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叫齐总的胖子问,也许是因为同名的原因陕西张

原标题:叫齐总的胖子问,也许是因为同名的原因陕西张

浏览次数:184 时间:2019-10-29

孟凡的手轻轻地搭在了子怡的肩上,另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子怡没拒绝,没躲避,很自然地,他们拥抱在一起。孟凡温热的唇轻柔的紧贴着子怡的面颊,亲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最后,迫不及待地一下压在她的唇上,他的舌尖和子怡的纠缠在一起,饥渴的、久违的燥热从心底涌起,一股暖流传遍了子怡的全身。她的血液在沸腾,感觉灵魂渐渐脱离了躯体,慢慢上升……上升……感觉自己慢慢飘了起来,飞呀……飞,好美妙的感觉!
  今夕是何年?不要去管,只要当下!只要这一刻!这一刻,她爱着,被爱着。她和名叫孟凡的男人,灵魂与肉体,交融在一起……他们慢慢躺了下来,身体重叠在一起,深情的相吻着。全身心处在一种极度的亢奋中,子怡在心里渴望着,她听到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呐喊。
  孟凡紧紧的抱着她,他们此刻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同时变得呼吸紧促起来……“啪”轻轻地,一片核桃叶从树上落下来。小心翼翼地,像是怕惊扰了他们甜美的梦……
  “叮咚,叮咚。”手机的信息提示音把夏子怡从睡梦中惊醒,她下意识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刚好是六点。心里念叨着:“这个家伙,真够准时的。”她坐起来回忆着刚才那个春梦,顿觉脸红心跳起来。摸摸自己发烫的面颊,在迷迷糊糊中,起身,穿衣。窗外杉树上的翠鸟“叽叽喳喳”叫得急切,楼下屋顶上趴着的猫“喵喵喵”地唱着情歌。
  今天早晨跟以往任何一个早晨一样,今天早晨和以往任何一个早晨又很不相同。今天早晨,夏子怡和孟凡有个约会。这让子怡有些期待、有些心慌;亦有些心虚、有些向往。这个叫孟凡的男人,像他的名字一样,长相一般,事业平淡。可他那颗热爱生活的心和挑战自我的勇气,绝对很不一般。他对户外运动的执着和胆识,让子怡心生敬畏!
  孟凡的短信一个接一个,手机的叮咚声搅得她心神不宁。她带着躁动的心风风火火地出了门。在路上,莫名的紧张起来,她开始胡思乱想。这次的见面会发生什么呢?会遭遇什么样的境况?什么样的经历呢?大约1.5公里的路程,感觉心比身走的更远……T城的上空,不到七点,太阳就亟不可待地爬上天空,展示它无与伦比的热情,毛茸茸的阳光像调皮的孩子,在她身上跳来跳去。她的心情就如高远的蓝天一样明媚着。平凡的他,会给自己什么特别的惊喜?
  子怡就这么一路走,一路想。不知不觉就到了约定的集合点。没有见他的影子,便站在站牌前,无聊地看着一个个的站名,突然肩部被人拍了一下,正要发作,一回头,孟凡正在笑眯眯的看着她。
  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没有尴尬,没有陌生感,好像是多年的老朋友。那么自然的相视一笑,19路公交车就在他们对望的笑意里飘然而至。上车,一前一后地坐下。孟凡把她的包拿去,装在他的包里。递包时,子怡看见一缕阳光刚好照在他略显沧桑的脸上,满是沟沟坎坎,既不是皱纹,也不是伤疤。好有特色的脸!见了后,想忘记都难。那些沟沟坎坎,一定承载着不被人知的磨难吧,是不是被生活打磨的痕迹呢?
  “去玉泉寺如何?”子怡回头看着孟凡说。
  “随你。”孟凡说。
  “你真好!”
  “我本来就好,和我在一起,你不会后悔的,慢慢你就知道了。”孟凡趴在子怡耳边,轻轻柔柔地说,嘴里氤氲的雾气裹着一份温暖,挠得子怡的耳垂酥酥痒痒的。她情不自禁地转过身,刚好四目对接。孟凡的眼神迷离,神情恍惚,好像要把她吞下去。子怡慌忙转过身去,心里像揣着小白兔一样,“咚……咚……咚”跳个不停。
  他俩静默了一会儿又在车上小声交谈了起来。无论什么话题,总是能说到彼此的心里去。子怡不由得感叹:“茫茫人海,心有灵犀的人能有几个?难道上天这么眷顾我,让我今天遇到今生的知音吗?缘分,真的是神奇的东西!冥冥中,好像有一双大手,紧紧的抓着我俩的心,向一起靠拢,再靠拢……”公交车像蜗牛一样在环山路上慢慢爬行,好半天才把他俩送到去玉泉寺的路口。下车后他们徒步前行着。路边,玉林清幽,清泉潺湲。
  “好一个超凡脱俗的静雅之所!”孟凡闭上眼,做个深呼吸,惊叹道!
  “佛门禁地,理应如此。”子怡答道。
  “不知有多少年轻的心脱离红尘,心死在这青山绿水里。”子怡吐出一口气,幽幽地说。
  “如果可能的话,我真想把我的心安放在这里,让佛祖洗涤我未了的情,让我从此六根清净。”孟凡半真半假地说。
  他俩说话的当儿,玉泉寺已然横亘在眼前。红墙灰瓦,青石凿就的阶梯一直向上延伸着。两棵古老的银杏树,矗立在院中央。大大的树冠虬枝曼舞着伸向空中,遮盖住了大半个寺院。粗粗的树干,记载着厚重的历史,书写着世事沧桑。满树金黄的叶子,映亮了半边天,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此时,秋风徐徐,叶片随风摇曳着,像一只只黄蝴蝶在空中翩翩飞舞。此时的阳光真好,暖暖的,痒痒的,撩拨着他们的心。
  “若是深秋季节,黄叶落了一地,远远望去,满地尽是黄金甲。”子怡嘎嘎笑着对孟凡说。“孟凡快看!”孟凡顺着子怡指引的方向看过去,视野里出现了一个地势很低的小村庄。可以清晰的看见猪圈里一排排的肥猪在懒懒的趴着,农家屋顶上趴着好多的瓜,都长得像胖娃娃似的静卧着。显示着日子的富足和美好。
  “走,下去看看?”子怡提议。
  “嗯,去看看。”孟凡很随意的牵了子怡的手,来来回回地晃悠着。村口路边有个标识牌,标示着T城周边一千多个自然村的地理位置。孟凡耐心的找寻着子怡老家的位置。子怡踮起脚尖,指给孟凡看。说:“这个就是我老家,生我养我的地方。”
  “喔,有机会我一定去看看。”孟凡好似不经意地说。子怡吃惊地长大了嘴巴,“你想做什么?孟凡?”
  “看把你吓得啊,随便说说呗,我还真去啊!”
  “以后这样的话少说。”子怡有些不高兴了。
  “知道了,姑奶奶。”孟凡拍着子怡的肩,呵呵笑着。
  他俩悠哉悠哉的向前走,不问时间,不管速度,只管向前走,闲庭信步,心猿意马。路边一个大牌子吸引了他们,牌子上“紫藤花园”四个字映入眼帘。孟凡扭头看着她说:“进去看看?”“好啊,看看。”从路边下坡,视野里出现了一条小道,是土路。路尽头是一个弧形的门洞,跨过门槛,一个很大的院子呈现在眼前。整个院落被两棵紫藤树遮盖着,紫藤盘根错节,虬枝满园,煞是壮观。院子里摆放着圆桌和凳子。
  “紫藤花开满园时,坐这儿品茶、吟诗、喝酒,快哉!”子怡赞叹道。
  “等紫藤花开时,一定相约到此,亲手摘下紫藤花,摊成花饼当下酒菜。好美啊!”孟凡张开双臂,闭上眼,好像嗅到了紫藤花的甜香味儿。
  紫藤树下的筐里摆着新鲜的柿子,山楂和木瓜。木瓜,清香扑鼻,溢的满园都是。放在家中的衣柜里,衣服就被熏染得浓香无比。香味能保持好久好久。站在院里只觉得很僻静,很清幽。纵身走去,是一个有着多种植物的大院落,有上百年的榆树盆景,有四叶参,黄芪,何首乌等名贵药材,走廊里一棵大猕猴桃树缠缠绕绕一直到走廊尽头。好美的地方!世外桃源啊!住在此处,人生百年,夫复何求?
   子怡突然发现走在旁边的孟凡,是这么的英俊,匀称的身材,吸取了无数自然精气的睿智的双目,平和又气定神闲的性格。在这样一个特定的场合,一个特别的地方,子怡有一种想与他拥抱的冲动。在他低头摘茶叶的当儿,子怡轻轻地拍了下他的脸,她为自己大胆的举动偷偷害羞起来,好在,孟凡并未在意。出了“紫藤花园”右拐,一条土路,两边是杨树林,一排排的杨树错落有致,粗细不一地排列着,静谧,美好。拐过一道弯,是座农民种果树的小山,满山都是核桃和板栗树。由于已经收获完毕,山上空无一人。大片的、艳黄的野菊冲击着他俩的视野,是那种明艳的黄。小道两旁,荒草凄凄,落叶瑟瑟,一派凄凉景象!爬到半山腰,回首而望,好宽阔的视野!连绵的群山,层层叠叠,山间的小路,蜿蜒曲折,若隐若现。学校里悠扬的早操曲,清新悦耳,村庄上空炊烟袅袅,站在这里,感觉世界真安详呐!在这个荒凉的小山坡,他们并排而坐。早上的那个梦一下就闪现在子怡的脑海,这时凉飕飕的山风扑面而来,子怡突然恍惚起来,感觉这一切很不真实。心想:“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身边的人是谁?我了解他吗?如果没有他,我也许此生此世,不会到这里,人生真奇妙啊!”就在子怡胡思乱想之际,孟凡的手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肩上,另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孟凡的唇在她的耳边蹭来蹭去,一切和梦中惊人的相似。子怡本能地缩了缩脖子,朝四周看了看,攸忽间,她呆在了那里,一个小女孩挎着篮子站在她旁边,大约七八岁的样子。女孩眼珠骨碌骨碌转着,眼神清澈。子怡呆愣的时刻,女孩走过来,拽着子怡的衣角示意她蹲下,女孩双手拢在一起贴着子怡的耳边悄悄说:“如果大哥哥敢对你耍流氓,你就这样……电视上都是这样的。”女孩说着做了个掴耳光的动作,子怡捂着肚子咯咯笑个不停。
  “我们在这么好的阳光下,还想做不阳光的事情?”子怡看着孟凡的眼睛。
  “不,只要是真心相爱,就充满阳光。”孟凡极力辩解道。
  “我们不要为自己的堕落找借口好不好?我要回家了,再见!”子怡说完,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孟凡一把拉住她,“请在心里留一寸土壤给我,我要在那儿种下我们爱的种子。”子怡的眼里闪着泪花。喃喃自语:“如果时间可以倒转,我愿意早遇见你几年。”“是啊,如果那样的话,无论时空如何变换,我们都是属于彼此的……”孟凡感叹道。
  “让我们做朋友吧,纯粹,美好。没有纠缠,拒绝暧昧。”他俩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然后,他们一起迈开大步,走在了阳光下……   

清明节过后,老吴到新单位报到,几个哥们一定要给他接风,恭敬不如从命,一通猛喝之后,倒了三个,晕了五个。老吴是五个之一。想到下午要上班,他硬撑着走出酒店,手里拿着他们送给他的《潮河诗刊》,在街上蹒跚。
  经过一个建筑工地,他感到头晕得厉害,便手扶工棚歇息,这时忽然感到内急,但遍寻不见厕所,只好忍着。一会儿,从工棚里急急地出来一人,一边走一边扯裤子的拉链,显然也是内急。虽然都是男人,但观赏人家小便显然不雅,而且会加重自己的便意,于是老吴强打精神,准备离开,谁知那人把掏出来的家伙放了回去,却一把拉住了老吴,嘴里大喊:“快来人啊!我抓住了……”不让老吴走。老吴一下子醒了酒,也没了便意,只是不知怎么回事。这时从工棚里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个胖子,红红的脸膛,叼着香烟,嘴里喷着酒气。
  抓住老吴的人对胖子说:“齐总,您刚来时不是说闻到臊味吗?现在我给您抓了个现行……”这个叫齐总的骂了一声:“他妈的!”分开众人,走到老吴面前,气呼呼地正要斥责时,却忽然停了口,伸手夺过老吴手中的《潮河诗刊》,问:“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拿着这个?”
  “人家给我……”老吴嗫嚅道。
  “看了吗?”叫齐总的胖子问。
  “还没有。”老吴答。
  他忽然眉飞色舞,“哗哗”地一阵乱翻,说:“你看你看,这是我的新诗,果然发表了。老曹电话早报过功了,说登在最前面!”
  “你的……新诗?”老吴看看面前这个粗鲁的胖子,不肯相信。
  “这下我们齐总也是大诗人了”,有人谄媚说,“这老头肯定不是读书人,他哪知道什么诗!”
  老吴觉得要对这个齐总刮目相看了,便问:“你叫什么名字?”
  胖子得意洋洋,指着刊物说:“喏,这上面不是有吗?”
  “哦——齐天,你就是齐天?”吃饭时好象有谁说过,说办刊困难,多亏齐天老板赞助。
  “是的,我就是齐天。回去好好看看吧,看看咱的诗写得如何。”他的情绪好多了,忽然问老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一个走路的。您是诗人,又是大老板,问我名字干什么?”老吴说。
  齐天“呵呵”笑了,说:“那是那是。但人总有名字的,是吧?”
  “我……我叫吴清明。”老吴只好如实相告。
  “吴清明?不知道。”齐老板把刊物摔给老吴,说,“你走吧。以后不许随地小便。”
  “我没有。我只是喝多了,想靠着歇一会,那位兄弟就……”
  “呵呵,没事,尿了也没事。再说,我们已经闻惯了,都是自己人的尿。”齐老板变得幽默起来,众人一阵大笑。齐老板不想纠缠小事了,一边挥手让老吴离去,一边掏出了手机,大声地打起电话,嗓门传出好远:
  “曹大总编吗,你小子在哪?又在酒店……我一个大老板还知道省吃俭用,只到工棚里和弟兄们喝点,你说你一个破刊物怎么经得起你这么吃喝……好了好了,我说,你为什么不把新出的《潮河诗刊》给我送来?你小子是不想要赞助费了吧!什么,你不是总编了?你在给新总编接风?谁是新总编?吴清明,五十多岁……刚才、刚才走了……快!你们给我追……”
  老吴觉得头好象不怎么晕了,便加快了脚步,拐到一个小巷里,笑看齐总带着一群没头苍蝇向前跑去。
  又是一阵内急,抬眼寻找,仍然没有厕所。尽管四周没有一个人,但吴清明决定,还是忍着……   

那年春天,道边村小学开始实施教师聘用制,从陕西省河阳县来了5名年轻人承包了学校的教学业务。其中有一个女的叫张惠妹。张惠妹没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和香港歌星同名外,还和村中一位女孩同名。巧合的是,村里的张惠妹和这个来学校的张惠妹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不同的是,陕西张惠妹毕业于河阳县一高,而村里的张惠妹没有读过一天书。还有一点就是村里的张惠妹在陕西张惠妹快要到来的前几天,突然从田野的一座山崖上跌了下来,然后就昏迷不醒。送医院检查没有什么实质性毛病,输了几天液同样没有效果。由于家庭经济的原因没能去更大的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只能根据乡卫生院医生的意见回家来静养着。
  村里的张惠妹就住在学校的隔壁,每天清晨,校园那朗朗的读书声总会传到她的耳朵里。过去每当这个时候,她总会用一种痴痴的神态朝学校那边张望,可现在不同了,依旧是朗朗的读书声对昏睡中的她来说没有任何反应。
  陕西张惠妹在学校是教四年级语文的。也许是因为居住近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同名的原因陕西张惠妹时常会去看望昏迷不醒中的张惠妹。听说村里的张惠妹没有读过一天的书,陕西张惠妹心生怜悯的同时也将这种同情付诸行动,每次去看望村里张惠妹的时候,都会带上语文课本,站在炕头边为她用普通话朗诵上那么一段课文。她不知道昏睡中的张惠妹能否听到自己的读书声?自己的读书声能否给她带来一种安慰和快乐?但她就那样的坚持着,渐渐地形成了一种习惯,从春的生根发芽到夏的绿叶开花。秋天是植物结果实的季节,陕西张惠妹的付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
  很快就进入了万物沉睡的冬天,第一场雪就那样飘飘然然无声远息地降落了。村里为教师拉来了取暖用的蜂窝煤。这天晚上,陕西张惠妹也和其它教师一样燃着了自己的火炉,同样也是备课到深夜。可不幸就发生在这天晚上。第二天,其它的教师都起床了,唯独张惠妹住室的门还紧闭着。起初人们并没有在意,就让一贯早起的张惠妹睡个懒觉吧。一直到上完早操,几个教师才觉得不对劲,撞开了她的房门,只见炉火仍在不停地燃烧着,张惠妹爬在办公桌上睡着了一般。
彩世界平台 ,  很快,陕西张惠妹被村里人用三轮车送到了县医院,医院得出的结论是一氧化炭中毒,送来太晚,张惠妹的心脏已停止跳动。村里人把长途电话打到陕西省河阳县张惠妹的家乡。等到陕西张惠妹的父母和家人赶到道边村的时间已是事发的第二天,老人一时接受不了这样沉重的打击,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就这样突然间离开了人世,他们爬在女儿的身上痛哭着,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答应了让她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教书……
  当天下午,陕西张惠妹的家人在村干部的陪同下再次来到了道边村,商谈女儿的后事。当他们走到学校门口的时间,陕西张惠妹的父母突然听到了女儿那慷慨激昂的朗诵声。学校因为陕西张惠妹的突发事件放假了,随同的村干部仔细一听也感觉纳闷,他们赶到学校的教室里一看,原来是村里的张惠妹正站讲台上,在没有一个学生的课堂上朗诵着毛泽东的那篇《为人民服务》: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当村里的张惠妹看到陕西张惠妹父母的时间,立即跑上前去叫道,爸爸,妈妈,你们怎么来了?陕西张惠妹的父母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不是自己的女儿啊,可她的声音怎么和自己的女儿一模一样啊!村干部也觉得奇怪,村里的张惠妹一直昏迷不醒的,怎么这会儿就醒来了呢,而且还能朗诵课文?她还管陕西张惠妹的父母亲叫爸爸妈妈?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和太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事实,村里的张惠妹始终都说自己是陕西的张惠妹,说她毕业于河阳一高,说她是今年春上到道边村学校来教书的,不信你可以问问和我一起来的他们几个。一同来的教师也感觉事情怪怪的,但眼前的张惠妹除了长得和陕西张惠妹有点不一样以外,其别的什么都一样。
  后来的这个张惠妹在自己的一再坚持下还被留在道边村学校教书,在不得意的情况下她认了村里张惠妹的父母。到2003年年末,她和同来的几个老乡又一同回了陕西省河阳县老家。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叫齐总的胖子问,也许是因为同名的原因陕西张

关键词:

上一篇:不期收到翟哥女儿苗苗的来信,  竹青惊问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