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站在外面的隆科多一听十三阿哥这么快就被封为

原标题:站在外面的隆科多一听十三阿哥这么快就被封为

浏览次数:69 时间:2019-09-05

话说,今日是几位王爷从宗人府里出来的日子,从乾清宫回来的隆科多,坐在书房里发了一上午的闷气。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也只吃了一口饭吃便再也吃不下去。 就在这时,只见管家说,年羹尧求见。 这年羹尧自从四阿哥登基之后,就再也没主动找过隆科多,当然,隆科多自从独揽大权以后和年羹尧姐妹的关系也疏远了很多。如今,十三阿哥就要从宗人府出来,想想年羹尧应该今天会来找自己的。想到这,隆科多忙起身来到外面把年羹尧请到了自己的书房。 能进隆科多书房的人,这满朝文武点点可真没有几个,何况还能被隆科多亲自请进书房谈话的人,除了登基以前的四阿哥外也就只有十三阿哥胤祥,不过那个时候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就是尽自己的全力扶四阿哥胤禛独登大宝。 “年将军,请,,,请。”隆科多伸着手,一脸笑道。 “隆大人客气了。”小春抱了抱拳,坐了下来。 “年将军,请喝茶。”隆科多指着端上来的茶说道:“碧螺春,尝尝!”、 “隆大人,客气。”小春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飘在表层的茶叶,抿了一口,深吸了口气,赞道:“鲜醇爽口,舌本回甘,满口生津,好茶,好茶。”说到这里突然音调一变:“这么好的茶,想必是宫中的贡品吧!” 一听这话,隆科多不觉的哈哈长笑,良久才开口回道:“将军说的不错,这些都是宫中的贡品。” 这贡品可都是专门供奉给皇帝享用的东西,其他人没有皇帝的命令是绝对不能享受这些贡品的,要是让皇帝或者皇帝身边的人知道的话,一般都以重罪论处。如今,小春见隆科多竟敢克扣贡品碧螺春,除了自己享用外,还让自己知道。看到这,这意思已经很明了。那就是隆科多早就不把当今皇上当回事儿了。想到这,小春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开口问道:“隆大人,这贡品每年给皇上送了多少,而皇上用了多少,这内务府里可都有记录啊!”“隆大人,,,难道就不怕皇上知道这事儿?” “哈哈哈……”隆科多大笑道:“如今皇上连自己都顾不过来,那还顾得上这些事情?”“年将军,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看隆大人说的,如今都火烧眉毛顾眼前了,隆大人还是一副相安无事的样子。”“真是好修养,在下真是佩服,佩服!” “哼!”隆科多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不悦道:“不就是一群鸟出笼的日子吗?”“说不上什么担心不担心的,倒是年将军可要小心了。”“这朝中可有不少都是九爷和十三爷的人,如今将军不去赶紧找大树依靠,却来老夫这里,不知是何用意?” “隆大人这么说的话可就有点见外了。”小春收住了满脸笑容,正色道:“隆大人,在下如你说的,无事不登三宝殿。”说着从袖中缓缓抽出了一道圣旨,一脸神秘的向隆科多说道:“隆大人,请看看吧!”说着往桌上一放,继续说道:“这是皇上刚刚下的密旨。”说完自去品尝桌上的香茶。 “皇上不是……”话说到一半,一把抓过来桌上的圣旨一看,脸色顿时大变:“这,,,这,议政大臣之事皇上不是已经定下由张廷玉、我和马齐三人代理吗?”说着指着手中的圣旨继续说道:“这,这皇上怎么能出尔反尔啊!”“不行,这事必须得去向皇上问问清楚!”说着就要起身。 “隆大人,隆大人。”小春忙拉住了隆科多的衣袖,劝道:“大人这话怎能这么说?”“皇上贵为天子,这事怎么能说成是出尔反尔?”“再说,皇上不是已经下了旨意了吗?”说到这想了想又道:“这道密旨,之所以是密旨,就是因为皇上不让其他人知道。”说到这低声在隆科多耳边说道:“隆大人可想知道这些人指的是谁吗?’ 一听这话,隆科多眼珠子不由得左右摆动了几下,心想:这个年羹尧,这是在套老夫的话啊!不过,这四阿哥也真是一个难以琢磨的人,要不是当初为了金枝……哼!这隆科多一想起自己的爱女金枝,心里的忧伤立时化作了怒气。对于自己女儿金枝的死,他一直觉得这是别人给自己设得一个局。想到这,转身往椅子上一坐,出了一口气,向小春说道:“年将军,皇上做的事情,那都是天命所为,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还是少打听的好。”说完指了指桌上的圣旨,继续说道:“对于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老夫会只字不提的,这一切好比从来都没发生过,年将军慢走啊!”说着起身伸出手道。 对于隆科多态度的突然转变,年羹尧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因为在来这里之前,佟素言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切。见隆科多下了逐客令,小春心里也轻松了许多,向隆科多抱了抱拳便向宫中走去。 宫中的佟素言,这时也在焦急的等待着小春的消息。这时,听到宫女的禀报,忙来到宫门外把小春接了进去。要知道,**没有皇上的批准一般大臣是不能经常来的。 “怎么样?”佟素言进门问道。 “素言真不愧为女中诸葛,一切都和素言预料的一摸一样。”小春说着把在隆科多府上所说说的话又和佟素言细细说了一遍。 佟素言沉思了良久,才说道:“皇上让你什么时候把圣旨公布于朝?” 小春摇了摇头,紧接着说道:“皇上没说。” “没说?”佟素言想了想又道:“皇上的意思,我明白了。”见窗外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忙说道:“圣旨,明天早上到乾清宫向诸位大臣宣读,皇上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好了,不早了,马上去吧。”佟素言吩咐完忙把手中的一个玉坠拿了出来嘱咐道:“听说十四爷已经到了京城,明天肯定会到乾清宫的,你到时候把这个东西交给他就是了。” 小春点了点头接过,揣回怀中告别素言便向宫外走去。刚走到了午门,却见李德全突然闪了出来。一脸神秘的把小春拉到了一边角落。 小春一见是李德全,不由得一愣。这个李公公听说从天牢里放了出来,还没和他见过面。怎么会突然在这里碰见?而且看样子好像还是特意找自己的。想到这,小春忙装作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向李德全道:“我说背影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李公公啊,幸会幸会!” “诶幼!”李德全看了看左右见没人经过忙说道:“年大将军怎么会注意奴才那?”“不过,年大将军,如今大家都在为皇上办事儿,老奴这里有个小小的请求,还请年大将军先答应。” “这话怎么说的,太见外了。”小春想都没想的一口答应道:“李公公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就是刀山火海……” “哎呦!”李德全见时间紧迫忙打断道:“年将军,洒家在这里等了大将军老半天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让将军帮洒家查查这个。”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张字条放到了小春的手里,紧接着有道:“还请年将军费心,这回皇上肯定醒了,洒家在不回去的话,就要出乱子了,改日再向年将军请罪。”说完不等小春说话边急匆匆的离去。 见李德全走远,无奈的摇了摇头,自语道:“这个老太监,真有意思。”说完出了宫去。 次日清晨。乾清宫外,一群大臣早就等候在了外面。虽说,皇上好长时间没上朝了。可是这些人还是很默契的,见时辰一到便走了进去。自从皇上不上朝之后,每天在这里各个大臣都会把重要的折子和紧急的折子拿出来交到隆科多众位议政大臣手中,然后再听完隆科多等人的讲话后,这才能离开。 何况今天还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今天是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自宗人府出来后,第一天上朝的日子。不过,众位大臣很奇怪,今天隆科多隆大人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站在原地闭目养神。而向众位朝臣收取奏折的事情也都换成了张廷玉,而马齐马大人还是老样子,手里捧着盒子等张廷玉把奏折收起来,放到盒子里,然后贴上封条。为什么这样做?因为,在这之前这里的奏折都会先送往皇帝胤禛哪里,然后由皇帝把一些重要的折子选完后,余下的才能轮到张廷玉、隆科多、马齐三位议政大臣看的。 就在众位朝臣对隆科多今日之举感到惊讶时,张廷玉的心里也在琢磨着这件事儿,他对隆科多太了解,不过一贯以稳重,天塌地陷不惊的张廷玉,对隆科多今日的表情也只是暗暗在心里思索着,因为他知道,现在还不是自己的出头之日,他心理非常清楚自己现在应该干什么,那些该做,那些不该做。

就在这时,小春突然拿出那道密旨大喝道:“诸位大人,请安静,皇上密旨再此。” 众官员一听不觉一愣,这密旨不是应该宣读给某个人吗?怎么突然当着这么多人热宣读?就在这时,小春打开圣旨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允祥、允誐、允禟、允禵为议政大臣。由马齐、张廷玉、隆科多三人协助管理政务。”说到这抬头继续道:“钦此!”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旨意众位大臣全都不由的满脸惊色,不过隆科多、张廷玉、阿尔松阿却都早已预料的了这件事情。只见马齐和阿尔松阿马脸笑意的向九阿哥和十阿哥贺喜。而一旁的另外几位大臣也都满脸笑呵呵的向这里投来赞许的目光。 封为议政大臣当然是件喜事了,可是有些人却不高兴,那就是隆科多隆大人。只见他脸色阴沉,冷哼了一声向外面走去,张廷玉看了看眼前的局面,只见眼前的这些同僚们,全都围着十三阿哥、十四阿哥还有九阿哥、十阿哥满脸的献殷勤,看到这里不由暗叹了一下,向外面走去。 隆科多刚走到宫门前,就见小顺子捧着一道圣旨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过来,一见隆科多忙喊道:“隆大人,多日不见最近可好?” 隆科多抬头见是小顺子,阴沉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抱了抱拳道:“有劳公公担心。”说完见小顺子手中的圣旨忙问道:“公公这是……”说着指了指小顺子手中的圣旨。 “哦,这是皇上刚刚下的圣旨。”小顺子说到这忙问道:“隆大人这是去那?” “里面空气不好,出来透透气。”隆科多说着佯装咳嗽了几声。 “哦。”小顺子点了点头,紧接着说道:“隆大人,那咱家就去宣读皇上的旨意了。”说着就见张廷玉走了出来,忙一脸笑着问道:“哎呦,张大人这是去哪啊?” 张廷玉见是皇帝身边红人小顺子,忙笑着回道:“身子最近一直不舒服,这不出来透透气。” “哦。”小顺子点了点头。 “这是……?”张廷玉当然不是睁眼瞎了,所以那黄澄澄的圣旨当然看得到了,抬手指了指小顺子手中的圣旨问道。 “哦,咱家奉皇上旨意来传圣旨的。”说到这忙向张廷玉问道:“张大人,里面的那几位爷都还在吧!”小顺子也是先见到了隆科多紧接着又见了张廷玉这才心里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来晚了,虽说里面有吵杂声传来,可是这道圣旨是传给几位议政大臣的,不要进去了没有人,这不白跑一趟? 张廷玉是为什么人?那是朝中的老人了,什么事儿没见过。这时,见小顺子突然这么一问,当然这里面的意思自然明白。忙回道:“几位爷都在里面。” “多谢张大人。”小顺子微微一笑捧着圣旨向里面走进去。 见小顺子走了进去,张廷玉一回头只见隆科多一双利目正望着自己。看到这,张廷玉抱拳笑道:“隆大人,不进去听听。” “哈哈哈。”隆科多突然大笑了一下,来到张廷玉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张大人不去听听?” “隆大人客气了。”张廷玉呵呵一笑说道:“最近身子不舒服,看来真是老了,这些事情都是皇上下的旨意,明天就会知道的。”说到这咳嗽了几声又道:“隆大人请留步,告辞了。” 看着张廷玉远去的身影,隆科多冷笑了一下喃喃了一句向里面走去。 来到里面,只见小顺子已经打开圣旨尖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允祥封为“硕怡亲王””说完抬起头道:“钦此!” “谢主隆恩。”十三阿哥高呼道。 站在外面的隆科多一听十三阿哥这么快就被封为亲王,心中不由得一乱。正要向外离去。忽听身后传来呼喊声道:“隆大人留步。” 隆科多转身一看,只见马齐站在自己身后满脸微笑着。忙问道:“马大人何事?” “隆大人。”马齐微笑着走了上去,低声说道:“下午到醉仙楼一叙,可否赏脸?” 隆科多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下午未时准到。”随后抬手抱了抱拳离去。 十阿哥一听十三阿哥被封为“硕怡亲王”顿时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狠狠的跺了一下地面向走去。九阿哥忙向阿尔松阿丢了个眼色。阿尔松阿会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紧跟了出去。 “十三弟恭喜恭喜啊!”九阿哥一脸微笑道。 “多谢九哥吉言。”十三阿哥抬手抱拳回道。 俗话说,话不投机半句多。十三阿哥和九阿哥最能证明这句话说的正确。二人只这么打了一声招呼就各自对着各自的同僚诉说自己对未来有些政策的看法和想法。 “十爷,十爷。”阿尔松阿刚追了出来,十阿哥虽然没有见到,却正好碰到了马齐。只见马齐说道:“怎么了,十爷有生气了。”对于十阿哥,阿尔松阿无奈的叹气道:“这个直肠子,你说他要是有九爷的一少半多好啊。”说到这忙问道:“对了,他哪去了?” 马齐也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往前面去了。” “隆科多那事儿好了?” “办好了。” “那就好,九爷一人在里面那,快去吧。”阿尔松阿说完向十阿哥去的方向追了去。 养心殿中,胤禛躺在软榻前痴痴的望着手中洛晴川的照片,这时,李德全突然走了进来禀报道:‘皇上,十四爷求见。“ 胤禛想了想,把点头道:”让进来吧。‘ “嗻!” “四哥!”十四阿哥一进门脱口喊道。可是喊完之后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这四阿哥如今当了皇上,应该尊称“皇上”才是,对于其他的称呼那可都是大不敬之罪。对于大不敬之罪,那就看皇帝心里怎么想了。 胤禛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见十四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口误,并且跪在了地上。胤禛也不想对这件事情深究,毕竟现在不是时候,再说他还是自己的兄弟。想到这,胤禛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怎么了,十四弟?”“四哥让你起来。”“怎么还跪在那里?” “四,,,”十四阿哥也不是有意的,他也是一时激动造成的口误。忙改口道:“皇上。” “好了十四弟。”胤禛打断道:“自家兄弟怎么称呼都行,以后还是叫“四哥”这样觉得亲切。” 别看四阿哥嘴上这么说,他心里怎么想的。十四阿哥当然清楚。只见十四阿哥跪在地上,道:“臣弟不敢,请皇上收回圣谕。”“请皇上饶恕臣弟刚才的罪过。” 胤禛见状叹了口气,因为他心里很明白,虽然自己刚才说的心愿确实是真的,确实是想让十四弟以后见了自己叫一声“四哥”可是……想到这,忙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起来吧,朕原谅你便是。” “谢皇上。”本来十四阿哥是来看胤禛的病的,经过这么一闹,心中的心情顿时少了很多。甚至,十四阿哥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刚才一路上对自己大哥胤禛的担心,仿佛突然一下子都消失不见。看着自己大哥躺在床上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感觉好像是陌生人,很生疏,很生疏的感觉。 “十四弟。”见十四阿哥站在原地,胤禛喊了一声,拍了拍摆在床边的凳子继续说道:“过来坐到这里。”说完又低头看起来手中的照片。 “皇上。”十四阿哥走了过来,却没有坐下,而是突然看到胤禛手中的照片,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暗暗心道:“这,,,四哥手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想了想忙开口说道:“皇上。” “怎么了十四弟。”胤禛抬起头一脸微笑道:“有什么事儿吗?”见十四阿哥很拘束,胤禛无奈的一笑一把拉住十四阿哥说道:“十四弟,有话就说,在自己大哥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说到这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照片,忙问道:“十四弟,你是不是也在奇怪,四哥手中的这些东西?”说完抽出一张说道:“看,这上面画的画多美啊!”说到这,神色不由得忧伤了起来:“十四弟,不管怎么样,你四哥始终都是深爱着晴川的。”说着眼角处缓缓流了下了眼泪。对于晴川,他的心中始终都是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和晴川,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找晴川好好说明,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和晴川一起游荡在山野之间做一对平凡的夫妇,后悔为什么当上了皇帝,后悔,,,后悔,,,,想到这心中不觉得一阵懊恼。 他现在急需找个人发泄自己心中这积累多时的伤痛,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怎么做,因为,身边离他而去的亲人太多,太多了。可是心中的伤痛压抑的自己缓不过起来

皇上,能否看下手中的画像。”十四阿哥想了想说道。 “来。”胤禛一听取出其中的一张照片递给了十四阿哥,这照片的背景是以埃及人的狮身人面像为背景照的照片。 “这,,,”十四阿哥看了一眼手中这幅奇异的画像,竟然和自己在来的路上,在路边救的那个人身上的一模一样,那人手中的画像和眼前的这幅除了画像里面的画有点不同外,这材质和质量全都一模一样,本以为是举世无双的东西,想不到皇上这里早就有了。不过,让十四阿哥想不通的是,这些画像里面全都是八嫂的画像,难道画这像的主人认识八嫂?不过,十四阿哥前后又细细的思索了一下,觉得这种可能很小,也许是八哥在和八嫂之前,专门让人找的高人画的。想了想心中觉得这点最有可能。 望着十四阿哥满脸深思细琢磨的样子,胤禛心里不由得猜想,是不是十四弟他认识画这幅画像的人?是不是十四弟早就知道晴川的下落?是不是十四弟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想到这,胤禛开口问道:“十四弟,难道也见过这些东西?” 见胤禛起了疑心,十四阿哥忙回道:“皇上,臣弟还是第一次见这种画像。”说着指着手中的照片,称赞道:“能在这么小的地方,画出这么精致的话来,并且画的整个人的神情跟真人那是一模一样,就凭这,当今天下只有皇上才能找得到这种画师。”说到这顿了顿见胤禛脸上没有任何怒像忙赶紧问道:“臣弟能否见一见画这幅画的画师?” “十四弟。” “噢,皇上请不要误会臣弟的意思,臣弟也只是想见上一见这位丹青高人,并无他意。”十四阿哥忙跪在地上祈求道。 听到这话,胤禛松了松放在双膝的上的手,深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缓缓说道:“不瞒十四弟,其实,,,四哥也不知那位画师的下落,” “那……这。”十四阿哥指着手中的照片说道, “怎么了十四弟?” “皇上。”十四阿哥说道:“青海战乱一事儿,还请皇上定夺。” 对于青海战乱一事儿,胤禛当然知道。那是蒙古准葛尔部的煽动引发青海和硕特部首领的叛乱,对于这件事情,胤禛心里当然气愤,可是,如今他却没有心思去管理这事儿。见十四阿哥跪在地上,想了想说道:“难得十四弟在外还这么忧心国事,看来朕真是错了,起来吧。”说着虚扶了一下,继续说道:“十四弟,朕如今身体不适,有些事情,十四弟觉得对,那就放手去做吧。”说到这咳嗽了几声继续说道:“还没到额娘那吧!” “不去!”胤禛的话刚说完,十四阿哥脸色气呼呼的一口拒绝道。 “为什么?”胤禛皱了皱眉头问道。 “不为什么。” “哎!”胤禛谈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去看看额娘吧。”“她很想念你的。” “多谢皇上,臣弟告辞。”十四阿哥起身说道…… 永和宫中,德妃听到十四阿哥去了养心殿,心中一阵暗喜。正要亲自去养心殿外等候,却被翡翠劝住道:“娘娘不可。” “什么?” “娘娘不可去见十四爷。”翡翠想了想说道。 “为什么?’ “娘娘忘了十四阿哥是为了什么才离开这里的?” 翡翠的一句话瞬间点醒了德妃。翡翠说的话也不无道理,老十四这孩子,脾气是倔了点,可是,如果他要是错过了这个难得机会,那本宫先前做的那些事情不都白忙活了吗?想到这,德妃忙向翡翠吩咐道:“翡翠你说的“对,本宫不宜和老十四见面,不如这样你去养心殿外等候?” “娘娘,不是翡翠不去,而是翡翠去了和娘娘去了的效果一样,十四爷一见我,还不知发什么火那。”翡翠为难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翡翠啊,本宫该怎么半?”这回德妃可是真着了急。 “娘娘请放心,这事,翡翠已经着人去办了。”翡翠忙说道。 “谁啊?”德妃忙问道。 “就是阿尔松阿大人前些天送进来的那个宫女李敏啊?”翡翠提醒道:“娘娘不是还给起了个新名字吗?” “哦。”德妃这才恍然大悟道:“当时本宫给她赐名为‘玉珠’”说到这微笑道:“对吧。” “娘娘英明。” “好了,你快去看看,老十四来了没有。”德妃还是有点不放心。 “是娘娘。” 话说这个李敏不是别人,正是洛晴川的好朋友,丁从云的女儿。那么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为什么突然和阿尔松阿有了联系,这些我们暂时不说。只见她接到翡翠的话后,便来养心殿外等候十四阿哥。虽然她对皇宫很熟悉,可是对十四阿哥她只是在史书上看过这个人的资料,至于十四阿哥长相如何,身高如何,却一无所知。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监站在养心殿外,李敏眼前顿时不由一亮,能在皇宫这种复杂的地方混到六十多,这要是没有一点手腕的话是能做到的?想到这,便向那老太监走了过去。 “女婢拜见公公。” 话说那老太监不是别人正是养心殿管事李德全,他也是听说十四阿哥来这里看皇上,才来到外面候着。这时,见李敏向自己行礼,而周围还有不少小太监站在外面,慌忙一把托住正要下跪的李敏,紧张道:“哎呦,我说你这是在干吗?”“这可是皇上休息的地方,你向我行礼做上什么吗?”“快起,快起,有什么事儿说就是了。” “对不起公公,女婢是刚刚进宫的,不懂这里的规矩,还请公公赎罪。”李敏忙道。 “好了好了。”李德全一脸不耐烦道:“快说,有什么事儿?”“洒家还有事儿那!” “公公,奴婢是永和宫德妃娘娘的宫女,奉德妃娘娘的话来这里请十四王爷的。” “诶有喂,你这个奴才,说话小省着点。”李德全一听忙低声说道:“以后只能称呼德妃为太后,以后可千万不要叫什么娘娘,,,你可记住了?‘ “多谢公公相告,多谢公公相告。”李敏忙连连答道。她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脑袋里还是对此事一片空白。还是对李德全刚才说的话有点困惑。 就在这时,只见李德全慌忙用胳膊撞了一下李敏,李敏抬头一看,只见李德全努了努嘴向刚刚出来的十四阿哥指了指,说道:“还愣着干吗?”“告诉你,那位就是十四爷。”“刚才的话你可要谨记着点,知道了没有。”见李敏只顾抬头看十四阿哥,李德全感到有点好笑,说到这最后语气也稍微重了点。 “多谢公公指点。”李敏说着就向十四阿哥走去。这一边走一边暗暗猜想着这位十四阿哥到底是一个什么脾气的主儿,要知道,人虽然长的帅气,可不代表每个人都喜欢长相好……李敏刚想到这,却见十四阿哥也把目光望向了自己,这心里忽然紧张了起来。直到十四阿哥开口向李敏说话,李敏这才放松了下来。 “喂,看你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太后让你来的?”十四阿哥也是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记得从乾清宫往养心殿来的路上就不止一次见翡翠的身影从一旁角落里闪过。 刚刚还在想,额娘这次会派谁来请自己,想不到额娘竟然会派了这么一位不懂规矩的新人。想到这,十四阿哥也觉得德妃始终是他的母亲,算算也有好几个月没见了。心里也着实有点思念。 “回十四爷的话。”李敏虽然不很明白现在宫里的局势,可是她这脑袋瓜却非常的机灵,见十四阿哥停下了脚步,忙说道:“奴婢奉太后旨意,请十四爷过去一趟。” “十四爷?”听到这,十四阿哥哈哈一笑,随后脸色一变突然问道:“谁叫你这么称呼我的?” “回十爷的话,宫里的人都这么称呼。”李敏也一时不知怎么答复十四阿哥的,想了想也只能这么说。 “哼!”十四阿哥冷哼一声,向李敏说道:“好了,带路吧!”…… “娘娘……” “什么事儿?”德妃忙把手中的信往袖中一放问道。 “十四爷来了。” “到那了?’德妃一听这话慌忙说道:“快,快把本宫给老十四准备的点心拿出了,快,要快!” 非常点了点头忙去准备。就在翡翠刚刚把那些十四阿哥端来的点心摆放在桌面上,就见十四阿哥已经走了进来。 “给额娘请安。”十四阿哥说着向地上跪去。刚跪到一半便被德妃一把拉了起来。只见德妃满脸慈祥,双手缓缓摸上了十四阿哥的脸,激动道:“来,好好让额娘看看。” “额娘。”十四阿哥一把抓住德妃的手说道:“孩儿不孝,害的额娘为孩儿担忧了。”说着把德妃扶到软榻上,继续道:“额娘。”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站在外面的隆科多一听十三阿哥这么快就被封为

关键词:

上一篇:蒋廷锡却没有在往下说的意思,洛晴川向焦秉贞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