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书评随笔 > 你知道金庸这些小数中塑造的大侠最后都去哪了

原标题:你知道金庸这些小数中塑造的大侠最后都去哪了

浏览次数:143 时间:2019-09-05

摘要: 公路小说,顾名思义就是以主人翁在沿途所遇到的事件与景观反映人生的小说,就是以路途为载体反应人生观,现实观的小说。试图用能给世界一些新意的眼光来看世界。试图寻找令人信服的价值。韩寒认为这一切通过文学都可 ...

再说小英子一家,赵大伯是田场上样样精通的好把式,不仅脾气好,身体也结实的像一颗榆树;赵大妈也是精神的出奇,她不仅家乡菜做得可口,而且剪的花样子也是众家嫁闺女的稀罕物;两个宝贝女儿更是漂亮,大英子文静,已有人家,小英子活泼,成天嘻嘻哈哈,像只喜鹊。由此村庄独特的幸福生活可见一斑。 汪曾祺淡淡的文笔描述了这样一个地方,没有苦涩,没有勾心斗角,可以不包容一切原始欲望的世外桃源。荸荠庵里,二师父在俗世是有家眷的,甚至每年还把他老婆接来避暑纳凉;三师父更是人不仅漂亮,有一手“飞铙”的绝活,甚至每场法事之后,村里就会有大姑娘或小媳妇蓦然失踪。然而却没有人指责,这一切的荒诞在村庄里是如此和谐。

摘要: 金庸写了十五部武侠小说,你知道金庸这些小数中塑造的大侠最后都去哪了吗?不分析不知道,一分析吓一跳,原来金庸笔下的大侠们大多数都归隐了。金庸的第一部小说《书剑恩仇录》,主人公陈家洛,乃是反清复明组织红 ...

公路小说,顾名思义就是以主人翁在沿途所遇到的事件与景观反映人生的小说,就是以路途为载体反应人生观,现实观的小说。试图用能给世界一些新意的眼光来看世界。试图寻找令人信服的价值。韩寒认为这一切通过文学都可以实现,产生了要创造一种批判现有一切社会习俗的“新幻象”的念头——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就此问世。现距2010年韩寒发售的《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已经过去了八年,很多读者对同类型小说翘首以待,而青年作家张其鑫以一部同类型新长篇《旅程结束时》接过了韩寒的接力棒。《旅程结束时》近日由联合读创·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其作者张其鑫曾获得《人民文学》·“星生代文学大赛”冠军;十四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被认为是目前国内备受瞩目的青年作家之一。据出品方介绍,自从张嘉佳2014年出版《从你全世界路过》开始,国内短篇小说开启了新的阅读热潮,接收的投稿也大部分是同类型的产品,难免有些审美疲劳,也非常渴望能够收到好的长篇小说。而《旅程结束时》恰好就是这么一部好的长篇小说,一部关于友谊和人生选择的力作,带你检视前方道路的勇气、信仰与爱。作者从不同角度洞悉人性的温情,通过旅程的采访,去发现被采访者对亲情,爱情,还有对于梦想和信仰的追寻。有趣、生动的情节交纠,让这部小说别具一格,值得瞩目。在书还没有下厂印制成书之前办公室里同事已经迫不及待争相打印自制成书传阅,频频称赞。张其鑫生于1992年,热爱电影和小说,深受柯恩兄弟和加缪等艺术家的影响。长期为文学杂志《青春》《青年文学》《作品》《文艺风赏》等杂志平台供稿数十万字。国内知名青年作家姬霄评价:“阿鑫一直都喜欢以旁观者的身份出现,他在人前不爱说话,甚至会让人觉得过分腼腆,但我知道他心中自有一番较量。在他的小说里,作者视角也同样被隐藏了。尽管他喜欢跳出规则和逻辑,去验证人心的多样性,但丝毫不会觉得套路,仿佛那些人和事都在自行的生长发芽。我喜欢读这样的故事,在揭穿现实的过程中,不失天真本性,让人意识到残酷背后,每个人的生活仍在继续,这是悲歌末尾忽而欢快的哨声,极有小说的质感。阿鑫用他的视角,用他身为写作者的天真,去构筑一个暗藏在无序社会中,每个人不经意间展露出的善与诚。这样的故事是温柔的,但也是有强大生命力的。”同样是国内青年作家代表之一的里则林在新书序中表示“我无法说清这本书多么有趣,简直有趣得让人觉得惊奇,看他这本书时,我甚至希望自己也坐在小说里主人公的车后座里,迫不及待地加入其中,参与方文杰和刘德伟的对话、争吵、冷幽默和一些时候的沉默中。”。张其鑫的小说辨识度很高,叙述表达上风格明快,作品展现出不俗的文学格调,是颇受赞赏的文学新秀。评论家张以游阅读过后感叹:“这才是当代小说该有的样子,正是这本小说中幽默的语调,犀利冷静的叙述让我们着迷不已。”最先买到书的部分读者表示,这是一本看了开头就让人想继续看下去的书。 收藏

我并不赞同网络上大部分人所说,这是对人性最原始的复苏的赞美。更有甚者,说这是对人类原始的爱的赞扬。

金庸写了十五部武侠小说,你知道金庸这些小数中塑造的大侠最后都去哪了吗?不分析不知道,一分析吓一跳,原来金庸笔下的大侠们大多数都归隐了。金庸的第一部小说《书剑恩仇录》,主人公陈家洛,乃是反清复明组织红花会的领军人物,本来大家都对他寄以厚望,无奈陈家洛此人书生气太浓,中了乾隆皇帝的诡计,差点把红花会的兄弟们全部葬送。最后陈家洛也知道斗不过乾隆,远避西疆,放弃了大业,归隐西域。金庸的第二部小说《碧血剑》,主人公袁承志,也是壮志未酬,最后率领部下,寄身海外,归隐江湖。金庸最负盛名的几部大著作中,主人公大都也是归隐为主。《射雕英雄传》中的主人公郭靖、黄蓉可是说是个另类,两人不逃避,主动面对,为大宋朝助守襄阳几十年,最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全家殉国,留下“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一光辉的大侠形象。而其他几部长篇巨著,主人公就没有郭靖黄蓉这种出世精神了,大都是避世归隐。我们一一看看,首先《神雕侠侣》的主人公杨过和小龙女,两个人的爱情故事非常凄美,经历了千山万水才在一起,他们俩非常珍惜这份感情,十六年后重逢以后,两人决定抛下江湖恩怨,一起归隐。《倚天屠龙记》中点出了杨过和小龙女的最终选择:终南山下,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倚天屠龙记》的主人公张无忌和赵敏,最终也是归隐大漠,但他们俩个的归隐却是有点无奈的成分,张无忌作为反元义军明教的教主,居然爱上了蒙古的君主赵敏,引起他的部下前线抗元将士的不满,张无忌为了避免明教的分裂,无奈之下,辞去教主之位,携手心爱之人赵敏归隐大漠,爱江山更爱美人,张无忌这点做的挺有魄力的。《笑傲江湖》的主人公令狐冲任盈盈,笑傲江湖而不得,厌倦了江湖的恩怨,令狐冲把恒山掌门之位传给了仪清,任大小姐在父亲任我行死后,也彻底放弃了圣姑的身份,脱离了日月神教,最终二人琴箫合鸣,归隐西湖梅庄。《天龙八部》的几个主角,萧峰身死,就不说了。段誉当了一些年逍遥皇帝,最后也避位为僧,隐于寺庙,不问世事。虚竹当上灵鹫宫主,也是无为而治,相当于归隐,最终灵鹫宫这么庞大的势力,在虚竹手里消亡贻尽,后世再也不见灵鹫宫的名号。《鹿鼎记》的主人公韦小宝,在康熙和天地会之间纵横捭阖,既是朝廷的鹿鼎公,又是天地会的反贼,身份非常特殊,康熙皇帝纵使念及他的功劳而不杀他,也至少会将他软禁起来。韦小宝可能早就看透了康熙的心思,及早开溜,最终终于逃脱康熙皇帝的魔爪,携七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一起归隐山林,过上悠哉的生活。总之,金庸笔下的大侠们,杨过、小龙女隐居古墓,令狐冲、任盈盈归隐梅庄,张无忌、赵敏远赴大漠,段誉避位为僧,虚竹无为而治,韦小宝也都是归隐了才落得个快乐逍遥,还有陈家洛、袁承志、狄云——反正金庸小说的主人公,绝大多数都是选择归隐了的。你说你们这些大侠们,辛辛苦苦练功为了啥,最终不去惩奸除恶,不去匡扶正义,一个一个都避世归隐,这功算是白练了。

图片 1

小说的结尾,作者这样写道:“一九八零年八月十二日,写四十三年前的一个梦”。原来这都是作者的一个梦啊,怪不得写得那么美,只是这梦后来怎样了,明子会为了娶英子,刚“受了戒”又马上去“破戒”吗?抑或这个结尾还蕴含着更深远的寓意?作者没有再写下去,对比《边城》的结尾:“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都给读者留下了无尽的思索空间。

图片 2

设身处地地想,《受戒》原文来说, “一场大焰口过后,也就像一个好戏班子过后一样,会有一两个大姑娘、小媳妇失踪,——跟和尚跑了。”这是爱吗?与其说这是自由恋爱,还不如说打着和尚的幌子诱拐良家妇女。那家人的父母知道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又会作何感想?

“我与我周旋,宁做我,我与我比我第一。”这是汪曾祺晚年时说过的一句话。

另外,文章中关于和尚杀猪的描写也让我不舒服。不杀生,本身就是和尚的戒律,然文中的和尚杀了,“一切都和在家人一样”,只不过在猪临升天时假惺惺地多了一道“往生咒”。恶心!有这种伪善的和尚在身边,这里还是“桃花源”吗?

曾经,不止一次地置身于汪老先生《受戒》中的桃花源,在这里我仿佛来到了一个原始的乌托邦,一个宁静美妙的世外桃源,那是一片理想的乐土。

在这世外桃源般的梦境中,小主人公明子和小英子相遇了,渐渐地,他们成了好朋友,明子常到小英子家,就这样,他们之间朦胧的初恋就这样悄然萌生了。他们一起做针织,一个画花,一个刺绣;一起栽秧,放牛,割稻子,看打场,特别是他们挖荸荠后的一段描写“她挎着一篮子荸荠回去了,在柔软的田埂上印下一串脚印,明海看着她的脚印,傻了。五个小小的趾头,脚掌平平的,脚跟细细的,脚弓部分缺了一块。明海身上有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觉得心里痒痒的,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搅乱了。”多么生动的描写啊!多么令人向往的美妙初恋啊!作者把少年情窦初开懵懂写的曲尽其妙,让人感到温馨美好。 《受戒》让读者徒然心羡怅然向往那种原始和自由的恣肆,作为狭隘空间中的文明人,或许蒙上了不真实的色彩,猛然停住脚步面对这美丽的影射,才发现我们的很多天赋,已经被遗弃,错失了许多美好。

和尚不用守清规还是和尚吗?——这样光怪陆离的生活,和人生的苦涩全然无关,完全不符合中国人传统的观念。

近来读书颇多,主要以散文为主,也兼读些小说。因为工作和家庭各方面的压力渐长,即使小说也只看了些篇幅不长的。其中汪曾祺先生的《受戒》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文章采用的是回忆式开头:“明海出家已经四年了。他是十三岁来的。”这与法国作家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的开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早早就躺下了。”颇为神似。不知道汪曾祺先生创作此篇时是否受到了这位法国文豪的启发。如果是,那么此作可以说既有中国传统文学作品中的诗情画意,又有西方意识流的不拘一格,堪称是一篇中西合璧的文学佳作。

《受戒》中的桃花源,仿佛一个原始的乌托邦,一个宁静美妙的世界。 这是一篇理想的乐土,在庵赵庄的人们心中,和尚种地、织席、箍桶、画画与常人没什么不同,他们都是自由平等的职业人。而赵大伯一家生活自由欢乐,自给自足,从这家人的生活,就可以看出庵赵庄芸芸众生的一斑。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知道金庸这些小数中塑造的大侠最后都去哪了

关键词:

上一篇:一出好戏小说作者是谁 和男人危机哪里相似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