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当今君主的病状朝中的各位大臣都早就阅览,洛

原标题:当今君主的病状朝中的各位大臣都早就阅览,洛

浏览次数:157 时间:2019-09-05

“皇上!”养心殿外李德全一见胤禛大病身后还跟着数位太医,惊呼了一声忙迎了上去。 “干爹。”虽然和李德全不和,但是皇上已经下过圣谕,所以,小顺子也不敢对李德全不敬,况且胤禛从今天起就搬往养心殿,和李德全小顺子也不想在短时间内和他起了冲突。 当然了,李德全也觉得自己刚刚从天牢放出来,这周围的人必须慢慢谨慎的接触;见小顺子在前面,他也不想和小顺子这个新皇身边的红人起什么隔阂,见他叫了自己一声“干爹”,点了点头,忙低声询问:“小顺子,皇上刚才走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干爹,皇上。”小顺子说到这见皇上躺在软娇已经睡去(到底是睡去,还是昏迷了过去,他小顺子也不敢确定)忙低声说道:“皇上是被那些大臣们气成这样的!” “什么?”李德全一脸惊讶道:“难道又出大事了?” “干爹,有些事儿儿子一会在告诉你,我们现在赶紧把皇上送回养心殿。”看了看抬着皇上的软轿的那些人已经走远,忙说道。 “对对。”李德全忙点了点:“我们还是先看看皇上怎么样了。”说着和小顺子追了上去。 这皇上在乾清宫吐血一事儿,惊呆了满朝的文武大臣,他们在原地足足停顿了老半天,大殿中才有些大臣缓过神来低声哭泣了起来。站在最前面的隆科多一听这哭泣声,心中更是恼火,大怒道:“是那位大臣敢在这里嚎哭?”“皇上的病只是暂时的,你们这一哭是什么意思?”说着转身向众位朝臣看去。 那几个哭泣的大臣早在隆科多说话前,就已经清醒了过来。隆科多这时望去哪能知道谁刚才哭泣?一听哭声又突然断了,隆科多心中的怒气更盛,可是想发作却找不到对象,再说了,以如今的态势来看,自己必须收敛自己的行为,因为他非常清楚,如今胤禛身患大病,为什么隆科多这么说那?别忘了,他在太医院也有耳目。 短期内胤禛是不可能上朝理政的,而且他今天也发现了,众位朝臣早就背着自己在暗中商议过,把那些关在宗人府的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全放出来参加朝政,这样一来,他们也好趁机看清楚风向。虽然,这些人今天没有提到十四阿哥那是因为,这个人更危险,他的母亲德妃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举行太后大典,这些都是为了什么?其实,大家都很清楚。只是,听传言这个十四阿哥并不想当皇帝,所以,朝中的大臣才没有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不过这个人可是有兵权的,西部的那些军队里面有不少都是他的部下,这点可不能忽视。想到这,隆科多冷喝一声,正要向外面走去。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冷笑声:“隆大人且慢!” 隆科多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原来是八阿哥的铁杆——阿尔松阿,想当年他的父亲阿灵阿就是因为参与了众位朝臣向康熙帝举荐八阿哥胤禩获罪死了的,如今他这个儿子真是孝顺,和他的老子一样的死心眼,都是老八身边最忠心的狗,听说,老八在宗人府失踪时,他当时也在场,回到家中听说接连三天没有吃饭,怎么就没有饿死这老东西?隆科多想到这,脸上微微一笑,抱拳说道:“大人有何事儿?” 阿尔松阿个子并不像每个满族人那样长的人高马大,他的个子很矮,整个人也很胖,不过那两双闪烁着炯炯精光的双眼,却让人看了不寒而粟。只见他摸了摸鼻下的八字胡,微微一笑,道:“隆大人,刚才兄弟向皇上禀奏的事情想必隆大人也该给兄弟我们一个答复了吧!” 这个阿尔松阿真是好大的胆子,乾清宫里他竟敢以兄弟自称,这不是明摆着结党营私?众位朝臣虽然惊讶,气愤,可是想想,谁又敢站出来怒斥阿尔松阿那?如今皇上刚刚吐血,甭说,病肯定严重的很,如今朝中形势突变,风向马上就要大变,他们连自己的未来都还不知何去何从那?哪能顾得上朝中谁结党营私这事那? “皇上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隆科多一听阿尔松阿的话,心中更是气愤,可是以如今的情形来看还不能得罪这王八蛋,想了想只好忍住心中的愤怒说道:“关于宗人府阿哥们的事儿,皇上不是已经说等过几天就会给大家一个答复的吗?”“你急什么?” 阿尔松阿能不急吗?如今皇上的病情朝中的各位大臣都已经看出,肯定是绝症,要不像胤禛的个性能不来上早朝?阿尔松阿想到这,心中更是憎恨眼前的隆科多,想想他能不憎恨他吗?如今皇帝重病已经不上早朝,而隆科多也每天忙着在京城各画馆里找名师给皇帝画遗像,哪能顾得上朝中的形势?如今眼看着九阿哥、十阿哥还有十三阿哥、十四阿哥就要回朝议政,如今自己不趁机拉拢一些弟兄们哪能得到九阿哥、十阿哥和十四阿哥的重用?何况,只要那个十三阿哥一来,肯定会和隆科多的那些人联合起来,到时候自己还能不能每天站到这儿,这都还是个未知数。想到这,阿尔松阿包了抱拳,微笑道:“皇上不是已经吩咐过了吗?”“这事由隆大人和张大人还有马大人定夺。” “皇上说过嘛?”隆科多向张廷玉和马齐望去,本想这两个人肯定会中立的,或说不清楚或称没听见。没想到,这两个老怪物却齐声答道:“隆大人,我等已经议过,如今皇上不能理政,我等又是臣子,还请隆大人同意。” “我是不答应那?”隆科多沉着脸,道。 “那我和诸位大臣会亲自到养心殿进谏皇上的。”不等隆科多的话讲完,阿尔松阿冷笑的接道。 “放肆!”隆科多终于忍无可忍道:“你们真是大胆!” “哈哈哈!”阿尔松阿干笑了几声,突然冷声指着隆科多,道:“放肆的人应该是隆大人吧!” “你……”隆科多的话还没说完,阿尔松阿冷哼一声立马打断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隆大人心里想什么!”“难道非得让兄弟我说出来不行?” “一派胡言!”隆科多怒喝道。可是骂出这句话后,他心里顿时心虚了起来,其实,他并不怕九阿哥和十阿哥从宗人府出来,甚至连德妃他都没放在眼里,只有十三阿哥胤祥,只有这个人,隆科多才感到了危险。自从他把四阿哥胤禛扶上皇位之后,就感觉自己和胤禛的关系越来越拉的远了,而且胤禛不止一次的向他要求,把十三阿哥从宗人府里放出来,可是次次都被隆科多暗中拉拢朝臣把这件事情以十三阿哥刺杀康熙一事儿当为理由次次打压了下去。 可是,如今却是众多数人赞同此事,虽然自己极为不愿意,可是也没办法。虽然说胤禛今天嘴上说了反对,可是隆科多却能感觉出来,其实,胤禛心里也十分渴望十三阿哥胤祥从宗人府出来替自己暂理政要。当然了,他也同时感觉到了胤禛对九阿哥和十阿哥的厌恶。 想到这隆科多觉得,如今自己在要反对这事的话,自己可能就会变为各位大臣的公敌,这样可就要便宜了这个阿尔松阿,倒不如把九阿哥和十阿哥还有十四阿哥一起请回朝中来当议政大臣,这样的话,那个十三阿哥也会忙乎不上来,只要自己稍微那么动一动,这个十三阿哥…… 想到这,隆科多咳嗽了几声,清了清嗓子,才说道:“既然诸位大臣都同意了,那我再要坚持下去的话,那岂不成了转牛角的人了?”说着满脸露着笑容向阿尔松阿一笑,爽快的说道:“好,我同意各位大臣的意见,我们一起写奏折,明天争取一起把折子放到皇上的眼前,这样总可以了吧?”说着哈哈大笑着向外面走去。 望着隆科多远去的身影,阿尔松阿心里顿时感到一丝不安。这时,站在乾清宫里的诸位大臣也都渐渐散去了一大半,而留下来的那些大臣们随后也都各自离去。 “素言,出大事儿了。”小春出了乾清宫就来到了佟素言的住处。 “出什么事儿了?” “皇上今天下了一道圣旨,封张廷玉、隆科多、马齐三位大臣,为皇上暂理朝政。”小春的话刚说到这,就听佟素言吃惊道:“坏了,皇上下了这道圣旨,那些大臣肯定会以此事为借口向皇上提出,关在宗人府里面的那些阿哥们的事情的。” “怎么,素言你已经知道此事了吗?”小春不敢相信道。 “不是,我只是猜的。”佟素颜想了想说道。 “素言真不愧是四阿哥心中的女诸葛。”小春伸出大拇指夸赞道。 “呵!”佟素言淡淡的一笑,道:“我那是四阿哥心里的女诸葛?” “不是?”小春天真的问道:“难道还有其他人?” “好了!”一听这话,佟素言心中立马想到了洛晴川的身影,可是又不想把火发在小春的身上,于是白了一眼小春制止道:“我们还是不要说这些无趣的事情了,还是说说今天在乾清宫的事情吧。” “好,我详细的给你讲一遍,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就在迈克的话刚说完,原本满是繁星的夜空,顿时风云四起,同时阵阵雷声也隐隐约约传了过来。难道要下雨?想到这,迈克忙向不远处的丁从云大喊道:“老板,今晚要下大雨了。” 这真的是下大雨的预兆吗?八阿哥搂着洛晴川,两人抬头静静的看着天际边不时打来的闪电,看着那些闪电,洛晴川喃喃道:难道,我真的和八阿哥就这么缘分薄? 洛晴川的喃喃声早就落入了八阿哥的耳中,只见八阿哥把脸贴在洛晴川的脸上,轻轻吻了她一下,柔声道:“晴川,不管这些闪电是什么,我想,只要我们紧紧拥抱着,我们就不会分开,因为老天爷能让我们到一起,那就说明我们有缘分,我们绝对不会分开的,因为我相信老天爷,老天爷也经常眷顾着你好我。”看着洛晴川一脸的愁苦,八阿哥忍不住安慰道。其实,他也心里焦躁不安,望着天上的那些闪电,它们越来越近,越来越亮;而耳边的雷声也大了起来,看到这里,八阿哥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双眼,心中默默祈祷着老天。 “好了,时辰已到,大家速度站过来。”丁从云的话声刚落,洛晴川和八阿哥、林非凡便被丁从云的手下胁迫了过来。只见这十二个人全都围在了那颗老树旁,就见丁从云一拉绳子,在老树旁边摆放的那些东西上的黑布全都掀了下来,洛晴川这才知道,原来摆放在四周的那些东西全都是大大的镜子,看到这里,她立马就想到了,丁从云这么做原来是想把那道能让人穿越的金光用光的折射原理来使大家一起穿越。想到这,洛晴川不得不佩服丁从云的智慧,可是,又一想,丁从云他凭什么就能保证大家通过那束光后就能到达梦想的地方?梦想的地方?丁从云梦想的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洛晴川心里十分想不通。 就在这时,只见丁从云双手小心翼翼的捧着一颗发着淡淡蓝光的宝石轻轻放在了那颗老树的树洞里,然后,又把从八阿哥手中抢走的那枚玉佩和良妃手中的玉佩缓缓合上后竟然变成了一只翠绿色的白虎,突然看到这个奇异的现象时,在场的众人无不暗暗惊叹。 紧接着就见丁从云把手中的白虎轻轻往树洞中的那颗宝石上面那么一放,突然间,霞光四起,紧接着一股霞光冲向天空,周围的景物在刹那间变的扭曲了起来,就在众人吃惊时,突然一道金光从天而降,仿佛泰山压顶,紧接着便罩在了八阿哥和洛晴川的身上,随着那道金光短暂的停留,摆在周围的那些镜子刹那间起到了作用,原本罩在八阿哥和洛晴川二人身上的那道金光随着周围镜子的折射向四周散去,紧接着,众人就听到一声声的“咔嚓!”玻璃碎裂声…… “皇上怎么样了?”乾清宫外,李德全拉着一位自己跟随自己多年的太监低声问询着里面的事情道。 “李公公,听小顺子说,皇上待会就能出来。” “哦。”李德全点了点头。今天是雍正帝胤禛从乾清宫搬完养心殿的日子,李德全哪能不事事盯着,步步看着?如今宫里的形势随着新皇帝的疾病又重新动荡不安了起来,就拿刚才那个太监来说吧,自从雍正皇帝当了皇上之后,曾经跟李德全有过瓜葛的太监宫女们全部都杀的杀,降得降,换的换,当然了赶出宫更不少。 如今,随着皇帝大病不上朝政期间,那先前被打压下去的势力全都如雨后春笋般,又突然间的冒了出来。宫里的那些太监宫女们,那个不想在这里有个出头之日?全都猴急猴急的寻找着自己心目中的那个靠山和大树。 当然了,这时宫外的情形更乱,也更复杂。自从皇帝患病不上早朝之后,算来算去也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京城里的众官员乃至整个天下的大清臣子们全都在暗中观望。 李德全在乾清宫外等了良久,直到小顺子扶着胤禛走了出来。这才迎了上去。 “老奴给皇上磕头。”李德全跪在地上,正要说话。却见胤禛晃了晃手,阻止道:“安达免礼,有什么话,等朕上完早朝在说也不迟。”说完向便向乾清宫正殿走去。 这时,在乾清宫等候的各位大臣也都各怀心事等候着雍正皇帝上朝。虽然,外面的时辰早就过了下早朝时间,可是没有一个大臣敢询问皇上为什么到了这个时辰怎么还不来上朝,全都默默的站在成两排静静的等候着。、 “皇上驾到!”随着一声尖尖细细的嗓音过后,紧接着众位朝臣全都把目光聚集到殿外,雍正皇帝脸色惨白,在小顺子的搀扶下走了进来。众朝臣一见,全都跪在了地上。 “诸位爱卿起来吧。”雍正皇帝坐在龙椅上说道。 众朝臣这才站了起来,只听小顺子拿出圣旨,尖声喊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身体不适,恐不能政,朝政暂由张廷玉、隆科多、马齐三位大臣暂理政,钦此。” 小顺子的圣旨刚刚宣读完,就听下面的好多大臣全都跪了下来,小顺子看了看除了站在最前面的隆科多、年羹尧没有跪下外,马齐和张廷玉也都相继跪了下去。 “众位爱卿,这是何意?”胤禛皱了一下眉头,冷声问。 “皇上,微臣有要事启奏。”胤禛一看见是阿尔松阿,脸顿时沉了下来,这个阿尔松阿今年也有五十多岁,一直是八阿哥胤禩的铁杆(粉丝这两个字可以无视),看着他的面孔,胤禛就来火,见他有事儿要奏,想了想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于是说道:“朕不是已经下过圣旨了吗?”“所有事情全都由马齐、隆科多,张廷玉处理,你有什么事儿,就和他们讲究是。” “皇上。”阿尔松阿并没有就此罢休,见胤禛的话音刚落紧接着说道:“微臣所奏的事情,他们做不了主。” “何事?”胤禛心里暗暗冷笑了一下,暗骂这个老狐狸滑头。 “皇上,微臣带众位大臣恳请皇上把九阿哥、十三阿哥、十阿哥还有十四阿哥下特赦令,请他们入朝议政。”(特别注释,为了方便,本书里面有很多名称都以《宫锁心玉》里面称呼,特此公告。) 一听这到这话,胤禛顿时大怒,正要向阿尔松阿发作,只见张廷玉说道: “皇上,微臣也有要事儿禀奏。”见张廷玉也有事情要说,胤禛忙向隆科多望去,只见隆科多也是一副无奈的脸色,想了想这个张廷玉平时倒还不错,于是说道:“爱情有何事,请奏来?” “皇上,微臣也和阿尔松阿一样,恳求皇上把九阿哥,十阿哥和十三阿哥从宗人府特赦。” “你,……你们。”胤禛怒极道。 “还请皇上特赦”众位朝臣像是全都商量好了似的,齐声奏道。 “你们,你们这是在逼朕!”胤禛终于忍不住心中怒火怒声喝道。 “请皇上息怒。”众朝臣又道。 “那朕要是不同意那?”胤禛满脸怒色吼道:“是不是就在此地长跪不起直到朕同意为止!”说着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噌!”的一下,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紧绷着脸,用足矣杀死的人目光环视了一圈下面的众位朝臣,伸着手怒斥道:“朕还没死哪!”“你们这些做臣子的就一个个心怀鬼胎,当朕是孩子吗!”“当朕是前朝正德帝!是被你们摆弄的布偶吗!”说到这,顿时感觉胸口气闷,紧接着一道血箭喷了出来,这时胤禛也正想用袖子去擦血迹,却不想一阵眩晕上来,头重脚轻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倒下,还好站在一旁的小顺子一时细心留意着,见胤禛从刚开始大怒,接着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就预感着要有什么大事发生,没想到,这刚刚一想完,皇帝就当着众大臣气的喷出了鲜血,正上前去搀扶时,皇帝已经站不稳了,还好自己手快,没有让胤禛倒下。小顺子扶着胤禛暗暗松了口气。 跪在下面的隆科多一见胤禛气的吐了血,忙一下子站了起来,转身向那些朝臣大声怒斥道:“放肆,看你们一个个的把皇上逼成了什么样儿,要是皇上又什么不测的话,我隆科多给你们拼命!” “大胆!”胤禛看了一眼隆科多,咬了咬牙,冷声说道:“隆科多,你也太放肆了!” “皇上。”隆科多刚才也是一时激愤,外加上见胤禛吐了血,这才忘了君臣之理,见皇帝怒喝自己,慌忙跪在地上,解释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臣也是一时激愤还请皇上饶恕臣的罪过。” 胤禛叹了口气,外加上浑身一阵发冷一阵热,看了看眼前的众位大臣,心里更是来气,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朕免你的罪。”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既然诸位爱卿都同意老九、老十他们从宗人府出来议政,这事儿容朕想想!”说着自去。

彩世界平台,洛晴川和八阿哥照完相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来到街上正要打车回家,忽见林非凡的车子开了过来。 “新娘子,新郎官,我没来晚吧!”林非凡微微一笑道。 “我妈又给你打电话了?”洛晴川一边说一边打开车门,和八阿哥往这里坐去。 “怎么,有了老公,这就开始嫌弃我这个哥哥了?”林非凡开玩笑道。 “胡说什么那。”洛晴川看了一眼八阿哥,笑着说道:“我是怕耽误了你的正事儿,对吧,王爷。” “嗯,对。”只要洛晴川认为对的事情八阿哥就认为是对的。 林非凡无奈的摇了摇头,脚踩油门向洛晴川家里走去。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的,仿佛各自心中的烦恼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洛晴川的婚礼地点定在了自己的古董店中。 第二天,一大早,亲朋好友就往这里赶来。古董店外一片喜气洋洋。大红色的各种喜字贴得到处都是。洛晴川和八阿哥身着一身崭新的大红色旗服出现在了婚礼现场。 对于,这二人一身的打扮与穿着,在场的众人无不惊呼,只见洛晴川一身红色旗袍着身,头发也梳成了满人的样式,八阿哥更是一根辫子留在脑后末端一根红色丝线系着。 结婚礼服虽然另类新潮,可是结婚过程可没有改变,就在八阿哥和洛晴川交换结婚戒指时,忽然一位一身褐色夹克,戴墨镜的青年突然大喊了一声:“两位等等!” 在场的众人一听这话,忙都把目光向那青年望去,只见那人身子很高,有一米八几的个子。洛晴川和八阿哥还有周围的洛母,林非凡全都不觉一愣。 那青年三步并成两步来到八阿哥和洛晴川面前,说道:“两位可是洛晴川和冯胤禩?” “对啊。”八阿哥和洛晴川齐声答道。 “那就好,打扰两位一下。”那青年说着把手中的一个黑色木盒放到了八阿哥手中,继续说道:“两位如果还想继续举行婚礼的话,那就继续。”这青年的话音刚落,八阿哥便抬手一把抓住那青年人的衣领,正要问话,自己的衣袖被晴川轻轻拉了一下,这时,林非凡也向自己微微摇了摇头。八阿哥这才回过神来,今天是自己大喜的日子,不管眼前这个人说的话,是什么用意,他今天都不能动怒。 在场的众人见状,原本嘻嘻笑笑的,这时也都静了下来。洛晴川一见,现场的气氛有点紧张。忙笑着接过八阿哥手中的黑色盒子,向众人笑道:“各位伯父伯母,这是我们给大家安排的一个小插曲,大家不用吃惊。”说着,指着手中的盒子继续说道:“这里面是胤禩送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到底是什么礼物那?”“我们打开才能知晓。”说完向八阿哥低声说道:“王爷,快把这人放了。”说完一脸微笑对着在场的众人缓缓把盒子打开。 “表弟,你怎么这时才来,快快,站到这边来,等他两办完正事,我们在好好的喝一杯。”林非凡一把搭住那人的肩膀向一旁拉去。那人连连用力挣了挣见林非凡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动都没有动一下,才知道遇到了高手,这才放弃了抵抗。 “你是什么人?”林非凡低声在那人耳边轻声问道:“为什么来破坏这里的婚礼?” 那青年冷哼一声,没有回答。这时,洛晴川把那个盒子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放着一张字条和一块玉佩,看到这里,洛晴川忙把字条拿出来向在场的众人微微一笑,大声道:“诸位,诸位,这可是胤禩写给我晴川的求爱密言,大家想听吗?” “想听。”众人齐声喊道。 洛晴川把盒子往八阿哥手中一放,拿着字条读了起来,只是那张字条上的字并不多,只写着几个子,而洛晴川看了一眼,却说了很多话。八阿哥接过那个盒子一看里面的玉佩,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那玉佩和自己身上的那块是一对的,而这块玉佩是放在她母亲那里的,为了就是将来八阿哥找到了媳妇的话,这枚玉佩便传他的媳妇。这个典故八阿哥从小就听康熙皇帝不止一次的讲。这时,八阿哥突然见到这枚玉佩心里能不激动吗?而洛晴川手中的那张字条上面写的更清楚:晴川,老八是怎么来的,我就不追究了,不过今天你们结婚的事情,我必须过问一下,想要成为我的儿媳,那就最好在最短的时间内到外面来,,,,良妃。 看到这里,洛晴川忙向八阿哥看去,这时,八阿哥也正好瞪着眼睛望向洛晴川,两人的目光刚一接上,手便不由自主的拉在一起,点了点头向外面跑去。 林非凡一见,忙喊道:“婚礼最后一项,诸位两位新人白头偕老,早生贵子。”说完,忙向洛母低声说道:“伯母,我们赶快招呼客人去酒店吧。” “啊!”洛母这才换过神来,低声问道:“非凡啊,晴川和胤禩没事儿吧。” “伯母,不用担心,他们一会儿就会回来的。”林非凡说到这,搭在那青年肩上的手不由加重了几分力道,直到那青年痛的哼了一声,林非凡这才发现自己的紧张。忙缓缓松了几分劲儿。 “好,这就好。”说完洛母忙招呼着众人向预定的酒店走去。 洛晴川和八阿哥到底去了哪里那?洛母一直等到了天黑,把客人都送走了才抽出了功夫向林非凡问道:“非凡啊。晴川和胤禩是怎么搞的。” “这么多的客人不来见见也就算了。”“可是这天眼看就要黑了下来,他们怎么还不回来。”说着洛母一脸担心道:“他们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儿?’” 林非凡听着这话,心里也很万分着急,可是不管他怎么问那青年,那青年就是不说,现在见洛母着急的样子,只好来到那青年面前,说道:“这样吧。”“你只要开着我的车去你们那里,就行,怎么样?” 那青年想了想说道:“只要你不报警,我就带你去。” “行,我答应你。”见那青年终于开了口,林非凡这才送了口气。拉着那青年来到酒店外,只见洛母手中捧着洛晴川和八阿哥的婚纱照。见林非凡走了出来,忙走了过去,道:“非凡。” “伯母。”林非凡看了一眼洛母手中的照片,惊讶道:“他们的照片已经洗出来了?” “那有那么快,不过晴川的洗出来了,胤禩的和那些婚纱照片还没出来那,明天我在去拿。”洛母微微笑道、 “那好,我们先去找晴川吧。”说着林非凡向那青年低声说道:“你最好老实一点。” 上了车,洛母坐在车后小心翼翼的往相册里摆放着照片,林非凡听着那青年的指示向一片树林地驶去。就在林非凡的车子走着走着突然车子剧烈的摇晃了起来,林非凡一看就不对劲,这种状况明明是汽车轮胎没有气的状况,停下车子,一看,才发现轮胎真的被什么东西给刺破了,就在林非凡正要向那青年怒斥时,忽然脑后被人重重打了一拳之后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醒来后,林非凡才发现自己来到了野外,四周全都是茂密的树林。而洛晴川和八阿哥也都在身旁,只是八阿哥满脸都是被打的伤痕。晴川也在旁边低声的哭泣着,洛母和,,,和郭阿姨失神的坐在一边,人就像丢了魂似的,林非凡连喊了好几声也不见她们回答。 “非凡,你没事儿吧!”洛晴川见林非凡醒了过来,忙关心道。 “晴川,我很好。”林非凡向周围看了看这才发下四周还有七八个人,而且里面还有一个女的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因为那人不仅自己认识而且还是洛晴川的好朋友,好同学——李敏。 只见他们八个人围着一颗很古老的树,低声说着些什么。看到这里,林非凡心里忍不住向洛晴川问道:“晴川,这是什么地方?” “非凡,你真的想知道吗?”洛晴川脸上的忧伤霎时间消失不见,一脸平静的向林非凡问道。 “我想知道。”林非凡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告诉你。”洛晴川说道:“这里就是我穿越回到古代的那颗大树。” “什么?”林非凡一听脸色大变道。也难怪,林非凡虽然知道洛晴川穿越了的事情,可是却不知道她是怎么穿越的,虽然林非凡也曾经问过洛晴川。只是洛晴川没有说而已。 “看到那颗树上的树洞了吗?”见林非凡满脸的不信,洛晴川苦笑了一下,指了指那棵树,你仔细看看。林非凡挤了挤眼,仔细一看,果然,那棵树的树身有个大洞,看到这里林非凡又一脸疑惑道:“不就是一个树洞吗?”“这怎么能穿越时空那?” 林非凡的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年级和自己父亲差不多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向林非凡微微一笑,说道:“小伙子,这你就不用管了。”说完向洛晴川微微一笑,又向八阿哥点了点头说道:“两位,还认识我吗?” 洛晴川和八阿哥来到这里见到的全都是生人,除了李敏和眼前这个中年人。只见这中年人就是八阿哥和洛晴川从理发店出来遇到的那个中年人,当时洛晴川静儿八阿哥和他只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他的一个手下,洛晴川还是有印象的, “能不认识吗?”洛晴川冷冷回道:“只是还没有请教大名。” “呵呵。”那中年人微微笑道:“我姓丁,叫丁从云。”说完哈哈大笑的向一旁离去。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今君主的病状朝中的各位大臣都早就阅览,洛

关键词:

上一篇:晴川想和你说些事情,自从洛母知道我们晴川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