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书评随笔 > 他们没有美好的生活,老赵点了根烟说

原标题:他们没有美好的生活,老赵点了根烟说

浏览次数:118 时间:2019-09-13

摘要: 我看过一部电影,深受感触,那是一个被摩托车撞得四肢几乎不能动的小姑娘,她才三岁,每天就趴在阳台上看着别的小朋友的美丽童年,小朋友们上学,玩耍,是她最羡慕的,她没有手没有脚,靠着坚强的毅力活了下来,可是 ...

摘要: 嘿,哥儿们,这保险是一准户嘿!小刘望着停车场上一个刚下车的胖子说:瞅丫那肚子,都腐败成什么样了,肯定是见天吃鲍鱼龙虾燕窝鱼翅什么的,还开一路虎,一看就一有钱人,特有钱那种!嗯,像!老赵点了根烟说:看 ...

摘要: 这是拳子多年的嗜好了,在有空隙的时刻,端坐自家的墙角,在赤色的太阳下端详手色。这起缘于父亲,拳子依稀记事时,父亲每天早起晚归,农忙下地干活,农闲做泥匠,一双大手从不停息,也不知道停息,但双手没有越来 ...

我看过一部电影,深受感触,那是一个被摩托车撞得四肢几乎不能动的小姑娘,她才三岁,每天就趴在阳台上看着别的小朋友的美丽童年,小朋友们上学,玩耍,是她最羡慕的,她没有手没有脚,靠着坚强的毅力活了下来,可是教导处主任,没法收这个不能自理的孩子。爸爸妈妈一次又一次的请求,可是她还是不能上学,坚强的欣欣自己走路,摔了不知多少次,终于学会了走路,她可以上学了。可是,同学们都看不起她,欺负她,她心善,帮同学补课,叫同学做好事,帮助他人,小栗欣成了同学们学习的榜样。

“嘿,哥儿们,这保险是一准户嘿!”小刘望着停车场上一个刚下车的胖子说:“瞅丫那肚子,都腐败成什么样了,肯定是见天吃鲍鱼龙虾燕窝鱼翅什么的,还开一路虎,一看就一有钱人,特有钱那种!”

这是拳子多年的嗜好了,在有空隙的时刻,端坐自家的墙角,在赤色的太阳下端详手色。

这个孩子,原本应该拥有快乐的童年,可上帝没有这样对待她,而是让她四肢不能动,这个可怜的孩子,用毅力告诉了全世界,她活下来了。

“嗯,像!”老赵点了根烟说:“看那德性就是一钱多的没地儿放还不知道怎么花、整天愁的食不甘胃夜不能寐,半夜里睡不着急得直哭,恨不能连夜把钱都撕了的傻王八蛋!”

这起缘于父亲,拳子依稀记事时,父亲每天早起晚归,农忙下地干活,农闲做泥匠,一双大手从不停息,也不知道停息,但双手没有越来越有力越坚实,而是越来越瘦小越无力,不仅此,手皮渐渐平踏,老化,筋脉突兀了,手指僵硬了,当然,拳子渐渐长大成人了,他没有辜负自己和父亲,考上大学进了城,但内心深印着布丁和新衣,黑馍和白面的鲜明对比,和照射他的自卑。他感到父亲的木讷,本分也许是造成贫穷的最大原因,对父亲的教导不再有耐心,也无暇顾及了父亲。置身繁华街市的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各种面孔各个华丽的交换,他恍然看到自己的幼稚和渺小,要想成为人上人,明智的做法是溶入人群,而不是逃避,坐以待毙。拳子为了自己,慢慢学会了口是心非,虚实圆滑。拳子只恨自己悔悟太晚,工作勤勤恳恳,莫明其妙地受人攻击,不知不觉成了替罪羊,成绩突出,利益属于别人,当他游刃有余地明白何进何退时,拳子向上级揭发了受贿的领导,从而代替了他的位置,从此他如鱼得水,步步高升,身前赞不绝口,身后簇拥成群,拳子这才感到活出人的尊严和价值,但荣光焕发的背后常常是莫名的失落和暗然,仔细审视自己的双手,儿时的纯白,透明不再,鲜嫩的肤色渐渐泛黑……

我们生活中,有许多这样的孩子,他们没有美好的生活,生活在阴影里,可人们却瞧不起他们,说他们没有脚没有手,我想让说这句话的人,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想一想,他们本来就这样了,在往他们伤疤上撒盐,他们还有活路吗,让我们一起牵起手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更温馨,让人与人之间没有区别。为他们种下一个美丽的太阳,实现他们美好的愿望,让他们感觉到世界的温暖,人与人之间本该拥有的友情,亲情,爱情。

胖子站在车前把保安递过来的停车条慢腾腾往手包里塞,紧跟着路虎里钻出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花枝招展挎个小包,脸白的像用佳洁士刷过,腰细的跟马蜂差不多,伸手挽着胖子一步三摇的往这边走。

拳子在一个洒巴和大学时的好友聚会,痛饮大醉后,道出自己灵魂的不安和失落,并伸出自己的手在眼前晃动,没有父亲的膙子多,但父亲的明明白白,他的混混浊浊,朋友竟深有同感地悲哀地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我们的错误就是良心未曾泯灭,也许我们迷失得太久了,该醒悟回归了,其实世界再透明,总有阴暗的角落,而我们恰好在这个角落里蒙尘,扭曲,腐蚀……”

让我们一起让残疾人感觉到幸福。

“还带一情儿呢嘿!奔咱们来了,准是要给小三儿买房子!”小刘说。

不久,拳子被人揭发,他们自动交了职认了错,让拳子未料到的是,身心倍感轻松和快乐,体内血液的流动也鲜活起来,他休假回了久别的老家,牵着父亲满是膙子的手,拳子感到厚重和踏实,父亲为儿子的回家很是高兴,语重心长地说:“拳子,父亲相信你迟早要回家的,因为父亲的双手没遗传给你安逸,享乐,投机取巧。”

“你怎么知道是小三儿,就不许是人媳妇儿?”

拳子默默,原来父亲一直静静地看着他。他是和生命转了一圈,醒悟是要代价的,不管多么惨重,而他的参照就是他曾经鄙视的父亲,父亲的那双膙手。

“瞅**那德性,长一八戒脑袋,肚子跟八个月身孕似的,猪见了都自愧不如嫌他寒碜,整个一狗不理的主儿,能是他媳妇吗?撑死了是一中年得志后来发家才找的小蜜。岁数也悬殊啊,男的老气横秋曾经沧海难为水了,女的还含苞待放泪珠儿滴破胭脂脸呢,怎么看怎么像爷儿俩,这要搁解放前非打丫一引诱未成年少女罪不成,起码也得给丫浸了猪笼!”

此后,看手成了拳子每天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因此,他才不会迷路,徘徊,才会看清手心的颜色。

“英雄所见略同”老赵说:“看着是不老般配的。就算真是一对儿也是一离异再娶、丧偶续弦什么的,保不齐还是一无证驾驶。”

胖子一手扶着肚皮上的腰带扣一手拿个牙签剔着牙,臂弯里挎着小妖精的纤纤玉手踱着方步走过来。俩人溜达到公司门口的广告牌前停下来,胖子用下巴点着广告牌跟身边的小妖精说:“瞅瞅,瞅瞅,大三居才两百多万,真便宜!”

小刘起身迎上去:“您好,看看房子您?”

“有别墅吗?”胖子把牙签喷广告牌上说。

“有啊,温哥华森林的、麦卡伦地的、都市芳园的…”

“麦卡伦地的什么价现在?”胖子回头乜斜着眼睛问小刘。

“一千万左右吧。”小刘翻了翻白眼儿说。

小妖精立马来劲了,摇晃着胖子胳膊一脸媚笑的说:“那咱们那两套能卖两千万了呀!”

小刘赶紧接茬:“您的别墅想出售是吗?在我们这登个记回头给您联系下客户好吗?”胖子登时厉愣了眼睛:“不是你干嘛呀?我卖它干嘛?我有毛病啊?”说完牵着小妖精就走!

“不卖不卖呗,**什么呀”小刘小声嘟囔着:“小心肚子露了油!”说完怏怏的坐回椅子上望着这一老一少、一胖一瘦、一黑一白极不协调的一对男女渐行渐远禁不住慨叹起来:“唉,好菜都让猪拱了…不是你说我比这丫挺的差哪了?我怎么就嗅不着一个这身段的呢?”

“你呀?也不差什么,就差一辆‘烂的肉丸’。”老赵掏出一块纸巾擦着皮鞋上的土说:“你要也开辆‘烂的肉丸’上街,照样黑白丑俊任你选、高矮胖瘦随你挑,一地的小嫩白菜随便你敞开了拱,拱出国界去拱俄罗斯大土豆去都行,兹要你好那口儿!”

“嗯,有点意思。”小刘颇有感触的点点头:“我要是有了钱能开上‘烂的肉丸’,那我一定替天下的穷苦男人们好好报报仇。后备箱扔上两麻袋票子见天开车周游列国去,为的可不是看山水,为的是把大江南北的小白菜们摧残个遍!走到哪拱到哪,遍地留情种,打死都不带结婚的,利用有精之年干一番惊天动地的播种事业。等光阴如风去、年华似水流、年过八十白发苍苍那会,我随便往哪个城市的繁华街头一站,打我身边擦肩而过的年轻人都有可能是我儿子!那感觉,特傲…”小刘越说越得意,眼皮垂着嘴角撇着,他好像已经看到满大街都他儿子的壮观景象!

“醒醒,醒醒。”老赵用脚踢他椅子一下:“想什么呢你?不是你还真以为你有钱了?再说了,你就真有钱了也不带这么玩的啊,物以稀为贵,少而精多则烂你不知道啊?把自个扔菜地里一通乱拱有意思吗?就为祸害人啊?”

小刘哈哈笑着说:“嫉妒?我这还没成事儿呢就开始嫉妒啦?要说也是,我这人有够,真的。见天美女如云酒池肉林的也不行,三天准腻,到那会又该怀旧了,白天想念吃糠咽菜的日子、追忆仨饱一个倒吊着膀子搓麻将的岁月;晚上喝点小酒就想睡,贵妃还没出浴呢我也就进梦乡了,电视里放唐老鸭都不带醒的!没劲……”

“哥儿俩又跟这神侃呢?”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背后了:“怎么着,先把肚子填饱了再侃吧?”

“你过户这么快就回来了?”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们没有美好的生活,老赵点了根烟说

关键词:

上一篇:下面推荐书小编为大家带来小兔子乖乖故事全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