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却见蒋廷锡突然站了出来向十阿哥怒喝了一句,

原标题:却见蒋廷锡突然站了出来向十阿哥怒喝了一句,

浏览次数:102 时间:2019-09-05

宗人府昨夜被偷袭之事,天亮之前才传到了宫中。不过,在这之前,这个消息已经传到了九阿哥、十三阿哥、隆科多、年羹尧耳中。隆科多乃是监管九门提督之职,可以说,宗人府里突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个失职之罪他肯定躲不了。不过,他可不在乎,如今他只是担心昨夜偷袭宗人府的那伙人是冲着八阿哥去的。要是那伙人真是的是冲着八阿哥去的,这事可就有点悬乎了,这胤禛可是早就想把老八除掉,如果,因为这事的话,那自己的那些计划可就泡汤了。想到这,正要便想去宗人府看看,可是刚走到门口就见宫里的太监走了进来宣读了皇上的旨意命隆科多立刻进宫。 隆科多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便跟着传旨的公公向宫里走去。 再此同时阿尔松阿和九阿哥还有十阿哥也接到了宫里的旨意,可是就在大家都准备去宫里的时候,十阿哥却开始闹腾说什么也不去宫里见老四的那张面孔,还说见了就恶心。 九阿哥一听,顿时向老十发怒指责了一通,十阿哥这才答应了跟着进宫。众人刚刚来到午门外,只见张廷玉、马齐还有蒋廷锡刚好也刚刚来到。 对于张廷玉这个人,九阿哥早就和阿尔松阿商量过是否把这人拉过来一起共谋大事,可惜的是,阿尔松阿早就再九阿哥出宗人府以前曾暗中向张廷玉示意过,不想张廷玉只表态自己为中间人士,对于朝中哪位当皇帝,这事儿他不管也管不了,他只说,只要能为天下黎民做好事儿,谁当皇帝他都不会管得。 对于,这种人不能不防,但是也不能防的太紧,以免狗急跳墙。想到这九阿哥满脸微笑的向张廷玉抱了抱拳打招呼道:“张大人好!” “九爷吉祥。”张廷玉咳嗽了几声抱拳回礼道。 就在这时,只见十三阿哥走了过来,九阿哥脸色一变向张廷玉抱拳告辞道:“张大人,老九先进去了。” 张廷玉点了点头回道:“九爷慢走。”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所有官员先后在乾清宫里聚集,只听小顺子公公尖声喊道:“皇上驾到!” 今天可是胤禛大病以来第一次上早朝,当然也是第一次见到十三阿哥、九阿哥、还有十阿哥、十四阿哥。他们乃是议政大臣,所以站在了最前面,身后才是年羹尧、隆科多、张廷玉等人。 胤禛挨个扫视了他们一眼,当看到十阿哥满面怒容的盯着自己时,胤禛脸上只是淡淡的露出了一丝讥笑。随后脸色一整,往龙椅上一坐,脸色一沉,冷声喝问道:“知道朕今天,为什么要把你们叫到这里来?” 众朝臣一听这话,慌忙把头微微低了低,除了站在最前面的十阿哥除外,其他人都把头微微垂下。 胤禛看到这里,心里暗暗讥笑了一下,望着十阿哥,问道:“十弟?”说到这顿了顿继续道:“知道朕今天为什么把大家叫这里来吗?” 众人一见胤禛第一个竟然问的人是十阿哥,全都微微抬起头张望了一下。站在十阿哥身旁的九阿哥心里一紧,用眼角微微看了一眼坐在龙椅上的胤禛,见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心里暗暗送了口气。 而站在十三阿哥身旁的十四阿哥却紧握着双拳暗暗替十阿哥捏着一把汗。而站在第二排的马齐和阿尔松阿脸上惊出的冷汗都隐隐可见。 整个朝堂里,突然一下子变的安静了下来,先前的咳嗽声还有喘气声也都突然不见,全都伸着耳朵等候着十阿哥接下来说的话。这里面人有的是为十阿哥担心,有的却是站在一边等着看冷笑话,有的却是暗暗兴灾惹祸,落井下石。 只听,十阿哥朗声说道:“回皇上的话,听说昨夜宗人府被贼子闯进,皇上派的一八十四名禁军护卫全都一一死于非命!”说到后面时,语气明显的加重了不少。 十阿哥的话音刚刚一落,却听胤禛哈哈哈大笑着,拍手赞道:“十弟说的没错。”说到这顿了顿继续说道:“那既然十弟已经知道此事了?” “这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处理那?”说到这往椅背上一靠,又补充道:“十弟可不要推迟,朕如今已经把朝政交给你们这些议政大臣了,这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朕可付不起这个责任,有什么好对策,十弟还是快献出来吧,朕也想听听。” “那臣就放肆了皇上。”十阿哥抬头挺胸的说道:“这宗人府乃是我大清专门关押亲兄弟的地方,这突然闯进了贼人?”说到这看了一眼胤禛转身向身后的众位大臣继续说道:“这事儿我就想不通了。”“这宗人府外面有皇上派的精锐禁军护卫,怎么能有人闯进去了那?”“难道是那些人是得到了某些别有用心人的指派,才派进去的?”说到这突然声音低了很多,仿佛像是专门说给某个人听的。 当然了,十阿哥说的这些话在场的众人心里都明白,这话专门是冲着当今皇上说的,可是众人见皇上胤禛端坐在龙椅上,脸上根本没有什么怒色,看样子好像还很专心听着十阿哥说的每一句话。 在场的众位朝臣看到这里,心中都不由暗暗揣摩着皇上葫芦里面究竟要卖什么药,因为他们都知道,眼前这个皇上,城府不但深不可测,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为人心机难测。 紧接着就听十阿哥继续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会儿事儿那?”“堂堂宗人府被精锐的禁军护卫守着,竟然连打斗声都没有,就这么一夜之间没了,天下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他死他不敢不死的?” “够了!” 众人一听全都不由一愣,本以为这话是皇上说的,这一抬头望去,却见蒋廷锡突然站了出来向十阿哥怒喝了一句,随后慌忙往地上一跪向胤禛启奏道:“皇上,臣有本奏。” 蒋廷锡突然这么一闹,胤禛也愣在了龙椅上,良久才哑然失笑道:“蒋爱卿有话直说无妨,今日不拘礼节,说什么话,朕都会赐无罪的。”说到这眼睛不由望了一眼十阿哥。 “谢皇上。”蒋廷锡叩头说道:“宗人府一事,可谓发生的蹊跷诡异。” “哦?”听到这话,胤禛微微笑道:“说下去!” “是皇上。”蒋廷锡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接着说道:“这蹊跷就是宗人府乃是管理皇室宗族的地方,为何突然会派重兵把守那?” 本以为蒋廷锡能说出什么高论,一听这话,胤禛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头也往一旁扭去。而蒋廷锡却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他还是朗声向诸位大臣继续说道:“这诡异就是,宗人府既然派了守卫看护,可谓铜墙铁壁,可是为什么会被一伙神秘人袭击所杀的一个都不剩了那?”说到这因说话太急导致喉咙干涩,忙干咳了一下继续道:“此事我等不可乱疑,臣恳请皇上下旨彻查此事!”说完向胤禛重重叩拜了一下。 “没想此人还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胤禛想到这,点了点头,起身说道:“好,蒋爱卿说的话,朕准了。”说罢又向十阿哥道:“宗人府一事儿,必须彻查清楚,由允誐、蒋廷锡、张廷玉、马齐彻查此事。” “皇上。”胤禛的话刚说完,就见十阿哥上前一步,抱拳道:“据说廉亲王被皇上抓起来!” 听到这话,胤禛微微眯了眯眼,说道:“是有这么回事。” “臣斗胆向皇上一问。”只见蒋廷锡躬身抱拳道。 “爱情请讲!” “廉亲王被皇上抓起的原因。” “此事爱卿可以去问年将军。”说罢胤禛起身离去。 胤禛走后,站在第二排的年羹尧突然就见一道人影闪现在眼前,紧接着就见一只拳头朝自己胸前逼来,忙抬手一把接住,定神一看,只见那人竟然是十阿哥,忙松手向后连退了几步,抱拳问道:“十爷这是何意?” “你还敢问!”只见十阿哥满脸怒色,咬着牙狠狠说道。 “十弟,还不回来!”九阿哥一见怒喝道。 只见十阿哥头也没回的向九阿哥道:“九哥,今天不除此人,我咽不下这口气!”说着大吼一声飞脚向年羹尧面门踢去。 小春好歹也是个将军,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不过对于十阿哥眼前这一招,他还是可以轻易对付的,只见十阿哥一脚飞来,小春抬手一把抓住十阿哥飞来的这一脚,猛的击出右拳重重的击在了十阿哥的脚心处。 蹬!蹬!蹬!十阿哥连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形,满脸怒容的死死盯着小春正要起身再战,却被九阿哥一把拉住,阿尔松阿忙走了过来,低声劝道:“我的十爷,这里可是乾清宫啊,不可造次!” “老十,闹够了!”九阿哥竖着眉,低声喝道。 “哼!”十阿哥重重冷哼一声,正要离去。忽听身后一阵冷笑声传来,扭头一看见是十三阿哥,心中的火气更大,:“十三弟,冷笑什么?” “如果看不下去的话,可以向你十哥动手,你十哥随时奉陪!”

彩世界平台,九阿哥回到阿尔松阿府上已是五更时分。一直在院中等候的老徐见书房的灯熄灭之后,这才吩咐执行夜巡的刘福等人散去,自己也回屋里歇着去了。 大约十分钟左右,书房里的灯又被点着了。 “九爷,八爷可好?”马齐接过夜行衣问道。 “九爷喝点热茶暖暖身子。”阿尔松阿端把茶杯一送。九阿哥接了过来,轻轻吹了吹飘在表层的茶叶,抿了一口,说道:“八哥在宗人府一切都好,老九在这里替八哥谢过两位大人。” “九爷说这话可就有点见外了。”马齐抢先接口说道。 阿尔松阿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对,马兄说的没错。”说到这又向九阿哥笑道:“九爷再这么和我们客气的话,可真要伤着我们的心了。” “两位大人,老九知错了。”九阿哥把茶杯往桌上一放,脸色郑重的向马齐和阿尔松阿重重施了一礼。 马齐和阿尔松阿一见九阿哥突然行如此大礼,慌忙躬身还礼。马齐恐慌说道:“九爷行此大礼,真是折煞我等。” “九爷,如此大礼待我等,我等必死效忠九爷。”阿尔松阿见此慌忙往地上一跪抱拳喊道。 一听这话,马齐不觉一愣,随后忙跟着跪了下去。 “二位大人快起。”九阿哥并没有去扶跪在地上的马齐和阿尔松阿,而是抬手虚扶了一下,脸色凝重的说道:“老九实在是受不起二位的大礼,只是希望二位大人同老九一起扶廉亲王——清君侧。”这话说道后面时,语气加重了不少。 “我等谨遵九爷之命!”跪在地上的马齐、阿尔松阿连连磕了三个头,起誓道。 “二位大人请起。”九阿哥左手扶着马齐,右手扶着阿尔松阿,欣慰道:“廉亲王能有二位大人为左膀右臂,相信老四退位的日子不远了。”…… 梦仙居,紫烟房中…… “晴川,昨夜的人等到了吗?”紫烟脸色困倦的抿了一口热茶问道。 “没有。”洛晴川脸色凝重的答道、 “什么?’紫烟脸色惊讶道:“没来?”“香草,香草!” “姐姐。”香草捧着早饭推门走了进来道。 “那请柬你送到了没有?” “请柬?”紫烟这么劈头盖脸的突然一问,香草一时没有缓过劲来,问道:“姐姐,什么请柬?” “看看,我就知道!”紫烟一脸怒容道:“连请柬都忘了,真是气死我了!” “姐姐。”香草刚说到一半。紫烟大怒喝止道:“别叫我姐姐,我不是你姐姐!” “晴川姐,我姐怎么了?”香草见紫烟突然向自己发火,忙向坐在一旁椅子上的洛晴川救助。 “香草妹妹,你老实告诉姐姐,那封送往阿尔松阿府上的请柬你有没有送到?”洛晴川想了想问道。 听到这话,香草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儿,嘴一努委屈道:“姐姐嘱咐的事情,香草怎么敢忘了那?”“那封请柬我可是亲手送到徐管家手里的,如果不信的话,姐姐可以去问问。”说着一脸委屈的哽咽了起来。 听到这里,紫烟也开始感觉这事有点蹊跷,也觉得自己冤枉了香草。想到这忙歉意道:“香草,姐姐……” “姐姐不要说了。”香草打断道:“香草跟在姐姐身边也有十几年了,香草是什么人,姐姐难道不知道吗?” “好了,妹妹。”紫烟轻轻替香草擦拭着脸上的泪珠,心中暗悔恨自己的冒失。 过了一会儿,见她们情绪好了过来,洛晴川微微一笑,说道:“紫烟姐饭都快凉了。”“我们还是快吃饭吧。” “哎呀!”香草忙来到桌前抹了抹碗,见里面的粥不怎么热,忙说道:“我去换。” 紫烟一见忙制止道:“不用了妹妹,” “是啊。”洛晴川端起一碗递给了紫烟道。 就在这时,只见九姨娘突然闯了进来,嘴中不停的大喊道:“不好了,晴川,出大事了!” “姨娘。”见九姨娘脸色微红,气喘着,忙起身让椅子让九姨娘坐下,站在一旁的香草连忙捧着一杯热茶过去。 九姨娘重重喘了一口气,接过热茶,大喝了一口,喘着气道:“晴川,出大事了!” “姨娘慢慢说。”洛晴川轻轻拍着九姨娘的背道。 “慢了就耽误大事了。”九姨娘把茶杯往桌上一放,说道:“晴川,八爷被皇上抓起来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洛晴川顿时看到一阵头晕,整个身子晃了晃向一旁倒去。九姨娘和紫烟见状慌忙一把扶住,九姨娘脸色焦急的担心喊道:“晴川,晴川!” “九姨娘!”良久洛晴川微微睁开眼睛,无力的喃喃了一句,一扭头又昏了过去。 “哎呀!”一见洛晴川突然昏倒了过去。九姨娘慌忙向香草喊道:“你个死丫头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叫大夫!” 香草这才缓过了神,忙向外面跑去。 紫烟忙和九姨娘把洛晴川慢慢扶到了床上,这才重重送了口气。 “九姨娘,什么八爷被皇上抓起来了?”紫烟这才开口问道。 “哎!”九姨娘谈了口气,无奈的说道:“紫烟那,我们女人就是命苦啊!”说着哽咽了起来:“本以为我这辈子和你命就够苦的了,没想到晴川也是一个苦命的人。”说到这再也压抑不住情绪,呜呜痛苦了起来。 “妈妈,究竟出了什么事儿?”九姨娘是个很要强的人,不管有多大的压力,不管有多大的苦难,她都会以一张笑脸面对的,有时即使哭,也是逢场作戏给别人看的。如今见九姨娘哭的简直成了个泪人,紫烟能不能吃惊吗? 过了一会儿,九姨娘心中那份辛酸劲渐渐下去了,才渐渐止住了哭泣声,接过紫烟的丝绢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哽咽着道:“八爷不是别人,是廉亲王。” “怎么了?”听到这里紫烟忙问道:“妈妈的意思是,八王爷被皇上抓起来了?” “对。”九姨娘望了一眼静静躺在床上的晴川,见眼角流着泪水忙俯身轻轻擦了一下,继续道:“晴川真是个苦命的孩子。” 晴川和八阿哥的事情,紫烟当然清楚,可是晴川和四阿哥之间的故事,除了九姨娘略知一点外,这件事情很少有人知道。不过,紫烟当听到晴川的相公八阿哥被皇上抓了起来,心里一阵“怦怦!”的心慌,对于皇家的事情,还是少沾点为妙,可是一瞧见躺在床上处于昏迷的晴川,心里突然又冒出了一股打抱不平的冲动。 原来,九姨娘每天早上都有到街上转转的习惯。今天早上刚一出去,忽然就见大街上突然多了很多人,只见他们三五个成群站在一起低声说着些什么,就在这时,突然一队手拿长矛的官兵整齐的走了过来,那些人一见慌忙鸟作兽散的向一旁躲去。 九姨娘一见里面有个是常来梦仙居的老顾客,忙喊住了他问,出了什么事儿。这一问才知道,皇上要杀廉亲王,听到这里,九姨娘慌忙转身便赶来告知晴川。 却不想,晴川这么经不起噩耗。看着躺在床上的洛晴川,九姨娘心里又紧张又焦虑,脑海中不停的闪现着很多想法。 很快,八阿哥被皇上抓起来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北京城,这城中的老百姓听到这个消息到没有怎么吃惊,不过那些在朝中的官员们,和在宫里当差的那些侍卫和在内务府和宗人府打杂的下人们,一听到这个消息,个个瞪着两只眼睛,脑海里闪现着同一个疑问,那就是——这廉亲王不是在宗人府里传说被天上的神仙突然被一道神光带走了吗?什么时候又突然出现在了宗人府了,而且还被皇上抓起来了。 本来这件事情,宫里的人早就暗中把当天在宗人府里看到八阿哥被天上的九星连珠所发射的光线罩住穿越时空一事儿,所有的在场得人暗中警告了一遍,而且里面至于那些身份地位卑微的下人们已经秘密处决了不少;但是,这个消息还是被传了出去,本来这件事情说给谁,谁也不会相信的,可是最近突然听说:有一群人自称是来自“未来”的人,而且自称自己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而且还会很多法术。这些人的行踪很诡异,而且传说其中里面有一个长相卷头发的怪人,因为传说那人的眼睛是蓝色的,据说此人可以在百步之内取人性命,到底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那?谁也不清楚。 不过,就在当天中午,这个谣言终于又盛传了起来,听说昨天夜里五更时分,宗人府里突然被一群穿着打扮怪异的人闯了进去,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谁也不清楚,只知道,守卫宗人府的那些守卫都是从宫里禁军中挑选的最精锐的,可是却一个都没剩下全都死在了宗人府里,但是让众人琢磨不透的事儿是,那些在宗人府里打杂的,做饭的下人们却都毫发无损。皇帝听说此事之后,十分震怒。

宗人府昨夜被偷袭之事,天亮之前才传到了宫中。不过,在这之前,这个消息已经传到了九阿哥、十三阿哥、隆科多、年羹尧耳中。隆科多乃是监管九门提督之职,可以说,宗人府里突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个失职之罪他肯定躲不了。不过,他可不在乎,如今他只是担心昨夜偷袭宗人府的那伙人是冲着八阿哥去的。要是那伙人真是的是冲着八阿哥去的,这事可就有点悬乎了,这胤禛可是早就想把老八除掉,如果,因为这事的话,那自己的那些计划可就泡汤了。想到这,正要便想去宗人府看看,可是刚走到门口就见宫里的太监走了进来宣读了皇上的旨意命隆科多立刻进宫。 隆科多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便跟着传旨的公公向宫里走去。 再此同时阿尔松阿和九阿哥还有十阿哥也接到了宫里的旨意,可是就在大家都准备去宫里的时候,十阿哥却开始闹腾说什么也不去宫里见老四的那张面孔,还说见了就恶心。 九阿哥一听,顿时向老十发怒指责了一通,十阿哥这才答应了跟着进宫。众人刚刚来到午门外,只见张廷玉、马齐还有蒋廷锡刚好也刚刚来到。 对于张廷玉这个人,九阿哥早就和阿尔松阿商量过是否把这人拉过来一起共谋大事,可惜的是,阿尔松阿早就再九阿哥出宗人府以前曾暗中向张廷玉示意过,不想张廷玉只表态自己为中间人士,对于朝中哪位当皇帝,这事儿他不管也管不了,他只说,只要能为天下黎民做好事儿,谁当皇帝他都不会管得。 对于,这种人不能不防,但是也不能防的太紧,以免狗急跳墙。想到这九阿哥满脸微笑的向张廷玉抱了抱拳打招呼道:“张大人好!” “九爷吉祥。”张廷玉咳嗽了几声抱拳回礼道。 就在这时,只见十三阿哥走了过来,九阿哥脸色一变向张廷玉抱拳告辞道:“张大人,老九先进去了。” 张廷玉点了点头回道:“九爷慢走。”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所有官员先后在乾清宫里聚集,只听小顺子公公尖声喊道:“皇上驾到!” 今天可是胤禛大病以来第一次上早朝,当然也是第一次见到十三阿哥、九阿哥、还有十阿哥、十四阿哥。他们乃是议政大臣,所以站在了最前面,身后才是年羹尧、隆科多、张廷玉等人。 胤禛挨个扫视了他们一眼,当看到十阿哥满面怒容的盯着自己时,胤禛脸上只是淡淡的露出了一丝讥笑。随后脸色一整,往龙椅上一坐,脸色一沉,冷声喝问道:“知道朕今天,为什么要把你们叫到这里来?” 众朝臣一听这话,慌忙把头微微低了低,除了站在最前面的十阿哥除外,其他人都把头微微垂下。 胤禛看到这里,心里暗暗讥笑了一下,望着十阿哥,问道:“十弟?”说到这顿了顿继续道:“知道朕今天为什么把大家叫这里来吗?” 众人一见胤禛第一个竟然问的人是十阿哥,全都微微抬起头张望了一下。站在十阿哥身旁的九阿哥心里一紧,用眼角微微看了一眼坐在龙椅上的胤禛,见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心里暗暗送了口气。 而站在十三阿哥身旁的十四阿哥却紧握着双拳暗暗替十阿哥捏着一把汗。而站在第二排的马齐和阿尔松阿脸上惊出的冷汗都隐隐可见。 整个朝堂里,突然一下子变的安静了下来,先前的咳嗽声还有喘气声也都突然不见,全都伸着耳朵等候着十阿哥接下来说的话。这里面人有的是为十阿哥担心,有的却是站在一边等着看冷笑话,有的却是暗暗兴灾惹祸,落井下石。 只听,十阿哥朗声说道:“回皇上的话,听说昨夜宗人府被贼子闯进,皇上派的一八十四名禁军护卫全都一一死于非命!”说到后面时,语气明显的加重了不少。 十阿哥的话音刚刚一落,却听胤禛哈哈哈大笑着,拍手赞道:“十弟说的没错。”说到这顿了顿继续说道:“那既然十弟已经知道此事了?” “这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处理那?”说到这往椅背上一靠,又补充道:“十弟可不要推迟,朕如今已经把朝政交给你们这些议政大臣了,这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朕可付不起这个责任,有什么好对策,十弟还是快献出来吧,朕也想听听。” “那臣就放肆了皇上。”十阿哥抬头挺胸的说道:“这宗人府乃是我大清专门关押亲兄弟的地方,这突然闯进了贼人?”说到这看了一眼胤禛转身向身后的众位大臣继续说道:“这事儿我就想不通了。”“这宗人府外面有皇上派的精锐禁军护卫,怎么能有人闯进去了那?”“难道是那些人是得到了某些别有用心人的指派,才派进去的?”说到这突然声音低了很多,仿佛像是专门说给某个人听的。 当然了,十阿哥说的这些话在场的众人心里都明白,这话专门是冲着当今皇上说的,可是众人见皇上胤禛端坐在龙椅上,脸上根本没有什么怒色,看样子好像还很专心听着十阿哥说的每一句话。 在场的众位朝臣看到这里,心中都不由暗暗揣摩着皇上葫芦里面究竟要卖什么药,因为他们都知道,眼前这个皇上,城府不但深不可测,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为人心机难测。 紧接着就听十阿哥继续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会儿事儿那?”“堂堂宗人府被精锐的禁军护卫守着,竟然连打斗声都没有,就这么一夜之间没了,天下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他死他不敢不死的?” “够了!” 众人一听全都不由一愣,本以为这话是皇上说的,这一抬头望去,却见蒋廷锡突然站了出来向十阿哥怒喝了一句,随后慌忙往地上一跪向胤禛启奏道:“皇上,臣有本奏。” 蒋廷锡突然这么一闹,胤禛也愣在了龙椅上,良久才哑然失笑道:“蒋爱卿有话直说无妨,今日不拘礼节,说什么话,朕都会赐无罪的。”说到这眼睛不由望了一眼十阿哥。 “谢皇上。”蒋廷锡叩头说道:“宗人府一事,可谓发生的蹊跷诡异。” “哦?”听到这话,胤禛微微笑道:“说下去!” “是皇上。”蒋廷锡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接着说道:“这蹊跷就是宗人府乃是管理皇室宗族的地方,为何突然会派重兵把守那?” 本以为蒋廷锡能说出什么高论,一听这话,胤禛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头也往一旁扭去。而蒋廷锡却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他还是朗声向诸位大臣继续说道:“这诡异就是,宗人府既然派了守卫看护,可谓铜墙铁壁,可是为什么会被一伙神秘人袭击所杀的一个都不剩了那?”说到这因说话太急导致喉咙干涩,忙干咳了一下继续道:“此事我等不可乱疑,臣恳请皇上下旨彻查此事!”说完向胤禛重重叩拜了一下。 “没想此人还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胤禛想到这,点了点头,起身说道:“好,蒋爱卿说的话,朕准了。”说罢又向十阿哥道:“宗人府一事儿,必须彻查清楚,由允誐、蒋廷锡、张廷玉、马齐彻查此事。” “皇上。”胤禛的话刚说完,就见十阿哥上前一步,抱拳道:“据说廉亲王被皇上抓起来!” 听到这话,胤禛微微眯了眯眼,说道:“是有这么回事。” “臣斗胆向皇上一问。”只见蒋廷锡躬身抱拳道。 “爱情请讲!” “廉亲王被皇上抓起的原因。” “此事爱卿可以去问年将军。”说罢胤禛起身离去。 胤禛走后,站在第二排的年羹尧突然就见一道人影闪现在眼前,紧接着就见一只拳头朝自己胸前逼来,忙抬手一把接住,定神一看,只见那人竟然是十阿哥,忙松手向后连退了几步,抱拳问道:“十爷这是何意?” “你还敢问!”只见十阿哥满脸怒色,咬着牙狠狠说道。 “十弟,还不回来!”九阿哥一见怒喝道。 只见十阿哥头也没回的向九阿哥道:“九哥,今天不除此人,我咽不下这口气!”说着大吼一声飞脚向年羹尧面门踢去。 小春好歹也是个将军,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不过对于十阿哥眼前这一招,他还是可以轻易对付的,只见十阿哥一脚飞来,小春抬手一把抓住十阿哥飞来的这一脚,猛的击出右拳重重的击在了十阿哥的脚心处。 蹬!蹬!蹬!十阿哥连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形,满脸怒容的死死盯着小春正要起身再战,却被九阿哥一把拉住,阿尔松阿忙走了过来,低声劝道:“我的十爷,这里可是乾清宫啊,不可造次!” “老十,闹够了!”九阿哥竖着眉,低声喝道。 “哼!”十阿哥重重冷哼一声,正要离去。忽听身后一阵冷笑声传来,扭头一看见是十三阿哥,心中的火气更大,:“十三弟,冷笑什么?” “如果看不下去的话,可以向你十哥动手,你十哥随时奉陪!”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却见蒋廷锡突然站了出来向十阿哥怒喝了一句,

关键词:

上一篇:那儿又听蒋廷锡说道,管家老徐一见十阿哥回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