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儿童文学 > 一脚就把爱德华踢起来,爱德华正在一条便道上

原标题:一脚就把爱德华踢起来,爱德华正在一条便道上

浏览次数:160 时间:2019-09-05

  “做得太好了,”正在用一块热揩布擦拭爱德华的脸的男人说道,“一件艺术作品,我可以说——一件极赃、脏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艺术作品,不过仍不失为艺术作品。脏东西是好处理的。正像你破碎的头好处理一样。”

  已是薄暮时分,爱德华正在一条便道上走着。他独自一人在走着,一步一步地走着,无依无靠。他穿一身用红色的丝绸做的漂亮的衣服。

  洛莉是个粗鲁的女人,她说话的声音太大,而且涂的口红太多。她进了家门后立刻就发现了坐在起居室长沙发上的爱德华。

  爱德华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睛。

  他沿着便道走着,后来他转到了一条小道上去,那条小道通向一座窗口亮着灯的房子。

  “这是什么?”她说。她放下她的皮箱,一脚就把爱德华踢起来。她把他倒提着。

  “啊,你好了,”那个男人说,“我看得出你现在正听着呢。你的头被打碎了。我把它修理好了。我把你从阴间拉回来了。”

  我认识这座房子,爱德华想。这是阿比林家的房子。我来到了埃及街。

  “那是苏珊娜。”内莉说道。

  可是我的心,爱德华想,我的心已经碎了。

  露西从那座房子的前门跑了出来,又叫又跳,摇着她的尾巴。

  “苏珊娜!”洛莉叫道。她摇了摇爱德华。

  “不,不。不必谢我。”那个男人说。这是我的工作,一点不错。请允许我作个自我介绍。我是卢修斯·克拉克,修理玩具娃娃的。你的头……我可以告诉你吗?那会使你心烦意乱吗?唉,我总是觉得实话一定要实说,不能含糊其词的。你的头,先生,曾裂成了二十一块。”

  “来吧,姑娘。”一个深沉的、粗哑的声音说道。

  他的衣服掀了起来罩在他的头上,他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对洛莉已经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永久的憎恨。

  二十一块?爱德华心不在焉地重复着。

  爱德华抬眼望去,布尔正站在门口呢。

  “是你父亲发现她的,”内莉说道,“她是被网捞上来的,她身上没有穿衣服,所以我给她做了几件。”

  卢修斯·克拉克点了点头。“二十一块,”他说道,“完全不用谦虚,我必须承认。一个稍逊一筹的修理玩具的,一个没有我这样技术的修理玩具的人是没有能力救活你的。我们不去说那些可能发生的事了。我们就说说事实吧。你已经被复原了。你已经被你谦卑的仆人卢修斯·克拉克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了。”说到这里,卢修斯·克拉克把他的手放到他的胸前朝爱德华深深鞠了一躬。

  “你好,马隆,”布尔说,“你好,又嫩又香的兔肉馅饼。我们一直在等着你呢。”布尔一下把门推开,爱德华走了进去。

  “你这不是变成了它的女仆了吗?”洛莉嚷道,“兔子是不需要穿衣服的。”

  这真是一番发人深省的话,爱德华躺在那里努力领会着。他躺在一张木桌上。他在一间阳光从高高的窗子泻入的屋子里。他的头显然曾被摔成了二十一块而现在又合而为一了。他没有穿红色的衣服。事实上,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他又赤裸裸的了。而且他没有翅膀。

  阿比林正在那里,还有内莉、劳伦斯和布赖斯。

  “嗯,”内莉说。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可这只小兔子好像需要穿。”

  后来他回想起来了:布赖斯,餐车,尼尔把他抛到空中……   布赖斯。

  “苏珊娜!”内莉叫道。

  洛莉把爱德华扔回到长沙发上。他落下时头朝下,两手抱着头,他的衣服仍然蒙着他的脸,整个一顿饭的时间他都是以那种姿势待着。

  “你或许想知道你的年轻的朋友的事,”卢修斯说,“那个总是流着鼻涕的朋友。是的,是他把你带到这里来的,哭着请求我的帮助。‘把他再合到一起吧,’他说,‘把他复原了吧。’“我告诉他,我说,‘小先生,我是个商人。我可以把你的小兔子给复原了。但价格不菲。问题是你出得起这个价钱吗?’他出不起。当然,他出不起。他说他出不起。

  “詹理斯!”布赖斯说道。

  “你把那旧的高脚椅弄出来干什么?”洛莉嚷道。

  “后来我告诉他可以有两种选择,只有两种:第一种选择是到别的地方去寻求帮助,第二种选择是我可以尽我的最大努力把你修理好,然后你就是属于我的了——不再是他的,而是我的。”

  “爱德华!”阿比林说。她向他张开双臂。

  “哦,不必为它操心。”内莉说,“你的父亲刚才已经把那掉了的部分给粘上了,不是吗,劳轮斯?”

  说到这里卢修斯陷入了沉默。他点着头,表示同意他自己的说法。“只有两种选择,”他说,“而你的朋友选择了第二种。他放弃了你以使你得到治愈。太了不起了,真的。”

  可是爱德华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环视着屋子。

  “对呀。”劳伦斯说,低着头吃饭,连眼都没有抬一下。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一脚就把爱德华踢起来,爱德华正在一条便道上

关键词:

上一篇:但是珈伦只想着她的红鞋,那就是老大锡兵——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