景生,你想让你的老娘也被你所累吗?”“你想让你的陈家就这么绝后?” “大人!”陈景生惊慌的往地上一跪,咚咚咚的连连磕起头,嘴中不停说道:”求大人看在小的还有八十岁的老娘份上,就饶过小的这一次吧!”“小的深知自己罪恶连连,还请大人饶过小的这一次吧!”“小的再也不敢有下一次了。” “什么,你还敢有下一次?” “没有,不敢不敢不敢……”陈景生连连摆手道。 “好吧!”蒋廷锡重重出了一口气道:“本官就相信你这一次!”说道这顿了顿,又警告道:“如果再让本官知道你再这里为非作歹,定不饶你。”说罢躬身向二阿哥抱拳说道:“二爷,臣告退。” “蒋大人,老八究竟出什么事儿了?”望着蒋廷锡远去的身影二阿哥这才忽然想起来,问道。只见蒋廷锡头也没回的答道:“八爷之事,二爷可以向陈头领慢慢询问。” “二爷。”陈景生道。 二阿哥低头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陈景生,冷哼一声说道:“擦干净鼻子上血在来见我!” 洛晴川喝过药后,大约二更天的时候,醒了过来。人虽然醒了过来,可是烧还是没有退掉,而且头痛比先前更严重。站在屋里的九姨娘和紫烟满脸愁容,等着香草把大夫请来。 这时,只见香草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妈妈,姐姐,香草真是没有,没能把大夫请来。”说着哽咽了起来。 紫烟一见,忙安慰道:“妹妹,这不是你的错,不要内疚。”说着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洛晴川留着泪水说道:“要怪只能怪,晴川命不好。” 说罢拉起香草向外走去。 看着躺在床上说着胡话的洛晴川,九姨娘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紧跟着走了出去。 “呼呼!”窗外突然刮起了大风,吹的窗户上的纸咧咧的作响。不知过了多久,洛晴川又一次醒了过来。她感觉浑身滚烫,喉咙干涩,一咳嗽就会疼痛,脑袋也犹如灌了铅,又痛又胀又重。 就在这时,忽然从窗外传来一阵弹吉他的声音。听到这里,洛晴川也不知从那来的力气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可是,当她自己再去细细听时,却只听到窗外呼呼的风声和窗户上被风吹的窗户纸声音,刚才的那阵吉他声,仿佛突然消失不见了。 “难道我听错了?”洛晴川自语了一句,突然一阵头痛传来,洛晴川摸着头又缓缓躺了下去,心中一阵起伏,不停的暗想:刚才的那阵声音确实是吉他声,可是怎么又忽然消失不见了? “几位客官等等!”门外传来九姨娘的喊声:“哪里不是你们去的地方。” 紧接着就听到一阵“蹬蹬”的上楼声,只听外面的九姨娘大喊道:“三位,再不停下,老娘可就报官了!” “哈哈哈……”一阵笑声传来。 躺在床上的洛晴川一听这阵笑声心中不由一凉,紧接着强忍着头痛就要起来。 “哗啦!”房门被人推开,洛晴川忙抬头看去只见紫烟脸色焦急的走了进来,一见洛晴川竟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忙走了过去担心道:“哎呦,你怎么起来了那?” “紫烟姐,外面是不是来了一群打扮怪异的人?”洛晴川问道。 紫烟不由一愣反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时见晴川没穿鞋就往外跑,紫烟忙一把拉住她问道:“晴川,出什么事儿了?” “紫烟姐……”洛晴川刚说到这就见丁从云一脸微笑着走了进来。 紫烟见状忙走了上去怒斥道:“诶,不是跟你说了嘛,这里不是顾客来的地方,快出去!”说着就要去推丁从云,却见丁从云微笑着拿出了一锭金元宝道:“这钱给你了。”说着丢给了紫烟,向洛晴川边走边说道:“我不是来逛窑子。”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紫烟把那锭金元宝猛的向丁从云砸去,怒道:“谁稀罕的你的臭钱,还给你!” 没想到,丁从云头也没回的,反手一把接住那锭金元宝,冷笑了一声说道:“我是来看一位故人的!” 就在这时,只见迈克和吴群紧跟着走了进来。只听丁从云突然说道:“把那姑娘带出去!”“到外面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 吴群点了下头,拉着紫烟往走去。紫烟虽然极力反抗,可是哪能是吴群的对手,只见吴群一把横抱着紫烟走出了门外。 外面的九姨娘一见忙喊道:“你,,,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见这些人打扮怪异,而且刚一进来不由分说就给了自己十两金子,说要找一个人。见这些人虽然打扮有点怪,不过出手倒挺大方的,顿时起了好感,可是,当见他们向洛晴川住的房间走去,这才感觉有点不对劲,可是不管自己说什么,那三人的耳朵忽然像是聋了一样。这时,见那人把紫烟放了下来,九姨娘忙一把拉过紫烟问道:“你没事吧!” “妈妈我没事。”紫烟昨夜看了看焦急的说道:“可晴川还在屋里那,不行,我得去报官……”说着就要走, “不可。”九姨娘忙拉回紫烟低声说道:“这官府的人一来,晴川在这里的消息,他们不就知道了吗?”“到时候,你我还有命活?” “妈妈。”紫烟看了一眼站在门外的吴群,低声说道:“我看这些人觉得有可能像是昨天夜里在宗人府作案的那群人,他们敢在宗人府里杀人,那咱们这儿……”说到这心中更是乱成一团,想了想猛的一下挣脱九姨娘的手,焦急的说道:“不行,横竖都得死,还不如把官府引来,到时候,只要晴川活着,我就安心了!” “站住!”吴群忽然挡住了紫烟的去路,问道:“你要去哪?”“告诉你,最好不要报官,否则这里,给你移成平地!”吴群威胁道。 九姨娘一见慌忙把紫烟挡在身后,求饶道:“这位大爷,求求,别伤害这里的每一个人。”“求求你了……” “哼!”吴群冷笑了一声,说道:“好,只要你们乖乖的待在这儿,等我恩公办完事之后,就会离开!”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李德全一见胤禛突然大发雷霆慌忙也跪在了地上

关键词:

上一篇:说到这后面由于隆科多说的太冲,九哥那天说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