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儿童文学 > 对于这样一朵柔嫩的小花儿说来,她正在努力对

原标题:对于这样一朵柔嫩的小花儿说来,她正在努力对

浏览次数:167 时间:2019-09-05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下面要说到的事,一点也不能怪小白猫,这全是小黑猫的错,因为眼下小白猫正在那儿让老猫给它洗脸,而且应该说它挺乖、挺有耐心的。所以,这事它一点责任也没有。  

  (注:这是照原文Sommergjaekken直译出来的。“夏日痴”是丹麦人对于雪花莲所取的俗名。雪花莲在冬天痴想以为夏天来了,所以在大雪天里开出花来。)   这正是冬天。天气是寒冷的,风是锐利的;但是屋子里却是舒适和温暖的。花儿藏在屋子里:它藏在地里和雪下的球根里。   有一天下起雨来。雨滴渗入积雪,透进地里,接触到花儿的球根,同时告诉它说,上面有一个光明的世界。不久一丝又细又尖的太阳光穿过积雪,射到花儿的球根上,把它抚摸了一下。   “请进来吧!”花儿说。   “这个我可做不到,”太阳光说。“我还没有足够的气力把门打开。到了夏天我就会有气力了。”   “什么时候才是夏天呢?”花儿问。每次太阳光一射进来,它就重复地问这句话。不过夏天还早得很。地上仍然盖着雪;每天夜里水上都结了冰。   “夏天来得多么慢啊!夏天来得多么慢啊!”花儿说。“我感到身上发痒,我要伸伸腰,动一动,我要开放,我要走出去,对太阳说一声‘早安’!那才痛快呢?”   花儿伸了伸腰,抵着薄薄的外皮挣了几下。外皮已经被水浸得很柔软,被雪和泥土温暖过,被太阳光抚摸过。它从雪底下冒出来,绿梗子上结着淡绿的花苞,还长出又细又厚的叶子——它们好像是要保卫花苞似的。雪是很冷的,但是很容易被冲破。这时太阳光射进来了,它的力量比从前要强大得多。   花儿伸到雪上面来了,见到了光明的世界。“欢迎!欢迎!”每一线阳光都这样唱着。   阳光抚摸并且吻着花儿,叫它开得更丰满。它像雪一样洁白,身上还饰着绿色的条纹。它怀着高兴和谦虚的心情昂起头来。   “美丽的花儿啊!”阳光歌唱着。“你是多么新鲜和纯洁啊!你是第一朵花,你是唯一的花!你是我们的宝贝!你在田野里和城里预告夏天的到来!——美丽的夏天!所有的雪都会融化!冷风将会被驱走!我们将统治着!一切将会变绿!那时你将会有朋友:紫丁香和金链花,最后还有玫瑰花。但是你是第一朵花——那么细嫩,那么可爱!”   这是最大的愉快。空气好像是在唱着歌和奏着乐,阳光好像钻进了它的叶子和梗子。它立在那儿,是那么柔嫩,容易折断,但同时在它青春的愉快中又是那么健壮。它穿着带有绿条纹的短外衣,它称赞着夏天。但是夏天还早得很呢:雪块把太阳遮住了,寒风在花儿上吹。   “你来得太早了一点,”风和天气说。“我们仍然在统治着;你应该能感觉得到,你应该忍受!你最好还是待在家里,不要跑到外面来表现你自己吧。时间还早呀!”   天气冷得厉害!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一直没有一丝阳光。对于这样一朵柔嫩的小花儿说来,这样的天气只会使它冻得裂开。但是它是很健壮的,虽然它自己并不知道。它从快乐中,从对夏天的信心中获得了力量。夏天一定会到来的,它渴望的心情已经预示着这一点,温暖的阳光也肯定了这一点。因此它满怀信心地穿着它的白衣服,站在雪地上。当密集的雪花一层层地压下来的时候,当刺骨的寒风在它身上扫过去的时候,它就低下头来。   “你会裂成碎片!”它们说,“你会枯萎,会变成冰。你为什么要跑出来呢?你为什么要受诱惑呢?阳光骗了你呀!你这个夏日痴!”   “夏日痴!”有一个声音在寒冷的早晨回答说。   “夏日痴!”有几个跑到花园里来的孩子兴高采烈地说。   “这朵花是多么可爱啊,多么美丽啊!它是唯一的头一朵花!”   这几句话使这朵花儿感到真舒服;这几句话简直就像温暖的阳光。在快乐之中,这朵花儿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已经被人摘下来了。它躺在一个孩子的手里,孩子的小嘴吻着,带它到一个温暖的房间里去,用温柔的眼睛观看,并浸在水里——因此它获得了更强大的力量和生命。这朵花儿以为它已经进入夏天了。   这一家的女儿——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刚刚受过坚信礼。她有一个亲爱的朋友;他也是刚刚受过坚信礼的。“他将是我的夏日痴!”她说。她拿起这朵柔嫩的小花,把它放在一张芬芳的纸上,纸上写着诗——关于这朵花的诗。这首诗是以“夏日痴”开头,也以“夏日痴”结尾的。“我的小朋友,就作一个冬天的痴人吧!”她用夏天来跟它开玩笑。是的,它的周围全是诗。它被装进一个信封。这朵花儿躺在里面,四周是漆黑一团,它正如躺在花球根里的时候一样。这朵花儿开始在一个邮袋里旅行,它被挤着,压着。这都是很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任何旅程总是有一个结束的。   旅程完了以后,信就被拆开了,被那位亲爱的朋友读着。他是那么高兴,他吻着这朵花儿;把花儿跟诗一起放在一个抽屉里。抽屉里装着许多可爱的信,但就是缺少一朵花。它正像太阳光所说的,那唯一的、第一朵花。它一想起这事情就感到非常愉快。   它可以有许多时间来想这件事情。它想了一整个夏天。漫长的冬天过去了,现在又是夏天。这时它被取出来了。不过这一次那个年轻人并不是十分快乐的。他一把抓着那张信纸,连诗一道扔到一边,弄得这朵花儿也落到地上了。它已经变得扁平了,枯萎了,但是它不应该因此就被扔到地上呀。不过比起被火烧掉,躺在地上还算是很不坏的。那些诗和信就是被火烧掉的。究竟为了什么事情呢?嗨,就是平时常有的那种事情。这朵花儿曾经愚弄过他——这是一个玩笑。她在六月间爱上了另一位男朋友了。   太阳在早晨照着这朵压迫了的“夏日痴”。这朵花儿看起来好像是被绘在地板上似的。扫地的女佣人把它捡起来,把它夹在桌上的一本书里。她以为它是在她收拾东西的时候落下来的。这样,这朵花儿就又回到诗——印好的诗——中间去了。这些诗比那些手写的要伟大得多——最低限度,它们是花了更多的钱买来的。   许多年过去了。那本书立在书架上。最后它被取下来,翻开,读着。这是一本好书:里面全是丹麦诗人安卜洛休斯·斯杜卜(注:安卜洛休斯·斯杜卜(Ambrosiub,1705—1758)是一个杰出的抒情诗人。他的作品一直被人忽视,直到1850年才引起大家重视。)所写的诗和歌。这个诗人是值得认识的。读这书的人翻着书页。   “哎呀,这里有一朵花!”他说,“一朵‘夏日痴’!它躺在这儿决不是没有什么用意的。可怜的安卜洛休斯·斯杜卜!他也是一朵‘夏日痴’,一个‘痴诗人’!他出现得太早了,所以就碰上了冰雹和刺骨的寒风。他在富恩岛上的一些大人先生们中间只不过像是瓶里的一朵花,诗句中的一朵花。他是一个‘夏日痴’,一个‘冬日痴’,一个笑柄和傻瓜;然而他仍然是唯一的,第一个年轻而有生气的丹麦诗人。是的,小小的‘夏日痴’,你就躺在这书里作为一个书签吧!把你放在这里面是有用意的。”   这朵“夏日痴”于是便又被放到书里去了。它感到很荣幸和愉快。因为它知道,它是一本美丽的诗集里的一个书签,而当初歌唱和写出这些诗的人也是一个“夏日痴”,一个在冬天里被愚弄的人。这朵花儿懂得这一点,正如我们也懂得我们的事情一样。   这就是“夏日痴”的故事。   (1863年)   这是一首散文诗,发表在1863年哥本哈根出版的《丹麦大众历书》上。关于这篇作品安徒生说:“这是按照我的朋友国务委员德鲁生的要求而写的。他酷爱丹麦的掌故和正确的丹麦语言。有一天他发牢骚,说许多可爱的老名词常常被人歪曲,滥用。我们小时喜欢叫的‘夏日痴’的花——因为它幻想春天到来了,花圃的老板们在报纸上登广告时却把它称为‘冬日痴’。他请我写一起童话,把这花儿原来的名称恢复过来,因此我就写了这篇《夏日痴》”。在这里安徒生也不过只恢复了花名,但内容却完全是安徒生的创造。它说明了花与诗的关系及创造诗的人的际遇。这同时说明安徒生可以从任何东西获得写童话的灵感。

  在一个慈善学校的许多孩子中间,有一个小小的犹太女孩子。她又聪明,又善良,可以说是他们之中最聪明的一个孩子。但是有一种课程她不能听,那就是宗教这一课(注:因为信仰基督教和信仰犹太教是不相容的。)。是的,她是在一个基督教的学校里念书。   她可以利用上这一课的时间去温习地理,或者准备算术。但是这些功课一下子就做完了。书摊在她面前,可是她并没有读。她在坐着静听。老师马上就注意到,她比任何其他的孩子都听得专心。   “读你自己的书吧,”老师用温和而热忱的口气说。她的一对黑得发亮的眼睛望着他。当他向她提问题的时候,她能回答得比所有的孩子都好。她把课全听了,领会了,而且记住了。   她的父亲是一个穷苦而正直的人。他曾经向学校请求不要把基督教的课程教给这孩子听。不过假如教这一门功课的时候就叫她走开,那么学校里的别的孩子可能会起反感,甚至引其他们胡思乱想。因此她就留在教室里,但是老这样下去是不对头的。   老师去拜访她的父亲,请求他把女儿接回家去,或者干脆让萨拉做一个基督徒。   “她的那对明亮的眼睛、她的灵魂所表示的对教义的真诚和渴望,实在叫我不忍看不去!”老师说。   父亲不禁哭起来,说:   “我对于我们自己的宗教也懂得太少,不过她的妈妈是一个犹太人的女儿,而且信教很深。当她躺在床上要断气的时候,我答应过她,说我决不会让我们的孩子受基督教的洗礼。我必须保持我的诺言,因为这等于是跟上帝订下的一个默契。”   这样,犹太女孩子就离开了这个基督教的学校。   许多年过去了。在尤兰的一个小市镇里有一个寒微的人家,里面住着一个信仰犹太教的穷苦女佣人。她就是萨拉。她的头发像乌木一样发黑;她的眼睛深暗,但是像所有的东方女子一样,它们射出明朗的光辉。她现在虽然是一个成年的女佣人,但是她脸上仍然留下儿时的表情——单独坐在学校的凳子上、睁着一对大眼睛听课时的那种孩子的表情。   每个礼拜天教堂的风琴奏出音乐,做礼拜的人唱出歌声。这些声音飘到街上,飘到对面的一个屋子里去。这个犹太女子就在这屋子里勤劳地、忠诚地做着工作。   “记住这个安息日,把它当做一个神圣的日子!”这是她的信条。但是对她说来,安息日却是一个为基督徒劳作的日子。她只有在心里把这个日子当做神圣的日子,不过她觉得这还不太够。   不过日子和时刻,在上帝的眼中看来,有什么了不起的分别呢?这个思想是在她的灵魂中产生的。在这个基督徒的礼拜天,她也有她安静的祈祷的时刻。只要风琴声和圣诗班的歌声能飘到厨房污水沟的后边来,那么这块地方也可以说是安静和神圣的地方了。于是她就开始读她族人的唯一宝物和财产——《圣经·旧约全书》。她只能读这部书(注:①基督教的《圣经》包括《旧约全书》和《新约全书》。犹太教的《圣经》则限于《旧约全书》的内容。),因为她心中深深地记得她的父亲所说的话——父亲把她领回家时,曾对她和老师讲过:当她的母亲正在断气的时候,他曾经答应过她,不让萨拉放弃祖先的信仰而成为一个基督徒。   对于她说来,《圣经·新约全书》是一部禁书,而且也应该是一部禁书。但是她很熟习这部书,因为它从童年时的记忆中射出光来。   有一天晚上,她坐在起居室的一个角落里,听她的主人高声地读书。她听一听当然也没有关系,因为这并不是《福音书》——不是的,他是在读一本旧的故事书。因此她可以旁听。书中描写一个匈牙利的骑士,被一个土耳其的高级军官俘获去了。这个军官把他同牛一起套在轭下犁田,而且用鞭子赶着他工作。他所受到的侮辱和痛苦是无法形容的。   这位骑士的妻子把她所有的金银首饰都卖光了,把堡寨和田产也都典当出去了,他的许多朋友也捐募了大批金钱,因为那个军官所要求的赎金是出乎意外地高。不过这笔数目终于凑集齐了。他算是从奴役和羞辱中获得了解放。他回到家来时已经是病得支持不住了。   不过没有多久,另外一道命令又下来了,征集大家去跟基督教的敌人作战。病人一听到这道命令,就无法休息,也安静不下来。他叫人把他扶到战马上。血集中到他的脸上来,他又觉得有气力了。他向胜利驰去。那位把他套在轭下、侮辱他、使他痛苦的将军,现在成了他的俘虏。这个俘虏现在被带到他的堡寨里来,还不到一个钟头,那位骑士就出现了。他问这俘虏说:   “你想你会得到什么待遇呢?”   “我知道!”土耳其人说。“报复!”   “一点也不错,你会得到一个基督徒的报复!”骑士说。   “基督的教义告诉我们宽恕我们的敌人,爱我们的同胞。上帝本身就是爱!平安地回到你的家里,回到你的亲爱的人中间去吧。不过请你将来对受难的人放温和一些,放仁慈一些吧!”   这个俘虏忽然哭起来:“我怎能梦想得到这样的待遇呢?我想我一定会受到酷刑和痛苦。因此我已经服了毒,过几个钟头毒性就要发作。我非死不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过在我没有死以前,请把这种充满了爱和慈悲的教义讲给我听一次。它是这么伟大和神圣!让我怀着这个信仰死去吧!让我作为一个基督徒死去吧!”   他的这个要求得到了满足。   刚才所读的是一个传说,一个故事。大家都听到了,也懂得了。不过最受感动和得到印象最深的是坐在墙角里的那个女佣人——犹太女子萨拉。大颗的泪珠在她乌黑的眼睛里发出亮光。她怀着孩子的心情坐在那儿,正如她从前坐在教室的凳子上一样。她感到了福音的伟大。眼泪滚到她的脸上来。   “不要让我的孩子成为一个基督徒!”这是她的母亲在死去时说的最后的话。这句话像法律似的在她的灵魂和心里发出回音:“你必须尊敬你的父母!”   “我不受洗礼!大家把我叫做犹太女子。上个礼拜天邻家的一些孩子就这样讥笑过我。那天我正站在开着的教堂门口,望着里面祭坛上点着的蜡烛和唱着圣诗的会众。自从我在学校的时候起,一直到现在,都觉得基督教有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好像太阳光,不管我怎样闭起眼睛,它总能射进我的灵魂中去。但是妈妈,我决不使你在地下感到痛苦!我决不违背爸爸对你所作的诺言!我决不读基督徒的《圣经》。我有我祖先的上帝作为倚靠!”   许多年又过去了。   主人死去了,女主人的境遇非常不好。她不得不解雇女佣人,但是萨拉却不离开。她成了困难中的一个助手,她维持这整个的家庭。她一直工作到深夜,用她双手的劳作来赚取面包。没有任何亲起来照顾这个家庭,女主人的身体变得一天比一天坏——她在病床上已经躺了好几个月了。温柔和诚恳的萨拉照料家事,看护病人,操劳着。她成了这个贫寒的家里的一个福星。   “《圣经》就在那儿!”病人说。“夜很长,请念几段给我听听吧。我非常想听听上帝的话。”   于是萨拉低下头。她打开《圣经》,用双手捧着,开始对病人念。她的眼泪涌出来了,但是眼睛却变得非常明亮,而她的灵魂变得更明亮。   “妈妈,你的孩子不会接受基督教的洗礼,不会参加基督徒的集会。这是你的嘱咐,我决不会违抗你的意志。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是一条心,但是在这个世界以外——在上帝面前更是一条心。‘他指引我们走出死神的境界’——‘当他使土地变得干燥以后,他就降到地上来,使它变得丰饶!’我现在懂得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怎样懂得的!这是通过他——通过基督我才认识到了真理!”   她一念出这个神圣的名字的时候,就颤抖一下。一股洗礼的火透过了她的全身,她的身体支持不住,倒了下来,比她所看护的那个病人还要衰弱。   “可怜的萨拉!”大家说,“她日夜看护和劳动已经把身体累坏了。”   人们把她抬到慈善医院去。她在那里死了。于是人们就把她埋葬了,但是没有埋葬在基督徒的墓地里,因为那里面没有犹太人的地位。不,她的坟墓是掘在墓地的墙外。   但是上帝的太阳照在基督徒的墓地上,也照在墙外犹太女子的坟上。基督教徒墓地里的赞美歌声,也在她的坟墓上空盘旋。同样,这样的话语也飘到了她的墓上:“救主基督复活了;他对他的门徒说:‘约翰用水来使你受洗礼,我用圣灵来使你受洗礼!’”   (1856年)   这篇故事于1856年发表在《丹麦大众历书》上。它来源于匈牙利的一个古老的民间传说,但安徒生给它赋予了新的主题思想。犹太教和基督教是彼此排斥、势不两立的,但在安徒生的心中最大的宗教是“爱”。一切教派在它面前都会黯然失色——当然他的“爱”是通过基督来体现的。这也是安徒生的“上帝”观,事实上是他的“和平主义”和“人类一家”的思想的具体说明。

  黛娜给她孩子洗脸的方式是:先用一只爪子揪住小家伙的耳朵,把它按下去,再用另一只爪子到处擦洗──而且全是颠倒着来的,从鼻子尖上开始,倒着往上擦。这个时候,正像我刚才说的,她正在努力对付小白猫,而小白猫也就安安静静地趴着,还试着去打呼噜──它显然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它好。

  是那只小黑猫下午已经洗完了。所以,当爱丽丝蜷缩在大安乐椅的角上,半自言自语,半打盹的时候,这只小黑猫正在大玩特玩爱丽丝刚才缠好的那个绒线团。它把绒线团滚过来滚过去,一直弄得绒线团完全散开了。现在这团绒线已经乱糟糟地摊在壁炉前,满是疙瘩和结子,小黑猫就站在中间,转着围儿追自己的尾巴。  

  “哎呀!你这个小小的、小小的坏家伙!”爱丽丝叫道,并把小猫抓起来轻轻地吻了一下,表示自己已经不喜欢它了。“黛娜应该教你懂得规矩,的确应该这样,黛娜自已也应该知道!”她加了一句,责备地瞧着老猫,尽量地使自己的口气严厉些。然后,她又抱着小猫和绒线蜷缩回安乐椅上重新绕起绒线团来。可是她进行得不能算快,因为她不停地说话,一会儿跟小猫说,一会儿又跟自己说。小猫乖乖地坐在她的腿上,假装在瞧她缠线团,不时地伸出小爪子轻轻地拨一拨线团,好像它也愿意帮个忙似的。  

彩世界平台 ,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小咪咪?”爱丽丝问,“要是你刚才同我一起趴在窗口,你就会猜着了。可是那时黛娜正在给你洗脸,所以,你没法看到。我看见男孩子们正在准备烧篝火的柴禾,那得好多柴禾哩!小咪咪。可是天那么冷,雷又那么大,后来他们就都回去了。没关系,小咪咪,明儿咱们去看篝火。”说到这里,爱丽丝拿绒线在小猫脖子上绕了两三圈,看它怎么样。这引起了小猫的一阵挣扎,使得绒线团又滚到地板上,大段大段地散开了。  

  “你知道吗?小咪咪,我可生气啦,”当她们重新在安乐椅上安顿好以后,爱丽丝继续说道,“我看了你干的这些捣蛋事,真想打开窗子把你扔到雪地里去。这是你活该,你这个亲爱的小捣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别打岔我……”她竖起了一个手指头继续说下去,“我要数—数你犯的错误。第一,今天早晨黛娜给你洗脸的时候,你叫了两回。这是我听见的,你可赖不掉。你说什么?”(她装做小猫在对她说话)“喂,它把爪子弄到你的眼睛里去了?这也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睁眼睛?要是,你闭紧了眼,就不会有这个事了。好了,好了,别寻找借口了,好好地听我讲。第二,我把一盘牛奶摆在小雪花(爱丽丝给小白猫起的名字)面前时,你拉着它的尾巴,把它拉开了,什么?你渴了?是吗?你怎么知道它不渴呢?现在再说第三件,在我没注意的时候,你把绒线团全弄散了。”  

  “一共三桩错误,小咪咪,你还没有为哪一桩受到处罚呢。我要把你应该受到的处罚攒起来,一直攒到星期三……要是他们也把我该受的处罚攒起来,那怎么办呢?”爱丽丝继续往下说道,与其说是对小猫说,倒不如说是对自己说,“要是一直攒到年底,那该把我怎么样呢?我想,到了那天我得进监狱了。或许,让我猜猜看,要是每一次处罚少吃一顿饭,那么,到那个倒霉的日子,我就得一下子少吃五十顿饭了。嗯,我不大在乎这个。我情愿一下子少吃五十顿,也不愿意一下子吃五十顿!”  

  “你听到雪花在敲窗户吗?小咪咪,那声音多么柔和悦耳啊。好像是有人在外边吻窗户。也许雪花爱那些树和田野,因此才那么柔和地亲它们。雪花还用白色的被子把它们厚厚地盖起来。也许它在说:‘睡吧,亲爱的,一查睡到夏天。’到醒来的时候,小咪咪,它们都换上了绿色的新装,迎风起舞。哎呀,那多美啊!”爱丽丝叫道,竟腾出手拍起巴掌来,那绒线团又掉了下去。“我真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我老觉得每到秋天,树叶儿都变黄了,看上去树林子在打瞌睡似的。”“小咪咪,你会下象棋吗?别笑,我的亲爱的,我是在说正经的。因为刚才我们下棋的时候,你一本正经地瞧着,好像很懂似的。我说‘将军’的时候,你还高兴得打咕噜,表示那一军将得真妙,小咪咪。说真的,要不是那个讨厌的骑士(国际象棋中的“骑土”,相当于中国象棋的马,原意虽为“骑土”,习惯上却译作“马”。但译作“马”,后而的故事就不好讲了,因此这里仍按原意译成“骑士”。)冲到我的小卒们中间,我就赢了。小咪咪,让我们假装……”我得在这儿告诉你们,亲爱的小读者们,爱丽丝在“让我们假装……”这句心爱的口头禅后面,爱说的话可多啦,我连一半也说不出。前天她还跟她姐姐争辩了老半天。因为爱丽丝说“让咱们假装咱们是国王们和王后们”。她的姐姐是事事都讲究准确的,争论说那办不到,因为她们只是两个人。最后爱丽丝不得不让步说:“好吧,那你就装他们中的一个,其余的都由我来装。”又有一回,她把她的老奶妈吓了一跳,她突然在老奶妈的耳边大声嚷道:“奶妈,就让咱们假装我是一条饿狗,你是一根肉骨头!”  

  不过把话扯远了,咱们还是听听小爱丽丝向小猫在讲些什么吧!“让咱们假装你是红棋王后,小咪咪!你知道吗?我觉得要是你交叉着胳膊坐着,看上去你挺像红棋王后的。来,试一试,这才是个好乖乖。”爱丽丝把红棋王后从桌上拿过来,摆在小猫面前,让小猫照着学。可是事情不怎么成功。爱丽丝说,这主要是因为小猫不肯好好地交叉胳膊。为了罚它,她就把小猫举起来对着镜子,让它瞧瞧自己的那副傻相──“要是你不马上改好,”她说,“我就把你摆到镜子里的房间里去,那你会觉得怎么呢?”  

  “现在,只要好好听着,别说那么多话,我就告诉你,我所有关于镜子房间的想法。首先,你看这就是从镜子里能看到的房间──它跟咱们的屋子一模一样──只不过一切都翻了个个儿。当我爬上椅子就能看到镜子里的整个房间──除了壁炉后面的那一点儿地方。啊,我多么希望看到这一点儿地方,我很想知道他们在冬天是不是也生火。她知道,这个你永远没法说准──除非咱们的火炉冒烟,那时候,那个房间里也有烟了。但是也许是假装的,好叫人们以为他们也生得有火,还有,他们那儿的书也有点儿像咱们的书,不过字儿全反了。我知道这个,因为有一回我把一本书本到镜子跟前,他们就把他们的一本也拿来了。  

  “你可愿意住到镜子房间里吗?小咪咪!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给你牛奶喝。也许镜子里的牛奶不怎么好喝。哦,小咪咪,咱们现在就要说到过道了。要是你把咱们房间的门开大点,就会看到一点镜子房间的过道。那看起来也同咱们的过道一模一样。可是,你知道,再过去一点儿也许就完全不一样了。哎呀,小咪咪呀!要是咱们能走到镜子房间里去该多好玩啊。我敢说咱们做得到。咱们假装有条路能通到里面去,小咪咪,让咱们假装镜子玻璃变成气体了,所以咱们可以通过了。嘿!什么?我敢说它真的变成一团雾一样了,咱们真可以穿过去了……”当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已经站在壁炉台上了,连她自个儿也不知道怎么会到了那儿。而且,确实的,镜子在开始熔化了,像一团稀薄的银色的雾一样。  

  一眨眼的工夫,爱丽丝已经穿过了玻璃,轻快地跳到镜子房间里了。她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壁炉里有没有火,她很高兴地发现那儿果真生着火,烧得又旺又亮,正好像她刚离开的房间里一样,“现在可以像在老房间里一样暖和了,”爱丽丝想道,“说真的,比在那儿还要暖和,因为这儿没有人会把我从壁炉边赶开。啊,那该多么好玩,地们从镜子里看得见我,可是没法够得着我。”  

  于是她东张西望,发觉凡是在老房间里能看到的都是平平常常的,没什么意思。可是别的地方就不一样了。比方说,紧靠壁炉的墙上挂的那些画都会活动,就是摆在壁炉台上的座钟(你知道,当你在镜子外面,只能看到它的背面)有着一个小老头的面孔,并且还冲着她做鬼脸。  

  “这儿可不像别的房间收给得那么于净。”当爱丽丝看见壁炉炉灰旁有一些国际象棋子的时候,她这样想。接着她惊奇“啊”了一声,立刻趴在地板上端详起来了。这些棋子正在一对一对地散步哩!  

  “这是红棋国王和王后,”爱丽丝怕吓着它们,悄悄地说,“坐在炉铲边上的是白王和白后。那边还有一对车在挽着胳膊散步──我想它们听不见我说话,”她继续说,一面把头俯得更靠近它们了,“我敢说它们也瞧不见我,我仿佛觉得我是隐了身似的。”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对于这样一朵柔嫩的小花儿说来,她正在努力对

关键词:

上一篇:我想死神会把这两颗牙齿从生命的储蓄银行取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