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想了想便把自己遇到的那个穿着怪异的女人和胤

原标题:想了想便把自己遇到的那个穿着怪异的女人和胤

浏览次数:122 时间:2019-09-05

雍正皇帝在乾清宫上午当着众位朝臣吐血的事情,还没到下午便传到了永和宫来。本来皇上吐血乃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可是传到德妃耳中却变成了一件喜事。 德妃听说此事后,立马便让贴身奴婢翡翠去确认这个消息,得知自己儿子胤禛果真在乾清宫吐了血,而且现在还搬到了养心殿,心里顿时一阵惊喜。 德妃心里虽然十分高兴,可是她却不傻,忙让翡翠准备了一些珍贵的药品陪自己向养心殿走去。不管胤禛病的如何,德妃始终都是他的母亲,假如得到消息不去的话,将来要助老十四当皇上,众大臣那一关她肯定过不了,想了想还是先观望一下事态怎么发展下去,然后再找相对的策略。 “太后吉祥。”李德全一见德妃赶了过来,忙迎了上去。 德妃一看,站在养心殿外的太监竟然是李德全,心中很是惊讶,这老太监不是被老四弄到天牢里去了吗?何时出来的?想到这,德妃点了点头,微笑道:“李公公快请起。” “皇上怎么样了?”德妃忙问道。 “回禀太后,听刚才那几个太医说,皇上的病如果在找不到缓解的办法,恐怕!”说道后面李德全已经低声哭了起来。 一听这话,德妃心中也是十分惊讶,胤禛的病怎么突然发展的这么快。想到这,忙向李德全说道:“那皇上现在怎么样了?” “皇上这时倒是清醒着,可是心情特别的不好,刚刚小顺子被叫进去,没多久便被骂了出来。”说着抬头望了一眼德妃,然后又用袖子去擦眼角的泪水。 “好了,李公公。”德妃想了想说道:“哀家去看看皇上。” 一听德妃竟然自称哀家,李德全脸上顿时起来一片迷茫?对于德妃如今的情况,李德全还是心理有点吃不准,生怕一不小心,便又会跌入万丈深渊。 进了养心殿,见胤禛两眼失神的望着墙上一幅画像,德妃也抬头看去,那是一幅女人像,上面的墨迹显然还没有干,虽然里面的人物画的有点模糊,但是,德妃还是可以看的出那是洛晴川的画像。 可是心里一想,眼前的那副画,画的并不怎么样,既然老四那么喜欢晴川,思念晴川,以至于为了晴川还害的自己得了相思病。宫里画师那么多他为什么不找宫里的画师画晴川的画像那?难道其中有什么蹊跷?想到这,德妃心中立时起了一阵不安。 “额娘,你来了。”胤禛回头望了一眼德妃,转身向软榻前走去。 德妃忙走了过去,扶着胤禛坐到了软榻上,叹息道:“老四啊,你这又是何苦那?” 胤禛一脸苦笑的摇了摇头,双眼只是望着挂在墙上的那副画,对德妃的话并没有做什么回答。 德妃见胤禛痴恋一个女子竟然到了这份上,她心中都有些怀疑眼前的儿子是不是在和自己做戏那?可是细细又一想,先前在乾清宫摸过胤禛的脉,从脉象来看应该不会错的。想到这,德妃叹了口气,心道:这个晴川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人,怎么老二、老四和老八都被她所迷惑那? 见胤禛气色非常的不好,而自己此次来的目的已经达到,再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假如让年素颜和隆科多遇见的话,反而到让他们起疑心,于是又和胤禛说了几句话,不过,见胤禛根本没有心思理自己,而是抬着头盯着挂在墙上的画像看,德妃只好叹了口气走出了养心殿。 “太后。”李德全见德妃走了出来忙迎了上去,轻声问道:“皇上好些了吗?” “哎!”德妃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皇上的病是为晴川得的,如今晴川在什么地方,我们都不知道,皇上怎么能好哪?”说完自回永和宫去了。 一听德妃这话,李德全心中顿时感到自己抓住了一丝希望,因为就在刚才,他突然遇到了一个一身打扮怪异的女人,到底哪里怪异,李德全自己也说不上来,不过自己袖子中却放着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虽然,他自己到现在都还怀疑胤禛的这场病是装出来的,如今听到德妃娘娘的话,他心里那丝怀疑才彻底的消失。 “皇上!”李德全见胤禛痴痴的望着刚刚由年羹尧送来的画像,而自己连看一眼都没来得及,这时,抬头一看墙上的画,竟然是八福晋晴川,心中顿时一阵暗喜。 “安达。”胤禛见李德全压目不转睛的望着墙上的那幅画,心中顿时气了一阵怒气:“朕不是交代过了吗?”“没有朕的旨意,任何人都不许进来。”“你难道你敢抗朕的旨意?” “皇上请息怒,老奴有要事启奏皇上。”李德全慌忙跪在了地上。 “哼!”胤禛冷哼了一声,道:“说!” “奴才知道皇上心里难受,所以。”李德全说到这,忙把袖中的东西掏了出来向胤禛呈了上去。 “这是什么?”胤禛望着李德全手中的东西,眉头皱了皱。 “皇上看过就知道了。”李德全跪在地上,心中却是一片喜滋滋的。 胤禛接过来一看,只见拿东西和平常那些大臣们写奏折大小差不多,只是这东西的材质,胤禛还是第一次见到,只见封面摸上去滑滑的,上面还画有很多好看的花样,颜色总体呈紫红色,看到这里,胤禛感觉心中轻松了不少,可是当他打开第一页的时候,见到上面是晴川画像时,耳边顿时响起一阵翁明声,良久心中的激动才渐渐平稳,胤禛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李德全,问道:“安达,你这东西是从哪里找到的?”“你是不是见过晴川,你是不是知道晴川的下落?”“只要你知道,只要你告诉朕,你有什么要求朕都答应你,朕都答应你。” 见皇上如此激动兴奋,李德全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想了想便把自己遇到的那个穿着怪异的女人和胤禛说了一遍。胤禛一听忙说道:“快,把那个女人带上来,朕亲自问她。” “老奴遵旨。”李德全忙向自己的住处跑去。 没一会儿,李德全便把那个打扮怪异的女人拉到了乾清宫,胤禛一看,确实有点怪异,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怪,除了那人的一身衣服有点怪外,其他的地方,还真感觉不出什么地方有点怪异,看到这里,胤禛心里反倒是平静了许多,于是把李德全给自己的那个像奏折可是又不是奏折像画又不祥是画的东西往那女人面前一放,问道:“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晴川的姑娘?”看那女人年纪和良妃娘娘差不多,于是便让李德全赐了一把椅子让她坐在上面。 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洛晴川的母亲洛母,而她穿越时空后很不巧,刚好掉落的地方是皇宫,又刚好被李德全遇见。而李德全也不敢说眼前的这个人是从天上落下来的。 洛母一看眼前这两个人的打扮和穿着顿时意识到了自己真的如丁从云所说的那般,自己成功穿越到了大清朝,这时又见胤禛手中拿着自己在婚纱店中取的晴川的照片竟然在皇帝的手中,难道眼前这个身穿龙袍的人就是——雍正? “朕问你话你那!”胤禛见那人不说话,又提醒了一句道。 洛母这才回过神来,可是一想,眼前的这个皇帝雍正他是怎么认识我女儿那?想了想洛母为了自己的女儿,忙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认识。” “哈哈哈!”胤禛一听这话,却没有一丝的恼怒,而是向李德全吩咐道:“安达,把她带下去,好生看管,任何人都不得靠近。”说完又给了李德全一枚令牌道:“这个令牌,只要安达拿着它,朕先前在雍王府的那些护卫任由你调遣。”说完重重出了口气,又补充道:’对了,给她换身衣服,尽量不要让人知道。” “嗻!”李德全带着洛母向外面走去。 本来想拿着那些东西给了皇上,我和他之间隔阂也能少些,如今看来,皇上还是比较信任我的,要不怎么能把雍王府卫队的兵权叫我的手中那?看着手里的令牌,李德全心中一阵得意。 “轰隆隆!” 突然一阵雷声从天际边打了过来,李德全忙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的,如今不知何时已经无云密布,而且雷声也渐渐大作了起来。看到这里李德全算了算日子,已是十月份,北方的十月份下的雨都是阴雨,外加上气温逐渐往下走,李德全顿时感觉一片寒意。 打了一下午的雷声,天空也没有掉下一滴水来。直到掌灯时分,才哗哗的下起雨来。 “这这是……”洛晴川醒来一看,发现自己躺土炕上,屋里除了桌子上点着一盏油灯外,就只有窗外沙沙的落雨声,她轻轻咳嗽了几声,非常口渴,现在只想喝水,正要从土炕上坐起,一阵头痛传了过来,洛晴川呲着牙,强忍着头痛来到了地上。 突然,一阵说话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吃罢早饭后,许老板给洛晴川换了客房。客房在二楼,向阳面,里面的摆设很齐全,不过从四周墙上挂的画纸来看,这位张公子应该是一位画家。洛晴川看到这里只听那徐老板微微一笑说道:“姑娘尽管安心住在这里,如果有什么事儿,就喊老朽。”说完正要转身离开。 洛晴川慌忙喊道:“掌柜等等。”想了想忽然觉得这么称呼这徐老年还是不妥于是忙改口又道:“徐伯父且慢走。” 徐老板闻言停下了脚步,转身满脸微笑道:“姑娘还是叫老朽掌柜的顺耳。”说完呵呵一笑接着说道:“姑娘有什么事儿?” 洛晴川点了点头答道:“小女晴川多谢徐伯父照顾。”说着向徐掌柜施了一礼。 “姑娘!”徐老板一见洛晴川向自己行礼慌忙躲向一边,紧接着说道:“姑娘万万不可这样,老朽乃是受张公子所托,说不上什么照顾不照顾的。”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老朽是个生意人,只为利,姑娘要谢的话,还是谢张公子好了。” “伯伯。”洛晴川的话刚说道一半,就见那徐老板脸脸色一暗,板起脸打断道:“姑娘还是叫老朽掌柜的好,千万不可在胡言了。” 没想到这个徐老板竟然是这么一个人,想到这洛晴川暗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敢问掌柜,那位张公子尊姓大名,是哪家府上的贵人?” 一听这话,徐掌柜眯了眯眼,反问道:“姑娘难道不知?” 洛晴川点了点头,回道:“不瞒掌柜,我和那位张公子也是一面之缘,如果不是掌柜提到的话,我根本就不知谁才是我的救命恩人。”说完顿了顿接着道:“还请掌柜实情相告。” 听完洛晴川的话,徐老板摸着胡须思索了一下,问道:“姑娘难道要走?” 洛晴川淡淡的一笑,道:“我本来就不是这里的人,来到这里也许是老天赐予我的缘分吧!”说完叹了口气。 “姑娘,你没事儿吧!”见洛晴川满脸的忧色,徐老板忍不住问了一句。 “谢谢掌柜。”洛晴川摇了摇头,微微一笑。 “那就好。”徐老板叹了口气,道:“既然姑娘要走,那老朽不妨就告诉姑娘。”说完指了指挂在墙上的那些画纸,道:“这位张公子乃是朝中大员张廷玉张大人的长子——张若霭。” “什么?”洛晴川一脸吃惊脱口道。 “怎么了姑娘?” “没,没什么。”洛晴川嘴上虽然说没事儿,可是心里却是一阵暗喜,为什么?因为她非常清楚,张廷玉的儿子张若霭也是雍正朝的一名名臣,这时听那徐老板称呼张若霭为张公子,看来现在应该还不是雍正十三年,想到这,洛晴川心里顿时安心了不少。 “那好,老朽祝姑娘一路顺风。”说完向洛晴川抬了抬手向外面走去。 随着徐老板刚出了门,屋里顿时静了下来。洛晴川轻轻咳嗽了几声,坐到了椅子上,托腮思索着今后的事情。如今她已经知道现在并不是雍正十三年,心里放心了很多。可是刚想到这里,心里顿时又担心起了自己的母亲和八阿哥胤禩的情况,如今他们俩才真正是洛晴川心里最放不心的两个亲人。 “妈妈的病刚刚痊愈,八阿哥胤禩又是当今皇上的仇人,”想到这里,洛晴川无奈的叹了口气,自语道:“希望他们不要穿越到这个时空当中来。”“这样,大家的痛苦就能少一点。” “姐姐?”小莲的喊声立时把洛晴川从思索的深渊拉回到了现实,扭头见小莲满脸笑嘻嘻的走了进来,把手中的一个黑色包裹放到桌子上,嬉笑道:“听说姐姐要走,小莲特地来送送姐姐。” 望着眼前这个乖巧懂事同时又让人忍不住喜欢的小姑娘,洛晴川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微笑道:“姐姐要走了,小莲多多保重。” 刚走了几步,就见小莲一把拉住洛晴川的衣袖,指着桌子上的包裹说道:“姐姐,这个是干娘和干爹特意为你准备的,干爹说了,一个姑娘家的,本来就不容易,如果还是单身出门的话,那更不容易。”说着小莲一副模仿着许老板的口气继续说道:“假如那姑娘是往京城去的话,这一路上的行人和客栈很多,只要不走夜路保就很安全。” “你干爹真的这么说?”想起刚才在屋中许老板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情形,洛晴川心里忍不住问道。 “呵呵。”小莲嘻嘻笑道:“干爹的为人,小莲最清楚了。”“姐姐放心吧,其实刚才你们在这里说的话,小莲全都听见了。”说到这,小莲喘了口气继续道:“干爹对姐姐的态度,小莲这还是第一次见倒。”“干爹刚才说的话真是伤人。”“不过,小莲想,干爹他这么肯定有他的原因的,所以,小莲在这里也希望姐姐能原谅干爹。” “小莲真是个乖孩子。”说着洛晴川捏了捏了小莲的脸蛋,微微点了点头望向了桌子上的包裹。开一看里面放着原先的衣服,还有一双布鞋,就在这时,只见两锭银子从衣服下面滚了出来。看到这洛晴川忙把衣服一番,只见下面还有一些碎银子。 “小莲。”洛晴川说着把里面的碎银子和那两锭足有二十两的银锭子取了出来,说道:“这些东西还请小莲替你干爹干娘收回去,等姐姐走了,你再把这些东西和姐姐留给你的话说给他们。” 洛晴川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小莲突然喊道:“干爹。”洛晴川忙向门外望去,只见许老板微笑着走了进来,说道:“晴川姑娘,这些东西你还是收下吧。” “掌柜的好意,晴川心领了。”洛晴川说着把手中的银子往桌子上一放继续说道:“不过,这些东西,晴川实在是不能收下。” 见洛晴川这么说,老板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回道:“张公子真是慧眼识真人,不瞒晴川姑娘,这些银子其实都是张公子让老朽这么做的,还请晴川姑娘收下。”说着不等洛晴川回道,忙接着说道:“老朽敢问晴川姑娘是否向京城去?”见洛晴川点了点头,于是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来道:“老朽这里有封书信是写给张公子的,还请晴川姑娘代劳送一下。”说着往桌子上一放接着说道:“这些银子晴川姑娘不用客气,还请收下。”说完向小莲丢了个眼色。 聪明机灵的小莲一下子便明白过来干爹的用意,嘻嘻一笑把桌子上的银子往洛晴川的包裹里赛去。洛晴川在一旁这么劝也劝不住,直到小莲把所有碎银放完以后,洛晴川一把抓过桌子上的那两锭白银后,小莲这才停了下来,不解的问道:“姐姐真是一个怪人,别人想钱都还想不来那,姐姐为什么……” “小莲,这里没你的事儿了,快走吧。”许老板突然说道。 “哦。”小莲黑着脸走了出去。 “晴川姑娘,加上这两锭白银一共五十两,姑娘路上小心。”许老板脸色平静道:“从这里到京城的路,姑娘除了要住一夜外,第二天晌午便能到。”说完看了看窗外,接着道:“现在走的话,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足矣能到本店的分店,为了安全,姑娘还是住在本店的分店,这条官路上本店一共有三家分店,都叫许家客栈,晴川姑娘请记好了。”说完抬手抱了抱拳:“晴川姑娘还是尽早上路吧。” 洛晴川谢过许老板夫妇后,又被小莲姑娘送了一段后,直走到天阳偏了西,洛晴川才看到路边一家饭馆,这一路上的路人很多,不过看起来很多都是难民。 一路上经过的官差也很多,洛晴川一路上走的还很顺当。看到前面不远的饭馆,洛晴川想都没想的走了进去。坐下之后,揉着发麻的双腿向小二先要了一碗清水,然后要了一碗面。 刚吃到一半,就见两个一身破烂不堪的难民走了过来,年长的是为老者,拉着一个八九岁左右的小孩向洛晴川旁边桌上那位穿着很阔气的路人哀求着,希望能讨要点饭吃。 刚才洛晴川只顾着吃自己的,饿了嘛,也就没顾得上看四周都是些什么人在吃饭。要不是两个难民,洛晴川也不会注意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位路人。 只见那位路人对眼前的那两位难民根本就没当看见。看到这里,洛晴川心里就来气了,那位路人身穿一身丝绸,戴着一顶瓜皮小帽,旁边不远处的拴马桩上还拴着一匹棕色的马,怎么看也不可能是穷人,要知道在这个年代能骑着马赶路的人相当有钱,相当于我们现代的私家轿车。 就在这时,小二端着一盘水煮鸡放到了那人的桌上,看到这里,洛晴川心中更是气的打很。 这一盘水煮鸡刚一端上来,那人低着头就先扯下了一只鸡腿独自吃了起来,而这时站在一旁的两位难民只顾着咽口水,同时嘴里不停的喊着“这位大爷行行好吧。” 而那人那,仿佛就是一个聋子只顾低着头吃手中的鸡腿,对那两位难民也不赶也不骂,看到这里洛晴川心里更是来气,于是从怀里摸出点碎银子向店小二买了两个馒头,正要起身向那两位难民走去,忽听那人嚼着口中的鸡腿冷笑道:“姑娘是不是觉得在下这么做很绝情?”

“姑娘,醒了。” 洛晴川刚刚端起杯中的热水,就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走了进来,一看那老人一身黑色马蹄袖衣,前额光亮,脑后留着一个花白的辫子。洛晴川心里顿时平稳了很多,心中暗暗庆幸自己又回到了清代。 “可是,现在是什么年代那?”洛晴川想到这,忙向那老人问道:“老伯,这是什么地方,雍正几年?” 一听这话,那老者眉头抖了抖上下打量了一番洛晴川,微微一笑,道:“姑娘,这里是一家客栈,具体是什么地方,老朽是个外乡人,也不很清楚,至于当今皇上是谁?”那老者说到这顿了顿,摸了摸花白的胡须,微微摇了摇头,叹道:“很难说。”说完来到洛晴川跟前又道:“姑娘,让老朽替你粑粑脉。” 洛晴川依言把左手伸了出去,那老人摸着胡须点了点头,说道:“来,伸出右手。”洛晴川伸出了右手。 “姑娘的病情已无大碍,休息一晚便会好的。”老人说完起身又补充道:“不过,外面刚刚下过雨,寒气重的很,姑娘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儿的话,可以在这里多休息几天,等身体完全恢复后,在行上路也不迟。”说完不等洛晴川道谢便独自向外面走去。 这个怪老头,说话真是奇怪。洛晴川喝过热水后,咽喉顿时舒服了很多。便坐到椅子上望着桌上的油灯,细细回想着自己先前的事情。记得那束光芒过后,自己便来到了一条路上,周围全都是树林,当时正逢老天下着大雨,眼前的路本来就是一条土路,被大雨一冲刷,立马便的不能走。可是越往后面想,洛晴川越是想不起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记得当时道路泥泞不堪,自己还没走了几步,脚下的一双鞋子便找不到了,天上的雨水不停的往身上落,夹带着雨水的冷风也不停的从耳边刮过;当时感觉很虚弱,很无助。就在自己快要倒下的时候,记得当时好像有人扶住了自己,那人到底是谁?难道是八阿哥?可是如果是八阿哥的话,这时应该会守护在自己身边的,那不是八阿哥,那又会是谁那? 想到这,洛晴川突然感觉一阵困意袭来,脑袋嗡嗡的直响,看了看窗子,窗外还是一片漆黑,雨声好像下的很大,沙沙的不停的敲打着窗户上的油纸。 拍了拍发胀的脑袋,摇了摇头向土炕上走去,嘴中不停喃喃着:这感冒了真是难受……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隐隐约约传来一阵说话声。躺在土炕上的洛晴川这时已经清醒了过来,正要起身,忽听门外有人说道: “张公子怎么早就赶路啊!” “是啊。” “可是昨夜刚刚下过大雨,路上可不好走啊。” “没办法,等回到京城再说。” “哦。” “许老板,这间客房住的那位姑娘,她的客房钱全都算在我的身上就行了。”“她住多久,你就让她住多久,等三天以后,我会再来这里,到时候这客房钱一并算你。” “哎呀,张公子说的是那的话,只要张公子常来这里看看就行了。”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听着脚步声像是三个人的声音,当然了,随后的说话声,便肯定了这一点。 “陈伯,那位姑娘应该没事了吧。” “少爷放心,这位姑娘只是受了点风寒,许老板不是已经把药端过来了吗?” “那就好,那就好。” “许老板。” “张公子请吩咐。” “时辰不早了,我和陈伯就先告辞了。” “张公子一路平安。” “对了,那位姑娘就交给你照顾了。”“这里环境我看很不好,哪有让人家姑娘谁土炕那?”“把我的那间腾出来让她住吧,我们走了。” “我去送送张公子。” 直到门又重新关上,脚步声远去之后,洛晴川这才从土炕上坐起,望了一眼桌子上摆的药,走了下来。这时,窗外已经大亮,突然,洛晴川感觉那里有点不对劲,可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那?洛晴川自己也一时没能想明白。这时,伸手正要去拿桌上的药,一看自己的袖子,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和裤子不知何时被人换过,心里顿时一阵恐慌,整个人也仿佛一下子被人掏空了似的。就在洛晴川纠结时,突然从门外传来的话声让她心里安稳了许多,只听门外那人说道:“姑娘,不要惊慌,姑娘的衣服全都是我老板娘换的。”“如果姑娘还有什么要问的话,请告诉小莲一声,小莲会把话告诉干娘的。”说着推门走了进来。 洛晴川忙转身看去,只见那位叫小莲的是位小姑娘,粉嫩的脸蛋,尖尖的鼻子,说话捎带点不清,不过看上去年龄大概在十二、三岁。只见她走了过来指着桌上的药说道:“姐姐怎么不喝那?” “药要是冷了的话,可就不好了。”小姑娘说着端起桌上的药向洛晴川笑道:“姐姐用不用让小莲喂你啊!”说着呵呵的傻笑了起来。 洛晴川微笑着接过小莲手中的药,说道:“姐姐喝,可是姐姐在喝以前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问小莲,小莲能否实话告诉姐姐那?” 小莲呲开嘴,呵呵笑着点了点头:“只要小莲知道的,姐姐问就是了,我可不跟张宝一样,回答人家的问题还要收钱。” “小莲这可爱。”洛晴川忍不住摸了摸小莲的头,问道:“那张宝是谁啊?” 一听这话,小莲崛起了鼻子,说道:“就是本店的小二喽,不过他人虽然有点贪,但是人还是比较不错的噢。”说着指了指洛晴川手中的药说道:“姐姐怎么不喝啊!”“干爹说过,药凉了可就不能喝了,必须再去烫一烫。”“姐姐是不是药凉了?” “没有,很热的。”洛晴川微笑道:“你看,这碗上面还冒着热气那,怎么能凉那?” “那姐姐慢慢喝,小莲不打扰姐姐喝药了。” 见小莲要走,洛晴川忙喊道:“小莲还没听姐姐的问题,怎么能走啊。” “对啊,姐姐快说。” “这是什么地方,当今的皇上又是谁啊?”洛晴川想了想轻声问道。 小莲一听这话,脸上顿时紧张了起来,只见她左右看了看窗户,忙向门外看了看,见外面没人如果,把门关好,向洛晴川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姐姐,这个问题还是不要向别人乱问的好。” “怎么了?”洛晴川心里突然一凉,不过脸上还是露出笑容问道:“为什么不能问那?” “我也不清楚,反正这里每天中午和晚上的时候,都要来一些官府的人,在我们这里住的客人们很避讳这个问题的。”小莲说道这儿咽了口唾沫,接着说道:“还好,姐姐的这个问题是问了我,不然的话,要让别人听到的话,姐姐可就要麻烦了。” “为什么那?” “小莲也不清楚,不过,有好几个人因为这些事情都已经被抓到了大牢里了。”小莲一脸紧张道。 “那当今皇上是谁,难道那个皇上就不管吗?”洛晴川趁机问道。 “姐姐,当今皇帝听那些大人们讲,叫什么,什么雍正。”小莲显然记不住这个名字,想好久才说道。 “这个雍正皇帝不是爱民如子吗?”洛晴川忍不住问道。 ‘“这小莲就不清楚了,不过,听那些大人们讲,这个雍正皇帝好像得了什么重病。”小莲说道这,忙来到洛晴川耳边低声说道:“听说,那个皇帝好像就要快死了。”说完呵呵一笑向外面跑去。 什么?四阿哥怎么会……洛晴川心里不敢相信,可是想了想心道:难道我穿越到了雍正十三年?想到这里,洛晴川心里顿时一凉。 良久,洛晴川才缓过了神,来到桌前端起那碗药,这时,碗里药已经冰冷了,低头正要喝,忽然一股姜腥味扑了过来,洛晴川皱着眉头,挥了挥,心想,姜腥味虽然难闻,可是它也是治病的一种良药,如今自己身体虚弱,如果身子不能尽快好了的话,就不能再见四阿哥最后一面了,想到这,洛晴川抬起头猛把碗中的汤药,一口气吞了下去。 良久,感觉口中的姜腥味不那么严重才把手中的碗轻轻放到了桌子上。 突然,一声叫喝声传来,洛晴川扭头一看,只见小莲一脸嬉笑的站在门外,拍着手,称赞道:“姐姐好厉害啊,姜汤那么难喝,姐姐一口气就能吞完。”说完出了大拇指。 “小莲,小莲。”一阵呼唤声传来,站在门外的小莲忙向洛晴川说道:“姐姐,干娘叫小莲,小莲先走了。”说完笑嘻嘻了离去。 小莲走后,没多久,就见这家客栈的老板走了进来。 “姑娘可好?” “劳掌柜费心,好多了。”洛晴川想了想说道。 “老朽姓许。”许老板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说道:“姑娘的房间,老朽待会就会为姑娘换一下的。” “多谢徐掌柜,还是不用看了吧。”洛晴川想了想说道。虽然洛晴川听到了早上他们的对话,可是细细一想,有不能说。 那许老板一听,微微笑道:“不瞒姑娘,姑娘的房间是张公子走时,特意吩咐过的。”说完向外面走去。也不理洛晴川说的话,那个张公子是什么人?难道不是八阿哥救了我?而是那个张公子?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想便把自己遇到的那个穿着怪异的女人和胤

关键词:

上一篇:当今君主的病状朝中的各位大臣都早就阅览,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