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说着把手中的照片又交给了十四阿哥,静静的等

原标题:说着把手中的照片又交给了十四阿哥,静静的等

浏览次数:117 时间:2019-09-05

御花园中,佟素言一听小春的话,一紧张,手中的丝巾掉在了地上。对于,素言的这个举动,小春看的最清楚了。不过见素言还是不肯去见十四阿哥,小春心里很是烦恼。这事情本来就是商量好的,只要十四阿哥一出现,就按计划行事,如今,十四阿哥消息倒是有了,反而佟素言这里掉链子。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事儿必须按计划行事,说道:“想好了吗?”“在要犹豫的话,我们今天可要失去这个难道的机会了。” 自从胤禛登基后,像他的那些兄弟没有得到皇帝的圣旨是不能随意到宫中走动的。如今,十四阿哥是来这里看德妃的,所以在宫里可要停留,不过这事一过,想要在宫中再见到十四阿哥可就只能等下次了。对于些规矩,佟素言心里非常清楚,可是,,,一想到十四阿哥,一想当初对自己说的话。佟素言心中不由得慌乱了起来。 就在这时,身边的宫女突然禀报道:“娘娘,十四爷已经出了永和宫,正往午门去。” 一听这话,小春顿时紧张了起来,忙向佟素言提醒道:“这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如果失去了的话,等到下一次还不知到何年何月。” “好,别说了。”素言平静的说道:“大哥说的对,机会难得,我佟素言是绝不会浪费机会的人。”说到这扭头向那宫女说道:“带路!” “十四爷等等!” “十四爷等等。” 十四阿哥就快要走到午门时,突然身后传来呼喊声。停下了脚步回头一望,只见李德全满脸大汗的,喘着气跑了过来。 “李公公,什么事儿?”十四阿哥问道。 “我的十四爷,老奴可总算找到你了。”李德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道:“皇上,皇上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说着从袖中掏出了一张照片。十四阿哥接过来一看,只见是晴川的,疑惑的问道:“这不是八嫂吗?” “是啊,这是八福晋的。”说到这,李德全又不知怎么把胤禛的话说给他。 “哎!”看着手中的照片,十四阿哥叹了口气,说道:“关于皇上和八嫂的事儿,我也听额娘说起过,这,,,这事儿,真是难以说出口。” 说着把照片往李德全手中一放,说道:“公公,皇上不是最喜欢这些画吗?”“他给我是什么意思?” “哎呦!”李德全苦着脸道:“十四爷这话可不能这么说,皇上和八福晋的事儿,老奴以前也曾有所耳闻。”“如今,大家的身份虽然变了,可是这人和心却没变,你说老奴说的这话对吗?”说着望向了十四阿哥。 “那公公找我有什么事儿?”李德全说的话虽然有道理,但是这些事情是道理能管得了的吗?见时辰也不早了,十四阿哥忙道。 “哎,十四爷,奴才这次来时奉皇上的旨意。”说着把手中的照片又交给了十四阿哥,继续说道:“咱们都是老熟人了,这礼啊,就不用了。”说着清了清嗓子低声道:“传皇上口谕,着允禵把这幅画像送到隆科多府上。”说完忙挤出笑容拱了拱手继续说道:“十四爷,多有得罪,还请十四爷见谅,老奴要回去了,十四爷慢走。” “等等。”十四阿哥见李德全要走忙喊道:“公公,这幅画为什么要让我送到隆科多府上那?” “这。”听到这话,李德全也愣住了,心想:像这类事情,皇上最适合让自己去,当然了也可以喧隆科多到养心殿来,可为什么偏偏要让十四阿哥去办这件事情?想了想他也捉摸不透里面的奥秘,只能向十四阿哥回道:“十四爷的话可问倒老奴了。”说完拱了拱手继续说道:“这圣意难测,老奴也着实想不明白,十四爷,老奴告退了。” “公公慢走。”十四阿哥说完刚走了几步,忽然又听到身后有人还自己的名字,不过,听到这个喊声时,十四阿哥浑身不由得一阵,因为这个声音是他最想,同时又最怕听到的声音。 “你,,,你……”虽然在心里早已安排好了要说的话,可是一见到素言,十四阿哥还是一句话没能说出来。 “怎么,连话也不想和我说嘛?”一见十四阿哥停下了脚步,佟素言走了过来,脸色很平静,说话的语气很淡,感觉就像两个老朋友好久没见面,突然一见面的感觉,但又缺乏了那见面的喜悦。 “臣弟,允禵给年妃娘娘请安!”说着十四阿哥往地上一跪抱拳道。 “我们之间,真的要这样吗?”当说出这话时,连佟素言自己也都吃了一惊,我今天怎么了?我怎么能突然说出这话,我这是怎么了?听到这话时,十四阿哥不由得一愣,不过,他心里并没有被思念和欲望冲昏了头,立刻冷静了下来,对刚才素言的那句话仿佛根本就没听到,说道:“年妃娘娘!” 十四阿哥的一声“年妃娘娘”就像一盆清水,顿时把佟素言从虚幻中泼醒。“十四,弟。”虽然口中不想这么称呼,可是这个称呼是最合理的。佟素言说到这忙取出一封信说道:“请把这封信交给蒋廷锡大人。” “臣弟这就去。”说完接过素言手中的信,头也不抬的向午门外迈着大步走去。 直到十四阿哥的身影消失。佟素言这才回过了神。对于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感觉像是一场梦。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小春的身影出现在了佟素言的不后,问道:“还顺利吧?” “好了,我累了。”对于小春提的问题,佟素言并没有回答。不过,看到佟素言整个人的表情。小春已经知道了事情已经办妥,见素言以累了为借口离去,他心里也非常了解她这时的感情,于是,淡淡说道:“好好休息一下吧,我走了。” 就在佟素言和小春刚刚离去不久,站在午门两旁守卫的一个士兵,突然向一处墙角走去。 十四阿哥刚刚出了午门,没走了多远就听到背后有人喊:“十四弟,十四弟!” 听到这个喊声,十四阿哥忙转身满脸笑容的回应道:“十哥,十哥!”说着就往十阿哥身前跑去。 “十四弟,真让你十哥好等。”十阿哥一把搂住十四阿哥,高兴的说道:“早上在乾清宫就想和你说话聊聊的,可是九哥就是不肯。”“等散了朝,找你的时候,才听奴才说,你去了养心殿。”“于是我就到养心殿外面等你,可是一直等了两个时辰,还是没等到你,要不是刚好遇到一个新来的宫女告诉我你向午门去了,你十哥现在都还在养心殿外等你那。”说完高兴的大笑起来:“还好,追到了你。” “对了,怎么没见到九哥?”十四阿哥问道。 “哎,九哥现在很忙,很忙。”说着拍了一下十四阿哥的肩膀,说道:“好了,我们不提他,走,京城好久都没转转了,这里的街道,都生疏了。” “嗯。”十四阿哥点了点头,道:“十哥,你看天马上就要黑了,不如到我府上住一宿?” “好,十哥正发愁晚上没睡觉的地方,别说一宿,就是一年也行。”十阿哥说着一脸得意的笑道。 “什么?”十四阿哥一听这话,一脸惊色问道:“四哥不是刚刚颁布了特赦令吗?”“十哥怎么会发愁住的地方?” “哼!“十阿哥冷哼了一声,怒道:“四哥,应该叫皇上才对,我和九哥人虽然放了出来可是府邸却被皇上查封着。”“我们现在跟平民没什么两样。”说完抹了抹肚子又道:“十四弟,你可不能落井下石啊!” “十哥这是什么话,我不跟四哥一样的。”十四阿哥忙解释道。 “好兄弟,这可是你说的。”十阿哥紧接着说道:“你十哥现在可是一分都没有的穷光蛋,现在肚子饿了,可是一般的饭菜难以下咽,十四弟,今天你请客,我们到醉仙楼解解馋去。” 已经是半夜了,阿尔松阿的府上,还是一片灯火通明。客厅的桌子上的玻璃钟表,上面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二点。坐在客厅里的九阿哥、阿尔松阿、马齐,全都是一种表情——沉默。 只听门外下人跑了进来跪在地上向九阿哥先施了一礼,然后向阿尔松阿抱拳说道:“回老爷的话,京城所有的街道,所有的巷子,所有十爷都能去的地方,小的们全都找过了,还是没有。” “下去吧!”阿尔松阿忙摆了摆手说道。 那下人慌忙退了出去。 “这十爷究竟去那了?”马齐摸着下巴,一脸深思道:“会不会被老四抓起来了那?” “别胡说!”阿尔松阿一听这话,忙制止道。 “说下去。”九阿哥眼睛一眯,冷声喝道。 “是。”马齐慌忙继续说道:“九爷,自从老四独登大宝之后,就暗中嘱咐隆科多训练了一批杀手,这事儿我也是前些天从德妃娘娘那里得到的消息。”

“我有种很不祥的预感,是不是老四已经开始对咱们下手了?”马齐想了想突然说道。 “不会的。”阿尔松阿猛然打断道:“这封匿名信我们也是天黑前才收到。”阿尔松阿说道:“上面的意思是让我们防御老四对我们下手,所以,我想老四应该不会这么快对我们动手!” 九阿哥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来回跺了跺,思索道:“阿尔松阿大人说的对,这封匿名信虽然我们不知道是谁写的,但能告诉我们,就说明此人和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都是对老四不满。” 听闻九阿哥说的这些话,马齐和阿尔松阿不住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听九阿哥继续道:‘好了,我看老十不会有危险的,我们还是散了吧。“这话说也是,自从天黑前门房送来一封由乞丐送来的匿名信后,众人心里全都是七上八下,疑惑不定。不过,现在想想,还是觉得这事儿有点做的草率了,于是马齐便向九阿哥和阿尔松阿拱了拱手就要离去,却听九阿哥说道:“天马上就快亮了,马大人就不要回府了。” 阿尔松阿忙接口说道:“对啊,马兄。再过一个时辰就是早朝的时间了,就别走了!“说着向管家吩咐道:“快,领马大人去客房休息,” “那我就不客气了。”马齐说罢拱了拱手跟着管家走去。 见马齐走远后,阿尔松阿才松了口气,扭头对九阿哥说道:“九爷,不如由在下带人亲自去找找十爷?”说完抬头看了一眼九阿哥。 “不用了。”九阿哥想了想说道:“老十不会有事儿,你也去早点休息吧,一会儿还要上早朝。” 阿尔松阿点了点头,正要转身忽听九阿哥又喊道:“等等。”阿尔松阿还以为九阿哥突然改变了主意,忙转身说道:‘九爷,是不是十爷……’ 不等阿尔松阿的话说完,九阿哥拿起桌上的那封匿名信打断道:“对了,这封的事儿,你派人好好查查。” “是。”阿尔松阿接过那封匿名信揣回袖中拱了拱手自去…… 第二天,上午。十四阿哥从皇宫出来之后,直接便向蒋廷锡府行去。别看蒋廷锡身为二品大员,他这宅院却和普通老百姓没什么两样。一座两进的四合院。 “啪!啪!啪!” 见大白天的还紧闭着大门,十四阿哥敲了起来。 “谁啊!”没一会儿,一个枯瘦老者从门缝里伸出头来,打量了一番十四阿哥,皱着眉头问道:“你找谁?” “你们大人那?”十四阿哥看了一眼那老者,开口答道。 “我们大人最近很忙,不见客。”那老者说着就要关门。十四阿哥见状,忙上前一噌,不等那老者缓过神,便闪身挤了进门去。 “诶诶!”那老者忙一把抓住十四阿哥的衣袖,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家大人很忙,不见客的。” “哼!”十四阿哥冷笑了一声,向那老者说道:“喂,我可是奉宫里年妃娘娘的旨意来给你家大人送信来的,要是耽误了大事儿,你吃罪的起吗?”说着就要挣开那老者抓着自己衣袖的手。 “不行,不行。”那老者见十四阿哥挣脱了自己的手,忙一把扯住了十四阿哥的胳膊,说道:“我家大人吩咐过了,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见。” “让开!”见老者纠缠不休,十四阿哥有点恼火。 “不行!”那老者见十四阿哥发了火,忙说道:“要不这样,你把信交给小老儿,让小老儿转交给我家大人。”说完撑开双手挡在十四阿哥面前。 “好吧,好吧。”十四阿哥把信往哪老者手中一放,嘱咐道i:“行,你们家的大人面子可真大,告诉他,就说允禵来拜访。”说完拱了拱手向大门外去。 曾不想,那老者一听“允禵”二字,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惊愕之色。低头又看了看手中的信,来到大门前又重新把大门关上才向里面走去。 “老爷,老爷!”那老者来到书房外喊道。 “何事?’蒋廷锡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这里有封信。” “谁写的?” “年妃娘娘的。” “什么?”蒋廷锡慌忙打开门从老者手中接过书信,一边打开,一边继续问道:“谁送来的。” “十四爷——允禵。” “噢!”蒋廷锡点了点头,又道:“下去吧。” “是,老爷。” “大哥。”屋里面焦秉贞和洛晴川正在坐椅子上,外面的话当然也听到了。见蒋廷锡进来,忙说道:“年妃娘娘怎么会跟大哥写信?” “哦。”蒋廷锡微微一笑吧手中的信递给了焦秉贞,道:“这事儿,还得从皇上刚生病说起。” 一听这话,洛晴川想问的话到了嘴边又停了下来,静静的等着蒋廷锡往下说,她现在非常想知道,自己走后,四阿哥究竟出了什么事儿。只听蒋廷锡,缓缓说道:“那天早上,我刚出了朝房就被年羹尧将军叫住,说年妃娘娘有请,当时我也没多想,就去了。”“可是到了年妃娘娘哪里,这才知道她要我画一幅画像。” 听到这儿,洛晴川望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画,脱口道:“就是那时候,年妃娘娘才让你画我的画像?” 蒋廷锡点了点头,说道:“福晋说的没错,当时听到年妃娘娘让我画福晋的画像,我也是一愣,感到这事儿很奇怪,可是却又不敢细问。”说到这又看了一眼焦秉贞,一脸无奈的笑道:“虽然我擅长画画,可是却不擅长画人像,当时我就以这个理由向年妃娘娘回绝。”“不想,却被年妃娘娘当成突破口,说,我虽然不擅长画人像,但是认识很多画画的高手,而且限我在二个月内,把福晋的画像画好,不然就让我吃不了兜着走。”说到这叹了口气,继续道:“当时我也没办法,所以才向我的好兄弟焦秉贞求救。”“在这期间我也细细琢磨,画了几幅福晋的画像,而且为了这事我还亲自往宗人府里跑了好几次。” 洛晴川听到这里,才明白,这蒋廷锡去宗人府里看二阿哥是假,其实看自己的那副画像才是真的。想到这,心中不由得一酸,这世间的人真是个个——人心隔肚皮,只有八阿哥和二阿哥才是对自己真心的。 这时,蒋廷锡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忙干笑了两声,躬身歉意道:“还请福晋饶恕臣的罪过,臣也是没有办法。” “好了,蒋大人。”洛晴川定了定心绪,继续道:“这些我都明白,能理解的。”说着指了指桌上的画像,继续道:‘如今,这像已经画好,蒋大人也可以交差了。” “福晋……”蒋廷锡的话刚说到这一半,洛晴川打断道:“好了蒋大人,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如今我也该走了。” 焦秉贞一听忙起身道:“请福晋息怒,请福晋息怒。” 紧接着,就和蒋廷锡一起跪到地上,低头抱拳恳求道:“请福晋宽恕臣的罪过”说着磕起了头。 洛晴川见状,慌忙说道:“两位大人,这是做什么,晴川受不起,还请两位大人请起。” “哎!”蒋廷锡重重的扇了下脸,一脸羞意道:“臣知道错了,还请福晋息怒,如果不解气的话,那臣。”说着拿起放在桌上的一把匕首低头双手呈到洛晴川面前,道:“臣为了自己的性命而出卖了别人对自己的信义,那臣就用这把匕首了解这段失信!”说着就要往脖间划去。还好一旁的焦秉贞手快,一把夺过了蒋廷锡手中的匕首,道:“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你不懂。”蒋廷锡说着就要去夺,却听洛晴川冷声喝道:“够了!”“蒋大人,你能这么做,晴川心里很高兴。”说到这忧愁的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二阿哥要是知道这事的话,心里肯定会高兴的。”“大人,晴川告辞了。”说着背起自己的包裹向外面走去。 “大哥!”见洛晴川走了出去,焦秉贞焦急道:“大哥不去追吗?” “哎!”蒋廷锡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今日之事,福晋恐怕不会原谅我的。” “这,,,这为什么?”焦秉贞不明白的问道。 “太子,哦,也就是二爷,当初我去太子府的时候,他常常和我说起福晋的事情,那时,福晋还没有嫁给八王爷,对于福晋的事情,我也不恨晴川,后来,太子爷进了宗人府,有些事情,我也渐渐明白了过来。”说到这,摇了摇头,叹道:‘尔正,赶紧在临摹两幅,一副送往宫里年妃娘娘哪儿,一副,,,算了,还是由我亲自去宗人府吧!“说完缓缓站了起来。 虽然,对蒋廷锡说的话,焦秉贞有点不明白,但是,经过这些天和洛晴川打交道,他发现这个八福晋有很多秘密,很多让人不敢想的秘密。

花园凉亭里,七八个朝中大臣围着九阿哥低声商量着什么,每个人的面孔都是一脸焦灼不安。就在这时,只见管家老徐一脸慌张的跑了过来,喊道:“九爷,九爷!” “出什么事儿了?”九阿哥脸色沉静道。 “九爷。”老徐喘了口气,才说道:“不好了,十爷向这里来了。” “老徐,十爷又不是外人。”马齐一听忙提醒道。 “哎呀!”老徐脸色焦急道:“后面还有十四爷在后面跟着。” “什么?’一听这话九阿哥和马齐脸色大变。坐在四周的那些个大臣也都突然精灵了起来。这十四阿哥可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他要是来到这看到这么多人同时聚在这里,那还得了? “你家老爷在做什么?”九阿哥怒道。 “哎呀,九爷,十爷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家老爷哪能拦得住?”老徐苦着脸道。 “九爷,我带众位大臣先去避一避。”马齐想了想忙道。 “好,我去到前面挡一挡。”说着九阿哥大步向前面走去。 “诸位,跟我来!”马齐大手一挥领着众人向旁边花丛后面躲去。 “十哥,十哥。” 九阿哥刚走了没几步,就见十阿哥一脸怒色,大步向自己走来,身后阿尔松阿和十四阿哥紧跟着走了过来。看到这,九阿哥立马停了下来,问道:“十弟,你昨夜去了哪里?”“知不知道,九哥有多担心!” “九哥。”十阿哥停下脚步,说道:“八哥出事儿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什么?”九阿哥不觉一愣道:“十弟,你在说些什么?” “九哥,八哥是不是早就出了事儿,八嫂是不是为了八哥才跟着那狗皇帝进了皇宫!”十阿哥愤怒的问道。 听到这里,九阿哥才明白过来,十阿哥问的是这事,不过,对于八阿哥的事情,九阿哥至今也想不明白。因为那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相信。想到这,九阿哥心里平静了许多,一脸平静的向十阿哥说道:“十弟,对于八哥的事情,九哥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九哥,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十阿哥神情激愤道:“那些事情你也认为是真的?”说到这仰天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这笑声多半更是愤怒声。 “十弟,别激动好吗?”九阿哥见十阿哥情绪有点难以控制,生怕在这样下去会发疯的,忙走过去一把抱住他,轻轻拍着他背,安慰道:“听九哥慢慢给你说。” “不,,,我不听!”说着用力挣脱了九阿哥的双臂,十阿哥脸色气愤的指着九阿哥,怒道:“九哥,八哥是不是我们的好兄弟!”见九阿哥闭目不言,心中更是悲痛:“好,好,九哥,你可以在这里苟且偷生,我老十不能!”说着大吼道:“胤禛,还我八哥命来!”说着整个人就像发了疯似的向外奔去。 “十哥!”十四阿哥见状喊了一声,正要转身去追。突然被身后九阿哥的一句话,停了下来。 “十四弟,我们兄弟的事儿,不用你来管!”九阿哥脸色阴暗,继续说道:“不管你今天和十弟说了什么,今天的事儿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不过,你还是离十弟最好远一些,,,好了,离开这里吧!”“这里不欢迎你。” 十四阿哥可是满怀着期望来这里看九阿哥的,听到这话,心整个人就像被一盆冷水扑来了一下,浑身不由打了冷颤,他不相信,他不相信九阿哥会对自己说这么绝情的话。 “九哥!”十四阿哥的心就像被蝎子突然蜇了一下,痛的话都有点说不清:“为,什么,,,我们,,,我,可是好兄弟啊!” “好了,不要再说!”九阿哥冷声喝止道:“我们不可能成兄弟的。” “为什么?”说着十四阿哥流下了眼泪。他是一个心里特别阳光的少年,自认为对任何没有亏欠,他想,只要自己真心对待别人,别人也会真心对待自己的。 可是今天听到这些话时,他却不明白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究竟为了什么。使他非常痛苦的事是,为什么自己把九哥当成朋友对待,为什么九哥却这么待自己。 “九哥,这些到底是为什么?”十四阿哥想了好久才道。他的心除了为素言真正痛过一次,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人伤害自己的心了,没想到。让他没想到这的事是,再一次伤害自己心的人会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九哥。这让他根本就难以接受。 “住口!”九阿哥怒声喝道:“不为什么,就是因为你是胤禛的弟弟,就因为胤禛是你的哥哥!” “不!”十四阿哥一听竟然是这么个理由,他心中根本就不相信,怒吼道:“九哥,我说过,我和四哥不一样,我和四哥不一样的!” “好!”九阿哥气的狠狠拍了三声手掌。躲在不远处花丛里的马齐,听到手掌声时,犹豫了一下,随后向众人丢了个眼色,向九阿哥走去。“看见了吗?”九阿哥气愤的指了指从花丛里展出来的诸位大臣,指着十四阿哥,说道:“看见了吗?”“我们迟早都会要杀胤禛的,这事儿你迟早都会知道的。”说到这,九阿哥猛的从阿尔松阿手中拿过一张白纸,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那张白纸上面疯狂的写了起来。良久拿起那张白纸,怒道“你不是说,你和胤禛不一样吗?”“好,那就在这张纸上按一个手印吧!” “九哥。”十四阿哥浑身颤抖了一下。 “住口!”九阿哥喝止道:“你连这个手印都不敢按,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和胤禛不一样?”说着指着身后那些大臣继续怒喝道:“好,你按不按一句话。”说着把手中的那张白纸往十四面前一送,继续说道:“不按也行,今天的这事儿你也可以直接向你的亲哥哥说。” “不,,,不!”十四阿哥猛的抓过了那张纸,激愤的撕成了数片,口中不停的喘着气,道:“九哥,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老十四对你和八哥还有十哥都是真心的。”说完猛的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转身向外走去。刚走了几步,就开始跑了起来。因为这个地方太让他伤心了,今天的事情,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宁愿不来。 望着十四阿哥园区的身影。众人良久才缓过了神来。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仿佛一场狂风暴雨,来的突然,去的爷突然。 “九爷!”马齐走了过来轻声的问道:“就这样让老十四走了?”见九阿哥没有说话忙又说道:“他会不会……” 马齐的话刚说到这,就见九阿哥抬了一下右手,制止道:“不会的,对于十四弟的为人,我还是有点把握的。” “哦!”马齐会意的点了点头,抱拳又说道:“十爷这么出去的话,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用担心,我已经派刘福暗中让人跟着去了。”阿尔松阿接口道。、 “刘福?”九阿哥突然问道:‘这个人怎么怎么陌生?” “回九爷的话,刘福这人乃是一个江洋大盗,不过这人一身好武艺,我就暗中把此人留在了府中。”阿鄂绒撒说道。 “大人,现在虽然是用人之际,可是也不能脸江洋大盗这类的人也用吧!”九阿哥提醒道:“我们做的事情,机会可是只有一次,这类的人还是以后少用些。” “是是。”阿尔松阿连连点头。 “好了,十弟的事儿,就劳大人费心了。”九阿哥说到这向马齐说道:“我们刚才说到那了?” “回九爷的话,说到今夜去宗人府探虚实。”马齐沉声说道。 “恩。”九阿哥点了点头,忙又道:“八哥的事儿是真的吗?” 听到这话,马齐思索了一下,肯定的点了点头,道:“应该不会有假。”…… 养心殿外,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正要向大殿中走去。突然,被李德全喊住了。那小太监一见是李德全慌忙停下脚步。 “哎!”李德全走过来一看,见那小太监是小顺子身边的一个心腹,不过叫什么名字来着。却一时没能想起来。不过,这养心殿可是自己的地盘,这小顺子派心腹往这里来是什么意思?而且看那人的样子还挺焦急的。想到这,李德全忙走了过去,说道:“洒家如果没猜错的话,你是乾清宫的人吧!” “回公公的话,小的是乾清宫的张保。” “哦,想起来了。”李德全悠闲的抠了抠手指甲,扶了一下手中的浮沉,一脸笑问道:“看你一脸惊慌的样儿,出什么事儿了?” “这,,,这。” 见张保一脸难言之色,说话吞吞吐吐。李德全心中不由一乐,心道:嗨,小顺子,你个小畜生,以为洒家就这么好糊涂?想到这脸色一变,冷笑道:“怎么,连洒家也信不过?” “回公公话,此事事关重大,小的必须面见皇上。”张保一咬牙说道。 “大胆!”李德全尖声怒道:“你以为你是谁啊?”“皇上是谁能见就能见的吗?” 李德全的一声怒喝,惊得张保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只听李德全继续说道:“要是因为一点芝麻大的小事儿,惊扰了皇上的休息,洒家可吃罪不起。”说着音调一变,柔声道:“好了,起来吧!”“皇上刚刚睡下,有什么事儿就和洒家说一下,洒家等皇上醒来后,替你禀报一声。” “公公,这事儿真的是事关国运啊!”张保见李德全有意推拖,忙说道:“宗人府出了大事,八王爷惊现!”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说着把手中的照片又交给了十四阿哥,静静的等

关键词:

上一篇:站在外面的隆科多一听十三阿哥这么快就被封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