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世界平台 > 儿童文学 > 请帖上写道,他们身后的村子里传来了三两声狗

原标题:请帖上写道,他们身后的村子里传来了三两声狗

浏览次数:156 时间:2019-10-09

  没想到离开屋子这么容易,温妮有点吃惊。她本来还以为,当她的脚一踏上楼梯时,他们就会从床上跳起来,围着她责难。但是并没有人动。她剎那间明白了,只要她愿意,她可以一夜又一夜的溜出去,而不让他们发现。这个想法使她产生了比任何时候都深的罪恶感。她再一次利用了他们对她的信任。今天晚上,这是最后一次了。她非这样不可,没有别的选择。她打开屋门,溜进沉闷的八月夜里。  

  有一天汤米和安妮卡在信箱里收到一封信。  

  《玻璃孔雀》原名《小书房》,为当代英国著名儿童文学家依里诺尔·法吉恩的童话故事集。作者小时候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她父亲酷爱藏书,家中个个房间都堆满了书籍,其中一间房间更是满满当当,历史书、剧本、诗歌集和小说无不具有,小法吉恩偶然闯入其间,像发现了宝藏一样,从此天天把自己关在里边博览群书,几年之后获得了丰富的文学知识。后来她提笔写字创作了许多优美的儿童文学作品,即是得力于她在小书房中所受的特殊教育,所以她将自选的童话故事集命名为《小书房》。  

  一离开屋子,就好像离开了真实的世界,走入一个梦境中。她觉得全身轻飘飘的,沿着院径飘到铁门。杰西等在那里。他们两个人都没说话。他牵着她的手无声地沿着小路跑去,他们经过一些沉睡中的小屋,跑到黯淡而空荡的村子中心。那些屋子的大玻璃窗彷佛都闭上了眼睛,什么都不在乎,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因为窗上都没有他们的倒影。铁匠铺子、磨坊、教堂、商店,白天的时候是那么热闹,那么生气蓬勃,现在却寂静而荒凉,只剩下一些黑色的堆积物和没有意义的形状。接着,监狱映入了温妮的眼帘,簇新的木头还没上漆,前面的窗口流泻出一些灯光。监狱后面,被清扫得很干净的广场里,有一座像个大L字母般倒竖在那儿的东西,是绞架。  

  信封上写着:“糖米和安你卡收”。他们拆开信一看,里面有张请帖,请帖上写道:  

  法吉恩的故事语言十分朴素,情节也并不复杂,但读来自有一股清新的风扑面而来,让你感到跳动其间的童心,感到作者笔触所到之处无不闪烁诗意的光辉,具有强烈的艺术魅力,感到她的作品在审美价值上并不比安徒生有所逊色。  

  天空忽然闪出白光。这次不是因为闷热而闪电,因为过没两下,他们便听到低低的隆隆声。暴风雨终于要来了,电光终于做了如此的宣告。一阵清新的风,把温妮的头发吹立起来。他们身后的村子里传来了三两声狗吠。  

  青糖米和安你卡名天下五刀皮皮家餐加生日烟会。地止:随你们高兴。  

  这些童话故事倾向性都十分鲜明。作者对穷苦的儿童怀着深切的爱和满腔的同情,把他们身上天真可爱的特点发扬光大,写出了他们的善良和真诚,赞扬了他们身上美好的天性。《狮子狗》里写了一个伐木工的儿子,虽然穷得一无所有,却是心肠好,最后终于获得了意想不到得幸福;《西边的森林》和《小裁缝》里得国王女仆赛利娜和罗塔,她们聪明能干,心地善良,任劳任怨,比公主和贵族小姐们不知高贵多少;《一个便士的价值》里穷孩子拾到一个便士,便到他日夜向往的火车站去痛痛快快逛一下午,他那种天真顽皮的表现跃然纸上,读来使人发出会心的微笑;《摇篮曲》里写的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格里塞尔达,她与曾祖母相依为命,勇敢地挑起大人们都望而却步的生活重担;《相思鸟》里写一个孤苦零丁的小姑娘苏珊,在生活中享受不到哪怕一点点最最起码的乐趣,但她还是顽强地生活下去,相思鸟给她算了一次命,便成为她终身不忘的莫大安慰;《玻璃孔雀》里写一个穷苦的女孩安娜,她圣诞节买不起礼物也得不到任何礼物,但她处处为别人着想,甚至牺牲自己最最心爱的东西都在所不惜。  

  当温妮与杰西走过去时,有两个黑影从漆黑中分离出来。塔克把她拉到身边,紧紧地抱着她;迈尔则紧握她的手。谁都没有说话。然后他们四个人一起爬到监狱的后面。这儿,比温妮高很多的地方,有一个铁条交错的窗子,温妮可以从窗口看见前面房间射出来的微光。她的脑海里浮现了一首古诗:  

  汤米和安妮卡念完了信,高兴得又蹦又跳舞。虽然请帖上的字写得很古怪,可是他们全看明白了。皮皮一定写得挺费劲。上课那天她连“i”这个字母也不会,事实上她只会写几个宇。她在海上的时候,她爸爸船上一位水手晚上有时跟她一起坐在甲板上,想教会她写字。可惜皮皮不是个有耐心的学生。她会突然说:“不行,弗里多夫(弗里多夫是那位水手的名字),不行,弗里多夫,我一点也不想在这件事上花力气。我要爬到桅杆顶上去看看明天天气怎么样。”  

  这些作品另一个特点是哲理性很强,因此具有一定深度,但又没有丝毫成人化的倾向,作者让故事负载一定的哲理性,但无论是情节、人物刻划、景物描写和所用的语言都没有忽略儿童的特点,更没有超越儿童的理解力。使儿童或深或浅从中得到一些领悟,这就不光引导他们在文学的胜景中徜徉一番,而且把他们引出去,引导他们走向生活,走向将来,走向广阔的天地。  

  石墙砌不成监狱
  铁条围不成笼子  

  这就难怪写字对她来说是个苦差使了。她通宵坐在那里挣扎着写请帖,等到天快亮,星星开始在威勒库拉庄屋顶上空消失时,她就到汤米和安妮卡家门口,把信投进了他们的信箱。  

  正由于作品具有深刻的内涵,这些作品也必然受到成人的喜欢,他们可以从中追忆自己的童年,思索作品深层的含义。  

  一次又一次的,这两行诗在她脑中反复出现,直到它们变得毫无意义。雷声又起,暴风雨移得更近了。  

  汤米和安妮卡一放学回家,就换衣服准备去参加宴会。安妮卡求她妈妈给她卷头发,妈妈答应了。还给她在头上打了个粉红色的大蝴蝶结。汤米用水梳头发,让头发不翘起来。他根本不要卷头发,在头发上还打上个什么东西!安妮卡要穿上她最好的衣服,可她妈妈说犯不着,因为她每次从皮皮家回来,难得有一次是整洁的。因此安妮卡只能满足于穿次好的。汤米对于穿什么毫不在乎,只要过得去就行。  

  这些作品有的像传统童话赋予新意;有的像充满诗情画意的散文,比如《手摇风琴》就像一幅声音组成的跳动的画卷;有的则像光有一些童话意境的写实小说,比如《西边的森林》《狮子狗》等;有的干脆是小说了,不过诗情画意跟童话相仿罢了,《圣佛莉安》《玻璃孔雀》《善良的农场主》都是这样的作品。这一方面可见作者表现力的丰富多彩,另一方面也说明当代儿童文学中由于客观事物的复杂性、多样性和丰富性影响到了各种体裁的分野,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它们之间的界线,往往童话、小说、散文和故事模糊不靖。这种“模糊”其实有利于文学的发展。  

  迈尔站在一个木箱上,他正往铁窗的窗框倒油。一阵旋风把那浓厚的气味吹进温妮的鼻孔里。塔克往上递了一件工具,迈尔开始撬开固定窗框的钉子。迈尔懂得木工,他可以胜任这件工作。温妮全身颤抖,她紧紧抓着杰西的手。一根钉子松开了,接着又一根。塔克举起手去接。当第四根钉子嘎嘎的被拔了出来后,迈尔又倒了一些油。  

  当然,他们给皮皮买了礼物。他们从他们的猪银行,就是猪仔存钱罐里拿出钱来,放学回家时跑到高街一家玩具店买了一样非常好的东西……不过先不说出来是什么东西,保守一会儿秘密。现在礼物放在那里,用绿纸包着,周围捆了许多绳子。等汤米和安妮卡准备好,汤米拿起这包礼物,两个人就跑了,后面追着的妈妈一个个叮嘱,叫他们当心衣服。安妮卡也要拿一会儿礼物。他们早讲定了,送礼物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拿着。  

  依里诺尔·法吉恩,1881年生于英国伦敦,1965年逝世,享年84岁。《玻璃孔雀》即《小书房》发表后,曾于1955年获得英国卡内奇奖;1956年获得国际安徒生装;1958年获美国刘易士·卡洛尔图书奖。

  警佬在监狱前面,大声的打哈欠,并开始吹口哨。口哨声越来越近,迈尔马上把头低下。他们听到警佬向梅的牢房走来的脚步声。牢房的铁栅门铿当的响着,脚步声又逐渐远去,口哨声逐渐变小。监狱的内门口匡啷关上,灯光也忽地灭了。  

  这时已经到11月,天黑得早,汤米和安妮卡进威勒库拉庄大门时,他们紧拉着手,因为皮皮的果园里快黑了。正在落下最后一些叶子的老树在风中呻吟,苦苦呢喃。“真正是秋天了。”汤米说。看见威勒库拉庄闪耀的灯光,知道里面生日宴会在等着他们,特别叫人高兴。  

  迈尔马上站起来,继续拔钉子。第八根出来了……第九根,第十根。温妮留心数着,她一面数,一面在心里默念:“石墙砌不成监狱。”  

  汤米和安妮卡平时打后门进去,可今天走前门。前廊看不见马。汤米彬彬有礼地敲门。门里传出来很粗的声音:  

  迈尔把工具递下来。他紧紧地抓着窗子的铁条,准备要拉,却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动。“他在等什么?”温妮心想。“他为什么不……”倏地,一道闪电,紧接着是轰隆的响雷。在震耳的雷声中,迈尔猛力扯了一下铁条,但铁条一动也没动。  

  “噢,这么寒冷的黑夜,
  有谁来敲我家的门户。
  这到底是鬼,
  还是浑身湿了的可怜老鼠?”  

  雷声消失了。温妮的心沉了下来。如果这根本办不到?如果铁条怎么也拉不下来?如果……她转头看着绞架的黑影,不禁打了个寒噤。  

  “不,皮皮,是我们,”安妮卡叫道,“开门吧!”  

  接着又是一道闪光,打着旋的云层里发出轰隆轰隆的响声。迈尔又用力猛拉,铁窗猛地一弹,他紧握着铁条,从木箱上跌了下来。成了!  

  皮皮把门打开了。  

  接着,有两只手出现在拿掉铁条的窗洞,是梅!她的头出现了,天太暗,看不清楚她的脸。窗口──如果窗口太小她爬不出来呢?如果……但是她的肩膀出来了。她轻轻地呻吟一声,一道闪电把她的脸照亮了一下,温妮看到她极为专注的神情──她的舌尖伸了出来,眉毛也打了结。  

  “噢,皮皮,你为什么提到‘鬼’,我都吓坏了。”安妮卡说,连恭喜皮皮过生日的话都忘了。  

  现在塔克站上木箱,帮忙她,让她抓着他的肩膀,而迈尔和杰西就紧挨在塔克两侧,张开手,急切地准备接住她庞大的身躯。她的屁股挤出窗口了……,现在,小心,她出来了。她的裙子磨擦着粗糙的木头边,两手胡乱地挥动,然后他们全在地面跌成一堆。另外一个响雷,盖住了杰西突然迸发的兴奋笑声。梅自由了。  

  皮皮纵情大笑着,打开通厨房的门。来到又亮又温暖的地方是多么好啊!生日宴会在厨房开,因为这儿最舒服。楼下只有两个房间。一个是客厅,里面只有一件家具;一个是皮皮的卧室。厨房可是很大,完全是个房间样子,皮皮把它装饰好了,收拾得干干净净。她在地板上铺了地毯,在桌子上铺了她自己缝的台布。织出来的花的确有点怪,不过皮皮说,这种花印度支那有的是,因此一点也没错。窗帘拉上了,壁炉生着火,冒着火星。纳尔逊先生坐在木箱上,像打钹似地拍打两个锅盖,马站在远远一头的角落里。当然,它也被请来参加宴会了。  

  温妮激动地紧握着梅颤抖的手。第一滴雨扑通一声,不偏不倚地打在她的鼻尖上。狄家人一个个地站起来,看着她。雨开始落下来,他们一一把她拉近他们的身边,吻着她,她也一一回吻他们。是雨落在梅的脸上?还是泪水?杰西是最后一个。他双手绕在她身上,紧紧抱着她,低声地对她说:“不要忘记!”  

  汤米和安妮卡最后想起得祝贺皮皮:汤米鞠躬,安妮卡屈膝行礼,接着两人同时拿着绿色包包送给她,说:“祝你生日快乐!”皮皮谢过他们,迫不及待地打开包包。里面是个百音琴!皮皮高兴得疯了。她拥抱汤米,她拥抱安妮卡,她拥抱百音琴,她拥抱包过百音琴的纸。接着她转百音琴的摇柄,丁丁东东地响起了歌声,听下来是《啊,你亲爱的奥古斯丁》。  

  然后迈尔又登上木箱,将她举起。她的手紧紧抓着窗子的边边。这次她跟他一起等着。这一次的雷声彷佛要把整个天空撕裂,趁着响声,她爬了进去,跌到窗内的床上,并没有受伤。她往上望着敞开的窗口,以及迈尔推着窗框的手。在另一个及时的雷响之后,铁窗又被安回原来的地方。迈尔会把钉子也钉回去吗?她等着。  

  皮皮把摇辆转了又转,把什么都忘了。可是她忽然想起一件事。  

  大雨来了,乘着风,斜斜地落在漆黑的夜里。一道道明亮、锯齿状的闪电,毕剥剥的响着,隆隆的雷声震得这栋小建筑物嘎嘎回应。焦干而紧绷的土地放松了,温妮感到胃部的肌肉松弛了,全身疲累不堪。  

  “亲爱的!”她说,“你们也应该收你们的生日礼物!”  

  她依然等着。迈尔会把钉子钉回去吗?最后,她站上小床,整起脚尖,抓着窗户的铁条,把身体提高,直到她能够由窗口看出去。雨打在她的脸上,当另一道闪光出现时,她往下一看,场子是空的。在雷声尚未响起,在风势雨势稍微减弱的一剎那,她依稀听到八音盒叮叮当当的小曲子,在远处慢慢的消逝。狄家的人──她亲爱的狄家的人──走了。”

  “今天可不是我们的生日。”安妮卡说。  

  皮皮看着他们,觉得很奇怪。  

  “不错,是我的生日,因此我想我也应该送给你们生日礼物。难道你们的教科书上写着我过生日不可以送你们生日礼物吗?难道这同惩罚表有什么关系,说不可以送吗?”彩世界平台,  

  “不,当然可以送,”汤来说,“不过很少见。可我很高兴收礼物。”  

  “我也是的。”安妮卡说。  

  皮皮跑进客厅,拿来柜子里放着的两包东西。汤米打开他那包一看,是一支很古怪的象牙小笛子。安妮卡那一包里是一个很漂亮的蝴蝶别针,翅膀上嵌着红的、蓝的和绿的宝石。  

  现在人人都有了生日礼物,该在桌旁坐下来了。桌子上摆好了一大堆又一大堆糕饼和小面包。糕饼的样子很古怪,可皮皮说中国糕饼就是这样的。  

  皮皮倒好了一杯杯掼奶油巧克力,大家正要坐下,可汤米说:“妈妈和爸爸请客人吃饭,先生们总要拿到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他该请哪位女士入席。我想咱们也该这么办。”  

  “快办。”皮皮说。  

  “不过咱们这么办也很有难处,因为先生只有我一个。”汤米有点犹豫。  

  “胡说八道,”皮皮说,‘你以为纳尔逊先生是小姐吗?”  

  “当然不是,我把纳尔逊先生给忘了。”汤米说。接着他坐在木箱上写了一张卡片。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请帖上写道,他们身后的村子里传来了三两声狗

关键词:

上一篇:  牧羊人色厉住在半山腰的小瓦房里,一面往

下一篇:没有了