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小说 >   小羊的哭声搅得母狼心乱如麻,东河区交管

原标题:  小羊的哭声搅得母狼心乱如麻,东河区交管

浏览次数:187 时间:2019-10-18

东河区交管科科长兰崇高的女儿兰兰兰,要过十五岁生日了。
  兰崇高跟妻子付桂琴决定在蓝天大酒楼设宴给女儿庆贺生日。
  兰兰兰说:“爸妈,我要把我们班的同学都请到。”
  兰崇高摆着手说:“不不不!你邀请的同学,爸爸都给你列好了名单。辛丽丽,王彤彤,邵凯军,詹世丽,薛大鹏。你就给这五位同学发请柬好了。”
  兰兰兰问道:“爸爸,这是为什么啊?”
  兰崇高直言不讳,说:“你看啊,辛丽丽的爸爸是区教育局中教科科长,王彤彤的爸爸是城管委的主任,邵凯军的爸爸是区委组织部副部长,薛大鹏的妈妈是一中心医院副院长。詹世丽的爸爸是公安分局治安科长,他们都是咱们用得着的啊!”
  付桂琴补充道:“兰兰!你爸爸说得没错!你打小就要学会交际。所谓交际,那就是要结交对你有用的人,你明白了吗?”
  “这么说,我要把我们的老师都请到了。”兰兰兰说:“他们都是我用得着的人啊!”
  兰崇高笑道:“老师嘛,只请你的班主任,只有班主任是咱们用得着的。你要当市优干市三好,都是班主任说了算,余下的就不必请了。”
  按照爸妈的吩咐,兰兰兰分别给辛丽丽、王彤彤、邵凯军、薛大鹏、詹世丽写了请柬,给班主任郝淑芳写了请柬。
  兰兰兰的同桌叫毛晶晶,父母都是钟点工。毛晶晶很要强,学习成绩始终是班里的第一名。平时跟兰兰兰的关系很要好的。兰兰兰早就把父母要为她开生日宴会的事情告诉了毛晶晶。毛晶晶特别开心,精心的为兰兰兰准备了生日贺卡。
  临近兰兰兰生日的前一天,兰兰兰就把请柬发出去了。
  毛晶晶没接到兰兰兰的请柬,一时心里很不痛快。放学了,毛晶晶把这事跟爸妈说了。
  她的爸妈都说:“闺女啊,这有嘛啊!你记住,你爸你妈都是下岗后自谋出路的钟点工。人家怎么能请你啊?请你?你的爸妈能给人家嘛好处啊?闺女啊,千万不要为这事别扭。只要你努力学习,将来有用于社会,有用于国家,那比嘛都强的。”
  “我把生日贺卡送给她吧!”毛晶晶说:“祝福还是要送给她的。对吧?爸爸妈妈?”
  爸妈都笑道:“那是当然!做人嘛,要讲德行的!同学同桌,需要这个礼节的!送给同学一片真心,很好很好的。”
  毛晶晶把生日贺卡送给了兰兰兰,衷心地祝福兰兰兰生日快乐!兰兰兰接收了毛晶晶的生日贺卡。
  毛晶晶最终也没接到兰兰兰的请柬。

  有一只小羊在森林里迷了路,正好和一只母狼相遇,母狼张开血盆大口想要咬死小羊,小羊没有害怕,而是立刻扑进了母狼的怀里,嘴里大叫着:“妈妈,妈妈,我可找到你了。”
  母狼被她吓了一跳恶狠狠地说:“滚开,小东西,我不是你的妈妈。”
彩世界平台,  小羊听了伤心地哭了,边哭边靠近母狼的怀里说:“妈妈……妈妈,对不起,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气我乱跑,我下回再也不敢了,妈妈,你就饶了我吧!”
  小羊的哭声搅得母狼心乱如麻,竟然轻声安慰她说:“没事的,你妈妈不会怪你的,快回家吧。”
  小羊果然听话,一步一回头地走了。
  母狼看着小羊逐渐消失不见的背影,才想起来,她应该吃了羊。
  敌不过对手,装可怜也是一种策略。   

我看着准备工作在秘银厅里有条不紊地展开,这是在为可能到来的战争进行准备。尽管我们,特别是凯蒂·布莉儿,使班瑞家族在魔索布莱城遭到了可耻的失败,但是没有人会怀疑黑暗精灵们将卷土重来。最重要的是,班瑞主母肯定已被激怒。在魔索布莱城度过的岁月使我懂得与第一主母大人为敌可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我仍然喜欢现在在矮人要塞看到的一切。我最欣赏的就是布鲁诺·战锤的杰出表现。 布鲁诺!我最亲密的朋友,从冰风谷的岁月就和我并肩战斗的矮人。那段日子看起来是如此遥远!我曾经担忧在沃夫加倒下后布鲁诺的精神就彻底垮掉了;我害怕那团烈火,那团曾经在光复故土的征程中指引这个最顽强的矮人克服所有那些看似不可逾越的障碍的烈火,会就此湮灭。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在那些准备的日子里认识到这一点。布鲁诺的伤痕现在更多了——他失去了左眼,一条伤疤从前额到下巴斜跨他的整个脸颊——但是他心中的火种已经重燃,从那只完好的眼睛里面发射出灼灼的光芒。 布鲁诺总管各项准备工作,从批准在最底层隧道构筑防御工事到向邻近的城镇派出使者寻求盟友都由他负责。他做出决定时不要求,也不需要别人帮助,因为他是布鲁诺,秘银厅的第八任国王,一位经验极其丰富的冒险者,一个凭自己的奋斗赢得这些荣誉的矮人。 现在,他已不再沉溺于悲悼,他的朋友和臣民为他重新成为一个国王而感到高兴。“让该死的卓尔快点来吧!” 布鲁诺经常这样吼道,并且当我在跟前时他总是向我点点头,好像在解释他不是故意冒犯我。 实际上,布鲁诺·战锤的这种坚定的战争口号正是我所听过的声音中最美妙的一种。 我一直在想,是什么使这个悲痛的矮人摆脱了沮丧?不只布鲁诺,我看到所有的矮人,凯蒂·布莉儿,甚至瑞吉斯,那个更热衷于准备午餐和午睡而不是战斗的半身人也都抖擞起了精神。我也能感觉到它。那撩人的企盼,那让我们所有人彼此拍拍肩膀互相鼓励的战友之情,对群体防御做出的即使是微不足道的贡献,也会得到的赞许,以及宣布好消息时大家的齐声欢呼。 那是什么?不只是大家共同分担忧惧。也不仅仅是对成功保卫我们所拥有却可能很快被人夺走的这一切的谢意。在那个精神极度紧张的时刻,我沉浸在狂热的准备工作中,因此不能理解它。但是,现在回首以往,它其实是很容易明确的。 那就是希望。 对任何智慧生物来讲,没有什么感情可以凌驾于希望之上。不管是个人还是群体,我们都会希望将来要比过去更美好,希望我们的后代,以及后代的后代,将会生活在一个更接近于理想状态的社会中,不管我们自己对它的具体设想如何。当然一个蛮族战士对未来的憧憬可能与一个生性和平的农夫心中对未来的梦想不甚相同。而且一个矮人也不会热切盼望生活在一个符合精灵理想的世界中!但是希望本身并没有那么多差异。正是在那些我们感觉到正为最终日标而努力的时刻里,比如在秘银厅当我们相信很快就要与魔索布莱城开战——我们将会击败黑暗精灵并将永远地解除来自这座幽暗地域之城的威胁时——我们就会感觉到真正的欢欣鼓舞。 关键就是希望。希望未来会比过去或者现在更美好。如果没有这种信念,我们的生活就只剩下像卓尔社会里那样放纵而又空虚的相互倾轧,或者干脆在绝望中虚度余生坐等死亡。 布鲁诺找到了奋斗的目标——我们也一样——而我也从未像在秘银之厅里备战的那些日子里那样生气勃勃。 ——崔斯特·杜垩登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羊的哭声搅得母狼心乱如麻,东河区交管

关键词:

上一篇:崔斯特和恩崔立同期瞪向凯蒂·布莉儿,凯蒂·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