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儿童文学 > 阿凡提与强盗,可阿凡提却孤零零地一个人若有

原标题:阿凡提与强盗,可阿凡提却孤零零地一个人若有

浏览次数:194 时间:2019-12-06

  躲避家里的暴风雨

阿凡提与强盗

  毫无疑问,有关菲利普斯船长——现在大家称他叫马尔格雷夫爵士——北方最后一次的探险旅行,你们肯定是听到过的。我当时正陪同着这位船长——我不是他的下属,而是他的知友。当我们来到北纬较高的一个所在,我拿出了你们在听我讲直布罗陀旅行时已经熟悉了的那个望远镜,不住地向四周张望。因为,顺便说一句,我一向认为时不时向四周看看,总归是有必要的,特别是在旅途之中。

  突然来了一阵暴风雨,街上的人们急忙四处躲避。可阿凡提却孤零零地一个人若有所思地站在家门口。

  一天夜里,阿凡提在回家途中遭到两个强盗抢劫。一无所获的强盗只好把他痛打一顿放走了,可他们仍不甘心,悄悄尾随阿凡提来到他家,爬到天窗偷听他究竟向妻子说什么。

  离我们半公里光景,浮动着一座冰山,它高得非凡,远远超过了我们的船桅,就在这座冰山上我却见到了两头白熊,据我看来,它们正在捉对儿厮打。我连忙背上长枪,向那冰山走去。不过才爬上了山巅,却发现那条道路走起来是不胜劳累的,又是非常危险的。我不时跃过了惊人的悬崖峭壁,而在另外的一些地方,路面却显得平滑如镜,使我跌倒爬起,爬起跌倒,忙得不亦乐乎。但我毕竟抵达了那两只白熊的所在地,也立刻见到它们并不在相互打架,而是在彼随宜。我肚内正在盘算这些熊皮的代价——因为每头熊至少有一只最肥最肥的母牛那么大小——不料右脚打了个滑,长枪还来不及瞄准,身体早已仰天一交,因为摔得过于猛烈,我有半个小时不省人事。等我醒来,却发觉刚才提到过的那头巨怪,它将扭动不已的身子扑在我的脸上,爪子恰巧抓住了我新皮裤的腰带,你们倒想想看,我这时哪会不慌张!

  “喂,阿凡提,还不快回家,站在暴风雨中干什么?”人们奇怪地问他。

  “刚才回来的路上,突然窜出八个蒙面大盗拦住了我的去路。我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飞起一脚把其中两位打翻在地,又猛击一掌把两位打了个屁股朝天,后来又用脑门把两位顶死在树上,剩下的两位一看,吓得正要转身溜走,让我一手一个,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他们揪住了。我本想把他们揪回家来,让你拴上一根绳,当驴骑着玩的,快到家门口时我又发了善心把他们放走了。”

  我那上半个身子钻到了它的肚子底下,只有两只脚露出在外面。真是天晓得,这野兽要把我拖到哪儿去呢?但我马上掏出了一把小刀子——喏,就是这一把,你们不妨瞧瞧——一面握住它左边的后腿,用力割去了它的三个指甲。它这时连忙把我放开,发出可怕的怒吼。我端起长枪,在它逃跑之前,砰地开了一枪,它突然应声倒下。我这一枪,固然使这残暴成性的畜生永远长眠,不过麻烦的是,却把团团半公里外,正躺在冰上睡大觉的成千只白熊,统统唤醒了。它们一批又一批的,急冲冲地向这边奔来。时间显得很紧迫了;我要么顷刻丧生,要么急中生智,营救自己。

  “我在躲避家里的暴风雨呢!”阿凡提回答说。 

  趴在天窗上的强盗一听全乐了。其中一位说道:“喂,阿凡提别把牛皮吹破了,要适可而止。”

  办法终于想出来啦!我仅仅用了熟练的猎人剥去一张兔皮的一半时间,把张皮子从熊身上割了下来,随后拿来往自己身上一裹,我的头颅恰巧正好,也套进在它的脑壳里面。我刚刚穿着舒齐,群熊已经把我围得水泄不通。我裹在那幅熊皮里,感到一阵冷一阵热。我的神计妙算简直精彩极了。它们一个挨着一个,把我通身上下嗅过一阵,然后深信不疑,认为我就是它们的熊兄弟了。我唯一的缺陷,就是无法跟它们一样大小,然而从它们当中那些年幼的看来,个儿也不比我大多少!它们嗅过了我,又嗅过了它们同伙的那具尸骸,我们彼此就好像成为莫逆之交了。我呢,连它们的举手投足,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只是它们在咆哮、吼叫以及格斗方面,则是我的老师了。尽管我的相貌跟熊毫无二致,但是我毕竟还是个人嘛!我便开始考虑起来,既然我与这些动物建立了不分彼此的情谊,这个绝好的有利条件我就得充分使用。

乌云遮月

  阿凡提生气地对他们说:“去!还不许我在家里吹吹牛吗?”

  昔时,我曾听得一位老军医讲过,如果棺倒巧有一处受伤,立刻就会死于非命。据此我决定来尝试一下。我重新把刀握在手里,对准我身旁最大的那头白熊,冷不防地在它肩旁的颈项里就是一刀。总之,这是一个胆大妄为的举动,然而我一点儿也不害怕。因为很清楚:如果这野兽硬着头皮挺过了这一刀,我就要被它撕得粉碎。但是,我的尝试终究大功告成;那头熊倒毙在我的脚边,一动也不动。现在可该我大显身手了,要把其他的白熊,依样画葫芦,一一捅死,这在我还不是易如反掌!因为,尽管它们见到自己的弟兄前俯后仰他跌倒在地,却丝毫也没有反感。

  一个夏日的夜晚,阿凡提和朋友们在院里赏月。突然,一片乌云飘来遮住了皓月的脸。

大南瓜与大煮锅

  它们绝不考虑同伙们跌倒的原因和后果,这对它们和我来说,都成为一件幸福的事情。眼看它们统统倒毙在我的面前,我无形之中感到,自己竟变成了力杀千熊的西姆森了。

  一位赏月者不无扫兴地问阿凡提“阿凡提,遮住月亮的那片云你看多长时间才能散去?”

  阿凡提来到乡下,那里的人向阿凡提吹嘘说:“我们今年这里南瓜喜获丰收,南瓜大的一个赛一个,这么说吧,一辆马车都装不下一个大南瓜。”

  事情草草结束后,我便回到船上,把船员三分之一的人数,全都邀来助我一臂之力,他们先剥去了熊皮,然后把熊腿搬到船上。没有几个小时,一切都已舒齐,那艘船却已是装得满满的。剩下的那些下脚,就统统抛在海里,尽管如此,我却依旧相信,它们经过海水一泡,味道跟火腿一样,鲜美无比。

  “这个我倒说不好,可我敢肯定他说,我们家里的那轮‘明月’,如果遇上乌云,十天半个月都不露脸。”阿凡提说道。 

  “噢,是吗?”阿凡提笑了笑说:“我们城里今年铁锅丰收,铁匠们打出了比房子还大的铁锅、铜锅。”

  回到家里后,我就以船长的名义,把些火腿献给海军部的一些爵士,另一些则献给掌管国库的诸位大臣,又把些馈赠于各大城市和伦敦市的市长,余下的少些就给了有所往来的商人和交情深厚的朋友。我受到各界人士热情洋溢的感谢,然而市长却回送了一分强制性的礼物,他要我到市府去,出席一年一度市长大选的丰盛筵席。

最好都穿去

  “阿凡提,哪儿有那么大的铁锅呀?”那些人问阿凡提。

  那些熊皮我送给了俄罗斯女皇,让她的皇子皇孙,宫女嫔妃做些过冬衣服穿穿。不料她专程派了个特使,送来一道表示感谢的亲笔手谕,从中她却再三恳求于我,最好跟她共享皇家的荣华富贵。但是,我对这皇家的尊严却偏偏无所渴求,便婉言谢绝了女皇陛下给我的恩典。给我送女皇手谕的那位特使,正等待着使命,务必把我给女皇的私人回信带回去。我这时却收到了女皇陛下的第二道手谕,她倾吐了对我的一往深情,表示了我是她精神上的唯一依靠。她上次所以生病,据她——这个心灵脆弱的可人儿——跟多戈鲁基侯爵在一次谈话中泄露出来——原因还在于我的流水无情。我真弄不懂,这班太太们在我的身上究竟发现了些什么;不过,像女皇陛下这样至高无上的女性,肯下嫁于我,在我也不是绝无仅有的。

  阿凡提的妻子准备去参加一个婚礼,不知穿哪一件衣服合适,她花了足有一顿饭的功夫来试衣服,但还是举棋不定,便问阿凡提:“阿凡提,您看我到底穿哪一件合适?”

  “哎,我的傻瓜乡亲们,如果没有那么大的铁锅怎么能煮熟你们那么大的南瓜呢?”阿凡提回答。

  有些人不免造谣中伤,说什么菲利普斯船长每次旅行,按他固有的习性,是不会太远的。但是,既然来到这儿,他的人身安全,当然由我保护。至于我们的船只,在装满这许多熊皮和熊腿之前,航程始终是正确的,当时如果有人想继续行驶的话,那简直是一个发疯的措施,因为我们怎么可以逆风行舟,更何况把我们的船头,向着那又高又大的冰山撞去呢!

  “假如穿了这一件,那件会生气,如果穿了那一件,这件肯定又不高兴,最好你把它们都穿去!”阿凡提回答道。 

鸡与山羊的本事

  自此以后,船长不肘吐露自己的心事,说他无缘分拿有他擅自定名为“熊皮日子”那天的光荣,心里很负内疚。我们胜利而归的荣誉,却使他对我产生了嫉妒,而且不择手段,对我这分荣誉,极尽诽谤之能事。我们为此经常口角不休,宜到目前为止,彼此之间还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他在群众间扬言,说我套上一张熊皮,让那批白熊受骗上当,他却敢于不戴这副面具,照样走到它们当中去。它们也会把他当做一头白熊看待。

自己摔下去的

  一位吹牛大王对阿凡提说:“阿凡提,我养了一群鸡,你知道我那群鸡有多厉害吗?我说了你也许不相信。有一天夜里,我那群鸡飞到房顶,把天上的星星一颗颗地叼下来。后来,它们可能觉得不过瘾,又齐心合力把天上的月亮给啄下来,满街追来追去啄着玩。你说我养的这群鸡厉害不厉害!”

  显然,从这一点来说,我却认为未免太幼稚了,因为一个崇尚道德的君子,绝对不会跟任何人,退一万步来说,不会跟一个贵族龃龉不休的。

  一天,阿凡提续弦的妻子躺在床上赞美起她过去的亡夫来。对此,阿凡提答道:“我过去的亡妻也是一个非常老实、和蔼可亲的厚道女人。”说完,阿凡提把身边的妻子一把推下床去,摔疼了的妻子与阿凡提吵了起来。

  阿凡提听后,笑了笑说道:“你这个还稀奇吗?我养了几只山羊,你知道我那几只山羊有多厉害吗?有一天,我养的那几只山羊把我们家门前的一座湖,用一根长绳吊到天上去了。后来,我站在地下望着吊起来的湖,看见湖里的鱼吓得一个个往地上跳,跳到地上全摔死了。”吹牛大王听了无言可对。

  邻居们听见吵闹声过来责问阿凡提:“阿凡提,你为什么平自无故地把妻子推下床呢?”

神枪手

  “不是我推下去的,是她自己摔下去的!”阿凡提争辩道。

  阿凡提吹嘘自己是个神枪手。国王为了探探虚实,带他去狩猎。途中遇见了一只黄羊,国王意示阿凡提举枪射击。阿凡提只好拿起了枪。第一发子弹没射中目标。阿凡提对国王说:“第一枪应由国王射出,抢先于国王射击是严重的失礼行为,这第一枪就算是国王射的吧。”说完,阿凡提举枪瞄准,射出了第二颗子弹。但子弹又偏离了目标。阿凡提说道:“宰相也应尊重,这第二枪就算是宰相射的吧!”说完,他装上了第三颗子弹。第三发子弹终于打中了目标。然后,洋洋自得他说道:“这才是我的枪法,射击应该这样射!”

  “那么她是怎么摔下去的呢?”邻居们问。

      

  “开始,是我们两个人躺在这个床上,过了一会儿,她的亡夫插到了我们中间,又过了一会儿,我的亡妻也钻了进来,这样我们四个人在一张床上就挤不下了,于是她自己就摔下去了。”阿凡提平静地回答道。 

圣水泉

吃饭和睡觉的时候

  有人问阿凡提:“您到麦加朝觐过吗?”

  一天,阿凡提向一位朋友诉苦道:“我的妻子一回到家就碟蝶不休地说个没完,真是烦死我了。”

  “当然到麦加朝觐过了!”阿凡提回答道。

  “为什么?”朋友问。

  “那我们应该称呼您‘阿吉’了!”那人说道。

  “不知道!”阿凡提答。

  “那当然!”阿凡提不加思索地回答。

  “那么,她就没有住口的时候吗?”朋友问。

  “那么请问,圣水泉在天房的左边还是右边?”

  “有,吃饭和睡觉的时候。”阿凡提回答。 

  “我去朝觐时,有一群阿拉伯人正为圣水泉挖在何处而大伤脑筋呢!”阿凡提回答道。

神奇的火剪

这是不可能的

  一天,阿凡提在集市上看见有一个人在卖马刀,他问卖刀人马刀的价钱。

  一天,一位刚参加过一场战役的士兵,在茶馆向周围的人夸耀他的勇敢。周围人听得津津乐道。

  “马刀是一百块银元一把。”卖马刀人说。

  “也许是真主发了神威,那天,我高举双刃宝剑,冲进敌阵,嚓嚓嚓,像铡草一样左右开弓,不到一顿饭的工夫,整整刺死了一百个敌人。”

  “哪儿有这么昂贵的马刀呀?”阿凡提惊呼道。

  阿凡提听后,接过话题,说道:“我参加的那个战役才叫精采,那天,我第一个冲进敌群,嚓嚓嚓,把所有敌人的腿给砍掉了。”

  “不要大惊小怪,这是一把神奇的马刀,”卖刀人回答说:“如果您砍向敌人,它立刻会变成五尺长,直刺敌人的心脏。”

  “喂,你为什么不砍掉他们的脑袋,而砍掉他们的腿呢?”有人问道。

  “咳,它的神奇功能还不算太神奇,当我老婆发火的时候,我们家那神奇的火剪会变成十尺长,你这把刀如能卖一百块银元的话,我们家的那把火剪可以卖二百块银元喽!”阿凡提说完就走了。 

  “这是不可能的,”阿凡提若无其事地说:“你们要知道,在我之前已经有人把他们的头统统砍掉了。”

可怜的前夫

从未听说过的事

  阿凡提在妻子死后,续娶了一位寡妇为妻。这位寡妇常常哭哭啼啼地对阿凡提称赞她的前夫如何如何好。

  一天,国王觉得无聊,对阿凡提说:“如果你能给我讲一个我从未听说过的谎言,我会赏给你一百枚金币。”

  一天她又哭起来。阿凡提突然也跟着她哭起来,哭得比她还伤心。妻子奇怪地问他:“我哭是为了念我的前夫,你哭什么?”

  “好吧,一言为定!”阿凡提说完,开始胡吹。

  “你可怜的前夫没死的话,你也不会守寡,我也不会娶你。”阿凡提回答。 

  “从前,我家有一头骡子。一天,它挣断绳于逃了出去。我四处寻找,哪儿都没有找到。过了几天,我从集市上买来一个大西瓜,拿回家切开一看,我那只逃出去的骡子躲在西瓜里正在给王后补破鞋子呢。”

无花果与星星

  国王听后,笑了笑说道:“这种谎言我听得多了,并不新鲜。你只不过是把自己的妻子说成了王后而已。”

  盛夏的一个夜晚,阿凡提和妻子睡在房顶上。到了半夜,阿凡提悄悄溜了下来,准备与情人在果园幽会。过了一会儿,妻子醒来一看身边的阿凡提不见了。

  一天,阿凡提又开始讲新的谎言:“一天,我和父亲乘坐的船在大海上航行。突然,遇到了一只海盗船。海盗追上了我们的船,我抢过了舵轮,把船开进了一条大鲸鱼的肚子里。海盗船也跟着追进了鲸鱼的肚子里。我悄悄对鲸鱼说:‘我们这条船大,你消化不了,那条海盗船小,你完全可以消化。’鲸鱼听了我的话觉得有理,就把海盗船吃掉,把我们的船给吐出来了。”

  “喂,孩子他爹你在哪儿?”妻子喊道。

  “这种吹牛的话我也听过不少,请你讲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吧!”国王说道。

  “我在这儿,别声张,不然我会数错的!”从一棵无花果树底下传来了阿凡提的声音。

  “好吧,那我就给您讲一个真实的事。一天,我在先父留下的一本书里,发现了一张字据。那字据是您亡故的父亲亲笔写的。您的亡父曾经借了先父一万枚银币。您的父亲原来应该把这借我父亲的一万枚银币还给先父的。”阿凡提从容地说。

  “你在数什么?”妻子问。

  “阿凡提,你这是胡说八道!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事。”国王恼怒地喊道。

  “嘘,我在数我们家的无花果!”阿凡提回答说。

  “对了,我讲的就是您从来未听到过的,请您赏给我一百枚金币吧!”阿凡提笑了笑说道。 

  “哪有半夜里数无花果的?”妻子问。

黑色异教徒与红色异教徒

  “我是想知道天上的星星多还是我们家的无花果多。”阿凡提回答。 

  一个刚从战场上回来的士兵,在茶馆里边喝茶边吹嘘说:“一天,我在战场上一次击毙了六个红胡子异教徒。”引起周围人的一阵掌声。

精算

  “如果是你,阿凡提,”一位爱开玩笑的人说:“别说是六个,就连半拉也不会击毙的,你说对吗?”

  阿凡提结婚后刚满三个月妻子就生产了。他惊奇地问道:“别人家的妻子九个月零九天才生产,你怎么三个月就生产了呢?”

  “并不见得,”阿凡提笑了笑,说:“我要给你讲一个非常真实的故事。”

  “阿凡提,您真有趣,您娶了我已经三个月了对吗,那么我嫁给您呢?”妻子问。

  “好吧,就请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不要吹牛。”

  “也是三个月呀!”阿凡提立即回答。

  “那就请你们洗耳恭听。”阿凡提喝了一口茶开始讲道:“那天,像蚂蚁一样黑压压的一群敌人向一座小山头发起总攻,我一个箭步冲过去,大手一挥,一拍手击毙了十几个黑色异教徒。”

  “那就对了,三个月加上三个月是六个月,再把我怀孕的三个月加上不就是九个月了吗?”妻子说道。

  “阿凡提,你又吹牛了。”有人说道。

  “哎哟哟,这样的精算我还没学过。”阿凡提摇摇头说。

  “不,我讲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决无谎言。”

 

  “空手能拍死十几个敌人吗?”又有人问。

早已考虑好了

  “怎么不能,千真万确!”阿凡提说。

  阿凡提的妻子病危卧床不起了。一天,她对阿凡提说:“阿凡提,我可能不久就要离开你了,我去了以后请你再找一个老伴儿相依为命吧!”

  “那是些什么样的敌人呢?”有人问道。

  阿凡提非常悲伤地说道:“请别难过,你会好起来的。如果一旦那种不幸发生,我早已考虑好了,邻居家的那位少女对我挺合适的!” 

  “是十几个黑色甲虫。”阿凡提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是别人,就是你!

印度的大黄瓜

  一天,阿凡提微笑着从睡梦中醒来。妻子问道:“喂,做什么美梦了?”

  阿凡提去了一趟印度,归来时几位朋友前去迎接。他一见到朋友们,滔滔不绝地叙说起在印度的所见所闻。说着说着开始吹起牛来:“我在印度见到一根黄瓜,足有一座山那么大。”

  “我确实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自己又娶了老婆!”阿凡提笑着回答。

  朋友们一听便知他在吹牛,对他说:“你去印度后,我们在家乡修了一座桥,那是一座神秘的桥。”

  妻子一听脸色刷地变了,唠叨起来:“心里想什么就能梦见什么!你不要跟我解释,你想娶就娶,我决不缠着你

  “它有什么神奇功能?”阿凡提问。

  “喂,你不要唠叨个没完,我的梦还没说完呢!”阿凡提好不容易才让妻子住口,然后他又说道,“我在梦里娶的老婆不是别人,就是你,她也跟你一样唠叨起来就没个完!” 

  “这座桥能把说瞎话的人挟死。”朋友们答。

喝热汤想起了亡母

  “如果不从这座桥上过呢?”阿凡提问。

  阿凡提的妻子给他端来一碗滚烫的热肉汤,馋嘴的妻子先喝了一口,不料烫得她淌出了眼泪。阿凡提见了,问道:“你怎么了?”

  “那是唯一的一座桥,通往村里的必经之路,快看,就要到那座桥了!”朋友们说道。

  “可怜的亡母生前喜欢喝肉汤,一想起她老人家,我就伤心地落泪。”妻子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答道。

  阿凡提信以为真,改口道:“我说的那根黄瓜没有一座山那么大也有一问房子那么大。”

  阿凡提信以为真,匆忙喝了一口热汤,没想到烫得他也流出了眼泪。

  又走了一会儿,阿凡提又说:“那根黄瓜没有一间房子那么大,里边也能装一个人。

  “你又怎么了?”妻子故意问道。

  “管它有多大呢,到了那座桥,桥会做出公证。”朋友们说。

  “你母亲过世时你还很年轻,我想起你这么年轻就成了孤儿也感到很伤心,所以就流了泪。”阿凡提回答道。 

  又走了一会儿,就要踏上桥了,阿凡提又说道:“其实印度的黄瓜也跟我们这里的一般大,有的比我们这里的还要小。”

妇人的话

  朋友们听后哈哈大笑起来。

  喀孜每次做完祷告,便告戒教民说:“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请万万不要听从妇人的话。”

给您买一只金戒指

  一天,阿凡提来到喀孜跟前问道:“喀孜先生,我是听妻子的话好还是不听的好?”

  阿凡提非常怕老婆。一天,他在街上跟一群人聊天,有一个人问阿凡提:“你害怕老婆吗?”

  “千万别听女人的话。”喀孜答道。

  “大男子汉还害怕老婆吗?我说一她不敢说二,我让她拿碗,她决不敢拿碟子。”阿凡提说道。

  “今天我妻子对我说,把家里喂的那两只羔羊中的一只给喀孜送去吧!还好,我没听她的话。”阿凡提说完,转身要走。

  这时,阿凡提的妻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悄悄地站在了阿凡提的背后。

  “阿凡提,请等一等,在个别情况下也可以听妇人的话。”喀孜叫住阿凡提说。

  “阿凡提,你看背后是谁?”有人说。

  “对,喀孜先生,那么在个别情况下也可以不听喀孜的话。”阿凡提回答道。 

  阿凡提回头一看,立即改口道:“夫人,我是在跟他们说我非常爱您,准备给您买一只金戒指!”

省了那把柴

      

  一天,妻子问阿凡提:“阿凡提,真主是不是用泥巴将我们捏出来的?”

八十只狼

  “对!”阿凡提回答。

  一天,一群闲得无聊的人在街上吹牛聊天,阿凡提也凑热闹挤了过去。这些人更来劲了,聊得简直天花乱坠。嘴角发痒的阿凡提开口道:“昨晚我也见到一桩奇事,我从田里回来的路上,看见在主麻巴依的玉米田里有八十只狼在闲逛。”

  “那么,为了使我们不散架,是不是用火又烧了一下?”

  “算了吧,阿凡提,那八十只狼还不把地里的玉米扫荡光了?”其中一人问道。

  “对,你是用火烧了一下,轮到我的时候,真主把我轰出去了,没烧。”阿凡提说。

  “你听我说,没有八十只也有四十只。”

  “那为什么?”妻子问。

  “哪儿有四十只一群的狼呢?”又一人问道。

  “可能是真主早已猜到了我娶了你以后,肯定会在你的爱火和怒火里千锤百炼的,于是省下了烧我的那把柴!”阿凡提回答说。 

  “咳,你们这些人也是,如果不相信四十只,二十只总该相信了吧,那些狼肯定有二十只。”阿凡提说道。

那有什么办法呢?

  “狼一般生活在山上,怎么会跑到玉米地里呢?”又有一入插嘴道。

  阿凡提带一些客人回家。到了家门口时,阿凡提对客人说:“我先进去看看妻子是不是在家,请你们等着。”说完,他走进门去。妻子见阿凡提又领人来家便发牢骚道:“家里什么都没有,你还往家带客人,让我拿什么招待人家?”

  “你们爱信不信,反正我听见玉米杆哗啦啦地响声,不是狼就是狗呗!”阿凡提说道。

  “那么你出去就对他们说我不在家,让他们改日再来,其余的我来应付。”阿凡提说。妻子照阿凡提说的,出来对客人说道:“尊贵的宾客们,真不巧阿凡提今天不在家,请您们改日再来吧!”

你们怎么知道?

  “夫人,您怎么睁着眼睛说瞎活呢?是阿凡提带我们来的,他刚刚才进门去的呀?”客人们说道。

  阿凡提在一群年轻人中间吹嘘道:“我年轻的时候是个了不起的骑手,一天,我到伯克家,看见一匹没驯服的马在狂奔,不让任何人靠近它,头上没有宠套,背上也没有鞍子。我耻笑那些无能之辈,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它的耳朵,右腿一跨,不偏不倚地骑在了野马的背上。真主在上,那匹还没人骑过的野马驮着我就狂奔,我紧紧抓住马鬃,像钉子一样钉在马背上纹丝不动,任它驰骋。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野马奔到了一座万丈悬崖边,我挟紧鞍上的马蹬,使劲儿一拉笼套,野马立刻刹住了脚步,不然……”

  听了此话,阿凡提为使妻子摆脱窘态,走出来说道:“你们真是一群顽固的客人,说我不在家我就不在家,干嘛赖着不走呢?我是从前门进去,后来因为怕老婆又从后门走了,那有什么办法呢?” 

  “阿凡提大叔,刚才您还说那是一匹没有鞍没有笼套的野马呢?”年轻人中的一个问道。

榨灯油

  “咳,那时候你们还小,怎么知道它是有笼套还是没宠套的马呢?”阿凡提回答。

  油坊主年轻的妻子常向阿凡提暗送秋波,阿凡提也等待着时机。一天,油坊主的妻子叫儿子把阿凡提请到家里来。

      

  阿凡提高兴地来到她家,在屋外脱鞋时,外院的门响了。油坊主的妻子担心她男人回来,慌忙中把阿凡提当成驴套在了油坊的木桩上。然后,她去开门,果然是她男人回来了,随后传来她的声音:“孩子他爹,咱们家的灯油用完了,我把邻居家的驴借来,想榨一点灯油。”

苹果的大小

  油坊主进来一看原来是阿凡提,便把他痛打了一顿,之后真让阿凡提榨了一大盆灯油,才把他赶走。

  有几个人正在吹牛聊天。阿凡提也来到他们中间开始吹牛:“哎呀呀,我在阿拉木图见到的苹果,每一个足有七八斤重。”

  过了几天,阿凡提在街上遇见了油坊主的儿子。那孩子亲呢地对他说:“阿几提大叔,请到我们家来玩吧!”

  周围的人听了惊奇地问道:“阿凡提,如果阿拉木图的苹果一个有七八斤重的话,那么它的个儿有多大?”

  阿凡提亲热地亲了亲孩子的额头,问道:“孩子,你们家的灯油又用完了吗?” 

  阿凡提正要回答,一位阿拉木图人来到他面前。“咳,它的大小也就那么回事,只不过拳头那么大!”阿凡提说道。

到底相信哪句话?

  “喂,一个有七八斤重的苹果才拳头那么大,那该是个什么样的苹果呀?”周围的人又问,“如果这位阿拉木图的朋友没来的话,那个苹果可能有西瓜那么大。”阿凡提回答说。

  阿凡提饿着肚子回到家,进门对妻子说:“快给我拿一些黄油和馕,我饿得快发疯了,这两样东西可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黄油昨天就没有了,仅剩的一块馕刚才儿子吃掉了。”妻子说。

驯野马

  “也好,听说黄油吃多了会拉肚子,馕吃多了会噎着。”阿凡提只好这样安慰自己说。

  人们在谈论赛马和叼羊,在场的阿凡提也兴致勃勃地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阿凡提,刚才你说这两佯东西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现在又说这两样东西不好,我到底应相信哪句话呢?”妻子又问。

  “一天,国王的管家牵来一匹野马,要骑手们试一试。一位老练的骑手试图骑上去,想给大家露一手。他屁股还没坐稳,那野马来了一个后蹄倒立,又紧接着前腿腾空,把那个家伙甩出了一丈多远。另外一位年轻的骑手想试一试自己的运气,他刚一迈腿要骑上去,那野马来了一个屁股朝天,这位年轻人就滚下马来,差一点被马踩死。后来,谁也没敢靠近这匹马。”阿凡提煞有介卡地说。

  “最好相信前一句,”实在不相信的话,请你相信后一句也行。”阿凡提回答说。 

   阿凡提接着又说:“管家问:‘谁还试一试?’‘我来试一试!’我胸有成竹地来到野马跟前,挽起袖子,撩起衣襟,飞身一跃,稳稳当当地骑在了马背上,任它尥、任它跃、任它飞,我在马背上纹丝不动……”

包谷馕

   当阿凡提说到这儿,那位管家过来了,他立即改口道:“就这样,那匹野马没跑出十步我也滚下了马背。”      

  妻子端来一大碗肉汤和一块包谷馕放到了阿凡提面前。可他真不愿吃这个包谷馕,但又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可吃,只好把包谷馕掰碎泡进了肉汤里。掰碎的包谷馕慢慢沉到碗底,阿凡提借机骂这难吃的包谷馕说:“你这个该死的,既然不会游泳,为什么又要跳进这热水里去呢?” 

无头勇士

伤寒病

   在一位将军的府上,有几位指挥官聚在一起吹嘘自己如何勇敢。有一位指挥官首先说道:“伊斯但布尔战役打得异常激烈,那乱飞的枪弹比倾盆大雨还要密集,我们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我奋勇拼杀,数以万计的刺刀、利剑向我刺来,激战之后,我发现自己的脑袋被砍掉了四分之二,我用剩下的四分之一脑袋继续浴血奋战,消灭了全部的敌人,还俘虏了一个将军。”

  阿凡提一进门,妻子便亲热地对他说:“阿凡提,听说邻居家的女儿得了伤寒病,伤寒病是什么症状?”

   当时,阿凡提也在场,他接过话题说道:“的确,战争打红了眼什么都不顾了。您那次才被砍去四分之三脑袋,我的脑袋被整个砍下去,在地上滚了四五圈后我把它拾起来别在腰上继续与敌人拼杀,足足杀死五百人后我才走到战地医院治伤……”        

  “伤寒病的症状就像你呀!”阿凡提说。

乐师

  “你胡说什么呀,阿凡提?”妻子不高兴地说。

  在乐师们的谈话中,有人问阿凡提:“您最擅长演奏哪种乐器?”

  “你看,刚才还挺热的,这会儿就冷起来了。伤寒病的症状就是忽冷忽热。”阿凡提回答说。 

  “我父亲曾是一个大乐师,我会演奏所有的乐器,可我演奏时最讨厌按乐器上的音位。”阿凡提回答说。

我是个大忙人

是他坏了我的事

  一天,阿凡提的妻子病了。阿凡提失声痛哭道:“哎哟,我的好伴侣,你为何这样呀?我的好妻子哟,你别抛下我一个人先去呀。”

  阿凡提来到浩罕时遇见了一位布哈拉人。那位布哈拉人向阿凡提吹嘘自己的家乡说:“我们这里的清真寺里有二三百个殿堂,高有一千多米,宽度有二千米……”

  邻居家听见后,惊奇地问他:“阿凡提,人还没死,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

  阿凡提听后,向他吹嘘萨玛尔罕来:“你没去过萨玛尔罕,那里有一座清真寺,高足有五千米,宽……。”

  “我是个大忙人,假如有一天妻子真的去世了,我担心到时无暇哭丧,所以我提前这样做了。”阿凡提回答道。 

  阿凡提刚说到这里,不巧来了一位萨玛尔罕入,他继续说道:“宽有五十米!”

原来你在家呀!

  那位布哈拉人惊奇地问道:“高五千米,宽只有五十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清真寺呀?”

  阿凡提在家门口遇见一位漂亮的少妇,跟她聊起来竟忘记了回家。

  “我正要根据它的高度来想象它的宽度时,这位萨玛尔罕人来了坏了我的事,我只好将宽度照实说了。”      

  妻子在家做好饭左等右等不见阿凡提回来,便出来迎候。她发现阿凡提正与别的女人挤眉弄眼,便怒火中烧,一把将阿凡提拽回家来,问道:“那个妖精的哪一点把你迷住了?”

放一把梯子

  “那个妖精的模样跟你没化妆前的模样一模一样,我还以为是你,原来你在家呀!”阿凡提说道。 

  一位能说会道的人企图戏弄阿凡提,说道:“阿凡提,先父在苍天给我留下一片土地,我在那片土地上种上了果树,可我没法把水引到天上去,你看我怎么办呢?”

借梯子

  “我说你真傻,你给水放一把长长的梯于,那水不就顺着梯子爬上去了吗!”阿凡提回答说

  一天,邻居家的女人向阿凡提借梯子说:“我们家的梯子摔坏了,请把您家的梯子借我用一下,我把晾在房顶上的衣服取下来。”

  “真对不起,我们家的梯子只能上不能下。”阿凡提找借口说。

  “真怪,我刚才还见您的妻子上房顶晒衣服来着,那她是怎么下来的呢?”

  “难道我不可以把她抱下来吗?”阿凡提笑着回答说。 

做恶梦

  阿凡提的妻子又丑又恶。一天,她看见累了一天的阿凡提回到家就睡着了,便把他叫醒说:“阿凡提,不要仰着睡,仰着睡容易做恶梦,会梦见恶魔,侧着睡好!”

  “没有关系,只要不梦见你就行。”阿凡提说完又呼呼地睡着了。 

不怕老婆者

  一位非常怕老婆的国王,为了掩饰自己的弱点,对他的宰相说:“恐怕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害怕老婆吧!”

  “不一定,世界上肯定会有不害怕老婆的人。”宰相说道。

  两人争执不下,为了验证此事,国王给全城的男人发了一个告示:让所有害怕老婆的男人必须要过一道门。于是国王便和宰相站在一边观看。

  过门一事一直延续到很晚。最后,只有一个人没有过此门,而是犹豫不决地站在那儿。

  “怎么样,国王陛下,不怕老婆者还是有的。”宰相高兴地说道。

  “莫急,我们把他叫过来问一问。”国王回答道。

  此人正是阿凡提,他低着头来到国王跟前。“看来全城只有你一个人不怕老婆,说说看你是怎样不怕老婆的。”国王问道。

  “我倒是不怕老婆,可老婆曾对我说‘千万别到人多的地方去,’我正在犹豫该去还是不该去。”阿凡提回答。 

长在她头上了

  一位年轻人问阿凡提:“阿凡提,您的胡子留了几年了?”

  “五十年了。”阿凡提说着摸了摸满把的胡子。

  “哎呀呀,五十年才长这么点?我这胡子才刮了两天就长这么长了!”年轻人也摸了摸寸草般的胡子茬说。

  “你嫂子一发火就爱揪胡子,一气之下我把胡子的多一半给她了,如今长在她的头上了。”阿凡提说道。 

搬到更远的地方

  阿凡提的一位朋友问他:“阿凡提,大夏天你妻子的脸为什么老是阴冷阴冷的?”

  “她的夏天还没到呢。”阿凡提说。

  “她的夏天什么时候到?”朋友问。

  “她的亲戚来我们家的时候。”阿凡提说。

  “她的亲戚如果走了呢?”朋友又间。

  “就和今天一样呗。”阿凡提说。

  “那么从今以后不会这样了。”朋友又说。

  “为什么?”阿凡提问。

  “我最近才弄清楚,原来我也是你妻子的亲戚,所以,我今天是特意来证实此事的。”朋友说道。

  “嘘,请你说话小一点声。等我手头有了钱你再把此事告诉她,我求求你了。”阿凡提恳求他说。

  “等你手头有了钱干什么?”朋友问。

  “我要搬到一个离我妻子的亲戚更远一点的地方去。”阿凡提回答说。 

妻子唱歌

  一次阿凡提的妻子问阿凡提:“我每次唱歌的时候,你为什么老跑掉?你不喜欢听我唱歌吗?”

  阿凡提回答说:“亲爱的,一点也不是,我只是不想让周围的邻居误会,以为我在打老婆呢!” 

倒骑马

  一天,阿凡提在一位朋友家喝了一些布扎,晕晕糊糊地倒骑着他的马回到了家。

  早已认得家门的马,径直把阿凡提带回到家门口。妻子见此情景,大叫道:“阿凡提,真是羞死人了,你怎么大白天倒骑着马回来了?”

  阿凡提睁开眼睛回答说:“我没倒骑马,是这个畜牲倒着站到我身边的!” 

怪你自己

  阿凡提常常是半夜而归,一天,妻子对他说:“阿凡提,以后你不要半夜三更地在外边瞎混,不然,魔鬼会把你诱惑去。”

  “魔鬼怎么会把我诱惑去呢?”阿凡提问。

  “听说魔鬼装扮成妙龄少女常常把男人诱惑去,还是小心为好。”妻子忠告阿凡提。

  “请你一百个放心,别说是妙龄少女,就是人间仙子也不会把我诱惑去。”阿凡提说。

  第二天,阿凡提还是半夜未归。于是妻子换上一套华丽的装饰,头上披上了一块火红的纱巾,躲到阿凡提回来时经过的一棵树后,等待阿凡提回来。当阿凡提走过这里时,她变换声音,甜甜地说道:“喂,亲爱的,往这儿瞧!”

  阿凡提回头一看,是一位少女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他即刻兴奋起来。

  “你是哪一位?”阿凡提轻轻问道。

  “我是魔鬼的女儿,我是来诱惑你的!”

  “亲爱的,我不需要诱惑,我时刻准备着拥抱你。”阿凡提说着便三步并两步地来到她跟前,一看,立刻傻了眼,慌忙说道:“怎么样?我跟你说过什么样的魔鬼都不会诱惑我的,这回是你自己诱惑了我,全怪你自己!” 

等着面团发起来

  阿凡提的妻子让他到河边打水。阿凡提不愿意去,问她:“这是女人的事,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因为我正在等着面团发起来呢!”妻子答。

  阿凡提只好提着水罐向河边走去。到了河边,他把水罐扔进河里,死死盯着水,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还是坐在那儿。

  等得不耐烦的妻子跑出来找他,说:“我还以为你被水淹死了呢!”

  “不,我没被淹死,我是在等着面团发起来呢!”阿凡提回答说。 

非凡的想法

  一天,阿凡提让妻子给他做阿勒瓦吃。妻子做了很大一盘,他吃得只剩下一点。

  当晚,他们入睡后,阿凡提把妻子叫醒说:“喂,请你醒一醒,我突然有了一个非凡的想法。”

  “什么想法?”妻子问。

  “请你把白天剩下的那一点阿勒瓦给我拿来,我就告诉你。”阿凡提说。

  妻子爬起来,把剩下的那点阿勒瓦拿了来,阿凡提几口便全部吃完,之后就准备入睡。

  “喂,你到底有什么想法,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今晚简直无法人睡。”妻子焦急地问。

  “我这个想法嘛,”阿凡提说:“就是不把你白天做的阿勒瓦干净彻底地吃完,我就不去睡觉。” 

面絮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阿凡提与强盗,可阿凡提却孤零零地一个人若有

关键词:

上一篇:彩世界平台  阿凡提听了以为道理当然是这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