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儿童文学 > 把他们的肥皂叼走了,  孔若君将殷静的照片

原标题:把他们的肥皂叼走了,  孔若君将殷静的照片

浏览次数:66 时间:2019-11-03

  我来给你们讲个故事。可是我先得介绍介绍我自己:我姓王,叫王葆。我要讲的,正是我自己的一件事情,是我和宝葫芦的故事。  

脏的乌鸦

  孔若君走进自己的房间,他打开电脑,他要尽快将殷静的头换回来。孔若君这才想起,他使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殷静的照片已经被他从电脑中删除了,万幸的是他备份了。

  你们也许要问:“什么?宝葫芦?就是传说故事里的那种宝葫芦么?”  

  一天,阿凡提和妻子在河边洗衣服。刚洗一会儿,一只乌鸦飞来,把他们的肥皂叼走了。

  孔若君找那张备份有殷静照片的软盘,他发现那张软盘放在盒子里,被窃贼偷走了。

  不错,正是那种宝葫芦。  

  “阿凡提,”妻子着急地说:“快看!乌鸦把咱们的肥皂叼走了,快去追呀!”

  没有殷静的照片,就无法恢复她的头。孔若君想起殷静卧室的床头柜上有她的一幅照片。

  可是我要声明,我并不是什么神仙,也不是什么妖怪。我和你们一样,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普通人。你们瞧瞧,我是一个少先队员,我也和你们一样,很爱听故事。  

  阿凡提望着飞远的乌鸦,一动不动地说:“咳,别跟它争了,你看它那肮脏样,它比我们更需要肥皂!”

  孔若君见妈妈正在她的房间和殷雪涛通电话说骷髅保龄球失窃的事,他进入殷静的卧室,从床头柜上拿走殷静的照片,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至于宝葫芦的故事,那我从小就知道了。那是我奶奶讲给我听的。奶奶每逢要求我干什么,她就得给我讲个故事。这是我们的规矩。  

没有审理过的案件

  孔若君将殷静的照片放进扫描仪扫描,趁扫描仪工作的时间,孔若君看了一眼网上的新闻,首先映入孔若君眼帘的是这样一行字:

  “乖小葆,来,奶奶给你洗个脚。”奶奶总是一面撵我,一面招手。  

  一位手艺人问阿凡提:“阿凡提,如果手艺人的牛顶死了喀孜的牛,这种案件如何处理?”

  美女变狗头,震惊世界。

  “我不干,我怕烫。”我总是一面溜开,一面摆手。  

  “当然是给喀孜赔偿一头牛了!”阿凡提回答。

  标题新闻旁边是长着贾宝玉的头的殷静的照片。

  “不烫啊。冷了好一会了。”  

  “假如是喀孜的牛顶死了手艺人的牛呢?”手艺人又问。

  孔若君赶紧打开桌上的电视机,电视屏幕上正在说殷静的事,所有频道几乎都是。电视台的记者是从医院拍摄到的新闻,记者说殷静已经是被电影学院录取的学生,不知为什么,她在今天凌晨突然变成了狗头,此事已引起专家的重视,现在殷静正在医院接受检查,目前原因尚不清楚。彭主任出现在屏幕上,她面对摄像机侃侃而谈,表情很是亢奋。

  “那,我怕冷。”  

  “那我就不知道了,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审理过这样的案件。”阿凡提说道。

  “妈,你快来看!”孔若君叫范晓莹。

  奶奶撵上了我,说洗脚水刚好不烫也不冷,非洗不可。  

扇子

  “又发现丢什么了?”范晓莹过来。

  这我只好让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爱洗就让你洗。你可得讲个故事。”  

  阿凡提因生活困难,用鸡毛扎了几把扇子拿到巴扎上卖。几位顾客拿起扇子扇了几下,发现鸡毛开始脱落,便问阿凡提:“阿凡提,这是什么扇子,没扇几下就掉毛?”

  孔若君指着电视屏幕让范晓莹看。

  就这么着,奶奶讲了个宝葫芦的故事。  

  “您这是不会使用扇子,首先您应该学会使用扇子,我这种扇子的使用方法是:用右手拿着扇子对准脸不要动,脑袋对准扇子左右摇晃即可。”阿凡提回答说。

  范晓莹傻眼了。

  “好小葆,别动!”奶奶刚给我洗了脚,忽然又提出一个新的要求来。“让我给你剪一剪……”  

斗鸡与斗羊

  “是医院干的!那个什么彭主任很兴奋!”孔若君说。

  什么!剪脚趾甲呀?那不行!我光着脚丫,一下地就跑。可是胳膊给奶奶拽住了,没有办法。  

 

  “他们怎么能这样?”范晓莹气疯了,她清楚这对殷静意味着什么。

  不过我得提出我的条件:“那,非得讲故事。”  

  一位喜欢惹事生非、制造谣言的人拎着一只大公鸡问阿凡提:“阿凡提,斗鸡好玩还是斗羊有趣?”

  “你快去医院制止他们!”孔若君提醒妈妈。

  于是奶奶又讲了一个──又是宝葫芦的故事。  

  “斗鸡也好,斗羊也罢,只要不制造矛盾,不要让人斗人比什么都强。”阿凡提说。

  范晓莹正准备走,她无意中看到孔若君刚从扫描仪里取出的殷静的照片。

  我就这么着,从很小的时候起,听奶奶讲故事,一直听到我十来岁。奶奶每次每次讲的都不一样。上次讲的是张三劈面撞见了一位神仙,得了一个宝葫芦。下次讲的是李四出去远足旅行,一游游到了龙宫,得到了一个宝葫芦。王五呢,他因为是一个好孩子,肯让奶奶给他换衣服,所以得到了一个宝葫芦。至于赵六得的一个宝葫芦──那是掘地掘来的。  

积德

  “殷静的照片怎么在你这儿?”范晓莹问儿子。

  不管张三也好,李四也好,一得到了这个宝葫芦,可就幸福极了,要什么有什么。张三想:“我要吃水蜜桃。”立刻就有一盘水蜜桃。李四希望有一条大花狗,马上就冒出了那么一条──冲着他摇尾巴,舔他的手。  

  一位暴君问阿凡提:“阿凡提,你很聪明,我打算在有生之年做一件积德的事,请给我出出主意。”

  “我……”孔若君赶紧寻找理由,“我想看看她原来的样子。”

  后来呢?后来不用说,他们全都过上了好日子。  

  “阁下,您要做一件积德的事的唯一办法是白天黑夜不要睁眼一直昏睡。”

  “我看出,你和继父的关系在缓和,真是危难之中见真情,这时不幸中的万幸。”范晓莹自己安慰自己。

  我听了这些故事,常常就联系到自己:“我要是有了一个宝葫芦,我该怎么办?我该要些什么?”  

  “睡觉能积什么德?”暴君奇怪地问。

  “你快去医院吧!”孔若君说。

  一直到我长大了,有时候还想起它来。我有几次对着一道算术题发楞,不知道要怎么样列式子,就由“8”字想到了宝葫芦──假如我有这么一个──  

“只要您一直昏睡下去,就不会造孽,不造孽就是最大的积德。”阿凡提回答说。 

  妈妈走后,孔若君立刻在电脑中尝试恢复殷静的头,他使用<鬼斧神工>将殷静床头柜上的照片的头换下贾宝玉的头,孔若君按下了“确定”,他觉得此刻的鼠标有千金重。

  “那可就省心了。”  

请别不高兴

  孔若君现在要做的事是立刻赶到医院去,看看殷静的头换回来没有。

  我和同学们比赛种向日葵,我家里的那几棵长得又瘦又长,上面顶着一个小脑袋,可怜巴巴的样儿,比谁的也比不上。我就又想到了那个宝贝:“那,我得要一棵最好最好的向日葵,长得再棒也没有的向日葵。”  

  阿凡提不知因为什么事到了邻居家。热情的邻居一定要让他喝一杯茶再走。

  孔若君关闭电脑,他跑步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出租车上的收音机也在喋喋不休地说殷静的是。出租车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地球大概快走到终点站了。

  可是那只不过是幻想罢了。  

  邻居给他倒了一杯热茶,阿凡提拿起茶杯刚喝一口,因茶杯太烫不小心从他手上掉下来,摔碎了。

  医院大门口外停满了各种车辆,孔若君一看就知道是媒体的车,车四周都是拿照相机和摄影机的人。

  可是我总还是要想到它,那一天我和科学小组的同学闹翻了,我又想到了它。  

  邻居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阿凡提不慌不忙地对邻居说道:“请别不高兴,如果你不硬拉着我喝这一杯茶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孔若君好不容易进入殷静的病房,范晓莹正在和彭主任大吵。

  “要是我有那么一个葫芦,那……”  

吝啬鬼的诚意

  殷静依然是贾宝玉的头,孔若君泄气了。

  嗯,还是从头说起吧。

  一位十分吝啬的人一见到阿凡提就埋怨他说:“朋友,你也不到我家坐一坐,喝一杯水,吃一点饭,好好聊一聊!”

  “殷静变头和我没关系。”孔若君在心里宽慰自己。

  一天,阿凡提真想领教一下这位吝啬鬼的诚意,就到他家去了。吝啬鬼看见阿凡提真的来了,立即对老婆说:“阿凡提向我们家走来了,你赶快出去对他说我不在家。”阿凡提刚一敲门,吝啬鬼的妻子出来对他说:“真不巧,您好不容易光临寒舍一次,孩子他爸不在家!”

  “你们没有权力叫记者来!”范晓莹痛斥彭主任。

  “噢,是这样,那么好吧,请您转告您的丈夫,今后出门时别把脑袋忘在窗台上。”阿凡提说完就走了。    

  “我真的不知道记者是怎么知道的!”彭主任为自己辩解。

来世与今世的距离

  院长在一边对范晓莹说:“记者的职业嗅觉是很灵敏的。这样的事,瞒得过今天,瞒不过明天。您别太激动,咱们还是想办法查清孩子变头的原因……”

  邻居问阿凡提:“阿凡提,依麻目讲经时常常说来世呀、今世呀,来世与今世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长?”

  “你们让所有记者离开我们!”殷雪涛冲主任怒吼。

  阿凡提在邻居站的地方做了一个记号,准备到村尽头的墓地去。

  彭主任看院长。

  “喂,阿凡提,你上哪儿?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邻居叫住已走远的阿凡提说。

  “让保安驱逐记者!”院长下令。

  “请你在此等我,我去把来世与今世的距离量一下,回来再回答你的问题。”阿凡提边走边答道。

  “小静!”一个中年女子冲进病房。她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陌生的年月日

  “妈!”殷静一看是声母崔琳,立刻号啕大哭。

  阿凡提来到另一个城市。街上有人问他:“阿凡提,今天是几号?”

  母女抱头痛哭,崔琳还不习惯抱着狗头哭,她偏着头。

  “我初来乍到,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我不熟悉这里的年月日,怎么能回答你的问题呢?”阿凡提回答说。

  “殷雪涛,你怎么把女儿弄成这样?”崔琳质问一旁的前夫。

划船

  殷雪涛说经过。

  城里有一位伯克,他从来没坐过船,也不会划船。他要阿凡提带他去划船游玩,阿凡提只好答应。

  “现在不是互相埋怨的时候,应该共同想办法。”崔琳身后的男子说。

  阿凡提把船划到一条大河中间,突然一阵大浪掀来,把小船掀得晃晃悠悠,伯克吓得央求阿凡提说:“阿凡提,我好害怕,心慌得很,快点想想办法吧!”

  崔琳点头。

  “好吧!”阿凡提把伯克一下推到河里,按住他的脑袋使劲往水里压,伯克被水呛得死去活来。然后,再把他救上船,问他:“伯克先生,现在您还害怕不害怕了?”

  “你是殷雪涛?我叫宋光辉。”宋光辉朝殷雪涛伸出手。

  “不,不害怕了,心也不慌了!”伯克回答说。  

  殷雪涛和前妻的丈夫握手。

让知道的人告诉不知道的人

  “她叫范晓莹。”殷雪涛将后妻介绍给前妻和前妻夫。

  一天,阿凡提到经文学校,登上讲经台问坐在台下的毛拉和他们的弟子:“你们知道我要跟你们讲什么吗?”

  “这是我儿子孔若君。”范晓莹说。

  “不知道。”大家异口同声道。

  “我们是从电视上看到新闻后赶来的,这不是小事,咱们应该通力合作,把殷静的损失降到最小。”宋光辉说。

  “对那些不知道的人讲话是没什么意思的。”说完他从讲经台上走下来。

  孔若君感到宋光辉很稳重,说话有条理。

彩世界平台 ,  过了两三天,阿凡提又来到这里,重复了上次他那个问题。这次,大家异口同声回答“知道!”

  “你说的对。”殷雪涛说。

  “把知道的多重复一遍也没什么意思。”他说完又走下讲经台。第三次,他又提出了这个问题。这回商量好的毛拉和弟子们答道:“我们当中的一半人知道,一半人不知道!”

  “他在国家安全部工作。”崔琳向前夫介绍现夫的职业。

  “那样的话,请你们知道的人告诉那些不知道的人。”阿凡提说完又走下讲经台。

  “对不起,你们能出去一会儿吗?我们商量点儿事。”宋光辉礼貌地对彭主任和院长说。

把我的长袍捎上

  院长和彭主任没理由不出去。

   赶巴扎那天,阿凡提把毛驴卖掉步行回家,半路遇见了骑马回家的依麻目。阿凡提说:“阁下,我步行太慢,请您把我的长袍捎回去好吗?”

  “医院检查怎么说?”崔琳问殷雪涛。

   “可以,可我把长袍捎到哪儿呢?”依麻口同。

  崔琳的职业是律师,从激动中恢复平静后,她的思路很清楚和具有逻辑性。

   “捎到我们村!”阿凡提说。

  “医生给小静作了很多检查,包括脑电图,心电图,拍X光片子,化验血液和大小便等等,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殷雪涛说。

   “到了村里我把长袍交给谁呢?”依麻目问。

  “这就是说,小静的异变不是病。”崔琳说。

   “当然交给我本人喽!”阿凡提回答。

  “咱们中还有没有认识医生的?”宋光辉问。

   依麻目奇怪地问:“我还要等你回来呀!”

  范晓莹迟疑了一下,说:“孔志方的妻子石玮是医生。”

   “不,阁下,我就在长袍里边,把长袍扔给我就行了。”阿凡提说道。

  “孔志方是谁?”宋光辉问。

今天是星期几?

  “是我爸。”孔若君说。

   有人问阿凡提:“今天是星期四,还是星期五?”

  “能让石医生来吗?”宋光辉问。

   “我又不是做星期买卖的,怎么会知道今天是星期几呢?”阿凡提回答道。

  “干什么?”范晓莹问。

用呼噜驱赶瞌睡

  “咱们得有一个懂医的。”宋光辉看了一眼门外的彭主任,压低声音说:“我觉得出于利益驱动,他们在炒作殷静的异变。咱们不能让他们拿咱们孩子的事为他们赚取利益。如今这社会,出了任何打破常规的事,恨不得所有人都想从中谋取利益,结果往往是伤害当事人。咱们要保护殷静不受伤害。”

  阿凡提和一群人坐在一起听一位毛拉说教,他听着听着睡着了,还打起呼噜来。坐在他旁边的一个人,用手捅了捅他说:“阿凡提,你怎么睡觉打呼噜呀?这是对毛拉的不尊敬。”

  “现在就叫石玮来?”范晓莹问。

  “不,我没睡,我是用呼噜驱赶瞌睡。”阿凡提回答。

  “越快越好!”崔琳说。

真话与假话

  “她会来吗?”孔若君提醒母亲。孔若君见过母亲和石玮面对面吵架,场面及其宏伟壮观。

  一天,一群人围着阿凡提问:“阿凡提,请你说实话,你到底说不说假话?”

  “我试试。”范晓莹给孔志方打电话。

  “有的时候也说!”阿凡提回答。

  电话通了。

  “是什么时候?”有人又问。

  “孔志方吗?我是范晓莹。”范晓莹说。

  阿凡提说道:“真话的脸需要用假话的香粉粉饰的时候!”

  “什么事?”孔志方冷淡地问。

褡裢丢了

  “我需要你的帮助。”

   阿凡提在巴扎上把他的褡裢丢了。回到家他怕妻子不高兴,胡编了一个借口说道:“老婆子,今天在巴扎上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情。所有的人都把褡裢丢了。”

  “……”

   “那么你呢?”妻子问。

  “殷雪涛的女儿殷静今天……”

   阿凡提回答:“所有的人都丢了,我还干瞧着?我当然是第一个丢失了。”

  “我从新闻中看到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早知如此

  “我知道石玮是医生,我们想请她来……”

  阿凡提有两个女儿,一个名叫法蒂玛,另一个名叫祖赫拉。他把法蒂玛嫁给了一个农民,把祖赫拉嫁给了一位木匠。过了六个月之后,寒冬的一天,两位女儿来看父母。他们围坐在火炉旁叙谈了很久。

  “殷静不是已经在医院了吗?”

  法蒂玛对阿凡提说:“爸爸,现在您老了,行走不方便。假如今年气候好,雨水多的话,您女婿种的麦子就会丰收,到了秋天就能给您买一匹好马,到时您就不用步行了。”

  “这个医院在拿殷静做文章,我们需要有个懂医的自己人作判断,我们要保护孩子,请你帮这个忙……”

  祖赫拉对父亲说:“爸爸,如果今年干旱,城里人肯定会大兴土木工程,到时您女婿就能挣好多钱,到了秋天就能给您买一头奶牛,人老了需要增加营养,到时您天天会有牛奶喝。”

  “……我们马上去!”孔志方说。

  阿凡提听后用手心拍了拍脑门说道:“哎呀呀,你们一个希望多雨,一个希望干旱,早知如此,当初我还不如把你们全嫁给那些拉骆驼的呢!”

  范晓莹收起手机,对大家说:“他们很快赶来。”

爬不起来的原因

  孔若君的眼眶湿润了,他怕被人看出来,就假装打了个哈欠。他打完哈欠发现,屋子里的人都在假装打哈欠。

  阿凡提上房顶扫雪,不小心,脚一滑,摔到了马路上。他摔得不轻,半天没爬起来。路人围过来,问道:“阿凡提,您怎么了?爬不起来啦?”

  一位副院长赶来对走廊里的院长说:“卫生局李副局长刚来的电话,他说各路专家马上到咱们医院会诊殷静,请你做好准备。

  “要想知道我为什么爬不起来,请你们把自己从房顶摔下来,那时候,你们就会想起扶我一把。”阿凡提回答说。

  答应过彭主任不让别人插手研究殷静的院长看着彭主任说:“怎么办?”

一视同仁

  “咱们能怎么办?”彭主任耸肩,表示无可奈何。

  阿凡提因忙没有参加几位朋友的宴请。那几位朋友埋怨他说:“阿凡提,你老是用两种眼光看人,应该一视同仁。”

  院长吩咐手下布置会议室。

  一天,阿凡提那几位朋友同时参加一次宴会。他用一块布条把右眼蒙上来到了宴会厅。那几位朋友见了,奇怪地问:“阿凡提,你的右眼怎么了?莫不是害了眼病?”

  孔志方和石玮赶来了,石玮给殷静简单作了体检后说:“绝对不是疾病导致的。”

  “不,我是为一视同仁。”阿凡提回答说。

  “你估计是什么导致的?”崔琳问。

害羞

  石玮看着殷静说:“确实不可思议,这肯定是全世界头一例。我估计,专家会蜂拥而至的。”

  一天,阿凡提家来了小偷。阿凡提立刻躲进了一只箱子里。小偷尚未找到可偷的东西,打开了那只箱子,看见阿凡提在里边,问:“你在箱子里干什么?”

  “小静不能给他们当研究对象,这会毁了她的一生。”殷雪涛说。

  “我家里没有什么你们能拿的东西,羞于见到你们,于是躲进了箱子里。”阿凡提说。  

  “应该在专家来之前,马上离开这医院!”孔志方说。

担心肚子里的稀饭溢出来

  “快走!”宋光辉说。

  春天,阿凡提到一位农民朋友家做客。朋友煮了一大锅包谷粒粥,又在粥里拌了一大碗酸奶招待阿凡提。过了一会儿,又给阿凡提端来一大碗冰水,等阿凡提喝完,朋友把手搭在他肩膀上,问:“阿凡提,吃饱了吗?”

  已经晚了,院长带着数十名专家来到病房门口。

  “喂,喂,别碰我,我现在担心的不是吃饱,而是担心肚子里的稀饭溢出来。”阿凡提回答说。

  “你们不能进来!”宋光辉说。

两尺高的驴背上

  “为什么?”彭主任问。“这里是医院的病房,你们都出去,现在不是探视时间。这些是来给殷静会诊的各路专家,有人类学家,有动物学家,有农业大学的教授。你们先出去吧。”

  有人问阿凡提:“阿凡提,人间天堂在哪儿?”

  “我们带殷静走了。”范晓莹说。

  “离地面两尺高的地方!”阿凡提回答。

  “没办出院手续,不能走。”院长说,“叫保安!”

  那人又问:“你怎么知道的?”

  “办住院手续了吗?”殷雪涛反问院长。

  “有一天,我步行走了几十里,累得我腿跟儿发疼,后来,我骑上了驴,从那以后我就发现天堂在两尺高的驴背上。”阿凡提回答说。

  “你们没交费!”彭主任说。

偷驴过程

  孔志方掏出一捆百元钞,问彭主任:“够吗?”

  阿凡提的毛驴被人偷去了。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不断前来表示安慰。招待他们的开销已超过了买一头驴的钱。

  “她没有病,你们就没有权利将她留在医院。除非她是传染病。而她肯定没有传染病。”石玮说。

  一天,又有一位说话罗嗦的朋友来到阿凡提家,问道:“阿凡提,你的驴是被一个人偷的,还是被几个人一起偷的?偷驴人是把驴骑着走的还是牵着走的?被偷的驴在出门时先迈右腿还是先迈左腿?你的驴是被迫跟偷驴人走的还是很情愿跟愉驴人走的?”

  “你是谁?”彭主任问。

  “等我的下一头驴再被人偷的时候,我请你来,让你来亲眼目睹一下偷驴过程。”阿凡提对他说道。

  “我也是医生。”石玮掏出证件给彭主任看。

生人吃生馕

  “你是她什么人?”院长问石玮。

  一个人到阿凡提的馕铺买馕。他数了数口袋里的钱,剩下的钱还不够买一个馕,便对阿凡提说:“阿凡提,你看我这个人比较生,老是丢三落四的不成熟,来的时候把买馕的钱丢了一半,你看怎么办呢?”

  “我是她妈妈!”石玮说。

  阿凡提听了,从馕坑里揭下一个还没有烤熟的馕递给他说:“那么请生人吃生馕吧!”

  “你不是她妈妈吗?”彭主任问范晓莹。

剃头

  “我们3个都是她妈妈!”崔琳说。

  一天,阿凡提去看望岳父。岳父见他头发长了,对他说道:“孩子,看你的头发有多长,我来给你剃一剃。”说完,他用一把锈钝的剃刀给阿凡提剃起头来。钝剃刀把阿凡提折腾得够呛,这时,传来阵阵凄惨的幼驼叫声。

  “我们都是殷静的家长。”孔志方说,“你们没权力拿一个不满18岁孩子为自己谋利益。咱们走。”

  “这驼声如此悲哀,到底怎么回事?”岳父说道。

  “你们不能走!”一位专家说。

  “可能是它的岳父也在给它剃头吧!”阿凡提说道。

  “为什么”宋光辉问。

撒旦与醉鬼

  “她现在属于国家,我们有权力研究她。”专家说。

  一天,有一位让人讨厌的醉鬼,他又一步三晃,满嘴酒气地来到阿凡提跟前说:“亲爱的阿凡提,您就像我的父亲,我非常爱戴您,可您不喜欢我,人们也不喜欢我。所以我的名声不好,不能怪我而要怪撒旦,是它诱惑我走向这条路。我听信了他的话,做了这么多坏事……”说完,樱樱地哭起来。

  “每个人都属于国家,同时也属于自己。任何人办任何事都要依据法律。你们有强制留下她的法律依据吗?”崔琳质问那专家。

  “那你为什么不早一点来说呢?”阿凡提问道。

  专家哑口无言。

  “如果我早来您想干什么?”醉鬼问。

  宋光辉对院长说:“殷静已经很不幸了,你们如果有同情心,就不应该再给她增添痛苦,你们没有这个权力。我们有带走自己孩子的权力。如果你们阻拦,我们将控告你们。”

  “刚才撒旦来找我诉苦说,‘我是个安分守己的撒旦,是那位醉鬼自己喝酒成性,而怨我诱惑了他,还到处败坏我的名声,您要主持公道呀!,如果你早来一会儿,我不就让你们二人和好了吗?”阿凡提笑着回答道。

  宋光辉掏出自己的工作证给院长看。

太阳和月亮

  院长回头跟专家们商量。专家们已经亲眼看见了殷静,再加上彭主任说已经为殷静作了能做的所有检查,检查结果都在。专家们同意放人。

  有人问阿凡提:“阿凡提,太阳好还是月亮好?”

  院长让保安们后退。

  “月亮好!”阿凡提回答。

  “还有贾宝玉。”孔若君对范晓莹说。

  “那为什么?”

  “狗不能带走。”院长反对。

  阿凡提回答:“那是因为太阳白天出来,月亮夜里出来,它能把黑暗照亮。”

  “为什么?”崔琳问。

我把全城闹翻

  “我们要研究它。”院长说。

  阿凡提卖瓜的时候,县衙门的几个衙役吃了他的瓜,没付钱。阿凡提到县衙门告了他们的状。

  “它是我们的私有财产。宪法规定,公民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您想做违法的事?”崔琳问院长。

  “县官阁下,请跟您的属下讨回我的瓜钱,不然我就把全城闹翻。”

  院长无可奈何。

  县衙真的担心阿凡提会闹翻全城,便从衙役那儿讨回了他的钱,还给阿几提后问道:“阿凡提,如果我不给你讨回瓜钱,你将怎么个闹翻法呢?”

  孔若君见到了贾宝玉。

  阿凡提回答说:“很简单,我找到市中心,然后头朝下,双腿朝上倒立起来。”

  院长小声吩咐副院长对记者解禁。

需要来世尽善积德

  殷静在家人的护送下离开医院时,被记者围住。孔志方脱下自己的T恤衫蒙在殷镜头上,以阻挡摄像机和照相机在光天化日下对殷静无礼。

  有人问阿凡提:“阿凡提,如想来世享受天堂之福,就得需要在今世一天五礼、尽善积德。如果想今生今世享受天堂之乐,需要干什么?”

  专家们在医院会议室开会分析殷静,先由彭主任介绍情况,再看幻灯片,再看检查结果。

  阿凡提笑着回答说:“那就请你来世一天五礼、尽善积德呗!”    

  有专家认为这是一种罕见的返祖现象。

空眼戒指与无顶之房

  有专家估计是环境日益恶化导致的畸形。

  一天,一位异乡人取下指中一枚宝石脱落的空眼戒指,恭恭敬敬地递到阿凡提手中说:“阿凡提,我是举目无亲、无依无靠的他乡人,听说您是最接近真主的人,请您为我祈祷一下,让真主恩赐给我一问房子吧!严冬就要来临,好让我有个栖身之处。这枚戒指请您收下!”

  还有专家认为那只叫贾宝玉的狗有问题。

  阿凡提高举双手,向真主祈祷道:“万能的真主呵,这位可怜的流落他乡之入送我一枚空眼戒指,就请您恩赐给他一间无顶之房吧!”

  不管专家们分歧多大,但有一点是一致的:没人认为殷静的异变是人为造成的。

孩子他爹谢世了

  会后,专家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一天,阿凡提穿了一身黑衣服上了街。有人想奚落他,对他说:“阿凡提,您家有谁谢世了,怎么穿上了丧服?”

  “我们家孩子他爹谢世了!”阿凡提只好如此回答。

用绳子牢牢拴住

  阿凡提当医生时,一位患者询问道:“阿凡提,我的记忆力衰退,每想起一件事它就像长了翅膀,非常容易地从我的脑子里跑掉,您看能治吗?”

  “能治,”阿凡提比划了一下说:“以后每想起一件事的时候,请您用一根绳子把它牢牢地拴住!”

把多余的部分锯掉

  阿凡提有一位吝啬的朋友,常常来阿凡提家又吃又喝,可一次也没请阿凡提吃过饭。

  一天,阿凡提为了试探他,赶着吃饭的时间去了他家。吝啬的朋友无奈之下端来两碗饭,把一碗放在自己的面前,把另一只碗放在阿凡提的面前。可给阿凡提的那一只碗里只有半碗饭,阿凡提不悦地问:“你家有锯子吗?”

  “有,你要锯子干什么用?”朋友奇怪地问。

  “我想把这个碗的多余部分锯掉!”阿凡提说道。

问我后边的人

  阿凡提到清真寺”做礼拜”,由于他的褡裢较短,在他往前磕拜时,脊背露了出来。坐在后边的人觉得这样不大雅观,顺手把他的褡裢往下拉了一下。

  阿凡提立刻伸手去拉坐在他前面的那个人的褡裢。

  “什么事,阿凡提?”前面的人问道。

  “别问我,去问我后边的那个人,是他先开始拉我的。”阿凡提回答道。

驴和喀孜

  阿凡提的毛驴丢失了,他正在寻找驴时,一位熟人开玩笑说:“阿凡提,听说您的驴在老城当了喀孜,是吗?”

  “很对,我想可能是这样,因为,每当我们谈论起喀孜时,我那头驴老是竖起耳朵偷听我们的谈话,它可能早就知道怎样作喀孜了。”阿凡提回答说。    

当有人烫着喉咙的时候

  阿凡提家来了一位商人朋友,他用刚捞出锅的热馄饨招待了他。

  这位饿极了的商人朋友,拿起一个热馄饨就往嘴里塞,不想烫得他差一点吐出来。他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仰起头望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说道:“您的房顶何时又装修了一遍?”

  阿凡提立即回答道:“当有人烫着喉咙的时候。”

金字塔

  阿凡提爬上一棵树,坐在一枝树杈上,闻着芬芳的鲜花,聆听着鸟儿的啼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晒着太阳。

  一位路人见此问他在干什么。阿凡提回答:“我在攀爬雄伟的金字塔。”

  “这儿哪有金字塔呀,再说爬金字塔应该有四条路,每一条路都是塔的一面。这不过是一棵树罢了!”

  “你说的很对,”阿凡提说道:“这儿的路更有趣,鸟儿的路、花儿的路、风儿的路和阳光的路,它们哪个比金字塔差?”    

我们的猫到哪儿去了?

  阿凡提非常喜欢吃肉。一天,他从肉铺买了一公斤羊肉,托人带回家。

  阿凡提的妻子刚把肉煮好,家里就来了几位阿凡提的朋友,好客的妻子把煮好的肉端出来招待了客人。

  晚上,又饿又累的阿凡提回到家,坐到餐桌前,等待妻子把煮好的肉端上来美餐一顿。可妻子给他端来的只是一大碗肉汤饭。阿凡提一见,生气地问道:“肉呢?”妻子怕阿凡提生气,无可奈何地回答说:“肉让咱们家的猫吃了。”阿凡提有些奇怪地望了望缩在屋角的那只瘦得皮包骨的猫,愤愤的拿过来秤,一把抓过那只猫称了起来。那只瘦猫不多不少正好一公斤。

  “喂,老婆子,你看,这猫才一公斤重,照你说那一公斤肉让它吃了,那么我们家的猫到哪儿去了?如果这是我们家的猫,那么我买的一公斤肉又到哪儿去了?”阿凡提说完,两人都笑了。

不好意思不吃

  一天,阿凡提和一位朋友想做抓饭吃。那位朋友问阿凡提:“阿凡提,您会切胡萝卜丝吗?”

  “不会,”阿凡提回答。

  “那么胡萝卜丝炒葱头会吗?”

  “不会。”

  “那样的话您会焖抓饭吗?”

  “也不会。”

   那位朋友只好自己把抓饭做熟,端到阿凡提跟前,问他:“阿凡提,您会吃抓饭吗?”

  “本来我连抓饭也不会吃,可看到您忙活了半天,不好意思不吃了。”阿凡提说完大口大口地吃起抓饭来。

补上这一课

  一位夫人领着她的小儿子,找到阿凡提说:“阿凡提,我这个孩子不好好学习,又没有礼貌,您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阿凡提想了想,对夫人说道:“夫人,我来吓唬吓唬他,也许有用。”夫人觉得有理,便答应了。

  阿凡提走进里屋,反穿上一件羊皮袄,头顶一口黑锅,猛地从里屋冲到外屋,脸部抽动,凶神恶煞般地跳上跳下。

  夫人没有准备,一下吓得晕了过去。可小孩子却拍着手,高兴地嚷着:“真好玩!真好玩!”夫人半天才醒来,问阿凡提:“阿凡提,我是让你吓唬这个孩子,而不是我!”

  “对呀夫人,正因为您小时候没受过这样的吓唬,您的儿子才这样胆大。等补上这一课后,您的下一个儿子就不这样了!”阿凡提回答说。

主人的称号

  阿凡提的园子、住宅被征用,做了县衙门。一天,他非常想念自己的旧宅,想去看看。可是,被守卫给拦住了。

  “请你通报县官大人,就说有位主人在门口,找他有重要的事儿。”阿凡提对守卫说。

  县官吩咐把他带进来,问道:“你是哪儿的主人?”

  “我是这个院落的主人。”阿凡提答。

  “你胡说八道!”不知情的县官发怒道。

  “请县官息怒,我原本是这个园子的主人、这个住宅的主人、这块土地的主人。如今我被夺走了一切,光剩下一个空称号——主人!”阿凡提说完就走了。

捕捉到了一条大鱼

  国王派了一个暗访团,到各地物色一名可以被任命为喀孜的谦虚的人选。阿凡提听到风声,就把一张破网罩在自己的双肩上站在海边。

  暗访团的人士看见他,问道:“你为什么把鱼网穿在身上呢?”

  “我曾经是渔夫,常常怀念我那时低微的身世。”

  他的诚实与谦虚感动了暗访团,经他们推荐,阿凡提被国王指命为喀孜。

  后来的一天,暗访团的人见了已当上喀孜的阿凡提,便问道:“喀孜先生,您的那张破鱼网还在吗?”

  “我现在还要鱼网干什么?我已经用它捕捉到了一条很大的鱼!”阿凡提笑着答道。

喀孜与智慧

  一天,有人向阿凡提传来消息说:“县里的喀孜失去了智慧,变傻了。”阿凡提听了这个消息,茫然地想了很久。

  那个人问阿凡提为何这样茫然时,阿凡提回答说:“我在想,喀孜本来就是没有智慧的一个人,哪儿来的智慧要失去呢?”阿凡提回答说。

例行逆施的怪物

  城里的一位专横霸道、专爱倒行逆施的巴依突然溺水死了。人们正从他溺水的稍下游寻找他的尸体时,阿凡提来了:“咳,你们这不是白费力吗?亡者活着的时候,是个倒行逆施的怪物,死了后也没准儿逆流而上呢!你们应该到上游找一找。”阿凡提说完走了。

还是昨天的那句话

  国王贴出告示说:“如谁要是给我献上一首使我称心如意的颂诗,我将要奖赏他。”

  看了这个告示的阿凡提,随便胡写了一首诗,准备给国王送去。在路上,他遇见了一位穿便服的人。那人问阿凡提:“您上哪儿?”

  “给国王献颂诗去。”阿凡提回答。那个穿便服的人让阿凡提把颂诗念一念。阿凡提便把献给国王的颂诗当众朗诵了一遍。穿便服的人听后,说道:“请别费心了,你这首颂诗国王决不会接收的。”

   阿凡提立即开口说道:“如果国王不接收,我就献给我胯下的这头毛驴。”

   第二天,阿凡提进了王宫,看见昨天路上遇到的那位穿便服的人正坐在台上。

   “好,请把你的颂诗念一念吧!”国王说道。

   阿凡提还是把昨天的颂诗念了一遍。

   “这叫什么颂诗呀?”国王不高兴地说。

   “如果您觉得不如意,我还是昨天的那句话,我的毛驴就拴在门外。”阿凡提说道。

救命之鱼

  阿凡提去印度时,结识了一位隐士。隐士介绍自己说:“我是一个信奉瑜伽教理的人,我要为一切活着的生灵献身,特别是为鸟和鱼服务。”

  “太好了,我们有许多共同之处,这也是我所期望的,因为曾经有一条鱼救过我的性命。请允许我也加入你的教派吧!”

  “我非常高兴接受您加入我们的教派,一条鱼曾经救过您的命,这足以证明我们的教义了,即所有的动物王国都是相互联结的。”隐士说道。

  “谢谢您,我从此就是您的人了。”阿凡提说。

  “那么请您告诉我,那条鱼是如何救您的,您对那条鱼的最初感受是什么?”

  “那好吧,就让我告诉您,那条鱼确实救了我,当我在河边抓住它时,我已经饿了三天,它为我提供了三天的食物。关于当时的感受嘛,那条鱼非常好吃。”隐士听后差一点没晕过去。

付了双份的钱

  阿凡提到澡堂洗澡。澡堂的主人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给了他一个破盆和一条破毛巾。阿凡提洗完澡后,付了比别人多一点的钱就走了。澡堂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阿凡提第二次又来到这个澡堂,澡堂主把他带进一个高级单问,还给送来了新盆新毛巾。可阿凡提洗完后没付钱就走了。

  “喂,您是不是忘了付钱?”澡堂主叫住阿凡提问。

  “不,没忘,我上一次付了双份的钱。”阿凡提说完走了。

四条腿的动物

  一天,一位大地主把牲口市上的所有驴、马、牛、骡等四条腿的牲畜全买走了。但他说还不够,要有多少买多少。

  阿凡提走过来,问他:“阁下,您买这么多的牲畜干什么?”

  “我有一百万亩耕地,需用很多四条腿的牲畜来耕作。”大地主回答。

  “只要四条腿的您都要吗?”阿凡提问。

  “要,你有多少我要多少!”大地主回答。

  “那好,我有一百只四条腿的牲畜,我全部卖给您,可咱们说好不许反悔,一言为定。”阿凡提说道。

  “一言为定,我们可以让喀孜作证。”大地主高兴地说道。

  “您如果全部都要的话,我还可以优惠给您,每只只要五个银币。”阿凡提又补充说。

  “那太好了,我保证全部要,请一百分放心!”大地主迫不急待地说。

  阿凡提回去后,给他拿来了一百只兔子。

  大地主一看急了,怒斥道:“阿凡提,这兔子能耕作吗?”

  “那么,您说免子是不是四条腿?”阿凡提问。

  “是四条腿。”大地主回答。

  “这就对了,刚才你亲口说只要是四条腿的都要,并没有具体说是什么呀?现在有喀孜作证,您如果反悔就不是一个男人了阿凡提说道。

  大地主无言可答,只好买下了阿凡提的一百只兔子。

幻想的香味

  一天,阿凡提非常想喝羊肉汤,便对妻子说:“此时此刻,有一碗香喷喷的美味羊肉汤该有多好呀!”正在此时便听见有人敲门,阿凡提开门一看,发现是邻居家的小孩手拿着一个空碗站在门口。

  “阿凡提大叔,我母亲病了,如果您家有美味的羊肉汤,请给我一碗好吗?”小孩说。

  听了此话的阿凡提,喃喃自语道:“啊,主啊!我的这些邻居就连幻想的香味也能闻得到,刚一幻想羊肉汤味,就有人索要幻想的味道来了。”

我没时间进城

  阿凡提在乡下的一位朋友求阿凡提给他城里的亲戚写一封家信。

  “我非常愿意给您写这封信,可我没时间进城。”阿凡提对他说。

  “阿凡提,我没让您进城,我是让您帮我写一封信。”那位乡下朋友解释道。

  “对不起朋友,我写的字除了我自己认识以外谁都不认识。我要是给您写了,还得进城给他们亲自念才行。”阿凡提回答道。

智慧不够的话

   一人问阿凡提:“阿凡提,如果对某一件事弄不明白,智慧不够用的活该怎么办?”

   “这好办,如果你的智慧不够用的话,请你往智慧上喷一点水,再把它神长一点就行了。”阿凡提回答道。

抓饭与包子

  县官知道阿凡提很饿,故意问:“阿凡提抓饭好吃还是包子好吃?”

  “我不品尝怎么能知道哪个好吃呢?”阿凡提说。

  县官叫来伙夫,专门给他做了这两种饭。阿凡提吃过后,说道:“阁下,我实在不好意思说抓饭不好吃,又很难启齿说包子不好吃,这两种佳肴都不错,如果现在能有一杯清凉饮料,也许我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县官叫人给他端来一碗饮料,他喝过饮料后,说道:“县官向下,如果让我说的话,我的体会是:抓饭香喷喷、包子味浓浓,饮料透心甜,都很不错。”

我的胃口没有你好

  阿凡提和一位朋友买来一筐杏子,坐在一起吃起来。那位朋友把他吃剩下的杏核藏起来企图羞羞阿凡提,说:“阿凡得,你吃杏子可真有胃口,这么一会儿功夫吃剩下那么多杏核,您看我连一个杏子还没吃完。”

  “不,朋友,我的胃口没有你好,你的胃口连坚硬的杏核也能消化了,我却不成。”阿凡提回答说。        

舍不得锅

  阿凡提的儿子成家了,可他处处依赖父亲不另起炉灶单过、成了父亲的的一个累赘。

  一天,阿凡提请来几位长老,当着他们的面准备让儿子分开单过。可儿子却当着客人的面哭了起来,一位客人安慰他说:“孩子,你是不是因为离开父母心里难受?别伤心了,人长大了总要离开父母的。”

  “我不是舍不得离开父母,而是舍不得离开父亲的那一口锅。”儿子说完又哭开了。

  “别哭了,有了粮食还怕找不到一口锅!”客人又安慰道。

  “不,他是担心再也找不到一口每天都能做熟饭的锅!”阿凡提替儿子回答说。    

县官老爷与狗官老爷

  阿凡提给喀孜赶马车。一天,他赶着喀孜的马车经过城里一条很狭窄的胡同,正好对面也过来了一辆马车,那辆车的车夫毫无停车让路之意,径直赶了过来说:“停下你的车。往后退!”

  “我凭什么后迟.请你倒退让路!”阿凡提也不示弱。

  “我的车上乘个的是这个城的县官老爷!”车夫理直气壮地说。

  “你的车里乘坐的是这个城的县官老爷的话,我的车上乘坐的难道是这个城的狗官老爷吗?”阿凡提生气地说道。

我心里烧着一团火

  一天,阿凡捉在家喝了一碗浓浓的鲜肉汤,觉着心里有一点烧,想出来散散步。可是门口被一群卖东西的小贩和人群堵住了。阿凡提灵机一动,边喊边跑说:“喂,快闪开,快闪开,我心里烧着一团火,别把你们烧着了!”

  人群和小贩一听赶紧让出了一条路。

不愿借的理由

  邻居来向阿凡提借筛子。阿凡提不愿意借,就说:“我的好邻居,我的生命都愿意借给您的,可真对不起,家里人今天在筛子里盛上了水。”

  邻居奇怪地问:“阿凡提,筛子里能盛水吗?”

  “哎,我的傻邻居,如果想找不愿意借的理由,别说是筛子里能盛水,就连一根绳子也能装上一口袋面。”阿凡提回答说。

这畜牲是左撇子

  一天,阿凡提准备与一些朋友出远门。他要骑的那匹马是刚驯服不久的大马驹,生性有些烈。他担心骑不上去朋友们会取笑他,就紧紧抓住马笼头,好不容易将马牵到一块石头跟前,自己站在石头上,想凭借石头的高度骑上马去。不想这匹不听话的马一转身把左翼对准了阿凡提,正准备好的阿凡提来不及,一迈右腿,正好倒骑在马背上。

  “哈哈,阿凡提,您的马头怎么跑到您的屁股后边去了呢?”朋友们取笑说。

  “不,朋友们,别误会,这畜牲是左撇子,我是右撇子,这么一来,我不就倒着骑上了吗?”阿凡提回答说。

蜡烛的热度

  有一年冬天,天气寒冷。阿凡提与几位朋友打赌说,他能在这冰天雪地里,在野外过上一夜而不被冻死。

  “阿凡提,如果你真能这样,我们将输给你两枚金币。”朋友们说道。

  “一言为定!”阿凡提说。

  当晚,阿凡提带上一本书和蜡烛,到野外度过了一个对他来说是最寒冷的夜晚。天亮后,阿凡提哈着气、搓着手跑回村里向朋友们索要打赌钱。朋友惊诧地问他:“阿凡提,难道你没有用任何取暖的东西吗?”

  “没有哇!”阿凡提耸耸肩膀说。

  “连一支蜡烛也没点吗?”朋友们又问。

  “我是点了一支蜡烛,可我是用它来照明看书的!”阿凡提说。

  “蜡烛不仅可以照明,它也有热度,你肯定用它取暖了,这样不能算你赢。”朋友们耍赖道。阿凡提没有争辩,默默地走了。

  过了一个月,阿凡提请这几位朋友到家吃饭。可朋友们坐在客厅里等了数小时,肚子饿得咕噜噜直叫,阿凡提还是不端饭来招待。

  朋友们等得不耐烦了,出去想看个究竟。他们拥进厨房,发现阿凡提架了一口大锅,锅底下点着一支蜡烛正烧着,锅里一点热气都不冒。

  “阿凡提,用蜡烛能做熟饭吗?”朋友们取笑他说。

  “你们说蜡烛有热度,我从一大早就用蜡烛的热度烧饭,可到现在都做不熟,我也感到非常奇怪。”阿凡提回答道。

害羞的馕

  阿凡提到了一位巴依的家,巴依用包谷馕和一碗奶茶招待了他。阿凡提掰了几块包谷馕放到了碗里,由于包谷馕比白面馕沉,那几块包谷馕沉到了碗底。巴依对阿凡提说:“阿凡提,别客气,往碗里多放几块馕。”

  “放了,放了,可您的馕是个害羞的馕,都沉到了碗底,不愿意露面。”阿凡提说道。

有下就有上

  一天,阿凡提在房顶上晒麦子。邻居站在院子里喊道:“阿凡提,您在哪儿?”

  “我在这儿,有什么事?”阿凡提边干自己的事边回答说。

  “请下来一下,我有话要说。”邻居又喊道。

  阿凡提好不容易从房顶上下来,来到邻居跟前。

  “阿凡提,请您借给我一碗牛奶好吗?”邻居说。

  “好吧,请跟我来!”阿凡提说完,把邻居带到了房顶。然后说道。

  “今天我们家母牛的奶,全让小牛犊吃光了,真对不起。”

  “喂,阿凡提,如果是这样为何不在下边说,为什么非把我领到房顶上说呢?”邻居生气地说道。

  “那么,您为什么不站在院里说这话,非把我从房顶请下来说呢?这叫有下就有上。”阿凡提回答说。

可以打两个沙玛瓦 

  一位黄皮肤、大鼻子的人开阿凡提的玩笑说:“阿凡提,听说您想要修一个喂驴槽,干脆我把我的这个大鼻子卖给您,您把它当槽子用好了。”

  “如果这样,您就吃亏了,驴槽是一个不值钱的东西,要是把您的鼻子拿到铜匠那里,您的这个大鼻子可以打两个沙玛瓦,把一个卖了,给您的儿子娶媳妇,把另一个当彩礼送给您儿媳妇。”阿凡提笑了笑回敬道。

宽敞的墓室

  阿凡提向人们诉苦说自己的房子太小太拥挤。别人听了,安慰他道:“阿凡提,别伤心,今世没有的来世会有。我们永久的归宿不在这里,但愿真主来世赐给您一座宽敞的墓室。”

  “如果真主有眼;应今世赐予我一座宽敞的房舍,来世赐予我的宽敞墓室里我又不举行叼羊比赛!”阿凡提说道。

国王的大象

   国王把他的一头大象摊派到阿凡提所在的村干里,让那里的人们替他喂养。喂养人每天只好把大象带到田野里放养。这个宠然大物在田地里踩来踩去,把田地踩得一塌糊涂,人们见了,敢怒不敢言,只好请求阿凡提。让他到国王跟前替大家求情。

   阿凡提带着农民的代表去向国王求情。走到半路,有许多代表害怕见国王,一个个悄悄溜走了,到了王宫跟前时,只剩下阿凡提一人。他愤愤地说:“你们这些胆小鬼,等着瞧吧!”说完,他精神抖擞地进了王宫。

  “来,来,阿凡提,你今天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至高无上的国王陛下,愿您荣华富贵万寿无疆,托您的福,我们接到了您送给我们喂养的大象,我们全材男女老少感到无比荣幸和自豪,全村人委派我来向您表示敬意。只是,我们觉得一头大象太孤单了,如果您大恩大德再配给它一头伙伴就再好不过了。所以,全村人派了几位代表与我一道前来向您提出这一请求,可他们不敢见到您的尊容半路返回去了,请您满足我们的这一请求吧,我们为您祈祷愿您终生荣华富贵!”

  国王听了阿凡提的这一席话,感到十分高兴和满意,特意赠给他一套华丽的锦缎服饰,还恩赐他两枚金币,并答应立即给他们村再送去一头大象一起喂养。

  阿凡提穿上国王赠送的华丽服饰回到了村里,村民们迫不急待地问他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到了王宫门口时,那些代表把我甩掉,他们却争先恐后地跑进去拜见国王了。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我一概不知道。今明两日也许你们就可以听到国王的圣旨了……”

  阿凡提一本正经地回答着村民们。        

年龄

  阿凡提参加了一个麦西莱甫。麦西莱甫的主人打听起来客们的年龄来。他本人虽年已花甲,但自从娶了一个年轻的媳妇后,就大言不惭说说他自己还很年轻。当阿凡提为此感到惊奇的时候,有入问他:“阿凡提,您今年高寿?”

  阿凡提回答。“敝人今年整三十岁。”

  “喂,阿凡提,您二十年前不就说过自己三十岁了吗?”那人又问道。

  “对,我的年龄早已冰冻了。”阿凡提回答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冰冻的。”那个人又问。

  “从我打算娶年轻媳妇时开始的。”阿凡提回答道。

为了五块钱

   阿凡提欠了一个人五十三块钱。一天,他与朋友们在街上聊天,债主从对面走过来,对阿凡提又瞪眼又摸胡子;暗示他还债。可阿凡提假装没看见,眼睛往远处瞧着。债主走到阿凡提瞧的方向,又暗示他还钱。

  阿凡提非常尴尬地把债主叫过来,问道:“我欠你到底多少钱?”

  “不多不少五十三块钱!”债主回答。

  “好吧,请你明天去我那里要二十八块钱,过了明天再去要二十块钱,还剩下五块钱,对不对?”

  “没错,阿凡提!”债主答。

  “那么,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为了这五块钱,在这么多人面前让我好丢人呀”阿凡提不高兴地说道。

假如是一条狗

  县官把阿凡提叫来质问道:“阿凡提,你为什么污辱我的水官是一条狗?”

  阿凡提辩解说:“不,县官阁下,我可没有这样说,假如您的水官真是一条狗的话,还不把您咬个稀巴烂?我看您的脸还是好好的嘛!”

驾驴

  阿凡提有一头驾驴,一天,他骑着驾驴在路上走,一位熟人问他:“阿凡提您这是去哪儿呀?”

  “去作主麻礼拜。”阿凡提回答。

  “今天才是星期四呀!”熟人奇怪地问道。

  “喀,朋友,我骑的是一头驾驴,照它这个速度走,等明天赶到清真寺做主麻礼拜就不错了。”阿凡提回答说。

散步错了

  一天夜里。阿凡提从墓地走过,突然从前面窜出.一队骑士。他还以为是强盗,立即躲进一座空墓里。骑上们发现后,来到墓穴前喊道:“是什么人、快出来!”

  “我是一个亡灵,你们怎么连一个亡灵都不让安宁!”阿凡提回答说。

  “如果你是一个亡灵,刚才为什么到外面来了?”骑上说。

  “我在散步!”阿凡提回答道。

  “亡灵还能散步吗?”骑士又问。

  “对不起,刚才我散步是错了,我要改正错误,从现在起老老实实地躺下。”阿凡提回答说。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把他们的肥皂叼走了,  孔若君将殷静的照片

关键词:

上一篇:他恨不得把这些可恶的孩子狠狠揍一顿,这么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