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说到这后面由于隆科多说的太冲,九哥那天说的

原标题:说到这后面由于隆科多说的太冲,九哥那天说的

浏览次数:151 时间:2019-09-05

“十哥,这可是乾清宫!”十三阿哥脸色一变,冷声道:“来人!” 哗哗哗!四名殿前侍卫应声而入。紧接着,就见十三阿哥摇手一指十阿哥,喝道:“扰乱朝纲,目无国法,给本王压下去!” “你……!”十阿哥满面怒容,咬着牙根,怒道:“敢!”说着,退往后退了一步,拉开架势。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突然就见九阿哥指着那四名殿前侍卫大声喝道:“把老十给我带下去!” “嗻!” “九哥!”十阿哥大惊失色,满脸失望道:“连你,,,也往十弟伤口上,,,撒盐!”刚说到这,两只胳膊便被其中两名侍卫用力一拧,用力一按,四名殿前侍卫便押着一脸失望的十阿哥出了乾清宫。 “张大人,蒋大人、马大人。”九阿哥抱拳向这三位大员说道:“十弟的事情就劳几位大人费心了!” 听到这话,马齐、张廷玉、蒋廷锡齐声抱拳道:“请九爷放心,我等一定会秉公执法!” “多谢三位大人!”九阿哥说到这,忙转身来到十三阿哥身前,一脸歉意道:“十三弟,你十哥就是那么一个直脾气!”说着抬手抱拳道:“还请十三弟原谅你十哥刚才的鲁莽!”“九哥在这里替你十哥致歉!”说着就要向十三阿哥抱拳施礼。 “诶!”十三阿哥是一个十分精明谨慎的人,九阿哥那可是他的兄长,哪有兄长向弟弟抱拳施礼的规矩?何况这里还是乾清宫,外加众多朝臣向这里张望,这要是让九阿哥向十三阿哥施礼那岂不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要知道,皇室的礼仪和身份地位看的最紧最严! 不过,对于九阿哥,这个气焰一贯高涨,从不轻易向他人低头的他,十三阿哥心中也想好好治一治他,本以为今天可以能借着老十大闹乾清宫的事情,先拿老十开刀,没想到,却让这个老九钻了空子,把此事就这么轻易化解了。想到这,十三阿哥心中当然是愤怒了,不过他的愤怒从不写在脸上,这点尤其和他的四哥一样。 就在九阿哥抱拳躬身正准备替老十向十三阿哥赎罪弯腰之际,突然被一脸笑呵呵的十三阿哥双手托住,道:“九哥万万不可行此大礼,十哥那脾气,十三弟哪能不知?”“不过十哥这次做的也太出格了,要不这样,就不劳烦三位大人,就由九哥你来好好管教管教十哥如何?” 听到这话,九阿哥心里大骂十三阿哥无耻、狡猾。不过这细细一想,这十三阿哥说的话也不无道理,虽然这是十三阿哥今天向自己卖了一个面子,不过他能说出这番话来,同时也是要警告自己,如果下次再出现这种事情的话,他十三决不轻饶! 对于十三阿哥,九阿哥早就有所防范。不过,今天见老四胤禛气色很不错,心中不由暗暗吃惊道:“难道他的病是装的不成?” 就在这时,只听十三阿哥轻声提醒道:“九哥,十三看来,十哥的事情还是不要麻烦三位大人了,你看怎么样?” 听到这话,九阿哥忙接口答道:“那好吧!”“这事只要十三弟同意就行。” 十三阿哥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外喝道:“来人!” 紧接着一个侍卫应声而入,十三阿哥吩咐道:“人不用送往大理寺了,就交个我九哥好了。” 听到“大理寺”三个字时,十四阿哥忙脱口问道:“十三哥,你要把十哥送往大理寺?” 这大理寺可是相当于现在的最高法院,这人一旦进去,就不好出来,何况,十阿哥在乾清宫公然挑衅年羹尧一事儿,众位朝臣可都看见了,不管是站在那一边的官员,都不可庇护十阿哥否则连自己也有可能被卷进去。 听到这里,九阿哥也暗中大骂十三阿哥心狠手辣,阴损等等…… 对于十四阿哥的问题,十三阿哥并没有做出什么回答,脸上只是淡淡的一笑,扭头朝他说道:“十四弟,清者自清,这些事情,还是离远一些好,免得玩火**。”说完哈哈大笑了一声,一边向大殿外走,一边朗声说道:“各扫门前雪,生活才安定!” 十三阿哥的身影刚刚走出了大殿,紧接着一片惊呼声、叹息声、从众人口中传出。 九阿哥脸色难看的望了一眼眼前的众位大臣,只见他们脸上有点惊慌失措、有的暗自庆幸、有的哀声叹气, 看到这里,冷哼一声,向大殿外走去。望着九阿哥远去的身影,阿尔松阿眯着双眼,环视了一圈众位大臣,思索了一下也跟着走了出去。不过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有个人早就料到了。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隆科多。只见他今天把帽子特意的压低了一些,这样的原因就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只见脸上的表情,见九阿哥一脸气愤的走了出去,紧接着又见阿尔松阿一脸沉思的走了出去,心中忍不住暗暗的自喜,这时见马齐和蒋廷锡先后离去,又见张廷玉这只老狐狸走了出去,这才微微抬起抬了头,满脸微笑的环视了一下眼前的众位朝臣,见他们渐渐散去,才向站在一旁发愣的十四阿哥走去,可是刚走了几步,忽然又听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还有一个站在一边静静的等候着——这人就是年羹尧。 对于年羹尧这个人,隆科多早就开始怀疑此人的身份,不过至今都没有什么结果。见他站在一旁微闭双眼,像是在养身,又像是在等什么人。想到这,隆科多用眼角悄悄的望了一眼十四阿哥,转身却往殿外走去。 可是,刚刚走了几步,突然就见年羹尧向自己喊道:“隆大人,请留步。”听到这里,隆科多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暗暗心道:“难道,这年羹尧等的是自己?”想到这忙转身露出笑容回道:“年将军叫住老朽,有什么事儿吗?” “呵呵!”小春微微笑道:“看大人说的,非得有事情才可以和大人说话吗?” “年将军真是越来越会开玩笑了。”隆科多微笑的答道。 “不知大人下午可有时间?”小春突然问道。 隆科多眯着眼睛,佯装想了想,才道:“真是不巧的很,下午还有重要的事儿。” “哈哈哈!”小春满脸微笑着打趣说道:“那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大人了。”说到这顿了顿低声继续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好久没和大人在一起喝茶,想到茶楼里聚聚!” “哦!”隆科多微微点了点头惋惜答道:“哎呀!”“年将军的好意,我心领了。”“真是不凑巧,下午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说到这顿了顿继续道:“我也是好久没和将军在一起喝过茶了。”说到这隆科多咂了咂嘴唇说道:“不如,改天年将军到舍下来坐坐?”说到这抬头向了小春。 “既然大人都这么说了,还用改天吗?”小春一脸微笑的说道:“不如现在去也无妨?”“反正大人下午还有要事儿去办。” 小春的话刚说到这,就见隆科多连连摆手摇头说道:“将军,宗人府里突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个责任我可吃罪不起。”说到这抱拳道:’喝茶要不改日吧,待会还要去宗人府查案。” 听到这话,小春只好点了点头。隆科多身为九门提督,掌管紫禁城安危,昨夜宗人府突然一下子出了一个怎么大的案子,隆科多今天吃得下饭才怪那,这守卫宗人府的一百多名护卫就这么一个都没留的被对方给杀害,究竟是些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小春自听到这件事起,至今脑海里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时,见隆科多走出了大殿,小春抬头望了一眼站在原地发愣的十四阿哥,走了过去轻声喊道:“十四爷。“十四爷?” 小春连喊了两声才见十四阿哥说道:“年将军在叫我吗?” 听到这话,小春心里不由一愣道:“我连喊了你两声,你说我是不是在和你说话那?”想到这,小春忙回道:“十四爷,散朝了!” “是吗?”十四阿哥这时才注意到周围的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大殿中除了几个小太监在清扫外,殿中就只有自己和年羹尧。看到这里,十四阿哥干咳了一声,抱拳还礼道:“多谢年将军的提醒,告辞了。”说完向大殿外走去。 望着十四阿远去的身影,小春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神秘的笑容…… 出了乾清宫,隆科多一路上都在思索着刚才年羹尧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已经来到了午门前,望了一眼站在午门两旁的守卫,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见太阳还没走到正中间,咳嗽了几声向午门外走去。 刚刚出了午门不远,忽然就见两道人影闪到了自己跟前,还没回过神来,只见一阵剧痛从两只胳膊处传来,意识这才一下子猛然清醒了过来,定睛一眼左右,只见九阿哥和十阿哥满脸愤怒的怒视着自己,而自己的两只胳膊也被他们一人一个死死的给控制,刚要反抗,就听十阿哥咬着后压根儿,恶狠狠的警告道:“舅舅,在敢动一下的话,就别怪外甥无情!”

彩世界平台,隆科多刚刚出了午门不远,忽然就见两道人影闪到了自己跟前,还没回过神来,只见一阵剧痛从两只胳膊处传来,意识这才一下子猛然清醒了过来,定睛一眼左右,只见九阿哥和十阿哥满脸愤怒的怒视着自己,而自己的两只胳膊也被他们一人一个死死的给控制,刚要反抗,就听十阿哥咬着后压根儿,恶狠狠的警告道:“舅舅,在敢动一下的话,就别怪外甥无情!” “老九,老十疯了,你也跟着胡闹!”隆科多大怒道。 可是话刚说完,忽然就感觉一阵剧痛从右臂传来,隆科多的右臂是老九按着,隆科多刚想到这,脸色顿时痛得扭曲了起来 “老九,轻一点!”隆科多扭曲着脸,喘着气喊道:“你想要你舅舅的命吗?” 九阿哥冷笑了一声,低声说道:“舅舅说这话可就不对了,应该说是舅舅要老九和老十的命才对!” 一听这话,隆科多心里猛的一凉,心知老九、老十肯定误会了宗人府的事情是自己干的,想到这忙回道:“老九,先把舅舅的胳膊松开好吗?”“舅舅的胳膊都快被你们给扭断了!”隆科多呲着牙一脸痛苦的说道。 见隆科多痛的额头处都流出了汗液,九阿哥向十阿哥丢了个眼色,这才把隆科多的两只胳膊松开。 两只胳膊被松开后,隆科多顿时感觉一阵轻松舒服,舒展了一下两只酸痛的胳膊,深深吸了一口气,侧着脸向九阿哥怒喝道:“老九啊,老九。”“舅舅一直以为你为人谨慎,遇事冷静,没想到你也是个这么臭的糊涂脾气!”说到这后面由于隆科多说的太冲,猛咳嗽了起来。 “九哥,还跟他废话什么,让我现在就除了他。”十阿哥的话刚说完。 “啪!”的一声。 就见隆科多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的在十阿哥的右脸上狠狠的留了一个鲜红色的五指印。而满脸怒气的十阿哥,这时也被隆科多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扇的愣在了哪里,一时也没回过神来。 “小兔崽,你反了不成!”隆科多气的浑身颤抖,鼻子里气的“哧呼!呼哧!”往外不停的冒着热气,这时正欲抬手再狠狠给十阿哥一巴掌时,手刚出了一半,却被九阿哥一把抓住,脸色不善的说道:“舅舅,能不能先消消火,再打这一巴掌!” “哼!”隆科多冷哼一声,猛的抽回手来,抖了抖衣服,脸色厌恶的说道:“老九,平日里和你们无冤无仇的,什么这么对付我?”“难道,你们已经把你这个舅舅不放在眼里了吗?”说到这,音调一变,怒道:“今天要是不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的话,你们一个都别甭想跑!”说着指了指不远处午门里面的守卫,继续说道:“快说吧,舅舅的忍耐是有限的!” “哼!|九阿哥冷笑了一下,答道:“舅舅这是在命令老九吗?”“还是在吓唬老九?”说到这顿了顿继续道:“其实,老九也不想这样的,但是舅舅你。”说到这,只见九阿哥猛的从袖中掏出了一把亮闪闪的匕首直抵隆科多的胸前,脸上的肉因怒气微微的抽搐了起来,低声说道:“那些人是不是你派进去的?”“八哥已经被你们害成那样了,你们还嫌不够,难道非的要把八哥逼死才行吗?”说到这,九阿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继续道:“舅舅,我们已经放弃了皇位,我们只想有一条能活路,能平静的度过这惨淡的余生。”说到这九阿哥脸色暗淡了下来,手中的匕首也渐渐的脱离了手,突然掉落在了地上。 “叮,,,!”一声金属落地声。守在午门前得那些守卫,听到这声音,全都不由自主的闻声向这里张望了一眼,不过那些守卫一看见是两位谁也都惹不起的大爷正围着一个大人物,只看了一眼便都又忙扭了回去,刚才的那响声仿佛就没发生过似的,可是就在众守卫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似的,却见两个一身黄色服饰的守卫突然走了过来向众人问道:“刚才什么声音?” 众守卫一看,见眼前这两人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也不敢得罪,只好齐声回道:“没听清楚,好像是从外面传来的!” 那两名身穿黄色服饰的户外互相对视了一眼,只见其中一个伸头向外面张望了一下见隆大人和十阿哥还有九阿哥在外面,想了想忙向同伙怒了努嘴向隆科多和九阿哥、十阿哥走去。 站在午门外的九阿哥这时也正满脸怒容的追问着隆科多有没有借宗人府之事来杀陷害八阿哥的事情。这时见两名御前带刀四品护卫走了过来,想了想忙朝隆科多丢了个眼色,隆科多回头看了一眼,会意的点了点头低声说道:“这帐一会儿再算!”说罢冷哼一声,向迎面走来的两名御前侍卫喝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啊?” 这二人虽然是皇上胤禛跟前的护卫,可是他们也管隆科多管辖,虽然不能直接调度。 那二人也机灵的很,忙抱拳“打了个千秋,齐声道:“回大人的话,刚才听到有异响所以才出来看看。” “胡说八道!”不等他们说完,隆科多大怒道:“什么异声,本大人怎么没听见?”说着伸手手指那名护卫继续呵斥道:“大胆奴才,宫中的规矩你们难道忘了吗?”“殿前侍卫是不许擅自私自离开,你们难道不想要,脖子上的脑袋了不成?”说到后面时,隆科多的语气明显的激愤。 本以为这样就能吓唬住那名殿前侍卫,却不想,其中一个稍微瘦点的那个突然看见了掉落在地上的那把九阿哥的匕首,突然“噌!”的一下窜到那把比守门跟前,一把捡起来,惊呼道:“皇宫重地,这里怎么能有一把匕首!”说到这忙又继续说道:“隆大人,此物卑职要带走面呈皇上!”说着就要离开。 九阿哥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心慌了起来。这把匕首可是先皇康熙皇帝赏赐给他的东西,上面还有特殊的标记,为了这把匕首,老九也不知下了多少功夫才让康熙帝赏赐了给他,如今这要是让皇上胤禛看到的话,不用想,定能一眼看出来的。 当初康熙赏赐给九阿哥这把匕首时,四阿哥也在场,而且这把匕首四阿哥也非常喜欢。何况没有皇上的允许私自带利器进宫的话,只要一经发现,必以弑君大罪论处。看着眼前两名早不来晚不来的两名殿前护卫,这不是隆科多给自己设的局是什么? 想到这,九阿哥心中一阵悔恨,悔恨刚才没能一刀捅进隆科多的胸膛里,悔恨自己一时心软,让隆科多又一次设计把自己和十弟就这么被胤禛设计暗算。想到这,九阿哥忍不住流出了眼泪,转身绝望的看了一眼十阿哥,低声道:“十弟,快跑!”“永远也不要回来!” 十阿哥还没回过神来为什么,就见九阿哥猛的推了自己一把,怒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说完转身攻向那名手拿匕首的御前侍卫。 隆科多正一见那名瘦小的侍卫竟然这么大胆,没有自己的命令竟敢起来去捡地上的那把匕首,心中不由一沉,这时,又见到那名侍卫竟然说要把匕首送往皇上那里,心里一乱,顿时没有回神来。 可是,当隆科多缓神来时,却见身后的九阿哥和那名瘦小的侍卫已经大打出手了。而跪在自己身前的那名御前侍卫脸上却一丝惊色也没有,而且看样子仿佛对眼前的伙伴突然受到攻击,一点都不发愁,而且脸上还一副悠闲的样子。心中顿时不由一沉,暗暗吃惊道:“难道这就是最近传说的皇上秘密训练的大内秘卫?”想到这整个身子忽然像是被电了一下,背后一阵发麻。转身看去,只见起初九阿哥由于对方没有及时抽出腰间的佩刀处于下风,而且看那身材瘦小的侍卫并不善于用匕首做武器,只见他躲来闪去,嘴中不停的嚷嚷道:“九爷,卑职还是劝你住手吧!!”“哼,这私自带兵刃进宫面圣可是有弑君之嫌,九爷如果在这样对卑职痛下杀手的话,就别怪卑职不客气了。”那人说话不但专拣刻薄难听的话语,而且态度和语气十分的傲慢,根本就没把九阿哥当成一回事儿。看到这里隆科多更是震惊,这人分明是处于下风,想先把九阿哥的心神扰乱,然后…… 隆科多刚想到这,只听“碰!”的一声紧接着一身闷响,忙抬头望去只见九阿哥一手捂着胸前,嘴角流着鲜血,恶狠狠的盯了自己一眼,大吼一声又向那名侍卫攻去。 只听“噌!”的一声,就见那侍卫抽出了腰间明晃晃的腰刀,冷笑了一声正静候着九阿哥的到来。 看到这里,隆科多想喊,却又喊不出,因为就在这时,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惊愕,那就是:假如九阿哥被擒抓到老四哪里,那自己也拖不了干系,这些天胤禛也是想办法除去自己,而自己也刚好和老八联系上关系,如果为了这件事情,自己翻了阴沟的话,不但先前的那些努力会打了水漂,就连自己的儿子还有女儿也都会相继遭殃的。想到这隆科多暗暗叹了口气道:“老九,对不起了,只能牺牲了你,我们才能有机会。” “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容易冲动,不过,老十,你放心舅舅会替你找到他的。”

就在隆科多暗自默默替老九念超度经文时,忽听身旁传来一声冷笑:“呵呵。”“隆大人,九爷要危险了!” 突然,隆科多只觉眼前突然一黑,忙睁眼一看,只见不知从哪突然窜出了一个黑衣人突然落在了九阿哥身旁,一把扣住他的肩膀往后一拉,九阿哥身子猛的往后一仰,整个人差点跌倒。 就在这时,隆科多突然感觉一声低吼从身后传来,撇头一看,原来是另一个御前侍卫,只见脸面露凶光直接向那黑衣人冲去。 只听“噗咚!”一声,那个侍卫刚从冲了没几步,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了几下,便烟了气。 可是,对于眼前的这一切,隆科多想都没来得及想究竟那黑衣人是怎么做到的,就见站在一旁横着刀的那名瘦一点的侍卫,一见自己兄弟倒在地上,从身子下面流出了一大滩鲜血,这才回过神来,大吼一声,发疯似的向眼前黑衣人冲去。 刚才那个黑衣人究竟是怎么杀死刚才的那名侍卫那?隆科多一时没有留意,并没有看清楚,不过,这让他联想到了昨夜发生在宗人府的事情。这时,只听一声怒吼,忙抬头望去。这回他可看的一清二楚。 只见那黑衣人的左手微微一抬,手中好像握着一个东西,就见那身材稍微瘦一点的侍卫横刀冲去时,只见一道火星突然从自己眼前闪过,同时还微微听到一声异响,那响声就跟用手指戳破一张纸的声音差不多。这异响刚过,就见那名侍卫身形突然停了下来,身子抖动了一下,由于那侍卫是背对着隆科多。所以,他只能看到背后,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根本不知道。 就在隆科多正要伸头看时,却见那名侍卫慢慢转过了身,这才发现,那名侍卫胸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指头粗细的血洞,只见鲜血不停的从血洞往外哗哗的喷,而那侍卫的脸上除了满脸的惊愕表情外,就是嘴角处不停的往外流血,连一丝痛苦都没有感觉到,身子往后一仰,噗通栽倒了地上。 这时,守在午门的那四名守卫起初是听到了打斗声,可是谁也没有走过去。不用问,肯定是十爷和那两名侍卫打起来了,他们虽然心里这么想,可是这时,突然却听不到一点声音。于是,其中一个守卫踮起脚朝外面一看,只见地上留着的鲜血,惊呼道:“不出事了兄弟!”说着抢先跑了过去。 而那黑衣人一见,守在午门里的守卫跑了出来,慌忙从躺在地上的那名侍卫手中找到九阿哥的那把匕首,右抬起左手朝最近的一个午门守卫“怦!怦!”两下转身离去。 看到这里的隆科多也回过了神,眼珠子一转,大喊着跑到了九阿哥身旁,一把扶起了躺在地上喘气的九阿哥,扭头向随后跑来的守卫喝道:“快,禀报皇上,九阿哥被刺客所伤。” 没一会儿,九阿哥在午门外被黑衣蒙面人所伤的事情传到了胤禛的耳中。胤禛听后不由大怒,心中不停的思索着究竟是什么人会刺杀老九那? 想到这忙向李德全说道:“传朕旨意,全城搜捕刺杀老九的黑衣蒙面人!”“叫年羹尧、怡亲王进宫!” “嗻!”李德全领命退出了出来。 永和宫中,十四阿哥正在德妃哪里喝茶。忽然就见翡翠一脸慌张的跑了进来,说道:“不好了娘娘!” “出了什么事儿?”德妃问道。 翡翠看了一眼十四阿哥,犹豫了一下,回道:“回禀太后,九爷和隆大人刚刚在午门外被黑衣人行刺!” “竟会有这等事儿?”德妃一听,脸色从容道:“老九和隆科多怎么样了?” “回娘娘的话,老九被那黑衣人所伤,所幸没有大碍,倒是……!”说到这,翡翠却停了下来,没有敢往下说。 “倒是什么?”德妃眼角不经意的瞟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追问道。 “倒是皇上的两位御前四品带刀侍卫被那黑衣人当场击毙。” “呵!”听到这,德妃冷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他们的死不足为奇,保护主子的安全是他们的责任!”说到这,继续说道:“那隆大人和老九那,他们现在在那?”“老四听说此事了吗?” “皇上已知,命全城戒严,全力搜捕凶手。” “好了,待会,备点东西替本宫去看望一下隆大人和老九的伤势。”德妃吩咐道:“下去吧!” “是娘娘。” 翡翠出去后。 德妃微笑着来到十四阿哥面前,说道:“十四,你九哥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不去看望一下?” “哼!”十四阿哥听到这,头往一边扭去,生气道:“我才不去那!” 听到这里,德妃眉头紧了紧,继续道:“好了,都是自家兄弟,那有什么隔夜仇?” “额娘。”十四阿哥一脸委屈的说道:“你不知道,九哥那天说的那些话,真是伤透了我的心!” “好了。”德妃劝道道:“亲朋好友都还有时候磨磨嘴皮子那,你九哥不就是说了几句难听话吗?” “不就是?”十四阿哥一听,心中顿时一阵委屈,说道:“额娘,九哥那些话十四也不知该不该和你说。”说到这两手托住下巴,托在桌子上生气了闷气。 “哎!这个老十四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一点那?”看着十四阿哥独自生闷气,德妃心里一阵担忧道:“这个老九,说的话确实有点过分,不过,为了能把老八从宗人府里救出,老十四的这点牺牲也不为过。”“只要能让十四当上皇帝,在难听的话,本宫也能接受的了。”“可是,本宫如今能有什么法子让老十四去见一见,老九那?”想到这里,德妃突然想起了老十,忙向儿子说道:“十四,你十哥是不是好久没去了?” “哪有,昨天晚上才在一起喝的酒。” “哦,是吗?”德妃听到这,心里不由暗喜,继续说道:“那你更得去你九哥哪里看看了。” “额娘,怎么又说道我九哥这里来。”十四阿哥一脸厌恶的说道:“我说不去就是不去!” “十四,怎么跟额娘说话那?”德妃见儿子又在耍脾气,只好板起脸说道:“你九哥被刺客所伤,也不知重不重,你当弟弟的连看都不去看一眼。”“如果让你八哥和你十哥知道的话,你怎么说?” 听到这里,十四阿哥也觉得这话有道理,想了想只回道:“好,十四这就去看看,不过我这回去只看我十哥。” “行!”听到这,德妃满脸微笑的说道:“好了,用完午善就去,别让人捷足先登,看你笑话。” “额娘说的是。”十四阿哥起身说道:“谁不知我和九哥、八哥还有十哥关系最好?”“额娘,十四现在就去!” 德妃正要开口劝,却见儿子已经走出了门外,只好叹了口气自语道:“本宫的计划还没开始?”“这刺杀老九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娘娘?”翡翠走了进来见德妃在那出神,忙轻轻喊了一声。 “回来了?”德妃回过神,道:“东西都备好了?”见翡翠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拿笔墨来,本宫写一封信,下午你亲自交到老九手上。”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小春和十三阿哥便接到了的旨意来到了养心殿。 “今天老九和隆科多在午门外竟然被遇刺!”胤禛大怒的指着小春说道:“那下一次是不是就会轮到朕了!”“你是干什么吃的!”“还有,朕的那些侍卫,全都是一些饭桶!”见小春跪在地上不说话,胤禛心中更是气的不打一处来,继续怒斥到:“怎么不说话了?”“不吭声就代表没事,事情就能过去了!” “皇上息怒!”小春听到九阿哥和隆科多竟然在午门外被黑衣人所刺,十分震惊,可是当时自己又没在场,那黑衣人究竟长什么样儿,自己又那知道?可是见皇上这时向自己大发雷霆,自己该怎么办好那?想来想去只有想出了刚才的那一句。 却不知,胤禛听到这话,心里更是愤怒,对于年羹尧这个身份,他早就暗自让人在太庙查了一下,果然和自己预料的一样,眼前的这个年羹尧根本不是真的,他到底是谁?这只有素言知道。可是问又不能问。再说,要不是眼前这个假年羹尧的话,自己登上皇位的这条路,也没有那么顺利。 而这个假年羹尧为人却不怎么聪明,不过办事倒挺牢靠,要不是这个缘故,早就下令把他给……胤禛想到这,深深吸了一口气,扭头向跪在地上的十三阿哥突然问道:“十三弟,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看的?”对于十三阿哥说的话,胤禛还是有几分把握的,毕竟此人也是一个不可多的人才,而且还是自己的左膀右臂,为人不但谨慎,而且对事情也考虑的非常细密。 “回皇上!”十三阿哥抱拳叩了头说道:“今日九哥和舅舅在午门外被遇刺之事,依臣弟看来,此事十分蹊跷,但又不能妄作判断!”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说到这后面由于隆科多说的太冲,九哥那天说的

关键词:

上一篇:却见蒋廷锡突然站了出来向十阿哥怒喝了一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